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遛猫(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遛猫

作者:陈风笑
    看着陈太忠真把伊丽莎白当作了保镖的样子,皮埃尔也没了脾气,转身走掉了,斯文森更是没脸在这里再呆着了,世界排名六十二位的选手,居然o:6输给一个街头选手,真的是耻辱,怕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心里都不会平衡

    荆俊伟看向陈太忠的眼中,就有一点让人玩味的东西了,“太忠,怎么最近改性子

    “没什么,换换口味嘛,”陈太忠随意地来了一句,现对方神色有异,才想起来,这是荆紫菱的哥哥,禁不住笑了起来,“开玩笑呢,最近见外国人不太顺眼。”

    杨明听得就笑了,别人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邵国立和邹珏心里好奇,不过他俩只用鼻子也能闻出杨局长身上那种官场中人的味道,当然就不会贸然问——不是不敢问,而是不想被人沾上来,甩也甩不脱。

    可是荆俊伟敢问,他知道杨明是个地级市的警察局长,而且两人谈得倒也算投机,“杨局你这笑,怎么回事

    杨明摇摇头不说话,脸上却还带着那种笑容。

    “呵呵,原来是有原因的?”邵国立看陈太忠一眼,“我说你今天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居然赢起女人来了,这女人……很一般嘛。”

    “跟你这没文化的,我就没话,”陈太忠白他一眼,站起了身子,“不跟你说了。我带着这洋保镖出去显摆显摆。”

    “你还用保镖?”邹珏翻个白眼,他跟陈太忠真没说过什么话。上一次看此人还颇不顺眼,今天又输了三十多万出去。

    不过他们这个***里人和人相交。主要看的还是实力,陈某人打麻将水平高,又帮着邵国立赢了七百多万,今天不但干掉了斯文森,又表演了一次“空手开砖”的硬功夫。再加上人家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实权地副处了,这一切的一切说明,这个人是可以交地。

    当然,邹珏插话也不会很礼貌,反正大家相互呛着都习惯了,“我看你都可以干中南海保镖了。倒是这女人,估计是花架子。”

    “对了太忠。让她跟我地人较量一下?”邵国立还真是闲得慌。他扭头看看自己身后站得笔直地俩保镖。“你俩觉得她行不行?”

    “陈主任地硬功夫。我俩不行。”一个看起来较瘦地汉子回答。对陈太忠那一手。他还是相当地佩服地。不过说到功夫。他地眼里又冒出了强烈地自信。意思是陈某人也不过是“硬功夫”可以。至于说格斗却也未必就强到哪里。

    至于说伊丽莎白。他肯定看不上了。“这位女士可能对付个普通人差不多。就不用我俩出手试了吧?”

    邵国立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侧头又看看陈太忠。眼里充满了好奇。“太忠。我可是少听他们夸人。你这一手……跟哪儿学地?”

    “天生地。”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又拜了一个闯江湖地师傅。瞎操练着玩地。”

    “邵总你可别听他胡扯。”荆俊伟笑着插话了。他知道这两位牛气。不过他是荆以远地孙子。倒也有大家地底气。在京城这么些年。谁还没见过俩贵人?“太忠一个人打一百多号村民呢。这可是我妹妹紫菱亲口跟我说地。”

    听到这话,邹珏身后站着的那两位,跟邵国立身后地那二位交换个眼神,一个人打一百多号?使劲吹吧,就算手上拿着班用机枪,也得换弹夹不

    “你就是紫菱的哥哥?”邹珏讶异地看他一眼,摇摇头,“也不知道你那妹子怎么长地,那么漂亮,我说荆老板……你还有没有妹妹了,我能等。”

    “去去去,轮不到你问,小孩子家家的,”邵国立手一挥,转头看看荆俊伟,“荆总,我可是太忠地好朋友,有好事先得照顾我,咱不要理他。”

    “我可就那么一个妹妹,”荆俊伟笑着摇摇头,他跟北京人嘴皮子溜得多了,当然知道现在大家也不过就是闹哄一下,“要不你们跟太忠商量吧,反正他现在有波斯猫转头看看陈太忠,一脸的郑重,“你都有了紫菱了,这个波斯猫……借给我几天算了,正好我姐缺个女保镖。”

    “去去去,波斯猫我还有用呢,”陈太忠随意一挥手,没想到邹珏插嘴了,“你这不是废话吗?女人可不是就是拿来用地?”

    “一对儿俗人,”陈太忠哭笑不得指指他俩,冷不丁想起一人来,“对了,刚才见了一个特漂亮的美女,想不想知道是谁?”

