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浑身是嘴说不清(书号:760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浑身是嘴说不清

作者:陈风笑
    这个场景,不仅是瑞厅长和姜司长看到了,车队里大多数人都看到了,李无锋绷着脸一言不地走下车,厉声地喝问正在拿着铁锨要除污的一干人等,“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刚才出去一辆垃圾车,”保安队长在一边愁眉苦脸地解释,“当时也没注意,没现有东西漏下来啊。”

    姜司长却是没管这些,车一路开到了办公楼门口,大家下车之后,掩着鼻子上楼,瑞根这才注意到那黑色的条带一直蔓延到楼后,心里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楼后是林业厅大院的化粪池,化粪池有点满了,在大夏天,总是有些许的怪味儿散出来,这次有领导来视察,瑞厅长特意通知了环卫局,要他们来拾掇一下。

    由于时间紧迫,厅里还专门送了点小礼物过去,还好,环卫局这帮人也算配合,昨天来车将化粪池里的污垢抽了一下,当时那个臭味就不用说了,整个院子里都充斥那种浓浓的硫化氢味

    还好,吸污车走了之后,没用多长时间这臭味就散去了,尤其是环卫局得了些礼品,派来的是一辆车况较好的车,一路上没有什么淋漓洒落的污渍。

    倒是那化粪池的井盖处有点撒溅出来的污点,就那么一点点,也是臭得要命,不过当时保安们就从水龙头处接了皮管出来,一通猛冲,将污水冲回井里也就没事了。

    “我们的垃圾是经常清理的,一周一次,”瑞根也不敢解释说是昨天才搞的,“今天不该有环卫车到。这个情况我马上落实一下。”

    这年头的领导都这样,既要看到外表光鲜。却又不能听这些光鲜是因为自己来视察才有的。否则地话,领导有扰民之嫌,下面的人却又得个“弄虚作假”地名声,真地没意思。

    “不用了,”姜司长冷着脸摇摇头,他到下面视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关于下面突击搞卫生或者做形象工程这一点,他很清楚。

    更有甚者,就敢明明白白地造假,有一次,他视察某林场时,有意看了看有人举报滥砍滥伐的几座山,却现那里绿莹莹一片。

    等到回了京他才听到了真相。人家按着他地行程和落脚点。将他视线范围所及地地方。全部刷上了绿色油漆。一时搞得那个市地绿色油漆断货。不足地地方。又是扯了绿色地塑料布。

    不过。那次姜司长跟当地地林业系统沟通得不错。人家侍奉得很认真。既然当时没现。事后再去调查地话。针对地味道未免就浓了点。会得罪不少人---别说当地地林业系统会飙。怕是还会得罪部分部里地领导。

    毫无疑问。天南林业厅这一次也是如此。不过是不小心搞了一辆破车来。结果漏得满大街都是。真是令人扫兴。

    虽然能理解下面这么搞地心理。可是姜司长还是不能容忍这桩事儿。他好歹是专程从北京来捧场地。你们就给我搞这么一出出来?

    没有提前将垃圾运走。这就是准备工作做得不充分。准备工作不充分那就是态度不端正。我去了别地地儿。人家都是跟菩萨一样供着地。你瑞根就是这种态度?

    仅仅是不端正也就算了。运个垃圾还搞一辆破车----多花点钱什么没有?你这是看我姜某人连一辆环卫车地钱都不值。

    尤为过分的是,这车早不拉晚不拉,就在我即将到达林业厅的时候出了,你这根本不算献殷勤,根本就是上眼药!

    不过很遗憾,饶是有这么多牢骚,姜司长还是不能摔袖离开,“土生油”这个项目意义重大,最起码,他是受了别人的暗示,才来“莅临指导”的。

    其实,跟大多数人一样,他也不相信什么“土生油”,只是现在问题的重点,不是说他相信不相信,而是说他有没有大局感和政治敏感度如何。

    姜司长真的太清楚了,王江成的“土生油”和王洪成的“水变油”是如此地相似,那王江成已经游说了好几个省份,各地地林业系统没有将此人打出去已经算是相当客气地了,这种形势下,部里有的人就差把这件事当作“政治任务”下派了。

    这个时候,天南省突然冒出瑞根这么一个傻帽来,于是,第一时间里,部里就决定将此事认真对待,紧接着就派他来“莅临指导”。

    对于这种自欺欺人地事情,姜司长真的没什么心情,不过现实地状况,却是逼得他不得不来,他只能在内心不住地安慰自己:总算还好,这是姓瑞的自己找的,将来万一有人试图翻案或者借此难,他完全可以将自己解释为一个“不明真相”的打酱油众。

