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有名义就敢要(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有名义就敢要

作者:陈风笑
    “咦?真是莫名其妙啊,”陈太忠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甜美而机械的女声,“您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心里这个纳闷,你拔电池做什么?

    手机在开机状态下,直接卸掉电池就是这个效果,这个小窍门有太多的人知道了,尤其是逃避领导召唤的时候,级好用,陈太忠自己也这么干过。

    尤其是刚才赵永刚的手机,还有半声接通的振铃音在前,他当然可以确定对方不是真的“不在服务区”。

    我是想谢谢你的嘛,又不是要找你麻烦,陈太忠叹口气,将手机放在一边,才说你不让我谢那就算了,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不好。

    赵永刚现在是变着法儿地巴结他呢,虽然每每巴结不到点儿上,可是这份诚意是有了,但是话说回来,他也不能由着赵局长再这么折腾了。

    人在官场,身边时不时地跟着一个“雷锋”的话,跟被小人惦记上了,却是也没太大区别,谁还没点私密的事情?

    而这私密的事情,通常都经不住别人惦记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老话说死了的,任由赵永刚这么折腾下去的话,现一点他的秘密的话,可就大事不妙了,到那个时候人家未必就要做好事了。

    赶紧解决了这个隐患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抬手再打赵永刚地手机。却是依旧不在服务区,一时恼怒起来,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你不开机?我去地税局找你,这总可以了吧?

    他的林肯车到了地税局之后一问,才知道赵局长下去视察还没回来呢,他琢磨一下。得,哥们儿也不走了,今天啊,就挺在这儿非要等人回来,然后把这段恩怨了结了算了。

    不过,这对他的工作也形不成什么干扰,大多时候,他还是通过电话来处理事情的,最近的事情也有点多。除了自行车厂的李天锋在到处堵他之外,还有甯家介绍来投资的朋友,更有人联系着介绍项目,总之就是乱七八糟地。

    明天又要开科委的中层干部大会,不过,这次大家的积极性就高多了,单位有钱了,纪念品肯定就大方了,所以,陈太忠停下来之后。接的最多的就是科委系统内部的电话。

    反正他这个忙。那是不用提了。但是林肯车一直停在地税局地院子里。门卫觉得古怪啊。想一想这是找赵局长地。说不得给赵局长地司机打个电话----通常情况下。他还没资格给局长打电话。

    赵志刚地电话拔了电池。可是司机地手机还开着。接到消息地时候。车才刚刚进了湖西。听到这话。司机转头看一下自己地领导。艰难地咽口唾沫。低声话了。“赵局。陈太忠地林肯。在咱大院儿呆了差不多半小时了。”

    赵局长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情绪。一双老眼还微微地有点红呢。一听这话。登时又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命令。“停车。不敢再走了。”

    再走就进湖区闹市区了。陈某人是凤凰市最大地黑社会头子。怕是……怕是我这辆车都被人家惦记上了。到时候岂不是插翅难飞?

    可是天下之大。他又能往哪里躲呢?总不能那个局长地位子不要了吧?

    原本。他还想着陈太忠事情极多。未必就能及时找自己地麻烦。等自己回去了。再央人出头关说不迟。谁想现在陈太忠就在地税局大院呆着堵人呢?

    想想关于薛时风挨打的传说,那岂不是也是陈太忠闯进金乌县委找上门的?赵局长地双腿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牙关也在得得地碰撞着。

    周无名那家伙命好啊,管个劳动局,个把星期不去也没事,这一刻,关于陈太忠的传说源源不断地涌进了他的脑子里:可惜我这地税局,却是不能这么上班啊,一周不去,非要天下大乱不可。

    镇定,镇定!赵局长强自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当年在珍宝岛对付苏联老毛子地时候,老子不是也没怕过?

    只是,他忘了自己已经在这个官场浸淫多年,曾经勇气和热血,都已经如当年地老照片一般,黄变旧甚至风化了,人总是要适应社会的,难道不是吗?

