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国营企业终是国营企业,虽然有人说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什么的,但是有一点,大家都不得不承认,这些曾经见证了共和国成长、参与了其中展过程的“国字号”,还是有不少技术底蕴的。

    凤凰的“追风”自行车,在七十年代买自行车还要车号的时候,销售得也还不错,等进入九十年代后,眼见一天不如一天,生产厂长李天锋心里也着急,就琢磨着搞起了电动助力车。

    不过,那时的厂长只顾自己搂钱了,厂子也是每况愈下,虽然他也想支持李天锋研新产品----厂子好了,他不是更能从中继续捞钱了?怎奈实在是有心无力,所以研搞了一年多,也不过就出了一辆样车。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样车还不是电动助力车,是汽油助力车,就是自行车上挂个油箱和小动机,想蹬就蹬两下,不想蹬或者遇到大上坡,一拧油门就上去了。

    当时这种汽油助力车在某些市场也火了一阵,不过那是因为各大城市6续开始禁摩了,这种产品是做为擦边球出现,供有相关需求的人群使用的,没多久就因为污染严重被挤出了市场---说句题外话,正是因为有汽油助力车的前车之鉴,科委的那几个主任说起电动助力车来,才会有那么审慎的态度。

    可是李厂长当时正想着跟上这股风呢,想也不想地搞出了汽油助力车的样车,等到样车出来,各城市却是已经开始渐次封杀这玩意儿了。

    不过还好。自行车厂研的时候,就知道这东西是投机取巧钻空子地,所以在设计的时候。还考虑了电动助力这备用的型号。

    要知道,从自行车到助力车,那是需要突破很多东西地,可以称之为飞跃。可是从汽油助力到电动助力,就简单多了。可以算入改造的范围。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这电动助力车只是个图样,李天锋也有信心很快能搞出成品来,由于当时搞研的时候,厂里还有相当的技术实力。又是由他主持地,所以。他相信这个设计,不需要做很大改动。

    “哦,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听得笑了,满不在乎地摇摇头,“这个图纸,你交给梁主任好了,他是搞技术的嘛。/*\”

    “他负不起那个责,你才是科委做主地,”李天锋听到这话。禁不住嚷嚷了起来。眼中有着明显的不忿,不过。他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一点,搞得远处的人都禁不住扭头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李厂长眼里甚至噙着泪花,“你知道吗?这些图纸我保存得有多么不容易?有私人老板找人要买,他们愿意出十万……出十万你明白不?”

    十万?陈太忠心里一声冷笑,十万也叫钱啊?拜托,你这话有点破坏和谐地意思,小声点成不成?

    “我儿子结婚,因为我凑不齐两万的彩礼,婚事吹了,儿子现在不认我这老爹了,”李天锋地声音确实低了,但是话却更令人心酸了,“他知道我有这图纸,但是我知道,这图纸能给厂里保留点火种……人总是要有希望的,陈主任你说是不是?”

    唉,你这脑瓜也不是不够用嘛,居然知道保留火种?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十万,仅仅是十万,还不够他给雷蕾买富康神龙的钱,就让一个堂堂的厂长,纠结成这个样子。

    周四下午,陈洁正在琢磨明天召开的省长办公会上,自己准备的资料还缺点什么,却是猛地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心里真是有点纳闷。

    严格点说,她的处境跟段卫华相当,都属于那种背后有点人,但是基本上过气的主儿,当然,段卫华虽然是厅级干部,但是主管一市,进步空间很小了可也不能说没有,倒是她是再没有上升的可能了。

    不过这种情况地干部很多,两人打过交道,但也是泛泛地,陈省长属于那种不乱伸手的人,性格跟蔡莉差不多,要不然上次尤望教授地事儿,她也不会直接打电话给郭宇了----虽然只是个推荐,但是跟段卫民打招呼有点过了,找姓郭市长办事,要合适一点。

    所以她对段卫华能打来电话,很是有点奇怪,两人客套两句之后,段市长就说了,凤凰市科委马上要开个中层干部大会,也不知道陈省长有没有时间下来指点一下。

    欺人太甚!这是陈洁的第一反应,好家伙,咱俩没那交情吧?你直接就打电话过来,让我参加一个处级单位的中层干部会?

