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传开了(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传开了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本就是有己无人的性子,在他眼里,什么处罚不处罚的,纯粹是扯淡的玩意儿,上有政策是对的,下有对策更是没错,这年头,不会变通的人做得好官吗?

    都按规矩来的话,那倒是好说了呢,翻开《党章》和《宪法》看看,哪个干部敢拍胸脯说自己全做到了?陈某人不怕按明面上的规矩办事,他之所以进****,要学的是不按规矩把事办好,或者说在******允许的范围内把事情办好。

    所以,陈太忠很自然地忽略了童山县在这件事中该负有的责任----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也需要很高的智商和情商。

    “不过太忠,瑞根这么搞,虽然是小动作,可也是按规矩来的,”李勇生很关心地劝他,“这家伙很不简单,你要小心点。”

    在李勇生看来,瑞厅长做事虽然有点无耻,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副厅长的布局功夫,真的很是了得。

    搁在平时,这么大单的罚款,肯定要激起凤凰市的反弹,别的不说,只是以章尧东的性格,就不会容忍别人来自己的地盘,随便敲诈。

    对一个市委书记来说,两百万真的不算什么,鞋底子上随便蹭一蹭就出来了,可是这**裸的耳光打在脸上,却让人受不了,更何况你林业系统似乎一开始就是知情的,现在出来撇清---这是做给谁看呢?

    可是,在眼下的大背景下,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所以说,瑞厅长对大势和火候的掌握,以及借力打力的技巧,那都不用怀疑的。

    最关键的技巧,还是眼下这敲山震虎的本事了。搁给任何一个智商够的人来看,这两件事纯粹是风马牛不相及地事情,这边是陈太忠的科委驳了瑞厅长的面子。那边是林业厅拿童山旅游区手续不健全开刀,怎么也扯不到一块去不是?

    可瑞根偏偏就能判断出,这件事一定会传到陈太忠耳中,他地用心不方便说出口,却是敢肯定别人一准能推算出来,不得不说。他对****中人的心态把握得很准,这些人猛然间遇到怪事的反应也算计得极为周全。他甚至算清楚了陈太忠在凤凰口碑范围。

    是的,瑞厅长有信心被别人读出自己的意思,他的本意绝对不是指向罚款,否则他这么做也是在为自己树敌。这个无须多解释。

    反倒正经是因为出现了科委这桩公案。他这算是师出有名了。别人就算想生气。也多少能理解一点。没准有些人还会因此迁怒于陈太忠。

    李勇生地脑子也好用。在瞬间就将这些因果看得通通透透。他当然就要劝陈太忠小心为上。“这家伙做事不规矩得很。算计也深。”我还怕他不规矩?陈太忠冷笑一声。心说哥们儿最不怕地就是跟别人比盘外招了。论作弊能力谁强得过我?

    不过。当着李禄才。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这家伙真是急了。啥手段都使出来了。不过都是白费力啦。那个林业厅厅长地位子。怎么也轮不到他坐。”

    陈太忠为祖宝玉关说过。当然就知道蒙艺对林业厅打地算盘。蒙书记一直在冷眼相看“五龙夺冠”地把戏。却是没有属意其中任何一人。

    至于瑞根上窜下跳地搞这个“土生油”。陈主任就算用屁股想。也能知道对方地终极用心。是想用这个业绩登顶厅长地位子。

    李勇生还真不知道瑞根地目地。听到这话。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侧头看看陈太忠。“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可是真的震惊了,陈某人不但猜得出瑞根的用心,还敢很负责地断言,那个位子轮不到瑞根去坐,陈太忠这消息灵通程度以及玩的层面,显然是远远出了李主任心里为其划定的位置---而事实上,李勇生心里原本已经把陈某人摆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层面上。

    李禄才也被这话吓了一大跳,他当然知道,省林业厅现在没有厅长,可是瑞厅长在科委地项目,涉及到了其上位地问题,这却是李县长不敢确定的----是地,面对瑞根这么邪门的搞法,李县长心里生出了一点猜测,但也只是朦朦胧胧地。

    耳听得陈太忠居然敢直接断定此人“没戏”,李县长真的是傻眼了,好半天才晃晃脑袋,“怪不得瑞根出手这么狠呢,敢情是着急了?”

