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怒了(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怒了

作者:陈风笑
    邓陈太忠出身横山,他跟陈某人八杆子打不着,知道这人不好对付就完了,却是没必要将这家伙的履历也打听清楚吧?

    可是他倒知道,甯家工业园落户横山了,当时甯瑞远签协议的时候,算是凤凰市了不得的一桩大事,邓书记也微微地感慨过:这种大项目,怎么就落不到我的童山呢?

    当然,那纯粹是他胡思乱想,甯家建的是工业园不是动植物园,怎么可能建到童山去?但正是因为如此,邓书记也记住了,陈太忠张罗着将这个项目落到了横山而不是高新区,那么陈主任跟吴言的关系,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吴言的老家就是童山的,她又是章尧东的得力干将,邓书记就算是心觉这女娃娃蹿得太快,该有的礼数也不可能缺了,有心照顾或者说不上,但是绝对不可能去得罪----吴言的父母开的小小的干货店,居然还有向县zf招待所送货的渠道。

    童山被省林业厅刁难,吴书记你也是从童山走出去的干部,就算你胸怀大局,没心跟林业厅顶牛,但是帮着童山给陈太忠递递话总不是问题吧?

    这就是邓书记指示李县长联系吴言的原因,不过李禄才对这个吩咐有点耿耿于怀,我跟吴言有交情?你跟吴言交情更深不是?

    李县长是死死地靠着邓书记的,所以,虽然他明明知道,吴言的父母就在童山县城,却也不敢刻意地去巴结----不管在官场还是情场,脚踏两只船的主儿都是不招人待见的。

    正经是邓书记,在吴言回来省亲的时候。有时间都要见个面吃吃饭什么的,在市里开会撞见地时候就更多了,比他李禄才接触吴言的机会多得多。

    可是,李县长可以这么想,却不敢这么抱怨。邓书记现在不宜跟瑞根照面,那也只有他上了,做小兵的,可不就得有做小兵的觉悟吗?

    不过这话该怎么说呢?李禄才有点为难。这吴言是小姑独处的年轻美女,陈太忠却是年纪更轻地毛头小伙,这说话可得注意点方式,万一表达得不合适让吴书记弄拧了,可就殊为不美了。

    总算还好,他在横山也有熟人,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敢情这陈太忠是横山出去的干部。怪不得呢,这事儿倒是好办了。

    吴言对李禄才地态度。.倒也算客气。毕竟。自打她弟弟出国留学之后。家里两个老人就没啥人关照了。家乡来地副县长。她也不可能绷着脸不是?

    听到家乡地旅游区被林业厅地盯上了。吴书记脸上若有若无地笑容登时不见了去向。又听了两句之后。抬手阻止了李禄才地言。不动声色地问了。“李县长。你等等。为什么当时不把手续办好呢?”

    “林业局会跟县里抢这个旅游区开地主导权。要不就是县里出钱买平安。”李禄才解释得很到位。“凭他林业局一个行局。开和管理能力怎么能跟县zf比?可是县里不但当时没钱……现在也没钱啊。”

    借着洪水难啊。吴言一眼就看穿了事情地本质。她真不想掺乎这事儿。反正她地房子正在装修。爹妈在县里呆不下去地话。完全可以搬到凤凰来住。

    “这件事。我不太好张嘴。”她摇摇头。打算拒绝了。当然。她也没把话说死。“要是童山暂时财政困难地话。我倒是能跟林业局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延缓支付部分款项。”

    这就算吴书记很给面子了。李禄才也能理解她地苦衷。吴言是很强势。但仅从级别上说。吴书记跟周局长是平级。这种人情自然是能不领就不领了。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人家林业局地收入?她能出面帮着缓颊。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可是,我还听说了一个消息,这次林业厅这么搞,是因为在市科委吃瘪了,”李县长小心翼翼地看着吴言。

    “市科委?”吴言地眉毛不引人注目地皱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就是市科委那儿的高科技企业的创新基金,没批准林业厅的项目,陈太忠主任……”说到这里,李禄才现吴书记的脸微微地沉了一下,心里一时有点慌乱,禁不住快解释,“陈主任是咱横山出去的干部,又跟横山关系一直不错,我们想……”

    吴言真的是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乱提陈太忠,不过听到后面,她也明白了李县长想说什么,苦笑一声摇头,“陈主任那人脾气可是大得很,他不喜欢别人干预他的工作。”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地,倒正是她对一般年轻男性干部地态度----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可就是因为他,林业厅才出来这报复性地罚款,”李县长叹口气,“我们这才叫无妄之灾,关键是……我们听说这项目没有被拒绝,就是可能在拖着呢。”

