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各有各招(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各有各招

作者:陈风笑
    董祥麟已经在陈省长面前坐了十分钟了,两人都没有说话。

    他接电话的时候,就听出了点不对劲,陈洁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一般情况下,要他火赶到的话,那肯定会解释一下原因,而这次陈省长的秘书小田什么也没说。

    田秘书的声音一如以往地冷淡,但是董主任知道,小田其实也会笑,不过人家没必要冲着他这科委的主任笑。

    该是花大力气去讨好田秘书的时候了!董祥麟在推开陈省长办公室门的时候,心里暗暗地做出了决定,现在省科委的处境并不是很妙,他必须巴结好自己的主管省长----陈洁背后还有两个老家伙,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果然是出事了,陈洁听到他喊“陈省长”三个字的时候,才从桌上的文案中抬起头来,什么话也没说又低下了头。

    董主任也知道,自己是遇到传说中的“学习时间”了,不过他可真没想到,一向比较和蔼的陈省长,怎么会给自己来这么一手?

    他来她这儿也很多次了,知道陈洁对正厅的干部还是挺尊重的,一边很自然地坐到了沙上,脑子里却是在不住地转着:到底是生了什么事儿?

    他可是没想到是凤凰科委的事了,在他想来这事儿真的无关紧要,无非推迟几天通知凤凰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又不可能不通知。*

    陈洁想让他解释,他都不怕。省科委这是在行使正当地职权,是的,垂管的权限,国家科委对凤凰感兴趣,那么天南科委这儿帮着把把关、落实一下情况可是再正常不过了----虽然其实是很不正常的。

    但是,从没当着他“学习”的陈洁,这次一学习就是十分钟。随着时间的推移,董主任的心也不住地在下沉:陈省长到底现我什么了?

    所谓地学习时间,并不是说上位者一定在学习什么东西---像蒙艺警告蔡莉那次一般,倒是在学习报纸。可是陈省长也当着董祥麟看过报纸的。

    “学习”的人具体在干什么,实在是无关紧要。关键是怠慢下位者的时候,他们释放了什么友善信号没有。

    至于陈洁这次,她什么信号也没放,但是她以前没干过这种事,那意思就很明显了:陈省长在学习。*\是地,她很生气。

    可是董祥麟又怎么敢打扰领导的“学习”呢?

    领导地威严劲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久远。董主任只觉得身上的汗都快下来了的时候,陈洁终于问了,却是头也不抬,“知道为什么找你来吗?”

    “不知道,”董祥麟犹豫一下,还是故作迷茫地摇摇头,事实上他可是知道这话的难接,警察问话的时候也都是这架势,万一猜不中地话,那么恭喜了。可就是两件案子落对方手里了。

    “哼。”陈洁冷哼一声,终于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眼中是说不出的讥讽,“你有什么想法我不管,但是上面视察凤凰,你都不跟我说一声……我是哪儿对你支持力度不够呢?董主任?”

    女人从政,就算是能到达一定地高度,但是小心眼只会比男人多,这个不用说。

    这话入耳,董祥麟直觉得是一个炸雷在耳边“喀喇喇”响起,他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他忘了把这件事汇报给陈省长了!

    垂管肯定可以,但是像这种国家部委考察的大事,他居然不向分管领导汇报,那可是大错特错了,陈省长不介意他向凤凰隐瞒,但是隐瞒领导那真的是……难怪陈省长暴怒了。*

    隐瞒领导不是不可以,但是要隐瞒的是领导不想知道的负面消息,隐瞒了领导想知道的积极消息,那就是**裸的挑衅了。

    章尧东和段卫华算计的阴狠之处,由此可见一斑,有意拖两天,这就是学问,这么做,彻底地点燃了陈洁的怒火。

    不过这个当口,董祥麟肯定是不会再解释出真实意图了,他只能没命地抵赖,事实上他做官无耻有余,其他方面水平还真的不算很高,“陈省长……我安排办公室转了啊。”

    陈洁一般都挺好说话地,平日里他扯个小慌什么地,就算陈省长心里清楚,也不会当面戳穿。

    “你安排了?好,”出乎他的意料,这次陈省长还真地叫真了,一指自己桌前的电话,“你现在就给你办公室打电话,要不要我替你拨号?”

