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猜忌(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猜忌

作者:陈风笑
    啧,沙鹏程一听是这种因果,登时没了脾气,心说这才对嘛,要不然这王浩波真就是狗脑子了,好半天他才点点头,“那我倒是误会你了,嗯,好了,你没事就去吧,这稿子就放我这儿好了。在沙省长想来,陈太忠未必就是真想直接递上去稿子,只不过随便嚷嚷一下,这个新上任的副书记跟陈太忠交好,怕我迁怒于他,就主动揽了这个活儿回来,却是正中姓陈的下怀----这么解释才合情合理。

    不过,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沙鹏程也懒得推测,这年头的人心复杂着呢,他只需要知道,这稿子现在是递到自己这儿了,这就足够了,反正是没有被凤凰科委直接捅到报纸上去。

    而这个王浩波,是不堪大用的,你别以为是为我着想,我就能重视你,谁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只冲这个时候你敢递这稿子而不是劝说陈太忠住手,“目无大局”这评价送给你绝对不算亏心。

    沙省长打算把这稿子扣上几天,然后再找瑞根说一下,死了张屠夫咱也不能吃带毛猪不是?当然,要是这几天陈太忠都忍不了,沙省长也不介意顺势敲打此人一下泄泄怨气----你知道省长的工作有多忙吗?

    可是王浩波一听这稿子要“放这儿”而不是表态,登时就着急了啊,心说别我转身一出门,你就打电话问陈太忠吧?太忠电话那么忙,能先接了你的电话还是先接了我的电话,那也说不准啊。

    原本他想着是沙省长不会问陈太忠,所以才信口胡说的,现在人家把稿子往那儿一放,他就觉得有点危险了----境由心生嘛。

    既然觉得危险了。王书记少不得又咳嗽一声,“沙省长……”

    “嗯?”沙鹏程抬起头来,很不满意地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白,我说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要我送你不成?

    “凤凰科委的陈太忠主任,是水利厅打算交流的外系统的抗洪模范,”两人说了半天,一直都是以“凤凰科委”来暗指某人。王浩波这句话,算是彻底将这一层纸捅破了,沙鹏程才要火,却听得对方小心翼翼地解释,“他对于抗洪抢险经验比较丰富,说话也比较有力道地。”

    他这话里所指极多,但是他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说,小陈对抗洪的意义有足够的认识。\人家肯写这么个稿子,那绝对是有原因的嘛。

    沙鹏程可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话里地味道实在太多了。可能是王浩波自辩丫地大局感很强----陈太忠直接递稿子地话。大家不能视作外行。我这没功劳也有苦劳;当然。也可能是说。我们厅里不止一个人跟陈太忠熟识……

    他正冷着脸琢磨味道呢。王书记却是又说话了。“我听小道消息说。好像林业厅那边。给凤凰施加了点压力……”

    林业厅施加地压力。不是沙某人施加地压力。沙鹏程将这话听得清清楚楚地。心里终于明白了:八成啊。这是是瑞根把陈太忠惹了。

    这一下。他就有心多听一点了。于是继续沉默。可是偏偏地。王浩波不说了。两人面面相觑看了半天。直到他确定对方没继续说话地意思了。才一挥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这一次。他地语气就微微地温和了一点。不过错非细细品味。一般人倒也听不出来。

    等王浩波离开。沙鹏程才叹口气。心说这个瑞根怎么回事嘛。我都说了要他客气一点了。怎么就给我弄了这么一出戏来?

    不过有了这么个认识,他也不能找瑞根了解情况了,于是抬手招呼来了自己的秘书,“小史,你问一问林业厅最近和凤凰科委之间生了点什么事儿……嗯,别找瑞根问。”

    不多时,小史就将事情打探了回来----这事情在林业厅传得挺开,沙省长一听,嘴角禁不住泛起一丝苦笑,唉,小瑞出了这么一个歪招,怪不得陈太忠也不走寻常路呢。

    陈太忠应该是你的助力而不是阻力啊,想到这里,他地心里越地苦楚了,这个瑞根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要是换个别人也是这样把好事变成了坏事,沙鹏程马上就一个电话打过去痛斥了,说不定会因为这么低级的错误而惩罚对方一下,可是偏偏地,他不能对瑞根这么搞。

    林业厅是沙省长的一块大心病,按说老厅长退了,由党组书记李无锋接任一肩挑,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很遗憾,李书记仗着自己跟副省长陈洁和省人大主任邝天林这帮人熟悉,并不把他这个分管省长放在眼里,而瑞根是靠着沙鹏程才进了林业厅的,那么,出现二龙抢珠的局面,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李无锋那边给的压力很大,但是沙鹏程拿定主意了,哪怕这个厅长的位子让别人夺了去,也不可能给了姓李地----作为一个副省长,怎么能允许自己分管的口子上出现不服调派地一把手呢?

