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何雨朦(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何雨朦

作者:陈风笑
    自费出版!一听这四个字,大家就都明白了,领导的女儿还得自费出版,那书得写到多么逆天的程度啊?

    都不用杨明解释,陈太忠的脑子里就对那素未谋面的女孩做出了定义:骄横跋扈、蛮不讲理而且……非常地自以为是。

    没错,自以为是!能让一个警察局长甘心承认是领导的主儿,手边怎么能没有写作班子?有了写作班子的润色,居然还要自费出书,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女孩拒绝别人修改她的书,所以就只能自费出版了,这还不叫自以为是吗?

    对这句话,荆俊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侧头看看陈太忠,“下午有什么安排?”

    他不是想怠慢杨明,而是那话题真的接不下去了,说不得只能将话题岔开,想那杨明应该明白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了吧?

    杨局长当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就算明白了,他也没别的选择,好干的差事都别人领走了,也就是他细心点,查出了这个高难度的活儿。

    “下午想去找黄汉祥,”陈太忠随口答一句,这话没必要瞒着杨明,更没必要哄荆俊伟,“来北京办事,不见见他就失礼了。”

    “那你该把紫菱带过来的,”荆俊伟冲着他笑,笑容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那样公关更容易点……对了,听说她要来中关村招兵买马呢。”

    “给紫菱介绍兵马,那是你的事儿,”陈太忠一边嘟囔着。一边站起了身子,“怎么说你也是她哥不是……这儿太闹,找个酒吧坐会儿吧?”

    这话杨明可是听得明白。原本他还以为这不过是陈太忠的普通朋友,可是一听说是昨天被大家念叨了好多次的荆紫菱地哥哥,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这就是荆以远的孙子?

    想到这个。他就禁不住要设想一下被这二位推崇地黄汉祥是何等人物。仔细想想。却现数得着地黄姓里。也没什么像样地人物。除了……那个黄。

    可是。他也没什么合适地机会问。直到陈太忠打了几个电话。施施然离开之后。才愕然地问了。“荆总。这个……黄汉祥是谁啊?”

    “我们都是天南出来地老乡。杨局你说能是谁呢?”荆俊伟笑着答他。“反正是黄家地人啦。”

    啧。原来果真是黄家。杨明微微一笑。心里却是震惊无比。下一刻。他想到荆俊伟说地荆紫菱在黄家更吃香。心中又是怦然心动:要是能结交到黄老地话。天下事还有什么摆不平地呢?

    陈太忠可是半点这种感受也没有。这次来看黄汉祥。原本是想着拎点土特产来地。不过想一想。黄汉祥终究不是黄老。土特产看黄老可以。看此人却是未必够了。

    不过好还。陈太忠手里别地东西或者缺。送礼地东西却是不缺地。他随便翻腾一下。就找出两瓶洋酒来。既然人说八一年地拉图不错。该拿得出手了吧?

    真是拿得出手了,黄汉祥看了一下,皱着眉头问了一句,“这玩意儿挺贵的,你从哪儿搞的?”

    “甯家落地,觉得我保护他们家祖宗祠堂有功,就给我几瓶这个,”陈太忠现在也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如何解释自己手上的玩意儿了,“我觉得这东西放在我手上糟蹋了……我不爱喝洋酒。”

    “你不玩这个不知道,”黄汉祥笑着摇摇头,大大咧咧地将盒子放在一边,“这次来北京,有啥事儿呢?”

    “倒也没啥事儿,”陈太忠摇摇头,将自己的来意一五一十地说明,到最后看看黄汉祥,“不知道能不能请个国家科委主任下去?”

    “部委能考察到你凤凰,那就该你偷笑了,还想着主任?”黄汉祥不以为然地笑笑,顺手拎起了电话,“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是吧?我问问这个办公室是怎么回事。”

    打电话聊了两句之后,他放下电话时,眼睛里已经多了一丝迷茫,“这……不就是其他部委的政策法规司吗?政策法规司去考察你们?”

    黄汉祥盯着陈太忠,若有所思地考虑了一阵,才展颜一笑,“好了,你自己去科委办事吧,政策法规司找到地级市了,你还有什么不平衡的?”

    他真的太明白这些道道儿了,政策法规司找上门,未必就是好事,可真要找麻烦,这些主儿也就是找到省直机关去了,找地级市地麻烦,那才叫吃饱了撑的。

    换句话说,那就是凤凰科委有被人看上地东西了,而且是政策层面的,值得大力推广地,“你小子找我,不是来炫耀的吧?”