    不过这怒火只是一瞬的事儿,她沉吟一下,段卫华做事,那可是出了名的稳重,天南省不过十三个地市,像凤凰这种仅次于素波的城市,陈省长对那里班子的情况不算陌生。*\

    接下来她又想起来了,这凤凰科委也是红火的要命呢,只是听董祥麟说,那帮子人目无领导。

    段卫华这是想帮我说合呢?想让凤凰科委的绕过省科委直接跟我接触?这可是由不得陈省长不这么想,一时语气就有点冷淡,“最近事情比较多一点,可能没有时间,段市长你跟省科委的董主任说一声吧。”

    陈洁跟董祥麟关系尚可,这也很正常,都是在素波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她的拒绝是很正常的。

    “省科委没有向您汇报?”电话里段卫华的声音,有点微微的诧异,“国家科委的要来凤凰科委考察呢,这个会也算动员会……”

    国家科委考察?陈洁登时就是一愣,她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想那董祥麟私下刁难凤凰科委,又怎么敢跟自己的主管省长汇报?

    当然。这话出自段卫华这一市之长的口,陈省长是没有理由不信的,而且。凤凰科委现在地名气真有一点点了,招来国家科委考察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个,她一时间就有点恼怒了。董祥麟你把我这个分管省长放到什么位置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知道告我一声。

    不过,不管怎么说。省科委是她的地盘,陈省长再恼怒,也不能当着段卫华这外人说什么,“哦,最近我有点事挺忙地。这两天可能是没注意这个消息……具体是什么情况?”

    “呵呵,”段卫华轻笑一声。顿了一顿才话了,“凤凰科委也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这个消息,不过我打电话到国家科委问了,确有其事……现在是先上报资料,可以确定的是,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的陶主任一定会来。”

    段卫华话里地停顿,那也是有讲究的,笑两声沉寂一下,怎么着都是告诉你,我这笑容里面有内容。

    找我告状呢。陈洁明白了。人家凤凰科委都从省科委得不到消息了,害得段卫华又侧面找国家科委去落实。\/*/\这董祥麟也太没有大局感了吧?

    可是还是那句话,这是陈省长地地盘不是?她不能怪段卫华替下面人抱屈,可是她肯定要维护自己的人的,“哦,这个……我明白了。”

    说完这句话,她才觉出,段卫华的笑声有点刺耳:这家伙是笑我驭下不力呢,是吧?董祥麟这个混蛋……害我在一个市长面前丢人。

    “这个会本来是周三开的,不过科委地同志周一得到这个消息了,”段卫华咳嗽一声,语虽平平,可是字字句句扎得陈洁心痛,“我做了做工作,他们愿意推后一下,看陈省长能不能来指导一下。”

    真是**裸地打脸了,凤凰科委周一都知道消息了,董祥麟的省科委怎么也不会晚于周一知道,眼下都周四下午了,你陈省长居然还不知道消息?

    可是陈省长还不能生气,人家把会推迟了,就是想着尊重领导一下,当然,处级单位地尊重,陈洁也不是很在乎,但是这态度跟省科委相比,那可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而且,段卫华的话里的意思也明白,省科委那么操蛋,我这市长肯定不答应嘛,不过陈省长你可能是被蒙蔽的----是的,我们不鸟省科委,但是还挺尊重分管省长的。

    说白了就是,凤凰科委出成绩了,省科委不用想沾边儿,我们倒是给陈省长准备了一副碗筷,您想来,就随便夹两筷子吧。

    面子是别人给的,可是自己丢的……陈洁远算不上强势,所以,她对这话的理解非常透彻,而且主管了科委,她也清楚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是搞什么的,那可不比别地地方,是搞政策法规地,而陶主任是正主任,肯下来考察,那就说明这只凤凰,已经注定要展翅高飞了!

    遗憾的是,她没在其中起到任何作用,这个时候,凤凰这帮人还能惦记着自己,那就是表明没存什么芥蒂----严格说起来,人家要计较地话,她陪同视察中难免还会被不冷不热地说两句。

    当然,她不怕那些小话,伤不到她什么,可是做到她这一步,既然无心上进了,那就图个别人的尊敬了,是的,面子很重要。

    一个从没打过交道的市级科委,给了她面子,天天在眼皮子底下的省科委,倒是欺上瞒下,想到这个,陈洁心里还真不是滋味,段卫华你说话不这么直接会死啊?

