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好动作(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好动作

作者:陈风笑
    等吴言搞清楚事情真相的时候,也禁不住冷笑一声,“见过官迷,没见过迷成这样的,这个瑞根也太下作了一点。”

    “童山可是你的老家,”陈太忠想的是别的,他并不知道对吴言来说,乡情观念要服从于大局,他只是以己度人,就觉得白书记该有维护家乡的强烈愿望,念及此处,陈某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阿言,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听你的。”

    “你不用管我的想法,”听到这话,吴言有点感动,主动凑过身子,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两口,“该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我难的时候也没沾了老家什么光。”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陈太忠郁闷地摇摇头,“蒙艺一时半会儿也定不下林业厅的厅长来,打消瑞根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可是有难度。”

    “实在不行你想想办法,把你家老板秦连成推上去嘛,”吴言突奇想,“到时候林业厅的长长短短,还不是全捏在你手心里?”

    “那不可能,你的老板章尧东会不高兴的,”陈太忠的大局感锻炼出来了没有,那实在不好说,但是他的眼界和消息,却是比别人要强一点,他摇摇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吴言,“猜猜看,你的老板为什么不高兴?”

    “你这才是胡说,”吴言白他一眼,又哼一声,“秦连成虽然年轻一点,可这次也不过就是提个正厅,尧东书记早就是正厅了,他现在的目标是副省……咦?副省?”

    “明白了吧?”陈太忠笑着看她,以前他只受吴书记指点了,现在能指点她,这让陈某人心里生出了些许的快意。

    “明白了,”吴言失魂落魄地点点头,这个因果,说起来还真挺纠结的。章尧东虽然看秦连成不怎么顺眼,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外人的眼里,这两人和许绍辉,那是一个系的人马。

    区别就在于。章尧东是主动凑上去的,属于比较外围的***,而许绍辉就处在核心的***里,秦连成介于两者之间。

    秦连成现在是副厅,搞地又是计委这种宏观性和调控性比较强的工作。只要陈太忠肯出手帮忙,那个林业厅厅长也未必就是不能考虑的。

    但是。秦主任真要升上正厅地话。章尧东就要倒霉了。蒙艺绝对不愿意许绍辉这一系地人马占了两个副省加一个实权正厅。还都是年富力强地这种。毫无疑问。章书记地副省之路。会变得漫长无比----就算蒙艺这一关过了。估计杜毅也不会乐意见到这种场面。

    吴书记是真地反应过来这里面地味道了。不过这年头。很多事情看得越清楚。无力感也就越强。她很清楚。其实秦连成和章尧东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但是大家身上地烙印实在太清晰了。不可能解释得清楚。

    “倒是魏长江、靳湖生或者说张开封。还好说一点。”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魏长江是市委办秘书长。实打实地副厅。靳湖生是阴平地区委书记。副厅高配。张开封也是高配。是清湖地区长兼书记----按理说。这俩区委书记没有兼了市一级地领导。当那个厅长比秦连成还难。

    “算了。林业厅这种级别地位子。也不是咱俩能说了算地。”吴言娇笑一声。站起身来。双手抱着他地脖颈。身子缓缓地坐在了他地大腿上。轻如鸿毛柔若无骨。

    她穿了一件粉底紫花地真丝睡袍。胸前地衣领很随意地大敞着。一对雪白地玉兔若隐若现。她微笑地看着他。“要我地意思。就是让童山硬顶着。到时候尧东书记打个招呼。随便出点钱就算了。”

    这是最为稳妥地法子。也是童山县能接受地底线了。不过。若是吴言不打算从中周旋地话。章尧东可真地是未必愿意去管这种事----除非林业厅再拿一个地方说事或者向童山罚第二笔款。

    没办法,人在官场,就要守官场的规矩,吴言不是不想关照家乡,只是,她也犯不着为家乡付出太多的人情,划不来地。

    “不行地话,我就给蒙艺打个电话,哼,这也是为他好,”陈太忠冷哼一声,“这土生油明明就是哗众取宠,就算瑞根借此当了厅长,若干年后也会成为丑闻,到时候我就不信蒙艺脸上能挂得住。”

    一边气愤填膺地说着,他的大手却是已经伸进了衣襟,轻轻地捉住那一对小白兔,肆意地揉搓拨弄着。

    “你确定这是假地,会成为丑闻?”吴言讶然地望向他,身子扭一扭,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别弄,好好说话。”

