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招标会(书号:760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招标会

作者:陈风笑
    袁望一听杜总有心拿广告牌来顶账,心说这倒是好事儿,人民饭店所处的地理位置极好,虽然九层的楼现在看起来不算太高了,但是这里是素波的闹市区,临着的两条马路人流和车流量极大。

    自打他开始考虑怎么从人民饭店要回钱来,就琢磨起了各种手段,还在饭店里面买通了两个人做内线,甚至连杜总的座驾公爵王也惦记过。

    这个广告牌他是听说过的,有人愿意出十万的年租金包了楼顶这一块,不过人民饭店没同意,要包就是按月还是一万二一个月,包年的话十八万,包月之所以便宜,主要是考虑人家做广告牌也要费用。

    反正,大家都知道,这年头广告的效果越来越重要,这一块只可能涨不可能跌----当然,这一家没谈下来,主要也是因为没找什么领导来,纯粹的商业行为的话,人民饭店这帮人也不是傻

    还有别的广告公司也想包,有开出一个月一万五的,也有要介绍业务分成的,不过由于付款方式谈不来,现在楼顶的地盘,却还是“人民饭店”四个字。

    总之,袁望知道,用这块位置顶账的话,市场是不愁的,无非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一开始,杜总还有心一个月两万地顶,算下来五年之期袁总能回本。

    袁望当然不答应,一个月一万,十年算了,这不是他有意拖长还债期,而是他争的是时间,一块地方干五年和干十年来顶债,哪个划算?后面五年那是捡的。

    杜总争来争去,大家定下就是八年,至于以后涨价。也不影响期限----当然,人民饭店要是觉得实在划不来,可以通过还债来提前结束广告位的出租。

    两人在电话里匆匆地交换一下意见,就定下了大致的原则,至于说细节,两边都有手下人去完成,事情说定,杜总就提出,想同凤凰来的陈主任坐一坐。

    袁望其实不想答应他。人民饭店都成这样了,你杜总照样坐的是公爵王,这种人做事太注重自我,不值得深交。

    可是,杜总提出的还款方式,却是很有诚意了,这一点,袁总也认可----比随便打印一个还款计划表强太多了,想着这广告位将来做牌子和维护。还需要人民饭店地人协调,他也只能这么答应了。

    不过陈太忠眼里。哪里有这么个杜总?听说袁望满意这次交涉。他连忙摇头。“好了。你觉得满意就行了。我事儿多着呢……唉。倒霉。晚上还得谢谢田甜。不能让人说不懂礼啊。”

    明天就是一卡通开标时间了。所以晚上文海和杨帆也赶了来。倒是高云风没出来。这种时候避避风头也是有必要地。万一被某些别有用心地人抓住。不大不小总是麻烦----不得不说。高公子现在做事。也越来越有章法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在公交总公司地小会议室里。五个供应商齐齐坐在下。他们对面是招标组评审委员会地五个评委和两个外聘专家----初选已经结束。那些试图浑水摸鱼地家伙。早早就被清退了出去。

    交通厅来了一个姓畅地副厅长。做一开始地致辞。除了公交总公司地常务副总到场。素波市公用事业管理局也来了一个姓郑地副局长。

    接下来。就是各家递交密封地投标书。标书递完之后五个供应商开始抽签----为了保证议标时地公正公平。每一家地言顺序都是随机地。以免评委先入为主。

    用来抽签地是五个特制地精美水晶牌。背面是精美地花纹和“素波市公众交通一卡通系统一期招标会”。前面是一幅装帧考究地八骏图。旁边还有内嵌地带着万年历地石英钟。那代表顺序地数字。则是视马匹身上地异色而定。

    据招标组说,订做这么一个框子也要五百块钱,大家可以带回公司去做为纪念,言下之意就是公交总公司对这场招标会异常重视,不过在场的供应商倒是无所谓了----只说投标资格,公交公司就向每家收了一万的“招标资料费”,这钱又不退。

    正经抽签的时候,也没人那么郑重,这么大的系统采购,功夫都在棋外呢,在意言议标顺序的,都是傻逼。

    当大家上去取牌子地时候,畅厅长就站起身来向会议室外面走去,看着他傲然的身影,谁也不敢去打招呼,人家到场就是表示一下厅里的重视而已,现在开始漫长的议标了,畅厅长自然要离开了。