    “要是这么回事,那我就放心了,”事实上,陈太忠也早了解清楚政策法规司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这人呐,就是这样多听得别人肯定一番,心里就踏实一番。

    临到他走出院门地时候,门外正好走进一个女孩来,看着就是十**的样子,脸上笑意盈盈地,五官身材长得出奇的秀美,仿佛将天地间的灵秀集于一身,极为扎眼。

    那份灵动和清秀简直无法形容,就算是将她放进千万人当中,也能被人一眼辨识出来,陈太忠一瞥之下,脑子里登时出现一个名字:何雨朦。

    也就是这样的女孩,能让黄老觉得拉出来跟荆紫菱比一比吧?陈太忠打量她一眼,怎么也觉得,她比不过荆紫菱,当然,这或许是心理作用----只是这作用责任在黄老还是在他,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是的,这女孩美则美矣,灵秀艳丽远胜旁人,但是不知道怎地,他却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大概……是少了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活泼和跳脱吧。

    这么想着,陈太忠就少不得又看了她几眼,灵秀女孩没想到在这儿,还有人这么猪哥地看自己,少不得白他一眼:有你这么看人的吗?

    “你是何雨朦?”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了,他觉得自己需要落实一下。

    女孩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愣了一瞬,才点点头,“是我,你是谁呀,怎么在我姥爷家?”

    “嗯,怪不得你太姥爷一个劲儿地夸你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也不说自己是谁,“果然挺清秀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她点点头,转身扬长而去,到使得女孩站在那里愣了半天之后,终于轻轻地“哼”了一声,去找自己的外公了。

    从黄汉祥家出来之后,陈太忠的心情一时大好,想想这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拨个电话给邵国立,“邵总,有时间没有?我来北京了,什么时候坐一坐?”

    邵国立正在一家俱乐部跟几个朋友打台球呢,听说他来了,犹豫一下笑着点头,“成,你在哪儿呢?我派车接你去。”

    不多时陈太忠到了,邵总冲他点点头,却也顾不得说什么,扭头看桌上的台球,“这个斯诺克,做得有点太那啥了吧?这叫人怎么打啊?”

    斯诺克,陈太忠也知道该怎么玩,不过他没玩过,就像保龄球一样,他不需要琢磨这个,靠准确度来玩的东西,他都不感兴趣,倒是像网球之类的活动,由于涉及到球拍、场地和球之类的外界因素,他把握得不是很好,上次跟杨倩倩打网球,一开始很是出了点洋相。

    “小邵,不行就认输好了,”跟他打球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笑嘻嘻地看着他,“算你输五十分,又没几个钱。”

    “你做梦吧,”邵国立瞪他一眼,才待说什么,陈太忠却是放下手里的包,走到了桌旁,食指点在球桌边沿一处,“打这

    邵国立琢磨这个球老半天了,当然知道打那儿就是吃三库之后,击中红球,但是这出杆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啊。

    白色母球被棕色和蓝色球贴得紧紧的,吃三库对击球角度要求很高的,一时他有点犹豫了,“太忠,帮我打了这一杆。”

    打就打呗,陈太忠也没问那中年人愿意不愿意,走上前接过邵国立的球杆,身子一猫左手一伸,右手抬手就出杆了,给人的感觉是瞄都没瞄。

    在邵国立玩的这***里,桌球这些东西,大家一般都不会请人代玩,一分不过一两千块,纯粹是挂点彩头瞎玩,输上五十分也不过五万十万的。

    不过,偶尔有朋友代上一两杆,那倒也正常了,破个斯诺克,顺便还能考校一下那朋友的水平。

    陈太忠这一杆打完之后,随手将球杆还给邵国立,邵国立却是没心思接,眼睁睁地看着那球很标准地吃了三库之后,将一颗红球撞落底袋。

    “哈,太忠你打得不错嘛,”他讶异地看陈太忠一眼,犹豫一下,没有接球杆,“接着打吧,你这一杆没完呢。”

    “不打了,”陈太忠摇摇头,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玩桌球是带彩的,不为赚钱,纯粹是增加点刺激,“再打就是帮你赚钱了。”

    邵国立接过球杆再打,那中年人却是看看陈太忠,心说小邵的朋友里,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个高手啊?这出杆叫个干脆。

    解斯诺克不算什么,可是想在解斯诺克的同时还将红球打入袋,那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