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迟到的处罚(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迟到的处罚

作者:陈风笑
    “我这可是招谁惹谁了?”童山县分管旅游的副县长李禄才放下了手里的电话,悻悻地嘀咕着,转头出去找县委邓书记了

    刚才他接的是童山自然旅游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的电话,李县长兼任了该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常务副主任其实就是管委会一把手了。

    刚才旅游区管委会接到了市林业局的通知,管委会在林业系统的天然林保护区内建立机构和修筑设施没有经过省林业厅的审批:你给我停工。

    仅仅停工也还就罢了,反正眼下钱跟不上,相关建设原本就是处于半停工状态,这找人关说一下继续施工,或者补办一下手续什么的,倒也都无所谓,可问题的关键是,市林业局还要罚款,两百万!

    童山本来就是个穷县,从哪儿找这两百万去?李县长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童山县以童山得名,有三分之一强的土地是属于童山主脉,剩下三分之二的地里也有一多半是山地,物产不够丰富,林子都砍得差不多了,动植物资源大部分集中在童山主脉。

    这两年,童山一直在大力展旅游业,凤凰市也支持这种因地制宜展经济的思路,最明显的表态就是市里修了凤童公路,还是一级路的标准。

    不过这也就是市里能体现出的最大的关怀了,至于说童山当地的相关旅游设施建设,就要当地政府自己想办法了。

    李县长本来是县纪检委副书记,因为看好童山的旅游资源这一块,有意捡了一个冷门位子上来的,从外面搞资金他不太拿手,不过他是本地人。在童山县里熟人多,倒也搞到了一点钱。

    童山县里有钱人不多,而且那些有钱的,多半都是吃林子的,比如说砍林子地,走私野生动物的,现在童山除了主脉这一块,其他地方的林子被砍得七七八八。跟这些人也不无关系。

    这些人里,跟林业系统有关系的很多,童山主脉这一块没被砍伐,除了这里是自然保护区之外,还有运输不畅的缘故----否则结果是什么还真不好说。

    风景区建设初始。人家也都想借此机会洗白白。然后再在旅游开区搞点项目,这就算靠上公家,以后也吃喝不愁了。

    旅游区里的饭店宾馆或者其他基础设施和娱乐设施。那都是要占地的,不过这些投资商跟童山林场的关系好,又打了旅游开地旗号,就懒得向林业厅打报告。

    李禄才一开始还考虑着,这些手续需要完善呢,架不住大家都说咱们先干了再说,反正大力展旅游业是童山的头号任务,凤凰市也高度支持。眼下钱已经很紧了。李县长你再跟林业厅打申请----那可也是要花钱的,这是生怕旅游业搞得起来吗?

    反正这年头。从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县委县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面又有跟当地林业系统关系好的人,一时倒也没有人出什么异声。

    林业厅前一任厅长对这个现象,也有点恼火,不过那位想着自己快下了,何必得罪那么多人呢?现在主持工作地常务副厅长也通过凤凰林业局唧歪过两句,只是李县长硬着头皮顶了一下:现在景区地规划没有到位,等到位之后,一并补办手续算了---童山经济的展,可是全指着这个旅游区呢。

    经济挂帅的大前提下,这个理由很强大,常务副一想我早就该退了现在还没退,前任厅长都不管,我不过就是代为主持工作,得放手处且放手吧,再加上,又有人多少送了礼物给市林业局地相关领导,这桩公案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拖着。

    可是谁也没想到,眼下市林业局旧话重提了,更要命的是:眼下的大背景是全国性的洪灾,市林业局这么搞,当然也是站得住脚的,没有天然林被肆无忌惮地砍伐,也不可能生这么大的洪灾不是?

    旅游区管委会的副主任里,就有县林业局局长,大家都知道,其实童山主脉的林区,原本就保护得很好,现在更是不用说了,就是那些搞旅游开地人,都不可能胡乱砍树----林子砍完了,游客来你这儿看什么?看石头吗?

