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谁都会胡说(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谁都会胡说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既然恼火了,就懒得想那么多了,心说瑞根你不按牌理出牌,好像我不会似的,你守着林业厅就大?想说洪水是吧---哥们儿水利厅有人啊。

    你林业厅想拿“土生油”说事儿,我就偏偏地让水利厅说重视“土生油”不如重视育林护林,水利厅这次压力这么大,想转移视线也很正常吧?

    于是,第二天一上班,陈太忠就给王浩波去了电话,问他能不能整出这么一篇文章来,王书记一听,登时吓了一跳,忙不迭地问是怎么回事。

    水利厅和林业厅,可全是沙鹏程分管的,两家相互咬起来,只说沙省长就不会答应,更别说可能把在洪水面前水利和林业两个系统临时建立的共同战线,撕开老大一个口子。

    想得再深远一点的话,那就可能在全国的林业系统和水利系统中造成不必要的混乱,这个文章……可真的是不好做。

    现在两个系统需要的是同舟共济密切合作,王浩波深切地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听到陈太忠的话之后,才会如此地惊讶。

    等陈太忠把因果讲完,王书记登时苦笑一声,略微犹豫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行,我让他们准备一篇稿子,递到沙省长那儿,看看能不能放进抗洪抢险系列报道里。”

    他的决定做得很快,不过语中却是难免多了几分艰涩----他的心情好得起来才怪呢,稿子他可以找人代写,可是要过沙鹏程这一关的话。还怕人家沙省长找不出幕后地人物?

    至于沙省长看到这份稿件会是什么样的态度,那也不用猜了,任何一个省长,看到自己分管的部门有对立架势,怕是都要大光其火的吧?

    可是,这稿子不过沙鹏程而直接表的话,麻烦只会更大。从沙省长这里过一道,说明他王浩波虽然大局感不行,但是眼里还是有领导的,要是利用陈太忠的关系。直接将稿子递到省宣教部长潘剑屏那里,那可就真地闯大祸了----跟没有大局感相比,目无领导的行为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倍。

    王浩波真的不愿意做出这个决定,但是陈太忠找上门了,他实在也是避无可避,心想着我这个副厅是小陈给的,博也就博一回了,大不了沙省长生气了,回头让我干助理巡视员去----只要蒙艺、许绍辉任何一个还在天南。===我还不信小陈就见死不救了。

    这决心在脑子里好下,可是想到自己可能面对地后果,王浩波不禁暗暗地叹口气:这个副书记的位子。我屁股还没坐热啊。

    陈太忠也听出了他的情绪,略一分析,就反应过来了,“王书记你要为难,那我让凤凰市水利局的何鸿举递稿子吧,他要敢不递……哼!”

    找何鸿举?这倒是个法子,王浩波脑瓜再转。何鸿举是老厅长在的时候提拔上来的。跟现任厅长张国俊算是师兄弟,资格够老。但是张厅长也不可能放他上来,跟自己抢夺资源。反正凤凰水利局那一亩三分地儿都是姓何,张国俊对那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局长也安心地做自己的土皇帝,大事上尊重厅里,小事上就是凤凰自己做主了。

    可是,一想到陈太忠去找何局长,接下来就肯定没有自己的事儿了,王书记心里居然又有点隐隐的失落,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

    沙省长可能生气,沙省长不可能生气,小陈会因此怪罪我,太忠不会怪我地……几个念头在王浩波脑中转来转去,到最后,想起陈太忠居然在找许绍辉之余,还找到了组织部的邓健东,为的是让他王某人就任副厅长而不是副书记,王浩波终于将心一横。

    “太忠,你不用找他了,这件事交给我了,大不了让沙省长训我一顿,”王书记决定豪赌一把,成了地话,那就是将两人的关系彻底地经营为生死之交了,输了的话,大不了也就是个助理巡视员而已----太忠随便伸手拉拉的话,也不会太惨吧?

    “那行,”陈太忠听到王浩波这么痛快,心里也挺高兴,“老沙要是敢给你小鞋穿,我就把他也拉下马!”

