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拍片(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拍片

作者:陈风笑
    “你着急催我开房间,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南宫毛毛笑着回苏文馨一句,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你要是吹牛,那就认输了算了。”

    他这也是用心良苦,苏文馨在北京的能量不可低估,他撮合两人,也是帮陈太忠在北京打开局面的意思。

    至于说苏文馨的感觉,他肯定用不着担心,那女人好久身边没男人了,太忠高高大大的,身体又棒,当然,更关键的是,那厮上了小苏的宝马车了。

    陈太忠登时就被逼得哭笑不得了,照南宫毛毛这逻辑,他必须在“同苏文馨睡觉”和“承认自己不行”之间做个选择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然而,看苏文馨那半推半就的样子,他若是“承认自己不行”的话,没准还是要惹人了---你是嫌人家苏总年纪大了,还是嫌人家难看?

    这可是真的考验他的急智了,不过还好,前不久杨明刚做过一次示范,陈太忠自然会有样学样,“算了南宫,刚才杨局说的事儿,搞得我心里怕怕的,没兴趣了。”

    这家伙眼界高,看不上苏文馨!南宫毛毛下一刻就明白过来了,敢在京城端他这样饭碗的,个顶个都是人精,那眼里别说容不得半点沙子了----连细菌都容不下一个。/*\

    可是好死不死的是,杨明也在场不是?杨局长也听出来陈太忠的敷衍之意了,心说你把我扯出来做什么?当然。他是不会介意自己被陈太忠拿来做挡箭牌地,可是既然南宫毛毛要撮合二人,他少不得就要凑个趣儿了。

    “太忠你这话就不对了啊,”杨明笑着摇摇头,“在别处也就算了,在这儿说这种话,这不是不给南宫老总面子吗?小心他怀恨在心啊。”

    陈太忠登时又噎了一下,这话他听得明白,心说你们一步步地逼我做什么,大家有那么大的仇吗?这女人我真的不喜欢啊。

    不过。陈某人的借口,那真的是顺手拈来,想想上一世在网络里看到的“摆脱女人纠缠的一百零八式”。很轻松地,他就拈了一条出来。

    当然,这并不是他的记性有了惊人的复苏,而是说这个理由比较逆天,所以他到现在还记得,咳嗽一声,他赧然地看着苏文馨。*“这个……说实话。我……喜欢男人。”

    “啧,你怎么不早说呢?”南宫毛毛重重地一拍大腿。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小于一个电话就能把宁毛喊出来。没错,就是唱《白云深处》的那家伙。太忠你不知道吧?那家伙也喜欢男人。”

    陈太忠登时被吓了一大跳,他怎么能想到。自己随手拈来地借口,在京城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呢?北京真的太大了,什么人都有啊。

    麻子不叫麻子,这叫坑人啊,下一刻,他就很坚决地摇摇头,“开玩笑呢,真的,开玩笑呢,那个……我是留着给我女朋友呢,真地,你们不许笑,听见没有?不许笑!”

    结果倒好,他嚷嚷得声音越大,别人笑得越开心,有人眼泪都笑出来了----难得见这牛逼哄哄的家伙吃一次憋,不笑,那憋得难受啊。

    就连绷着脸的苏文馨,也受了众人的感染,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当然,作为玩笑的另一主角,她心里是否真的开心,那就没人能清楚了。

    事实上,她心里真的有点愤懑,不多也总有一些,不过她也明白,这种场合里,你越叫真丢人出丑地可能性越大。\*

    陈太忠现在就很丢人很出丑,恼怒之下就想应承下来---哥们儿答应下来,然后也不进屋了,就让大家围观,拿个秒表卡时间,量那苏文馨总没这么厚地脸皮吧?

    可是转念一想:不行!

    万一人家真的答应下来,他可不就是更抓瞎了?北京这帮人玩得太邪行了,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呢?

    至于说真地让他当着众人的面儿搞实弹演习,说实话,他还真地放不开,是的,罗天上仙地尊严就不允许他这么做,神仙的私生活,那是凡人应该偷窥地吗?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有电话进来了,不过他的手机响,却是让别人有点微微的讶异,现在都十一点半了,这么晚了谁打电话来?

    要是说搬救兵什么的,陈太忠自打打了人,还没主动给谁打过电话,一个外地人在北京没啥能量,这个也正常。

    陈太忠却是没感到意外,来电话的是荆俊伟,“太忠你是不是来北京了?我听人说好像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搁在往常,陈太忠这电话两句就挂了,不过眼下这尴尬时分,却是巴不得多说两句,“刚来北京没啥事儿,跑你那儿坐了坐,现在是被朋友叫过来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电话啊?”