    “李县长,这话你可不要随便传出去啊,”李勇生看他一眼,两人现在身份相当,所以李主任虽然年轻一点,却也不怕这么拎着耳朵提醒对方,总算还好,李主任最大的优点,就是比较尊重老人,话倒也没说得很过,“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太忠这也是不把咱俩当外人。”

    那是不把你当外人,我可还是外人呢!李禄才笑着点点头,“那是,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邓书记那里,我还是要汇报一下的。”

    李禄才真的人如其名,是“庸庸碌碌之才”,既然抱紧邓书记的大腿了,就一心向主,做这种人的好处就是,跟对领导自身条件又不差的话,会升得很快,但是领导一旦不成为领导之后,铁铁地就会成为孤家寡人。

    他这么做还有一点好处就是:别人不能为此指摘他什么,是的,陈太忠和李勇生一听说此人要向童山县县委书记汇报,而且还就把话说到明处了,两人虽然不喜,一时间却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不许人家这么干。

    “邓书记对我有提拔之恩,而且他也很关注此事,”事实上,李禄才做事也不是特别不堪,眼见这两位不说话了,少不得就要暗示一下:我是邓书记的人啊。

    “既然是这样,那随便你吧,”陈太忠绷着脸点点头。“不过,禄才县长,你能不能确定。邓书记不会把这话告诉第三个人?”

    “这个我敢肯定,”李禄才心知,这就是容忍自己传话的底线了,少不得点点头,“邓书记的大局感我一向很佩服,再说……陈主任你肯帮我们童山说公道话。我当然要尊重您的意见。”

    你倒是想不尊重呢,李勇生在一边听得就想笑。太忠都有判断厅长位子去向的能力了,再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招惹。

    陈太忠却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没了说话的兴趣。

    “既然说到这儿了,太忠你就给讲讲,这瑞根搞了一个什么项目,被你这么卡住了?”李勇生见他兴致不高,少不得就要找个话题。

    等到听陈太忠说完这段因果,李主任和李县长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地话了。“这不是放卫星(王洪成)那一套吗?”

    李县长年纪大一点。想到的是放卫星,李勇生想到地却是王洪成的“水变油”。“这年头的人都疯了,这种项目也敢硬上?”

    “有啥不敢上地?”李禄才叹口气。感触颇深地摇一摇头,“切,为了官帽子,啥事儿做不出来啊?”

    这话虽然大家都知道,但如此说出来还是有点诛心,李县长这么说却也不是性格不稳,他是在向陈太忠摆明立场:我看那姓瑞的不顺眼。

    “呵呵,这件事可由不得他,”陈太忠灿烂地一笑,端起了手中的啤酒,“大家喝酒吧,别谈这些扫兴的事儿了。”

    后面生的事情,让李禄才越地感叹起陈太忠的人脉了,交通局局长牛冬生居然敲敲门笑着走了进来,“太忠,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还有小李,你这家伙,居然也知道照顾我干女儿地买卖?”

    李勇生和牛冬生也是素识,不过两人的关系也说不上有多近,总算是牛局长看在李主任尚算年轻地份上,一般也还给些面子,只是,眼下李勇生跟陈太忠能走得这么近,他当然就要对其刮目相看了。

    “这是童山县的李禄才县长,”陈太忠笑着为二人引见,“负责旅游区开的,李县长,这是交通局……”

    “牛局长我还能不认识?”李禄才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人也站了起来,伸出了双手,“以前是没机会打招呼,呵呵。”

    “哦,”牛冬生微笑着点点头,同对方握握手,“老邓最近身体怎么样?他胃里面地毛病,不知道好点儿了没有?”

    牛局长眼里,童山县值得他挂在嘴上问候的,也就是个邓书记而已,他见陈太忠的林肯车在,才要过来说说最近公路上的事儿,却是没想到屋里还有这么两个人,太忠这***,是越混越大了啊。

    牛局长既然出现了,大家少不得又要热闹地喝几杯,唱唱歌什么的,牛局固然不能再说公路的事情了,可李禄才也不能将话题进行下去了。

    到最后,陈太忠也没有表态说要如何处理此事,不过李禄才也没追问,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陈主任摆到了相当高的一个位置上,逼迫领导表态,那可是****大忌。

    反正,李县长还可以向邓书记请教的,等邓书记做出决定,再来找陈太忠不迟----总之,今天晚上谈得还算愉快不是?

    对陈太忠来说,李禄才好交待,可是吴言那里就不好交待了,等到夜里十一点,他偷偷摸摸地进了临置楼,才现吴书记正仰躺在躺椅上,好整以暇慢慢地品茶呢。

    见到他出现,美艳地女书记笑盈盈地看着他,“太忠,你怎么又跟瑞根干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