    当然,他打的是酱油还是汽油,这一点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不过,若是有人真的想以此为突破口找他的麻烦放一把火上来,那也是断断不可能的----先过了那些由部级、副部和司级领导组成的防火墙再说吧,黑客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有鉴于此,姜司长也只能无视眼前荒谬的一幕了,只是,想让他纯粹地无动于衷,那也不现实,既然户口在京城,该有的优越感,那是必须展现出来的。

    “尽快地让科委安排演示吧,”他淡淡地吩咐,“瑞厅长,我的工作日程安排得很紧,给厂房剪彩之后,马上就要回去了。”

    他这话自然是不错的,不过,这件事既然被陈太忠惦记上了,他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脱身?

    这随地抛洒污物的行为,肯定是无良仙人所为,自打昨天从祖宝玉那儿听来消息之后,他心里就琢磨上了:怎么样才能让国家林业局的扫兴而归?

    不错,瑞根是找了赞助回来,可是这区区的一百万,能顶得什么事?万一被那个什么司长认可这个项目,凤凰科委难免就要再度面临被敲诈。

    再想想瑞根随便“滥用”林业厅职权的行为,陈太忠心里这通邪火实在没个出的地方,少不得就盘算着,该给此人设计个什么陷阱。

    等他下午再来林业厅门口观望的时候,扑鼻而来的却是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然后他好奇地四下看看,才现有吸污车在后院工作。

    这个就不错嘛,他马上拿定了主意,陈某人阴人的事情没少做,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明白怎样阴人,才能起到最大的效果。

    论阴人的手段,他是从不缺的,但是怎么样的手段最应景儿,那就是门学问了,先,要让那些荒诞的事情,有个生的理由或者借口,这一点很重要。

    荒诞处也必须有合理性,要是忽略了合理性,很容易让那些被阴的主儿找出蹊跷来,那么人家难免就有借口了,“这是有人故意陷害”之类的,反正,官场之中明争暗斗到处都是,这借口说出来,也由不得别人不信。

    可是从这吸污车上做文章,那就好说一些了,最少林业厅自辩起来也有相当地难度----哥们儿不求最恶心人,只求够恶心人就成了。

    于是,今天他就用须弥戒偷了一辆吸污车出来,然后隐身跑进林业厅,然后再取出吸污车,开着车大摇大摆地离去----这一下,保安就看到了,不过正像他想的那样,林业厅的安保措施同别处类似,大家只是盯着从外面进来的车,要说出去的车,可是没人操心。

    不过,搞这个小动作,还是耗费了他些许的仙力,因为他不但要开车,还要用穿墙术沿途抛洒那些粘稠的污垢,不但要抛洒,还要一路“咫尺天涯”加“障眼术”掩饰那些污渍,真的是太辛苦了。

    好不容易做完这些,将吸污车还回去,又将抛洒用的大扫帚一把火烧了,陈某人长出一口气,“真是臭死我啦。”

    说归说,他的动作可是不慢,一个“万里闲庭”又跑回林业厅门口,看到自己抛洒出来的污垢被很好地掩饰着,终于长吁一口气,坐等车队到来的时候,才撤去法术。

    于是,在突然之间,就是满大街的臭味了,直到这臭味钻进大家的鼻子,保安们才猛地想起,刚才出去了一辆吸污车,可是由于思维惯性的存在,却是没什么人去仔细琢磨,为什么好半天大家才闻到了臭味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真的搞得林业厅上下都忙了起来,党组书记李无锋在陪着姜司长,瑞根却是和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厅长忙着处理院内外的污渍和跟环卫局交涉。

    环卫局那头也是一头雾水,“昨天不是已经去过了吗,今天怎么可能又去?上面有素波环卫的字样吗?你们搞错了吧?”

    别说字样,连车牌号都没陈太忠加工过了,不过别人也不可能注意这种车不是?臭哄哄的谁愿意多看两眼?

    “除了你们环卫局,谁还有吸污车?”林业厅这边真的要抓狂了,谁想环卫局的人冷冷地回答,“有吸污车的地方多了,像南上庄村里,买了还不止一辆呢,你们自己搞搞清楚吧。”

    这边嘴皮子官司还没打定,又有电话打进来了,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你们林业厅怎么搞的,把垃圾撒到省政府门口了?”

    刚才杜毅正要出门,却现省政府门口黑乎乎一条黑线,臭气熏天,登时大怒,一声令下,省政府的人顺着黑线就摸到了林业厅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