    她想得有点出神,就半天都没有说话,猛地听到听筒里有人“噗噗”吹了两声,接着就是段卫华的声音,“喂?陈省长你在听吗?”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又一个会

    陈洁听到段卫华竟然这么捣蛋,远不是传说中的那样稳重,心里不禁又是苦笑一声,段市长不是个轻浮的人,这种小年轻才会做的事,根本不可能生在他身上。\*

    这不过是段卫华的一个暗示,至于他想暗示什么,陈洁一时想不明白。可是不管怎么说,她明显地听出了一个市长的愤怒:看看你管地省科委……我们这算很给你面子了吧?

    “与会的都有谁?”陈洁不想再想这个问题了,所以只能岔开话题。

    “市里主要党政领导都要参会。”段卫华将“主要”两个字咬得略略重了一点,陈省长,那啥,我不想给你施加压力。但是章尧东也会去。

    市委市政府联手?陈洁越地觉得不是滋味了,这个压力真的挺大地。“这个会什么时候开?”

    “估计要下星期了,”段卫华回答得很轻松,“陈省长要是没时间,我们就安排到周二了。”

    “恐怕是我周一才能给你答复了,”陈洁笑一声。语气轻松了不少,她从来没觉得。这种很正常的迎合,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满足感,“实在抱歉,卫华市长。”

    放下电话之后,陈洁脸上的笑意,慢慢地凝固了起来,她抬手拨通自己秘书地电话,声音冷得令人胆颤,“通知董祥麟,让他过来。马上!”

    秘书也少听到领导这么震怒。忙不迭地答应了,正琢磨这董祥麟做了什么呢。隐隐听到听筒里陈省长叹口气,“坏了,这不是得去两次了吗?”

    听说会议要推迟到下一周了,科委这帮人也彩排得差不多了,一时间四个主任就将大家放羊了,“下周再来吧……等通知好了。”

    不过,这些县区来的干部,大多数都已经不甘心回去了,虽然四个主任已经下了“封口令”,李健也不可能将自己即将进步地消息传出去,可是不知道怎地,科委扩编领导层的消息还是被大家知道了。\//*/

    更有甚者,都知道这次是扩编五个副职,五个啊……要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五个的话,是个正科就敢惦记不是?

    “这一定是市里那帮家伙传出去的,”文海苦恼地看着陈太忠,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你看,我都关机了。”

    “我也关机了,”邱朝晖也在场,他实在没处可躲了,躲到了幻梦城附近地花都酒店,却不成想正撞上了给沈志伟安排房间的陈太忠----凤凰市真地太小了。

    “关什么机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顺便手指往天花板上一捅,“让他们找上面嘛,咱们又做不了主,你们说是不是?”

    说着他又转身离开了,只留下邱朝晖和文海面面相觑,好半天两人才点点头,同时打开了手机,“是啊,为什么不让他们找市里呢?”市委市政府手上,可是还握着三个副职呢,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让其他人找到市里去,这年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万一有人能上位,那可不也是科委系统的?

    邱朝晖想的更远,科委里尊师重教的风气还浓厚一点,这也是文化人汇聚的地方常有的事,像董祥麟那种异数真的不多,那么,系统里真有人能上来的话,那么以前四个主任还是能比较受人尊敬的。

    这次沈志伟来凤凰办事,因为有抓住四个谋财害命的家伙地案子,就很自然地找到了刘望男,给刘大堂放“见义勇为”锦旗一面,顺便求见陈主任。

    陈太忠虽然不太想领这个情,可是沈局长做事挺上路,事当天答应得就挺痛快,事后还知道送面锦旗,混官场地,可不就是讲个面子吗?

    “陈主任,我是想给刘总报个见义勇为的名额上去,”沈局长也会来事儿,“你看这个……合适不合适?”

    老鸨兼煤矿矿主……见义勇为好市民?陈太忠虽然知道人家客气,却是没想到会客气成这样,心说这年头地事情,还真是说不明白了。

    不过,人家既然有心,他也不可能拦着不是?说不得笑着摇摇头,“这个,是该表彰一下当地守矿的吧?刘总跟这件事好像没太大关系……这不也是沈局你的辖区里的事儿吗?沈志伟最担心的是陈太忠不愿意让自家姘头曝光,这年头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真的不少,听对方这么说,少不得就要尝试着争取一下。“那也是刘总嫉恶如仇、领导有方不是?”