    正是沙鹏程的这种态度,林业厅厅长这个宝座又惹来了其他人的觊觎,天南的厅级干部虽然不多也有千人左右,可是位子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眼见一个实权的厅长位子在那里摆着,谁不眼红?

    可是,越是如此,沙鹏程就越要支持瑞根,以显示自己这个分管省长的存在,只要那两位正省不出面,他就要撑下去----为了尊严。

    说句良心话,他挺瑞根也真的是不遗余力了,为了让其获得点业绩,他甚至不惜让自己的秘书亲自打电话给陈太忠,这还不叫支持的话,什么才叫支持?

    别说小史是服侍他沙鹏程地,属于省zf中枢地要害,只说级别,小史也稳稳地大陈太忠一头,他可是正处呢----省级干部的大秘书,论上兼职最少也是正处,一旦外放,混不上个实权正处,那都算是降了,或者说那副省失势了顾不上安置。

    像蒙艺地秘书严自励,今年就兼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那是扎扎实实的副厅,外放地时候,混不到哪个地市或者厅局做一把手,也起码是个大大的实职副厅,否则那就是蒙书记对他极不满意了。

    这种好局面,都能让你败坏了!沙省长想到这里,颇为无语,瑞根你这耳朵有毛病吗?我向你推荐的是陈太忠这个人,而不是那狗屁“土生油”的项目,你连主次都搞不清楚啊?

    凭良心说,该做的暗示,沙鹏程都已经做到了,他甚至都告诫瑞根说,要其跟陈太忠打交道的时候“客气一点儿”了----你总不能指望我说“跟小陈处好关系,那项目要不要无所谓”吧?瑞根你好歹也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教你话该怎么听,事儿该怎么办?

    可是说放弃瑞根吧,他又怎么可能甘心?仓促之间,林业厅里再也找不到合适他扶持的人选了,而那个李无锋,打死沙省长是都不会允许其上位的。

    “小史,你说这个瑞根……”沙鹏程实在郁闷难耐,随口问自己的秘书,“是不是你找他说说?”

    小史秘领导头疼的是什么,心说我不能乱表态,只能小心地建议,“科委那一块儿,是陈省长分管的。”

    我就是因为这才闹心,沙省长无语,还好凤凰科委跟省科委尿不到一个壶里,要不然瑞根就是在把陈太忠向李无锋那儿推呢,蒙艺一开口的话,李无锋这厅长就唾手可得了。

    “你同瑞根说说吧,有点大局感,”沙鹏程犹豫半天,才叹一口气,顺手将桌上王浩波递来的稿子向桌子外边一划拉,“这种不和谐的东西处理了……这个小王也真是乱弹琴……”

    有点大局感?瑞根接了小史的电话之后,心里真的是有点莫名其妙,他跟小史的关系不错,少不得就要缠着问一下,“史秘,晚上有空没有?出来坐坐?”

    史秘书可是不敢跟他坐,沙省长都不直接打电话了,那就说明对瑞根意见大了去啦,也就是眼下这个棋子儿丢不得,要不然会是什么结果,那还真不好说。

    “就是凤凰科委那档子事儿,”两人关系曾经不错,史秘书也不好一点都不透露,只能含糊地说一下,“你那边不要施加那么大压力嘛。”

    不要给凤凰科委施加压力?瑞根放了电话之后,只觉得一股凉意自胸腹涌遍全身,这是沙省长要放弃我了?

    小史秘书的态度,还有沙鹏程的话,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沙省长对自己很不满意,瑞根知道,现在沙省长跟省委副书记、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的关系不错,可是伍书记对林业厅厅长一职,也有自己属意的人选。

    我无非就是行使了一下林业厅正当的职权,怎么就是施加压力了呢?瑞根死活反应不过来那是因为陈太忠强势到沙省长都要忌惮,心说这么大的洪水,我找一找替死鬼、表明一下林业厅的决心就错了?

    不行,我一定得见见沙省长,瑞根拿定了主意,不见面说说,我不甘心啊,说不得他就跑到了省zf,才说要进沙鹏程的办公室,却不防一眼看到,沙省长正笑眯眯地送伍海滨出来。

    瑞厅长身子迅疾地一闪,贴到了一边的墙上,心里拔凉拔凉的,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大脑都冻住了,根本无法思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