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零一-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零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等到陈太忠将车开到省电视台,才愕然地现了田家不可能跟赵家结亲的理由:赵喜才的儿子,年纪有点小。.

    他的车有省委通行证,连车都没下,就很方便地驶进了省电视台的大院,驶进大院,才现四、五个小年轻站在大楼门口谈笑风生,大概这就是赵家的公子了吧?

    之所以说这些人年轻,是因为一帮人穿的都是比较休闲的T恤之类的,还有人在大夏天脚蹬旅游鞋,怎么看都是一帮大学生甚至是高中生。

    田甜再怎么说,也二十五、六岁了,这些年轻人看起来,最少也要比她小个三四岁,这年纪的差距,怕是有点大。

    陈太忠将车停在停车场里,给田甜打个电话,缓缓走到楼门口,侧头看看那帮人,想分析一下到底谁才是赵喜才的儿子,谁想,他这个动作马上被人视为了挑衅,几个年轻人停止说笑,齐齐地向他望来。

    呀喝,一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跟我得瑟?陈太忠哼了一声,也懒得理他们,不多时,田甜背个小包款款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远远地就冲他一摆手,送上一个甜甜的笑容,“太忠……”

    陈太忠也笑着冲她招招手,迎了上去,田主持很自然地一伸手就挎住了他的胳膊,冰凉细腻的手臂,紧紧地贴着他粗壮的小臂。

    “田甜,这是谁呀?”果不其然,年轻人里其中一人很不客气地话了,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看样子颇有点不善。

    他一话。身边的几个年轻人也都动了起来,呈“一”字型拦住了他俩的去路,不过显然,这应该是一帮不怎么会打架的家伙----最起码也是不常打架,居然连包抄都不会。

    可是陈太忠注意地不是这个,而是别地,说话的这家伙的相貌有点难看,跟那京城的孙姐都有得一比了。或许,这个才是田甜不愿意这个人的本意?

    “他是我男朋友,”田甜有意将身子再向他靠一靠。笑着答那个男孩儿,“小赵,你看我没哄你吧?听姐的话啊,咱俩不合适。”

    陈太忠感觉到右臂的大臂外侧。贴上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心里一荡,禁不住想起了荆紫菱类似地方地厚厚的胸托,心说这搞主持的果然是放得开,胸罩上居然没有多厚地衬里儿。

    小赵却是恶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眼中蕴含了不尽的恼怒,一边几个毛头小子也摩拳擦掌,“赵杰,要不要收拾他?”

    赵杰愣了半晌,似是猛然地想起了什么。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笑了半天之后,才双手向兜里一插。脸一沉,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朋友,给你个机会,离开田甜,要不你会后悔的。”

    “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啊,”陈太忠笑得比他灿烂多了,“离开田甜,要不然你会后悔的……还有,你老爹也会后悔地。”

    “草,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个年龄的男孩,总是不乏冲动之辈,一个身材跟陈太忠仿佛的家伙冲过来,冲着陈太忠面门就是一拳。

    对这种草包,陈太忠根本不需要认真对付,伸手捏住了对方的拳头顺势一扭,那家伙登时就身子反转,抬脚一踹,那厮登时就跪在了地上。

    做到这一切,他的右臂甚至还挎着田甜的左臂。

    “等一下,”那赵杰脸色一沉,急忙伸手拦住了就要抢上前群殴的剩下三人,再次打量陈太忠两眼,他的眼睛渐渐地眯成了一条线----虽然他的眼睛已经是很小了。

    陈太忠说的话,他听得很清楚,登时生出了无穷地警惕心,言辞也谨慎了起来,能让我老爹也后悔?“请问朋友,你是哪位?”

    “就你,也配做我朋友?”陈太忠不屑地嗤了一声,脸上地笑容却是越地灿烂了起来,“小子,警告你一声,素波不是通德那种小地方,小心替你家招灾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手一抖,在他面前挣动的家伙只觉得喀喇一声响,却是肩关节已经被抖得脱臼了,剧痛之下,他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啊

    陈太忠顺势一脚,将此人踹出了一米多远,“啊你个头……打人地时候你怎么没啊呢?”