    他当然明白,给辖区增光也很重要,那可是业绩呢。但是话说回来,真想上位地话光说业绩顶个屁用,还是身后有人才管用,靠住陈太忠不比啥强?

    领导有方?陈太忠听得就想笑。刘望男现在估计连那个矿在哪儿都找不见了,不过人家巴巴地送功劳过来。他推一推可以,太矫情就没意思了,于是笑着点点头“那可是谢谢沈局了。”

    对于刘望男的身份暴露,他真是不在乎,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不怕别人拿作风问题攻击了,而且。因为安排下岗女工“就业”,他还争取过市十佳青年呢,做煤矿主地当然也能做模范市民。

    这年头,黑道洗白,不也是能混进政协?没洗白的都能混进去呢……嗯?找小吉想想办法,给刘望男弄个政协委员干干?

    说穿了,这政协委员就是层保护伞而已,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他正琢磨呢,却不防沈局长又说了。“陈主任。今儿周末,也不知道王局有事儿没事儿……咱们当着他的面儿说。比较好一点吧?”

    “喂喂,你就别说这个了,”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王宏伟对自己地事儿太明白了,而且那人眼里还不怎么揉沙子,就算答应了这件事,心里估计也要气个半死,“跟王局坐是可以,别提这事

    “成,我不提,”沈志伟的意思,也是无非跟王书记套一套近乎,顺便再借着陈太忠向王宏伟暗示一下:王局你看,我跟陈主任尽释前嫌了呢。

    “不过,该提点什么呢?”他有点挠头,“汇报工作?”

    “不用了,我有话题,”陈太忠摸出手机来,心说正好把李天锋这个人情摆到王宏伟面前,顺便还能多了解一点那人地情况。

    小陶一看来电号码,就有点晕,因为即将成立的反贪局的人事安排,王局头疼了一下午了,现在又是这个电话,“王书记……陈太忠的电话。”

    “啧,”王宏伟听到那三个字,痛苦地闭上了眼,牙关紧咬,好半天才双手掌缘一敲太阳穴,“行了,你先问他事情有多大……什么?吃饭?不去!慢着……电话给我吧……”

    同一时刻,通德市的市长臧华在看着参会名单呆,猛地现名单上有个名字有点熟悉,“陈太忠……不来,来地是丁小宁?”

    “是啊,”来汇报工作的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孙天仁,市政府秘书长韩旭东是赵喜才地人,肯定不会为臧华所喜,不过,赵喜才现在是省会的市长了,丫背后又是蒙艺,臧市长就算不喜也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韩旭东跟赵喜才不是一系,以前也没啥权,现在新市长上任他靠得很快,对这种人,臧市长还是要以拉为主,所以韩副秘书长主持会议筹备事宜。

    “谁想着请陈太忠呢?”臧华的眉头,登时就是一皱,“这名单谁拟的?”

    臧市长对这陈太忠可也有印象,事实上,他对丁小宁都有印象----他跟杜毅走得不是很近,杜省长的提拔那是另有因果,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注意收集跟杜省长有关人的信息,好努力将自己打造成铁杆杜系。

    “各机关报送的,综合办的几个人审核的,”韩旭东区区一个副处还是不得志的那种,对这俩名字有点蒙昧,那简直是必然地,“有什么问题吗?”

    “倒也没什么,”臧华仔细想想,确实也没什么,整天惦记着这个是谁地人那个是谁的人,这工作还开展不开展了?而且,看陈太忠地具体业绩,请此人来也是名正言顺。

    当然,陈太忠不来也正常,要避嫌嘛,反正那丁小宁能来,倒也算给了通德面子了,这个年轻的副处做事,倒也有章法。

    “我可以回去查一查,”韩旭东结结巴巴地解释,脸也是微微有点红,“不过……综合办那儿的人,比较认孙秘书长。”

    你这能力可真的是成问题,办事不行就算了,挑唆都挑唆得这么明显,臧华看他一眼,心里有点鄙视,不过,眼下他不是也没什么人可用吗?最起码韩旭东说这话,投诚的味道很浓。

    “随便问问就行了,”他笑着摇摇头,“不过……记着不要把消息传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