    “跟人玩呢,”荆俊伟现在正跟一帮搞文艺的泡吧呢,这帮人目前在搞一部关于古玩的片子,看上了荆俊伟的两件藏品,想拿来做道具用一下,荆总虽然是玩文化的,但是这文化和文艺之间,基本上也是相通的,觉得是不大一点事儿,就答应了---不过这个价钱,还是得商榷一下才成。/*\

    总之,就是刚才工作室的客人打电话的时候,荆总身边比较嘈杂,没有听到,现在耳根比较清净了,就看到有未接来电。

    “才找到住的地方,就是上次跟紫菱来的宾馆,”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都两次了,还没记住这宾馆叫什么玩意儿呢,“正跟朋友喝酒呢。”

    挂了电话,杨明却是先问了,“太忠,拍片子……什么片子?”

    我就不知道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上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陈太忠看他一眼,笑嘻嘻地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听说是搞古董的吧。*”

    南宫毛毛看杨明一眼,心里也有点那啥,不过,他城府深,倒也没再说话,沉吟一下拿起手机拨号,“于总,有兴趣摸两把没有?”

    不多时,于总和马小雅就赶到了,十二点左右,麻将开摸,陈太忠没啥兴趣,回房睡觉去了。

    麻将房里,却是不怎么安静,大家一边打牌一边聊天,说着说着,大家就说到陈太忠刚才的糗样了,杨明有点不服气,“于总,小陈的女朋友真那么漂亮?”

    “那是,真的漂亮,气质也好,小雅也见过,”于总点点头,随手打出一张牌来,苏文馨听到这话,却是禁不住斜眼瞟一下杨明,心说你这是说我难看呢,陈太忠看不上我,是吧?

    杨明可不这么想,其实,用不上的人,他倒也无须计较对方的感受,“要是普通人的样子,在影视界,能不能捧起来啊?钱不是问题。”

    “男人可以,女人不行,”于总回答得很干脆,这话倒也是大实话,现在的电影电视上,女的必须得漂亮,男人嘛……越丑越好混,那叫玩内涵。

    正说着呢,坐于总对门的那位出冲了,苏文馨笑嘻嘻地将牌一推倒,于总顺手也把牌推河里了,“这破牌,没出冲不错了。”

    既然心情不错,她少不得就再回答杨明两句,“女主必须漂亮,要是不漂亮还想捧红,那只有一个办法了:自己出资拍片。”

    “自己出资,那倒是好说,”杨明一边伸手起牌,一边笑着点头,“不过这渠道是个问题,没玩过这一行,怕是有点麻烦,到时候还请于总多关照了。”

    “说穿了就是一个钱字儿,”于总一听来买卖了,心情越地好了,“导演、灯光、摄影师、化妆师和剪辑什么的,那都好找得很,实在不行剧本都能帮你找,你就挂个制片就成。”

    “这些人倒是好说,”杨明点点头,他也明白这个,人家是圈里人,认识这些人真的很正常,“关键说行,片子红不了,人怎么红啊?”

    “这年头,可是没人能保证你的片子能红,大牌栽了的也不少,”于总笑着摇头,“炒作是必须的,不过片子不行的话,再炒也没用,一帮生人才进***……还会受到排挤,你得准备好花大钱。”

    “啧,”杨明叹口气,没了脾气,花钱拍片子倒是小事,可是想捧红一个人,看起来要花的钱可不止一点点,他倒是不怕花钱,可是花得太厉害的话,容易出事儿。

    “陈太忠不是说他朋友也在拍片吗?”苏文馨漫不经心地打出一张牌去,“杨局长你可以问问,他能不能帮到你。”

    “陈太忠的女朋友,那真是可惜了,”于总听到这话题,禁不住又叹口气摇摇头,“那种级别的美女,少见啊,关键是人家气质还好。”

    苏文馨看她一眼,心里暗自狠,你不说话会死啊?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还要被人在背后嘀咕,结结实实地睡了一夜之后,醒来的时候眯着眼睛,左边一捞,没人,右边一摸,还是没人!

    啧,没女人的日子,真不好过,陈某人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挺着自己的晨勃去卫生间洗漱了,随后推开门走出去,想吃点早点什么的,却不防门口的服务员将他推了回去。

    “大哥,外面警察正找人呢,您别出来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