    可是县林业局局长还知道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现在市林业局盯着地,是一块餐饮和娱乐设施比较集中的场地,先罚你两百万,这两百万交了之后,后面还会追加多少处罚,真地是难说了。

    李禄才上吊的心思都有了,说不得就去找县委一把手去要支持,“邓书记,管委会哪儿来地钱啊?这个市林业局,有点欺人太甚了,您得给我们做主。”

    “这件事有点古怪,”李县长是邓书记的人,邓书记当然要好好地琢磨一下,“禄才,你没有找找更深层次的原因?林业局没理由突然来这么一下。”

    “好像是省林业厅的意思,”李禄才叹口气,他还没去市林业局沟通,但是这件事里童山县不占理,眼下全国的大气候下,仅仅拿经济挂帅这杆旗也扛不住,他当然要先在县里得到有力的支持,打听明白领导的心意,再去沟通。

    “那你先去了解吧,”邓书记倒是没生气,他甚至很欣赏李禄才先来请示的行为,少不得就要表个态,“手续可以补办,至于说罚款,让他们做梦去吧……我就不信市里能看着林业厅胡来而不管。”

    好像是咱们胡来在先啊,李禄才心里嘀咕一声,却是也没说什么,坐车直奔市林业局。

    凤凰市林业局的局长姓周,跟李禄才有点小交情,不过也就是普通的市直机关和边远县区干部之间的那种交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瑞厅长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周局长绷着脸摇头,有机会罚款了,背后还靠着省厅,他当然不可能就此罢手,“李县长,这是大环境,你看这洪水吧,林业系统迟早是要整顿的。”

    “我哪儿有这么多钱呢?”李禄才苦着脸叫穷,“本来说今年旅游区还能开张赚两个,可是这洪水对我们的影响也很大……缓一阵吧,好不好?等我手头松了,一定来补办手续。”

    “我倒是挺想答应你的,真的,”周局长叹口气,说不得就将事情推到了别人身上,“可是这是厅里的意思,我以前监督不严已经失职了,要是再办不好,倒霉的就是我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县长咳嗽一声,“没理由这么搞突然袭击吧?要说滥砍滥伐,怎么也轮不到童山啊,我们那儿的林子保护得好着呢。”

    “这我还真不知道了,”周局长心里也犯嘀咕呢,“前一阵瑞厅长来凤凰,我感觉他态度还挺和蔼,谁知道昨天就打电话训我一顿,嫌我坐视你们旅游区的开。“瑞厅长?”李禄才不太了解省城的动向,可是他吃的就是旅游饭,对林业厅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瑞根跑到凤凰来做什么?调研还是考察?”

    李县长听到这话,心里越地凉了,要是瑞根将目标锁准了凤凰,居然提前来考察,那这件事就更难办了,没准市里的支持都得不到了。

    “不是,他去科委谈个项目,”周局长对土生油的事情也是知情的,“呆了两天就走了。”

    嗯?这事儿的味道可是不对啊,李县长挠挠头,琢磨着这件事不能再问周局长了----人家憋着劲儿罚款呢,自己问的又是林业系统内的事情,老周怎么可能再告他?

    从林业局出来,少不得李县长就给童山科委打个电话,“崔主任,你跟市科委了解一下,林业厅的瑞根去科委的经过,要详细……快点啊,事儿要办好了,你家那小子,我给你借调到管委会去。”

    县级领导说话做事,就是这么直接,崔主任得了命令,倒也不敢懈怠,马上将电话打到了邱朝晖那里----他跟邱主任关系好。

    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李县长就知道了事情的完整经过,一时间大怒,姓瑞的你丫也太过分了啊,妈逼的在科委受了气,拿我们童山出气啊?

    不过,搞清楚原因,他就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处理了,少不得一个电话打回童山----邓书记,事情是如此这般,咱们是受了无妄之灾了,怎么办呢?

    “这个瑞根,真不是个东西,”邓书记听到这个因果,也有点哭笑不得,他略略琢磨一下,有点明白了,瑞厅长这不仅仅是泄愤,而是要自己这地方势力,给陈太忠施加压力。

    可是那陈太忠,是好施加压力的吗?邓书记是凤凰人,也算是秦系人马,对那个操蛋的副主任颇有耳闻,心里这通憋气,就没办法说了。

    眼下他最好的反应,就应该是挑动陈太忠去收拾瑞根,可邓,陈太忠有没有吃下瑞根的能力,万一被姓陈的视为“恶意挑唆”,那麻烦可就大了----罚点款不算什么,落得个薛时风的下场,那才叫划不来呢。

    须得找个有份量的中间人,把话传到陈太忠耳中才成,他一琢磨,想起个人来,“禄才,你不是跟横山的吴言有点小交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