    这就是一般官员的通病,未虑胜先虑败,既然有了一个整人地理由,那就一定要落实清楚了,不给别人以半点可乘之机,所以这“土生油”虽然大家都觉得荒谬,真要拿它当伪科学来批,她也是很慎重的。

    “十有**吧,”陈太忠的话音未落,窗外一个炸雷响过,“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声传来,渐渐地由疏渐密,却是又一场大雨来到了。

    “其实,学术上的丑闻,杀伤力真的很小的,尤其是你说的这种有争议的东西,”吴言笑一声摇摇头,“在学术界或者还严重点,在官场基本上就不算什么了,只要蒙艺没有拿瑞根的土生油大肆炒作,又没有给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的话,那对他个人的声望一点影响也没有。”

    “我的科委损失了啊,”陈太忠眼睛一瞪,很不满意地看着她,手上微微用力,一对玉兔被他挤捏得变了形,不过细细一想,他也承认她所说的不假,禁不住叹口气,“唉,出现这种情况的话,可以解释的理由太多了,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啦,摸着石头过河,就要有承受部分损失的准备之类的……”

    说是这么说,可是想到郁闷之处,他的手指越地用力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细微的喘息声,侧头一看,吴言已经是满脸红晕,一双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

    “你认真考虑问题的时候,真的很帅气,”见他看自己,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奉承还是喃喃自语。

    哥们儿倒是忘了,她有轻微的受虐倾向呢,念及此处,陈太忠也憋不住了,将她的身子向沙上一推,掀起她的睡袍,见里面未着寸缕,下身越地昂扬起来,皮带一解,就以千钧之势狠狠地刺入了她的体内。

    “呃吴言强咬牙关,自喉咙里出一个长长的颤音出来,下一刻才低声抱怨,“讨厌,这么用劲儿,也不知道轻一点。”

    “你不是喜欢这个吗?”陈太忠轻笑一声,下身却是开始剧烈地挺动了起来,她已经很湿润了,屋里传出了吧嗒吧嗒的唧水声。

    “关了灯吧,”吴言还是有点不习惯在明亮的光线下跟他**,低声地话了。

    陈太忠将她的身子扭转,抱了起来,吴言生恐他脱出,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他,他却是一手托着她丰腴挺翘的臀部,两人就这么粘在一起,来到了门口,抬手关掉了屋里的大灯。

    下一刻,他突奇想,就这么抱着美艳的女书记来到窗前,抬手拉开厚厚的窗帘,又打开了窗户,“你干什么?”吴言还没有反应过来,倾斜的大雨自窗外无情地潲了进来,一瞬间窗台上就是水汪汪的一片了。

    “我要在雨里弓虽女干你,”陈太忠不无恶意地嘿嘿笑着,远处的路灯虽然明亮,却是穿不透这层层的水幕。

    这话才一说完,他就觉得她的身体内猛地一箍,原本已经紧窄的腔道越地紧窄了,说不得将她放在窗台上,大肆抽*动了起来。

    吴言牙关紧咬,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出声,任那前所未有的快感一拨接一拨地袭遍自己的全身,到得最后,她微微一侧头,才猛地现自己的头已经悬在了窗外,“啊”地一声轻呼,体内猛地抽搐两下,竟然就那么晕死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陈太忠已经不见的踪影,不过她已经躺进了床上的薄被中,齐肩短也被人细心地用毛巾包起,身上的水珠也擦拭干净了。

    “这个混蛋,不知道又去哪儿了,”她只觉得全身软绵绵地,连动根小指的力气都没有,想到这厮肯定又蹿到别人家了,禁不住狠狠地咬一咬牙,又轻叹一声,“啧,真得把那女孩调过来当秘书了。”

    她这次可真的冤枉了陈太忠,年轻的副主任安置好她之后,捏个“万里闲庭”的术法,就来到了清渠乡的山坡处,哥们儿倒是要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能阻止水土流失。

    仔细地观察了多半个小时,雨渐渐地小了下来,陈太忠不住地比对着,等得出结果之后,登时大怒,“我靠,这也叫土生油?”

    那被他撒过药剂的土地,和旁边没撒过的一般无二,在大雨的冲刷下,泥沙滚滚而下,倒是一边有草木的地方,不见有多少水土的流失。

    他心里这个气,那就别提了,不但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雨,而且由于担心这雨会很快结束,他都没来得及将**释放在吴言的体内,“瑞根,这是你逼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