    你还真的敢说,王浩波挂断电话后,苦笑一声,仔细琢磨了一下,站起身来,走向了厅长张国俊的办公室。

    张国俊一听说他要给沙省长递这样的文章,也吓了一大跳,心说这家伙是傻了吗?说不得也要打听一下缘由,听明白之后,愣了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浩波啊,你这纯粹是让我坐蜡呢,我宁可没听说过这件事。===”

    敢情,王浩波是问张厅长,要不要跟自己一起把这篇文章交上去,无非就是个共同署名地意思,张国俊一听是涉及到陈太忠地事儿,肯定有心附和,可是这文章的性质,却又绝对不是沙省长愿意见到地----这就是进退两难的境地啊。

    似此情况,他当然要抱怨一下:你想搞自己去搞不就完了?还问我做什么啊?这种事真地是不知道比知道好啊,可是眼下他已经知道了,就算想强装不知道,也是晚了。

    “张厅长你是咱水利厅掌舵的啊,”王浩波心里明白着呢,说不得只能笑着解释,“我主要是认为,这种事不能瞒着您……您要想当成不知道,那我就是没来过。”

    这话也是啊,张国俊认这个理儿,他现在是想装不知道呢,可是假设王浩波要是真没告诉过他,直接就将稿子递了,他心里不结个大疙瘩那才叫有鬼。

    “那就这么说了,这事儿我就当不知道了,”张国俊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亲自将王书记送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走回来之后,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还是一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号,“史秘书吗?沙省长现在忙不忙?我有点情况想跟他汇报一下……”

    王浩波想尊重张国俊,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张国俊肯不肯尊重他,这可就难说了,王书记来找张厅长之前,心里也早有算计了,你想不想通知沙省长,都是你的事儿,反正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正经是给沙省长先打个招呼也不错,反正沙鹏程也知道,我不是他提拔上来的人。*\

    这稿子其实也很好准备,嚷嚷了一个多月的抗洪抢险了,手边的资料和数据都是现成的,再把设计院里关于各水库的历年泥沙淤积数据变动之类的一添加,这就是齐活了。

    沙鹏程接了张国俊的电话,四平八稳地嗯嗯两声,心里可就腻歪上了,你说这王浩波是干什么吃的,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怎么什么活儿都敢揽啊?

    王浩波找张国俊,张国俊找沙省长,关于起因的口径基本一致,都说的是凤凰科委最近接了“土生油”的项目,觉得这个项目不妥当,有必要批评一下以正视听,所以就委托水利厅设计院的代为搞一篇文章出来----这也是尊重权威的意思。

    当然,或者有人会想到凤凰科委是跟省科委不对付,没法直接在《天南日报》上直接露面,想得到这一层的人不会很多。

    沙省长也没想到这一层,他只是想着,这个凤凰科委真的要使劲儿的话,以陈太忠的能量,在《天南日报》上表这么一篇文章,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么……那家伙为什么没这么搞呢?这是沙鹏程想不通的地方,他并不知道,陈太忠目前不想去用蒙艺,丫觉得要搞这种文章所求之人甚多,而王浩波用起来又顺手,就这么搞了----副处用副厅比较顺手,这个逻辑比较强大,沙省长想不通,那倒也是正常了。

    于是,沙鹏程很自然地就想歪了,这是因为自己的秘书小史给某人打电话了,瑞根也去了趟凤凰,现在陈某人不想出这个钱,所以呢,就想变相地暗示一下,是的,这稿子虽然王浩波能撰写,可是他沙某人可以不让这个稿子过关嘛。

    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想到这里,沙鹏程心里对陈太忠也是恨得牙根儿痒痒的,不就是几千万吗?你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现在的年轻人,真的狂得不得了啊。

    这怨念一转移,他倒是不怎么恨王浩波了,陈太忠这人,别说是王浩波了,就是他沙鹏程也不想碰上,能让朱秉松吃瘪,啧,不好对付。

    所以,当王浩波把稿子递上来的时候,沙省长虽然在翻看之后面色甚是不愉,却也没有暴跳如雷,只是将稿子向桌面一丢,又冷冷地一哼,“小王,你这是打算在这种关键时刻,制造点不和谐音符?”

    唉,王浩波听得头皮就是一阵麻,不过,好在沙省长还肯听他解释,这就算不错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这个稿子是凤凰科委的人委托我搞的……”

    我知道,张国俊早就说了,沙鹏程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原来是凤凰科委,好大的衙门呢。”

    “他们本来想自己送稿子的,我听说了,就接过这个活了,”王浩波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嘴里却是在胡说八道,“想着在上报前,好歹也能让鹏程省长关注一下,方便协调……”

    你也不可能找陈太忠对质去,是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