    “有胆子的话,留下名字来,”赵杰地声音越地冷了,知道我老爹是素波市长,还敢动手打人,真是人要想死,拦都拦不住。

    “哼,”陈太忠哼一声,从田甜的臂弯里拽出自己的胳膊,冲着他走上前去,赵杰下意识地想躲开,不过又硬生生地忍住了,他可以丢人,但是不能替老爹丢人。

    “你想干什么?”他的话中隐隐有点颤音,腿也微微地在抖动着。

    “不干什么,”陈太忠伸手笑着拍他的脸,不轻不重的,侮辱的味道却是很浓,没办法,自打见了红星队的蓝劲龄用这个动作来表现优越感,他也越来越喜欢这么做了----因为看起来够嚣张。

    “看在你老爹的份儿上,今天就饶你了啊,”他笑嘻嘻地拍着那张丑脸,那赵杰不知道是怨气极重还是吓傻了,也不躲,就任由他这么拍着。

    “以后别学大人泡妞,”陈太忠见他没有反抗的意思,转身离开,兀自大声地笑着,“不服气的话,让你老爹来找我吧……就说你缺少家教,我帮他管管。”

    他来的时候,其实还没打算怎么对待赵喜才的小子呢,赵喜才好歹是蒙艺的嫡系,他虽然是有己无人的性子,但是大局还是要考虑的。

    可是这帮小子有点不对劲,颇有一点成为纨绔子弟地趋势。要知道。省电视台大楼门口,可是有武警地,当着武警就敢打陌生人,这毛病还能惯?

    说句更难听的,当着武警都敢打人,平常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了,卸那个高个一条胳膊。那都轻的,所以他一定要抽赵杰两下,也省得赵杰去找田甜的麻烦!

    田甜重要吗?对陈太忠来说。真的不过是比路人强一点,但是,人家帮了他,那么他就要还人情。人情要还就得还得彻底一点,唧唧歪歪的算什么男人?

    赵杰看着两人坐上一辆灰色林肯,肆无忌惮地离开,牙齿恨得都是痒痒的,抬手就拨通了他父亲秘书的电话,“方哥,我问你个事情……知道不知道一辆灰色林肯,凤凰地牌子,车主人……可能是车主人吧,是个个子挺高的年轻人。”

    “那是凤凰的陈太忠。”方秘书是赵喜才从通德带来地老人。那脑子跟一部活字典差不多,英雄谱背得相当熟。想也不想地就说出来了。

    不过,答完这个问题之后。方秘书的声音顿时紧张了起来,“我说小杰,你不是把他惹了吧?赶紧报赵市长的名字啊。”

    报我爹的名字?赵杰听得心里就是一凉。

    方秘书平时挺照顾他地,出点什么事儿,他宁可先找方秘书,而方秘书也确实背着他老爹帮他处理了不少糊糊事儿,只是,饶是如此,方秘书也有底线----“小杰,有事儿先找我,别拿着你老爹的名头去吓唬别人。”

    方秘书这个吩咐,非是无因,赵杰自打上高中,就寄宿在素波的“工农中学”,直到现在大四了,一直是远离通德----没办法,赵杰的母亲不是赵市长原配,原配的一子一女对赵杰很不友善。

    赵市长监管不上,而家里供养的钱又不缺,有方秘书的关照,在素波闯点小祸也搞得定,久而久之,赵杰就成了素波理工大学远近闻名的一霸。

    但是,方秘书从不许赵杰报老爹的名字,而且将道理也讲得很透彻,“我搞得定的事情,你没必要去坏你爹地名声,我搞不定地----那你更是在坏你爹的名声。”

    现在,方秘书都要他报自己老爹地名字了,赵杰听得心里就是一凉,我这是惹了谁了?“方哥,我没报我爸的名字,但是那个陈什么忠就知道。”

    “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方秘书一听,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好歹大家都是蒙书记地人嘛,陈太忠看在赵市长面子上,也不该难为小杰才对嘛。

    赵杰可是不敢跟他撒谎,说不得只能将事情原原委委地说了一边,当然,他必定会强调一下那厮扭断了高强的胳膊,还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这就是陈太忠的不对了”方秘你是赵市长的儿子,他还敢这么做,真是的……”

    不过,话说到一半,他的电话就被人抢去了,扭头一看,却是怒气冲天的赵市长,赵市长冲着电话直吼,“你出息了啊,素波放不下你了是不是?”

