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动身(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动身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对郭玉兰的印象很不错,郭书记为人没什么架子,做事也豪爽大气,比官场中大多数男人还痛快。

    可是一听到郭玉兰想让他帮着打听一下省委办公厅的事情,尤其是综合二处处长这位子,他心里苦笑一声,邓逸强还真的惦记这事儿啊?

    邓逸强是综合一处的副处长,二处的几个副处长跟他相比,资历什么的都要差一些,所以他早将这个处长的位子看在了眼里,眼下听说省政府那边要过来个处长,心里也是火急火燎的。

    严格说起来,那帕里和郭玉兰跟陈太忠真的都没什么深的交情,陈太忠甚至看郭书记更对胃口一点,这次那处长能被提拔,很大程度上是偶然因素。

    是的,让那副处长惊喜若狂的一次提拔,不过是陈某人和蒙勤勤斗嘴产生的结果,这事说起来有点滑稽,在普通老百姓眼中高高在上的副处长的进步,只是两个小有能量的年轻男女一时置气的结果。

    所以,就算没有那帕里这档子事,陈太忠也不可能去管邓逸强的----教子不严还想让哥们儿帮忙?要是你郭书记的事儿,倒还可以考虑,不过,她打过来的电话,还是他有点微微的感触:这官场,***真的不大啊。/\

    “我帮着问一问吧,能不能问清楚,可真是不敢保证了,”他苦笑一声挂了电话,心里觉得好像有点微微的惭愧,要说骗人他从没心软过,不过对自己比较欣赏的人撒谎,却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

    郭玉兰在那边也是一声苦笑,事实上她已经猜到了,邓逸强这次是不可能上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找她来帮忙公关了,是的。多年的期待一招落空,他已经乱了分寸。

    郭书记为了这件事。甚至去求自己的老领导了,但是省政府那个副处长,能量真的实在太大了,办公厅里都默认那厮已经是处长了。

    陈太忠也帮不上了!郭玉兰很清楚这一点。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禁不住就有点悻悻,这年头,还是干部子弟上位快啊,无非是个正厅的儿子,就横冲直撞地。一点都不考虑别人地感受!

    她知道那帕里的老爹是原交通厅党委书记,但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抱怨地却正是那帕里所郁闷的,那处长每每想起“人亡政息”四个字,就是揪心一般的疼痛,若不是靠了陈太忠,他想上这个处长的位子,还不知道要熬多久。/\

    官场中,很多事情并不在逻辑范围之内。但是偏偏就那么生了。知情权不够地人所抱怨的,未必就是真相。

    由于蒙老大不喜欢家人插手自己的工作。所以蒙家小公主很少干预省里的事,可一旦出手。那隐蔽性也是可想而知的。

    就在邓逸强辗转反侧寝食不安,那帕里欣喜若狂夜不能眠的时候。凤凰市临置楼里,两具白生生地**正在疯狂地撞击着,“我让你再装,让你再装……”

    “不敢了,”吴言满脸潮红双眼紧闭,鼻翼不住地翕动着,双腿紧紧地箍着陈太忠的大腿,在他身下不住地挺动着腰胯迎合,“轻点,真不敢了……”

    须臾,雨散云收,两人也懒得分开,就那么男上女下紧紧地相拥着,好半天,她才懒洋洋地回她,“这还不是为了把你家小钟调过来?”

    吴言最近想好怎么安排钟韵秋了,可是要着手调动的时候,却猛地现,很多人都知道钟韵秋是陈太忠的人了,自己把她调到身边做秘书,好不好呢?她可真的不想让别人把自己跟陈太忠联想到一块,省得引出很多流言蜚语来。/\

    所以,表面上跟陈太忠保持一定的距离,那是非常必要的,至于说钟韵秋的调动,那就很好解释了,她接受了陈太忠的关说而已----保持距离是必要地,但是把陈某人地人调到身边,又有维系关系的意思,谁不想跟陈太忠这红得紫地家伙套上交情呢?

    陈太忠不过是借此玩玩情调而已,他当然不会当真,只是,听到吴言这么解释,他却是又想起件事来,“唉,我也得配个通讯员了,今天上午张国俊还说我,嫌我没准备稿子呢。”

    “这个人可是要谨慎一点,”吴言反倒是劝起他来,“你这话一出口,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呢,跟红顶白的人实在太多了。”

    “等我从北京回来再说吧,”陈太忠凑嘴过去,轻啮她地耳垂,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着,“也不知道章书记为什么这么着急。”

    “别闹,”耳垂是吴言的敏感部位,鼓膜又被他沉重地鼻息吹得浑身抖,说不得推他一把,“让你去北京,尧东书记才好往科委安排人啊。\//\”

    陈太忠正玩得有趣呢,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猛地就是一惊,登时没了玩闹的心思,“什么?章尧东安排人?”