    一听他这话,邹珏登时没了兴趣,美女他还见得少了?荆紫菱这美女被他们念叨,那不光是因为美,最关键她是荆以远的孙女,荆大师虽是白身,可是人家在国内的地位在那儿摆着呢,娶回去荆家的孙女儿,还真不跌份儿。

    邵国立也没多大兴趣,不过太忠既然想说,他也不介意随口问一声,“呵呵,没想到啊太忠,有了紫菱,你还这么花,除了波斯猫,还惦记着别人呢。”

    “在有的人眼里,她比紫菱还漂亮呢,”陈太忠笑着开始八卦,不过,他这话又让那二位眼中冒出了些许期待,“她叫何雨朦,咱本地人

    “何雨朦?”邹珏挠挠头,“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听说过呢?不过不应该啊,姓何的……有点儿谁呢?”

    “黄汉祥的外孙女儿啊,”陈太忠白他一眼。

    “我靠,”邹珏和邵国立齐声爆出了一个粗口,邵国立哭笑不得地看着陈太忠,“她漂亮还用得着你说?有她太姥爷在呢,谁敢说个不漂亮?”

    “黄老可是宝贝她,”邹珏苦笑一声,“向黄家提亲的,光中央委员也不下四五个了,可人家说了,要由着重外孙女的性子来……谁敢娶她回家?”

    “这么热门……也未必是因为她漂亮的缘故吧?”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好不容易说个美女,你们还都认识,真是没面子,“是没胆子祸害她

    “你要祸害了她还没事儿,我认你做大哥!”邹珏瞪他一眼,“有没有这个胆

    “没劲儿,我还是跟我的波斯猫玩去了,”陈太忠抬抬手,看一下腕上的手表,“六点了啊,不跟你们混了,先走一步了……别人遛狗,我遛猫。”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伊丽莎白招招手,转身扬长而去,身后只留下一大堆人面面相觑,好半天邵国立才嘀咕一句,“这家伙真没礼貌。”

    “我倒是琢磨着,这家伙晚上能不能降伏那个波斯猫,那可是女保镖呢,小身板够不够看啊?”邹珏眼冒蓝光,嘴角泛起一丝淫笑,“希望他别给咱们中国爷们儿丢脸。”

    “咳咳,”荆俊伟没命地咳嗽两声,站起身来,也是要走的架势,“对了邵总,太忠这么出去,真的没事儿吧?”

    “愿赌服输,大家都是证人不是?”邵国立知道他想说什么,不就是担心这个便宜妹夫出事儿吗?你丫也不看看,你那妹夫是省油的灯吗?

    伊丽莎白跟着陈太忠往外走,看着前面这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男人,心里也是泛着嘀咕:他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她正琢磨呢,却不防见那厮转头过来,笑吟吟地看着她,“我有些饿了,你喜欢吃什么?法国菜还是中国菜?不要跟我说那些令人倒胃的意大利蚯蚓……”

    看这个人的样子,似乎挺懂法国的事情,一个念头在她心里电光石火一般地闪过,“还是中国菜吧……我在中国呆不了多长时间。”

    陈太忠也不回头,带着她东走西逛,找了半天,找到一家看起来档次还算不错的饭店,“好了,就是这儿了,随便吃一点吧……”

    伊丽莎白这是第一次来中国,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妨碍她对北京的消费做出理性的判断,她一眼就能断定,这个饭店的档次,并不比她跟着皮埃尔小姐这几天的消费场所差劲。

    不过再想一想,这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能跟皮埃尔小姐斗法,抢走她十五天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差劲得了呢?

    只是,令她非常惊讶的是,这个男人并没有把她领入包间,而是直接坐进了大厅,难道他不知道,这里吵吵嚷嚷的,不是上等人呆的地方吗?

    当然,对她来说,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保镖这一行也不见得就高贵到哪儿去,皮埃尔夫人坐了包间吃饭,她自己端个盘子坐在一边沙上吃饭,甚至被安排到别的地方吃饭的时候也有,她不能就此抱怨什么。

    陈太忠却是不管她怎么想的,等服务员来了,随手点了几个菜,也没征求她的意见,大手一挥,“好了,就这样吧……对了,把这一瓶酒给开

    变戏法一般,他从桌下摸出一瓶葡萄酒来,伊丽莎白眼尖,一眼就认出了是木桐酒,心中不由得一愣:这酒他是从哪儿变出来的?

    陈太忠才不理她,随口又吩咐一句,“这酒是给这位小姐的,我嘛……给我来瓶老白汾,要是假的我砸了你的店。”

    服务员笑着点点头,心里却说:土包子,连包间都舍不得坐,也敢夸口说砸店?

    当然,服务员和伊丽莎白都没想到,陈某人是有意不坐包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