    “爸,那个陈太忠打我,”赵杰一听势头不妙,赶紧叫屈,“还说我少家教,他要替你管我。”

    他可是知道,老爹最烦别人说自己少家教,谁想这一次百试百灵的招数没用了,赵市长在那边冷哼一声,“给我滚回来,把事情说清楚……还有,小方你也是的,什么事儿都敢替我做主了……”

    显然,赵市长后面的话,就不是冲着赵杰说的了,旋即,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少年持重

    赵喜才对陈太忠的来历可是清楚得很,别的不说,只说现在他屁股底下这个位子,就是陈太忠折腾出来的,只论这一点,就足够他细细琢磨此人了。

    而且,蒙艺跟他说起来陈太忠,也从来都是用“凤凰那小家伙”来称呼,虽然说得不多,脸上总也会出来点淡淡的笑意,赵市长不相信蒙书记在跟别人提起自己来,也会是这种表情。

    是的。他很清楚地认识到。在蒙艺的眼里,自己还没有那个小伙子重要,当然,这并不是说所处的位置----省会城市地市长这位置地重要性是勿庸置疑的,而是说私人感情。

    蒙艺对陈太忠,就是自内心的那种赏识,甚至这赏识已经升华为欣赏,就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欣赏。带了浓厚的私人性质。

    今天周末,赵市长带着方秘书去参加了一个小范围的活动,刚刚结束正要回家。谁想就听到小方跟自己儿子的对话----其实,若是没有他的默许,方秘书怎么敢一直帮着赵杰擦屁股?

    天下父母心,泰半还是相同地。

    只是。听到小儿子跟陈太忠生了冲突,赵喜才的酒意登时化做了满头的寒意,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你跟陈太忠掐上了?靠,你老子我跟他才差不多有打对手地资格,你这不是瞎添乱吗?

    待回到家中之后,赵杰已经规规矩矩地回去了,脸上却是红肿异常----陈太忠没用那么大劲儿,这是他自己抽的,为的是求得父亲心疼一下,千万不要再计较自己的行为。当然。若是能迁怒于陈太忠,那就更好了。

    “你去找田立平地女儿?”赵喜才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你还胆子真大啊,不但去惹陈太忠。还想占田立平女儿的便宜?“毛都没长齐呢就敢胡来,下次再有这种事儿,我打断你的

    说归说,不过这父子俩谁也没当真,赵杰知道老爹这是不让自己再去惹田甜了,也不会为自己出头,仅此而已,当然,他也不敢再辩解,说什么那陈太忠十有是被田甜喊来救场的---田甜若是有对象,别人能不知道吗?

    可是赵喜才也没有简单地放过此事,他细细地琢磨一下,这件事有点不对劲啊,田立平可不是蒙老板的人,现在虽然那厮位子也比较稳固,可说穿了还是老田的老板蔡莉,倒向蒙书记了。

    这个陈太忠,在里面瞎掺乎什么呢?这个苗头有点古怪,是不是有必要在合适的时候,向蒙书记汇报一下?

    田甜跟着陈太忠上了车,也没问他要把车开到哪里,心里正乱七八糟地琢磨呢,却不想司机一脚刹车,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转头看她,“你家在哪儿住啊?”

    “哦,我……”田甜冷不防吃他这么一问,短暂地停了一下,才轻笑一声看着他,“你怎么敢打赵市长的儿子呢?小心蒙艺收拾你啊。”

    “占理了,就打人了,怕什么,你老爹不是管着警察呢?”陈太忠笑着答她,“怎么,要不我现在带你回去取你的捷达?”

    “不用了,就在院子里放着吧,省得别人看见,那不就穿帮了?”田甜听他说起要载自己回单位,心里没由来地升出一点怪怪的味道,“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你明天不上班?陈太忠狐疑地望她一眼,不过下一刻,他就找到了理由,估计这些人都是夜生活丰富地,于是笑着摇摇头,“我刚才还在跟几个朋友玩呢,直接被你拽出来了,送你回家好了。”

    “嗯……那个赵杰真地很过分,”田甜看着他,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你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呃,那我给朋友打个电话吧,”陈太忠其实没太大兴趣知道这些,不过赵喜才好歹也是蒙艺地人,他多知道点因果,面对别人的诘责也好解释不是?

    打了电话给许纯良之后,两人寻个酒吧进去坐下----没办法,在官场混就是这样,明明能凑在一起玩地年轻人,因为彼此之间牵扯的事情太多,代表的人物不同,却是不得不分开。

    两人点了一打啤酒,还有几个果盘和干果,陈太忠抬眼看着田甜,笑着话了,“那家伙年纪还小吧?”