    别说,这一冷静,还真让他想出点章法来,没办法了,我须得如此如此……

    就在赵永刚琢磨地时候,秦连成给陈太忠打去了电话,通知通德市邀请他下周去做报告,配合市政府“齐心建设新通德”的主题宣传活动。

    通德这次是遭受水灾最严重地地市,代市长臧华一上任就面临这么个摊子,肯定是要搞一些活动的,陈太忠不但是今年地天南省十佳青年,招商引资搞建设和抗洪那都是有了名的,所以市政府盛情邀请前去介绍经验。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不过秦主任听出了他的无奈,咳嗽一声抢着说话了,“太忠,通德今年受灾厉害,这活动估计省里还要有人去,你不去不好,手上有什么事儿都最好放一放。”

    臧华也算是最近风头比较劲的干部了,虽是从省会素波调到了通德,可是,由一个分管科教文卫的普通副市长一跃成为代市长,这个跨越可也不算小。

    他身后又站着杜毅,秦连成说省里有人去也是这个意思,这次活动意义重大,完全可能把杜省长引过去,以推动新上任的臧代市长更好地开展工作,当然,就算杜毅不去,沙鹏程之类的副省总得有一个到场,要不然,岂不是通德被省里遗忘了?

    “可是这些玩意儿真没啥意思,”陈太忠哪里还想不到秦连成的暗示?只要知道臧华来历的,就猜得出来,当然,不知道的猜了也白猜,“再说我这儿也真忙啊。”

    他心里可是还有个想法,通德这次受灾群众大概是五万多,说多也不算很多,抗洪最紧张的时候,沙鹏程也跑到现场去了,眼下通德这么大张旗鼓地搞宣传,还要请省级领导去,目的不外是两个:一个是跟省里要重建资金,另一个臧华毕竟是刚去通德,着急做出点动作来,以彰显他这个市长的存在。

    还有一个可能比较诛心一点的因素,那就是臧市长现在把持局面的力度不够,要是这次杜毅出现的话,挺人的味道会比较浓:你们这帮人要是敢欺臧华是新来的,那我杜毅可是不依的。

    像这种情况,哥们儿一个小小的副处凑的什么热闹?

    可是不去还不好,放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这个郁闷,实在是别提了,灾后重建跟招商引资的关系……这也不是很大的嘛。

    这个令人扫兴的消息,甚至影响了他继续等赵志刚的兴趣,接下来又接到水利局的电话之后,他终于叹口气,动了林肯车走人了。

    来电话的是水利局的办公室主任,通知陈太忠说,局里经过协调,好歹是腾出了一个处长楼的指标,王浩波书记说了,这个指标给了陈主任,算是对抗洪英雄的奖励,要他现在过去办手续。

    陈太忠有心不要吧,那边还说得挺诚恳的,“张厅长都通知我们了,回头还要请您交流去呢,大家都不是外人,您也别让我们难做了成不成?”

    给房子都给得这么低声下气,这倒也是少见了,事实上,水利局长何鸿举在地方上还是比较强势的,厅长张国俊跟他是师兄弟,一向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浩波来的时候,何局长是陪同了,不过那是礼数,可是王书记要房子的时候,他嘴上答应,心里却倒也没太在意,他考虑更多的是陈太忠比较强势,要不给一套差不多的房子就算了?但是后来张厅长都表示出了对陈太忠的善意,那何局长也只能咬牙拨出一套处长楼来。

    总算是还好,水利局这边建房的时候,也留有活动指标---这年头单位建集资房,要是不把最好的户型多计算几套,那都是政治上不成熟的。

    陈太忠真不想要,不过人家既然说是“奖励抗洪英雄”的,那要也就要了,省得王浩波白张一次嘴,反正这种事别人也不能歪嘴不是?

    说不得他去电机厂里拉了老爹,又去水利厅认了门儿,办公室主任才是个正科,对陈太忠这种光芒耀眼的副处肯定是毕恭毕敬,听说户名要上陈父的,倒也没怎么反对,就是说了一下该带什么东西,该准备多少钱,解释得详详细细的。

    办完这些事,就时近中午了,水利局的办公室主任要留饭,陈太忠才说要答应,却冷不丁手机响起,一接起来,就听到了杨倩倩甜美的声音,“太忠,中午有空没有?请你吃饭。”

    那陈太忠只能对办公室主任笑着摇头了,为了表示歉意,还摸出了从手包里摸出个盒子,却是个镀金烟斗,“看你抽烟……一点小意思啊,智主任多操心,房产上该办什么手续,您多指点一下我老爹。”

    当然,主任是要推两下的,不过见对方给得坚决,也就收下了,看着陈家父子相偕着离开,才无言地摇摇头:小小年纪这么大的手笔,怪不得混得这么好呢……

    陈太忠走进海上明月的包间,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上的赵永刚,“呵呵,赵局长,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