    “这可不是尧东书记要对付你,”吴言猛地听他语气一冷,忙不迭地解释,却是觉得下体也不由得紧了几下,愈觉得那坚硬的火热在自己身体内的存在,伸手去推他,“你先出来……行不行?这样你让我怎么讲啊?”

    章尧东跟市科委敲诈了两个指标,绝对不会客气地放弃,但是他不能保证陈太忠不在其中歪嘴,虽然干部安排这种事,陈太忠按理是无权干涉的……那么索性把他配走了,等他回来尘埃落定,责权范围也敲定,陈某人总不能再推翻了不是?

    “哼,多大点儿事啊?”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不满,被人算计了,谁都会不满意,“好像不用点诡计,就显示不出他的斗争艺术来似的。”

    “不是你这么说的,章书记又没想着对付你,”吴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知道,章尧东对陈太忠真的有点忌惮了,“反正人到岗位,过一段时间不满意的话,你还可以调整嘛,他只是想把组织意愿顺利地表达了,你明白吗?”

    “无聊,”陈太忠啧啧嘴,问她一句,“对了,你知道章尧东打算安排过来的是谁吗?”

    “这个不清楚,”吴言摇摇头,迟疑一下,方才缓缓开口,“好像有一个是文庙的文化局局长孙小金,尧东书记说过这人能干个纪检书记。\///”

    孙小金?陈太忠在脑子里转了半天,还是对这人没什么印象,“这人为人怎么样?”

    “四十多岁了,还是个区文化局长,”吴言嘴角露出个不屑的笑容来,“办事能力就那么回事,不过人倒是圆滑,能认准大局。”

    能认准大局就行,陈太忠不怕圆滑的,就怕嚣张的,章尧东的面子他还是要买上几分的,“看来章书记是送人养老来的,区文化局……比我们科委现在差多了嘛。”

    “这个挺可能,章书记好像是欠什么人人情,才这么安排的,”吴言笑一下,“反正看你们这架势,以后很长时间都是会在上坡路上……哪怕你离开了,都没问题。”

    我离开?陈太忠笑笑,“我肯定是要离开的,所以才想把科委的制度尽快完善了,也算是不白忙一场……就是不知道下一个岗,章书记会怎么安排我?”

    不给哥们儿安排的话,那我也只好奔素波去了,他等了一阵,现吴言没什么反应,禁不住低头看看怀中的佳人,却现她一脸苦笑,“是啊,这个问题,我想尧东书记一定很头疼……”

    第二天的中层干部会,由于有陈洁的光临,级别又拔高了一点,不过陈省长也比较矜持,只参加了上午的会,方寸把握得极好。

    等周四陈省长参加凤凰科委中干会的消息在天南电视台播出的时候,陈太忠也已经赶到了素波,登门拜访省委大院十四号。

    听完他的陈述,蒙艺笑着点点头,“你这么积极地参与,肯定是应该的,不过……科委那边我不认识几个人,为这点事给你打招呼也不合适。”

    “那就算了,”陈太忠依旧是那么大大咧咧的,“大不了我双管齐下,在那儿泡上十来八天的。”

    “用不了那么久,”蒙艺对这些可是很清楚,“是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主动找你的,那个地方有主观意愿的话,接触是很容易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有深意地看陈太忠一眼,“没想到你对这些东西也清楚,跟谁去北京跑过路子?”

    “范如霜,临铝的董事长,”陈太忠知道这些也瞒不住蒙老大,人家就是北京出来的,索性直说了,“是临铝六十万吨电解铝的项目,她想立项。”

    “啧,”蒙艺的眉毛动一动,低声嘀咕一句,“也是几十亿的项目呢,嗯,好好地帮帮她吧……”

    从这句话就可以知道,天南的大事,还是瞒不过蒙书记的,他甚至连这个没立项的项目值多少钱都知道得差不多,可见一方大员心里装的事儿,真的是太多了。

    “嗯,”陈太忠也没多说话,只是点点头,他现在已经知道京城里派系实在太复杂了,大大小小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真的说不清楚,蒙书记既然不问,他当然就不卖弄去北京的过程了。

    蒙艺其实是希望他主动说的,不过等了一阵见他不吭声,随手拿起了桌上的内参,“不早了,你回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