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赖皮(书号:76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赖皮

作者:陈风笑
    段天涯这话当然不是假的,卓天地去省人民医院看陈太忠的时候,还是他陪同的,卓主任知道他跟陈某人交情不错,还要他合适的时候帮着“做做工作”呢。

    至于说段某人能不能请动卓主任,那就不好说了,反正他整天东游西逛眼皮子极杂,最会拿这种话来唬人,不过,他也相信,若是杜总真的能跟卓天地搭上线的话,听一听“陈主任”的来路,只怕也会吓得尿裤子。

    卞副总很快就来了,他当然认识段天涯,两人笑着打个招呼,那就什么都清楚了,卞副总还待说什么,却是有被莫名其妙地支走了----由此可见,杜总在单位里还是挺强势的。

    “好吧,”这一下,杜总也不看田甜和段天涯了,只是盯着陈太忠,显然,这个陈主任的来头之大是非他所能想像的,他叹一口气,“你说吧,我该怎么做,你就满意了?”

    “欠债还钱,”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我说了半天,你没听到啊?”

    “可是人民饭店真的……”杜总的话解释到一半,被陈太忠的一声冷笑粗暴地打断了,“切,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不是工行一百多万的贷款马上要到了吗?”

    “啧,”杜总咂咂嘴巴挤挤眼睛,那样子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了,好半天才苦笑着一摊手,“那款子只要一到。在银行直接就被人划走了,你以为我能到手?”

    “要不这样,我把财务科地科长给你们喊来,你自己问他行不行?”他伸手作势去拿桌上的电话。

    “我不听你这个解释,”陈太忠摇摇头,姓杜的这话,可能是真的,但是,真假跟哥们儿又有什么关系呢?“十天之内把钱还了,记着啊。别的我就不多说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杜总见状,将一直在手里把玩的签字笔向桌上一扔,“啪啦”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也引得陈太忠扭过头来,脸色也为之一沉----呀哈,你这摔摔打打地给谁看呢?

    “我就不知道这个狗屁总经理当得有什么意思,”杜总悻悻地一拍桌子。一脸的愤懑,“你们以为我愿意天天被人追债,被你们这帮小年轻在我跟前指手画脚?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现在这儿就是这么个烂摊子,六百万的预算。我愿意整到八百八十万去?”

    “那楼底下地公爵王。总是你地吧?”陈太忠看着他冷笑。“还是市zf95打头地号。我拿它顶二十万。怎么样?”

    “那是我朋友地。私人户头。”杜总看他一眼。却是没什么惊讶地意思。“既不是我地名字也不是人民饭店地户头。你真想拿地话。随便……”

    不是他地户头又不是人民饭店地户头。这车就根本没理由被拿来顶账。姓陈地你要是敢拿走这车。那是扯不完地官司。

    “公爵王地掣刹系统不是很好。杜总开车要当心哦。”陈太忠早从袁望嘴里得知。这厮地座驾上了别人地户头。倒也没在意。而是大有深意地向其笑了一下。转身向门外走去。嘴里兀自叨叨着。“麻烦杜总你记住。是十天。过这个期限。总会有麻烦地……”

    杜总只觉得。不尽地凉气自身后涌来。见三人离开。忙不迭地抓起保安经理这几个人来地时候。都开了什么车带了什么人。

    九八年地时候。林肯这种车在素波也少见----加长地有三辆。算上不加长。多也不过二十辆。陈太忠地林肯车。就算摆在素波。那也是碍眼地。

    按说,九八年的人民饭店是配不起对讲机的,不过,前一阵素波市警察局局长孙正平的弟弟在这里打了省文化局地局长,到最后双方僵持不下,也就是赔了人民饭店地损失,外加二十部对讲机,文化局局长转手就将对讲机卖给人民饭店了。

    杜总打这个电话的时候,保安经理正跟几个人围着林肯车琢磨呢,“这车牛逼啊,林肯,凤凰地牌子,居然有省委通行证,这绝对是爷字号人物。”

    等听到自家老板吩咐,再看到有两男一女走过来,保安当然知道了车主是谁,紧接着,杜总也在楼上的窗户处看到了这一幕。

    杜总在陈太忠一行人眼里,算不上什么人物,不过人家好歹也是正处待遇地国企干部了,***里没多有少,人脉总还是有一些,打几个电话给凤凰,不多时候,就查出了车主人是什么样的人物。