    不过,就在他路过凤凰科委的桌子前时,一件意外的事情生了,畅厅长停下来看看文海和陈太忠,一直绷着的橡皮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冲着陈太忠伸出了手来,“这是陈主任吧?呵呵,久仰了,你们凤凰科委对交通系统工作的支持,得到了杜省长和高厅长地高度赞扬。”

    一时间,满场寂静。

    再**的暗示,也莫过于此了。

    刚才会场气氛虽然严肃,可也有人小声地交头接耳,算是那种低度活跃的样子,畅厅长一直是一脸庄重的模样,眼下居然露出了笑容----严格地说,这已经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

    畅厅长也不想做得这么**,不过,高厅长的原话就是,“必须保证凤凰科委中标,”在交通系统里,高厅的强势那是不用说的,谁敢跟候补副省长扛膀子?

    他才表示这次来的几家很有点背景,我该采取一些什么手段以防万一,高胜利就是一声冷哼,“你问崔厅长去,凤凰科委帮通张高融资了多少钱,杜毅都为此接见过凤凰科委地陈太忠。”

    崔厅长就是交通厅地常务副厅长兼高管局局长,对通张高路的了解,比副总指挥高胜利还要熟悉很多,所以,虽然畅厅长不想破坏规矩,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做了。

    别家地供应商却是为此大惊失色,心里登时生出几分不祥的感觉出来,凤凰科委在前期地竞争中,一直低调得很,根本没放进大家眼睛里。

    按照可比较的程度,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凤凰科委从哪个方面都赶不上天南大学信息公司,凤凰是地级市,天大也是正厅级的院校;科委虽然挂了“科学”俩字儿,可天大是国家重点院校,科研水平也极为厉害;至于说科委在体制内可能有人脉,可人家天大在体制内的学生不知道有多多少。

    两家唯一能相提并论的,就是“一卡通”系统都是新开的,没经过实际运营的检验---不过那就是比烂了,没啥意思。

    畅厅长这话一出口,不知道跌烂了多少眼镜下地,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人傻到当场出异声来,大家不仅仅是担心给招标组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更是害怕畅厅长嘴里的“杜省长”三个字----当然,等一会各家的手机绝对是不会消停了。

    陈太忠站起身跟畅厅长笑着握一握手,很自然地回了一句,“呵呵,彼此彼此,科委的工作也需要大家的支持。”

    要说畅厅长刚才的话是点着了火药捻儿,那他现在的话,就是**裸地展示肌肉了,毫无疑问,这次凤凰科委要是不中标的话,那就是大家不支持他了。

    不支持他,就是不支持高厅长和杜省长!

    用如此嚣张的态度,昭彰科委的必得之心,畅厅长虽然心里有点准备,却是没想到对方话是这么硬气,心说这小副处还真的是用平等的口气跟我这副厅说话,果然是……太那啥了。

    不过,他也只有腹诽的胆子,陈太忠的背景他也打听了一点,虽然不甚了了,却是知道人家真的是因为融资通张高路面见了杜省长,或者,这厮身后还有蒙大老板。

    所以,面对这话畅厅长还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说不得只好点点头,“好了,希望你们能向招标组充分展示自己产品的长处。”

    这句话倒是有点撇清的意思,说完他也转身出去了,可是这个撇清实在就是个幌子,只要不是傻瓜,随便一比较,就能比出畅厅长前一句的支持力度,跟后面这不疼不痒故作公正的话之间的悬殊差距来。

    文海上去抽签了,听到两人的谈话,愣了一愣才走了过来,冲着陈太忠递上了牌子,有意将声音微微放大一点,“太忠,手不好,抽了一个五号。”

    其他的马全是黑色的,就第五匹马是枣红的,真是扎眼得很,第五号最后一个言,按平常的招标来说,这个号真的不是很好。

    一番车轮战下来,评委基本上神经都麻木了,可是问题却是会变得更尖锐----前四个供应商必然会吹嘘一番自家的特长,那么,评委们会对这个新鲜事物产生更深刻的认识,不自觉地拿前几家的特长来跟最后一家比较。

    文主任这话,换来的必然是别人若隐若现的鄙夷的眼神,你们凤凰科委,还需要计较是第几号吗?见过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装逼的。

    “咳咳,现在,请抽中一号签的公司留下来,其他家请到旁边的招待房间去,”招标组组长见大家议论纷纷,也不再客气了,“到时候会按号通知大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