    啧,吴言微微咋一下嘴巴,又叹口气,伸手按在了面前的电话机上,直视着李禄才,“我倒是能把你介绍到陈主任那儿,不过,我只管介绍,具体地事情你们谈……”

    李县长犹豫一下,笑着点点头,“那可是麻烦吴书记了。”

    他很清楚,陈太忠的脾气是比较大,不过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吴言作为以前的老领导打个电话,陈主任就算再不讲理,多少也是会顾忌一点的吧?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终于在接近晚饭的时候,李禄才找到了陈太忠,这时候陈主任正要出去吃饭,目标对象却是建委的李勇生和红山的书记王小虎,王书记听说科委有意搞房地产了,心说我红山这儿离市区也不远,选个好地段儿,卖个差不多的价钱出去,不但可以拉动经济增长。区里财政也能宽松一点----都是公家的事儿,亲兄弟明算帐嘛。

    陈太忠实在抽不出来时间专门跟李县长聊天,不过李主任和王书记也都是他不错的朋友,随手拉个外人来,人家也不会介意。

    李禄才在桌上也没办法说自己的来意。只能大家随意地聊聊,不过,他好歹也是个副县长,地位还是有一点地。事实上,由于县的位置通常比区偏远,独立性和自主性要强一点,县长比区长手里的权力也要大一些。

    虽然他表现得还算自然,可是李勇生和王小虎那是什么人?几句话下去,就看出来李县长这是心里有事,反正这顿饭大家也就是巩固一下感情而已,于是聊的就是些不着边调的事情。

    通过这个饭局。李县长很敏锐地现,陈太忠还真不是一般地强势,王小虎现在也算是章书记的人了。李勇生又是拥有大实权的年轻副处,对陈主任的态度却都是客气得离谱----要不就是这三人关系特铁。

    不过还好,他又现了一点令人高兴地事情,那就是陈主任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跋扈和不讲道理,年轻的副主任脸上笑容常挂,不知道的人,绝对想不到此人会有那么火爆的性子。

    有了这个认识,他跟陈太忠说话。倒也不那么小心翼翼了。等酒席散去的时候,强拉着陈太忠要去放松一下。“陈主任……地方你选,我买单。”

    “算上我一个。”李勇生有意交好陈太忠,他在市里没什么人,耿主任马上要下,常务副主任宋兴跟他关系也一般,“我俩可是同学,一起同过窗的。”

    那就不是外人了,李禄才心里明白了,于是两辆车跟着陈太忠的林肯,直奔“一品香”而去。

    点了个包间坐下之后,三个人都没叫小姐,而是要了一打啤酒慢慢聊,李禄才终于捡个时候,支支吾吾地张嘴了,“陈主任,你们科委要搞房地产,不知道创新基金还富裕不?”

    陈太忠早就在琢磨这事儿了,听到李县长这么说,心说果然如此,少不得笑一声,“这件事不归我管,不过李县长你们那儿要是有高科技企业,按流程来申请就行了,资金什么地你放

    李勇生正往嘴里灌啤酒呢,一听这话,打个嗝儿插话了,“李县长还不知道太忠的能耐吧?要不是跟你的事务不对口,他直接包了你们童山地旅游开都没问题。”

    “科委跟房地产也不对口啊,还不是就搞了?”李县长笑嘻嘻地接一句,随即脸色一沉,悻悻地叹口气,“这个事先等等再说……太忠主任,瑞根那个项目,是不是被枪毙了?”

    “瑞根?”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禁不住侧头看李禄才一眼,眼中泛起了浓浓的疑惑,“李县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吃他这么冷冷一问,李县长的心也登时就是一揪,只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他暗暗咬咬牙关,才迎上了陈太忠的眼睛,苦笑一声开始讲述,“瑞根现在报复我们呢,陈主任,我们童山可是受了无妄之灾……”

    陈太忠听完他的话之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反问了一句,“你没搞错因果关系吧?他因为科委的项目不顺利,向你们童山撒气?”

    “切,这正常得很,”李勇生哼一声,随手拍拍陈太忠的肩膀,“人家肯定不止这一手,这是要激你出面,尽快通过那个项目呢……不过李县长你这也真是的,早点完善手续,不比啥强?现在还真让人家占了理了。”

    “他占个什么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哼,“童山展经济本来就困难,以前能装看不见,现在就不行?这是给我上眼药呢?”

    谁说陈主任是坏人来着?李县长地眼里登时就泛起了泪花,这明明是好得不能再好地大好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