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杨明的野望(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杨明的野望

作者:陈风笑
    南宫毛毛敢在这儿开宾馆,那肯定是有所仗恃的,片区的警察他基本上都熟,再加上他在上面也有人,所以很少有人不开眼地跑到他这里折腾。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做了些布置,比如说将于总喊过来打牌。

    原本,这是帮杨明引见的意思,当天叫不到,隔天也成,可是出了打架这档子事,他就认真了起来,因为南宫老总知道,小于手下的女模特和女演员,跟不少警察走得极近,尤其在这一片

    事实上,南宫毛毛和苏文馨的车已经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警察们就算想放水,可是该走的过场总是要走的。

    所以,就在几个人半夜正打牌的时候,有警车来了----他们不是办事效率太低,实在是必须空出点时间来,让那些人有机会打电话搬兵。

    再说了,区区一个打架事件,处理得要是太过雷厉风行的话,针对性就太强了,开宝马和奥迪的那些主儿,心里难免会有别的想法:你这是故意给我添堵吧?

    帝都的警察,真的很难做的,万事都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所以,就在这尴尬的时候,警察上门了,不过还好,警察们也没无事生非地抓赌的意思,这个***的人,那是轻易招惹不得的。\//*/

    于总还真的不怎么鸟这些警察,“喂,打完这四圈再说,成不成啊?”

    这肯定是不成的,于是大家就此住手,至于说警方的调查,这里也没人会怎么配合,反正打人的陈太忠不在场----警察们也没指着那厮在场,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弱智的人?

    南宫毛毛的说辞。就可以做为统一模板来用,他知道否认自己在场是没用的,那样也太过幼稚了,但是说不认识陈太忠,那就简单得多了,“那小子喝得二麻二麻地,非要替我们买单,我们见他做人还算痛快。就答应了----谁知道他是什么人?”

    这话说得有点不讲道理,不过警察们也知道,跟这些爷没道理可讲,只能低声哀求了,“他打的可是卢旺达参赞的儿子,都可能是重伤害了。那个……南宫老总,听说那个歌手跟你走得挺近?”

    可是,小玟也被南宫毛毛藏起来了,就在宾馆里,他不信这些人敢随意搜查宾馆,“身上又没掉下一件儿来,怎么能说是重伤害?歌手……哼。/*\不认识小玟。也敢乱闯我们包间,真是找揍啊。”

    “那个小玟。现在在哪儿?”带队的警官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毛毛,他不相信以对方的身份。会为这么一个随处可见的野店歌手而出手,或者。出手的年轻人,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歌迷吧?

    找到那个歌手。打人凶手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

    他想地当然是没错的,南宫毛毛真的不太可能为这么一个“北漂”而出手,但是陈太忠出手的缘故,也确实有点不讲道理,大家猜错也是很正常的事儿了。

    而且,非常遗憾,南宫毛毛根本没有把小玟暴露出来的意思,这并不仅仅是因为野店歌手跟他有了**关系地缘故,更重要的是,当时在场的人里,也就是小玟没什么背景,最吃不住吓唬。

    “那个歌手啊,她跑了,我又不知道她用的是真名儿还是假名儿,”南宫毛毛一口否认,用的也是蛮不讲理的那一套。

    这么说的,并不止南宫毛毛一个人,警察们见状也没什么脾气,至于说搜查宾馆,那还是省省吧,这年头把自己该做地事做好就行了,操心太多地话,老得快啊。(电脑小说站.bsp;到最后,牌也打不成了,该休息的人都休息去了,只剩下一干警察,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说不得留下俩人看门,其他人打道回府。