    凤凰市的科委副主任?很厉害?杜总琢磨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两个信息很好地揉合在一起,不过,揉不到一起不要紧,他只需要知道这个人很难对付就行了。

    当然,他肯定是要给自己的堂哥打个电话的,杜检察长一听这种情况,有点咋舌,确定了真是田甜去了,又仔细盘问一下事情经过,犹豫一下才吩咐自己的弟弟,“这样,下次小田再去的话,你让她直接给我打电话好了,要不人来也行。”

    副检察长知道田书记的女儿,一般很少帮人出头,所以才这么吩咐一句,撂了电话之后,他还是觉得有点心神不定,这个陈太忠……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按说,他现在就该给田立平打个电话,婉转地打问一下,不过挺遗憾,他也知道人民饭店是真没什么钱,万一这个姓陈的真跟田书记有关系,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不过,是祸总是躲不过,杜检察长不给田书记打电话,等到中午时分,田书记反倒是给他打了电话过来,“小杜,听说人民饭店的老总,是你家亲戚?”

    杜检察长正跟两个京城来的朋友吃饭呢,一听这话,好悬没把筷子掉到桌上,忙不迭地撇清,“是我一个堂弟,也就这几年才走动。”

    “哦,那就好,”田书记的话,听起来还挺和蔼的,“有人找他要钱,你就不要管了,要不……就难免被动了。”

    这“难免被动”四个字,说得很含糊,田书记并没有说是自己被动还是小杜被动,可是副检察长好歹也混了这么多年官场了,当然隐约猜得出,若只是自己被动的话,田书记大概不可能这么早地打电话过来吹风。

    他被自己这个猜测吓到了,说不得马上就改变了初衷,顺便也是讨好兼试探,“立平了,要不要我跟我弟弟说一声,马上把钱准备好?”

    “这个……”田立平有意拉长了话音,似是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有钱就给了人家吧,都挺不容易的,把事情搞大就没意思了。”

    杜检察长挂了电话之后,遗憾地撇撇嘴,什么叫“有钱就给了人家”?田书记这话,摆明了就是说,有钱没钱都要给了人家。

    当然,不给的话,或者也没啥关系,最起码对他杜某人影响也不会很大,毕竟“不要管了”这四个字也是田书记一开始就说的,是的,田书记最基本的要求是他不要插手,至于说自家老弟那边给不给钱----给钱的话,一定会让自家老板比较高

    想清楚了这个,杜检察长终于心安了,眼下有朋友在场,他倒不方便打电话给弟弟,只是心里嘀咕一句:这个陈太忠到底干什么的啊?怎么让田书记这么忌惮?

    不过还好,田书记不是一大早打招呼的,估计跟这人关系也就一般,电话里那种撇清和疏离的感觉也很浓,一切的一切,说明那姓陈的是有大背景的。

    田立平给他打电话,当然是听了女儿说的经过,田甜中午回家吃饭,难得地见到老爹也回来,少不得就将自己上午办的事情解释一下,“爸,我帮一个朋友催款去了,欠债的人的堂哥,好像是检察院的杜国庆。”

    “这种事儿少干,最近不太平,”田立平看她一眼,不动声色地伸筷子夹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挣这种钱做什么?”

    “我没挣钱啊,”田甜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少不得跟老爹解释一下,“那人跟蒙艺关系挺好的,我这不是也怕杜国庆招惹上他吗?”

    “蒙艺的关系?”田立平的筷子,登时悬在了空中,侧头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小心被人骗了吧……那人叫什么?”

    “陈太忠。”

    “陈太忠?”田立平的眉毛刷地就皱了起来,筷子上的猪皮大豆撒了一桌,他足足地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凤凰的陈太忠?你怎么会认识他?”

    “呀,原来你也知道?”田甜一听也放下了筷子,小心地看着自己的老爹,“这个……我没做错什么吧?”

    “没错没错,”田立平连连摇头,接着又笑着点点头,他算是蔡莉的人,当然知道厉害,“呵呵,你倒是出息了,知道帮老爹分忧了,这件事做得不错,嗯……你怎么认识他的?”

    听明白了女儿的话之后,田书记苦笑一声,“让他欠你个人情总是好的,沈彤也认识他?沈彤的干爹可是就栽在他手里了,蔡莉都……算了,不说这个了。”

    “杜国庆那家伙,我感觉像是心里做事的,”田书记的爱人在家里接触过杜国庆几次,听到父女俩的谈话,却是想到了这个细节,用眼神询问自己的爱人,“老田你看?”

    于是,就有了田书记的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