    除了今天的事儿,你就不能说点别的?田甜有点后悔挽留这个男人了,他似乎对自己的美貌视而不见,这让她心里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不甘心,于是冲着他一笑,讲述了起来。

    陈太忠却是被这风情万种的一笑打了一下眼,说句实话。她可以算是一个最会利用笑容展现自己魅力的女人了----如果不算钟韵秋的话。不过,韵秋那笑容是天生地。

    敢情,赵杰认识田甜也不止一天了,那时候田甜还是素波电视台地主持,去素波理工大采访时两人认识的。

    赵杰这小子少人管教,不过,当时在理工大虽然也张扬,可多半就是呼朋引伴地喝酒作乐。偶尔再打几场架,他同体育系的一帮人交好,打架从来也没吃过什么亏。

    田甜认识他的时候。赵杰那小子正搂着女朋友招摇过市,有人说起这是通德赵市长的儿子,而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大家的结识。无非就是身份相当而已。

    可是自打赵喜才当了素波市长之后,赵杰又是大四,平日里也没什么功课了,行事就越地不羁了起来,前一阵跟别人喝酒的时候,有人说起田甜来,赵公子不屑地拍拍胸脯,“我要追她,半个月就搞定。”

    “怎么叫搞定?”有人提出了异议,“搂搂抱抱可不算什么。电视台女主持。那裤腰带可是一个比一个松。”

    赵杰喜欢地是喝酒聊天,偶尔打打架。对女人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不过饶是这样。他经历过的女人也有两位数了,没办法,谁要人家有背景呢?再说,对男人来说,相貌真地不是太大的问题。

    听到别人如此将军,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我跟她开房,回头把她的内裤拿出来给你们看,不过赌这个的话,要一个

    接下来地话,就越地不堪了,也没有转述的必要了,总之,其实就是无聊的年轻人的一个赌注而已。

    当然,要是赵喜才现在还是通德市长的话,赵杰是不敢打这个赌的,最起码不会这么,要嚣张他也只敢在通德嚣张,可是老爹现在来了素波当市长,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通德的市长要升副省,基本上先得考虑做到市委书记再说,不幸一点的,那就是做了市委书记之后,还要再转一下再考虑。

    赵喜才这么一调看似平调,其实都不止迈过了一个坎,如果没有太大意外的话,省会城市的市长,升副省长地难度真地不大。

    这种情况下,赵杰不再把田立平看在眼里,那也是常事了,再说了,泡女主持人,也是很有成就感的嘛,人不风流枉少年不是?

    不过,年轻人总是不知道江湖险恶地,赵杰交游的朋友里,也很有那么两个有点身份地家伙,所以,这话就传到田甜耳中了。

    “那家伙也不看看自己,长那么一副苛碜样儿,”说到这里,田甜冷笑一声,“想起来都恶心人,居然还敢没皮没脸地跟人打赌。”

    “年少轻狂啊,”陈太忠并不知道那赌打得有多恶心,田甜也不可能全告诉他不是?于是笑着摇摇头,“就是有点下流了。”

    更下流的话我还没转述呢,田甜郁闷地叹口气,“哼,有些人还真就是小人得志了,看他那副嘴脸,我就恶心。”

    其实,问题的关键并不仅仅是赵杰长得太丑,也不是那家伙小了她几岁,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那个小混蛋一开始就打算始乱终弃了,是的,这只是一个赌注,那厮只想玩一玩而已,这对她来说,真的是奇耻大辱。

    “所以,我被你拿出来当坏人,”陈太忠想到这个,就有点想笑,“唉,也就是我了,换个别人都干涉不了。”

    是的,许纯良都干涉不了,别看纯良有个常委老爹,但是许纯良本身并没有什么实力,远远不如陈太忠本人风头正劲----小字辈的恩怨,一般都是要小字辈解决的,牵扯大了的话,谁也不愿意看到。

    “算起来,你也是救过我两次了,”田甜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神中有些许的异样,而偏偏地,这异样还被陈太忠看到了。

    “咳咳,”陈某人咳嗽一声,将眼神移开,心说那天蒙勤勤神兵天降,估计也是不喜欢我招惹田甜,哥们儿要经得住诱惑。

    可是他的眼神这么一转移,不小心又看到了田甜的低胸绣花衬衣,那一抹亮白,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煞是碍眼,想想刚才自己手臂上软绵绵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就有点反应了。

    “走吧,时候不早了,”陈太忠将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心说还好待会儿有丁小宁呢。

    田甜愣了一下,笑着站起身来,“你那边到底是什么朋友啊?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