    陈太忠这楼层地服务员,却是得了老总的叮嘱,一见他出现,忙不迭地上前警告:楼下还俩警察呢,那啥……你还是再睡一会儿吧。

    陈太忠倒是不怎么介意警察,敢打架就敢负责任,不过,既然有人提醒,他也不会傻到不听,不管怎么说,他可也是国家干部,不必要地麻烦……那还是省省吧。

    深深地打坐了一次,再起来的时候,就是十点半了,陈太忠摸出手机,上面未接来电若干,不过最多地还是荆俊伟打来的。

    荆俊伟打电话也没别地事,无非是陈太忠到了,人情往来而已,加之又是周日,感觉陈太忠这么晚没醒,必然又是荒唐了一夜,心里略略地为妹妹感觉有点不值。

    不过,不值归不值,荆总也是男人,也曾醉卧花丛恣情贪欢,当然明白是真名士自风流的道理,所以,他也只能通过频繁地打电话来出出气,对心里平衡倒也不无小补。\//*/

    陈太忠却是不知就里,还当这家伙找自己有什么事儿呢,听明白是这种事的时候,电话也打过了,说不得只能走出去找他。

    这会儿,警察们就看得松得多了,本来就是走走形式的,那两位泡了茶坐在大厅里聊天,服务员领着陈太忠悄悄地从后门溜了。

    耻辱啊某人一边低头向外走,心里一边嘀咕,成,算你们狠,搞得哥们儿在自己国家都成四等公民了,回头不去折腾折腾你们,还对不起你们这帮黑哥们儿的厚爱了。

    他却是没想到,要不是他身上也有那么小小的一官半职,身边又有几个小有手段的主儿,怕是要再次品尝到小黑屋的味道了。荆俊伟也是跟那帮朋友在外面鬼混了一夜,陈太忠找到他的时候,那家伙也才从宾馆里出来,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

    “找个地方打打保龄球吧?”荆俊伟见陈太忠站在路边,探出头去问他,顺便晃晃膀子,“跟他们打了半晚上升级。膀子都酸了。”

    “这都十一点了,你还打保龄球?”陈太忠随口答他一句,却也没在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帝都人的生活方式,他有太多的不理解了,不过,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不是?

    “好不容易周末。*\”荆俊伟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一指后面两个人,“侯小帅,郑娜,都是搞艺术的,我朋友。”

    他介绍得稀松。陈太忠当然也不会认真去对待,等到等到找了一家保龄球馆进去打球的时候,一边玩一边聊,他才知道,敢情那俩就是荆俊伟众多帮闲中的两个,郑娜还认识那拍片地一帮人,她在里面混个化妆师。

    到十二点的时候。陈太忠可是不想看着他们玩儿了。“你们呆着吧,我出去转转。随便吃口饭,下午还有安排呢。”

    他下午还真有安排。不用别人提醒,他也知道。这次来,肯定是应该拜望黄汉祥一趟。人家愿不愿意见那是人家的事儿,但是礼数他得尽到。“算了算了,不玩了,”荆俊伟进来,无非也就是活动活动筋骨的意思,“没见过你这么扫兴的主儿。”

    本来说四个人在一起吃饭呢,谁想都要上桌了,杨明打来了电话,要跟陈太忠坐一坐,陈太忠一想,算了,来就来吧,谁想来的还不止杨局长,那小玟也跟着来了。

    “你俩还真弄到一块儿去了,”陈太忠看着杨明就想笑,心说你昨天还假巴意思地推呢,现在倒是好,双宿双飞了。

    “你都想哪儿去了?”杨明瞪他一眼,一时间觉得这厮真的有点可恶,“这不是那是谁……让我照顾她一段时间吗?带她去我们海角省玩一玩。”

    这倒也是实情,陈太忠打人了,小玟也是最好避避风头,躲那么三五个月也就没事了,当然,至于杨明弄了人家没有,那就是次要问题了。

    坐下聊了几句之后,杨明听说荆俊伟就是跟玩电影那帮人相识的老板,少不得又打问了起来,到最后他才搞清楚,原来这郑娜是圈里人。

    热衷于影视***地人,郑娜可也见过不少,虽然她不明白这堂堂的警察局长为什么感兴趣,可是既然是潜在的客户,她当然要想办法抓住。

    甚至,她听说女主角不漂亮都没怎么在乎,而是很雍容地笑着摇摇头,“我就是化妆师,天底下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哪里会有不漂亮的女人?”

    “这么来说,还是可以操作一下?”赵明的眼睛登时又是一亮。

    陈太忠听到这里,禁不住讶然地看荆俊伟一眼,荆总却是撇撇眉毛,不着痕迹地微微耸一下肩膀,那意思很明显:她只是帮闲,我又不合适去坏人家买卖。

    这就是境界地差距啊!看明白他的表情,陈太忠心里暗暗叹口气,于总人家就不轻易揽事儿,是是非非说得头头是道,而郑娜的境界,却是有点不够,唯恐丢了这一单。

    让他奇怪的是,按说杨明能爬到这个位置,应该也将这些事情看得明白了吧?怎么哥们儿觉得,这家伙有入彀的嫌疑呢?

    不过,下一刻,杨明就掀开了自己的底牌,“有个领导的孩子挺有文采地,自己写了一本小说,还出版了,她也喜欢演电影,想拍一部文艺片,这种片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红?”

    原来是上杆子巴结领导啊?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有了这种心思,那就算明知道面前是陷阱,也得赌一把不是?

    倒是荆俊伟实在有点憋不住了,郑娜是他地帮闲,出了事他也多少要担点责任的,“是本什么书?新华书店有卖地没有?”

    杨明愣了一愣,尴尬地咳嗽一声,“这个……她是自费出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