    是个人就想得出,省科委这边是心怀旧怨才不肯通知凤凰科委,她见他如此抵赖,真是有点忍无可忍了。\*\/\

    到了这步,董祥麟只能硬着头皮一步步地顶了,他实在没别的选择了,欺瞒领导在先,试图逃避责任在后,这责任太大了,“陈省长,是我错了,我回去一定说他们,不过,这个消息周二晚上才收到的,周三早上我安排的。……”

    “行了,你不用说了,走吧,”陈洁心里,忽然泛起一种无力感,随手挥一挥,眼睛也闭上了,还轻声叹口气,“以后我这儿你不用来了。”

    董祥麟的心重重一沉,说实话,他倒不认为陈洁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陈省长一旦说出这种话来,也真的不好受,有心再辩解两句吧,又是没那个脸皮,说不得只能站起身向外走去,她都有了偏见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正经还是尽快去办公室把口径统一一下,再求得陈省长的谅解了。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扭头看一眼主管省长,“其实我可以肯定,就算办公室一时疏忽,可绝对不会误事。\/*/\”

    废话,这还用你暗示我?陈洁心里一声冷笑,你倒是敢扣下消息不通知凤凰呢,再给你个胆子!你不就是想让凤凰的材料准备得仓促点,好看人家笑话吗?文化人能下作到你这种程度,也真是罕见了。

    这一刻,她甚至有点感谢凤凰那个年轻的副主任了,像姓董的这种人,真的就是欠别人收拾,我不方便收拾他,你重重地下狠手吧----不过最好在暗地里,明面上收拾,我的脸上也不太好看啊。

    周一的时候,段卫华接到了陈省长的电话,“段市长,你们那个科委的会,能不能推一天呢?周三开好不好?”

    “陈省长说话,那我们肯定照办啊,”段市长笑着答她,“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提供的,你尽管说……”

    既然调子定下来,其他的也就好办了,不过,陈省长可不是周二到的凤凰,而是周一晚上到的,是的,她提前了一天。

    这就是陈洁的算计了,自打她反应过来自己可能会来两次凤凰,肯定就觉得有点自降身份,可是这次不来也不好,毕竟以前她根本就没关注过凤凰科委,这次人家给了她关注和分功的机会----还是市委市政府同时出面邀请的这种,她不来真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这种小矛盾,也难不倒陈省长,随便合计一下,她就拽了省教委的常务副主任下凤凰来了,虽然目标是科委的中层干部大会,可是周二她要先视察市教委,还要去文化局卫生局看看,周三再去参加科委的大会,好微微地淡化一点她是专为科委来的味道。

    当然,这么做是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不过谁会在乎呢?反正宣传的时候,会将陈洁的凤凰之行定义为“陈省长来我市检查教科文卫工作”,虽然大家都知道,陈省长此来只为了教科文卫中的“科”字儿,但是做文章的借口是有了----陈省长的面子是保住了。

    可见陈洁虽是一个女副省长,但是对如何合理地使用手里的权力,也有很深刻的了解,这法子不但尊重了凤凰市力挺科委的意愿,同时也为她可能出现的两次科委之行做了足够的铺垫,不但面子有了,连里子都有了。

    什么人琢磨什么事,好歹也是一省之长----嗯,副的那种,但是眼光和境界也不是白给的,被这点小时难住,那倒是有愧这么多年的仕途经历了,

    所以,陈省长来到凤凰之后,周二上午,第一个考察的居然市教委,不过还好,市教委虽然在仓促间得到消息,陈省长可能会是在周二考察科委,可是真有心迎合一个副省长的话,安排点小场面应付检查也很正常了。

    不过,陈省长在视察教委的时候,居然又听到了陈太忠这个名字,心里一时大奇,“钱主任,你们跟科委的业务挺近多的?”

    “倒也不多,就是科教仪器统一采购而已,”钱主任早想明白了,统一采购他仗的是陈太忠的势力,也有凤凰市的支持,但是其他几个地市的教委和省教委迟迟不见动作,显得凤凰有点另类,这不过是在分管省长面前敲敲边鼓,坐实身份而已

    妙的是,省教委的常务副主任,一直也在惦记着这事儿,省里也想收权不是?

    经过董祥麟瞒报一事,陈洁对省科委的印象糟糕得很,眼下倒是扶教委的意思很大,这统一采购,陈省长也听人说过,自是一瞬间有些许的异样,“又是陈太忠啊?现在能不能辽联系上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