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现场演示(书号:760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现场演示

作者:陈风笑
    邱朝晖聘请专家旁观的行动,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只要是个人,在参加某项活动之前,总是要打听一下活动内容的吧?

    邱主任为这项活动,开出了每天两百元“咨询费”的单价,并且管午饭报销来回车费,在九八年,这就算比较尊重知识的价码了。

    当然,对于那些现在有能力拿知识换钱的知识分子来说,这个价码就太低太低了,但是这些人想拒绝,也得看看邀请单位不是?这可是科委----而且,还不是别的穷得掉渣的地方的科委,而是富得流油的凤凰科委。

    不过话说回来,邱朝晖对这些人还不是很感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是那帮老专家,退居二线的专家,因为这些人毕业于五十年代,学术研究之风比较端正,虽然这些人才是比较看重那“咨询费”的,却是轻易不会昧着良心说话。

    遗憾的是,这些老专家一听是观看“土生油”的现场演示,尤其是又听说那民间科学家叫做王江成,纷纷摇头拒绝了,有人更是指着邱朝晖的鼻子痛斥,“小邱啊小邱,就算你是学电气的,可是王洪成的水变油却是活生生毁了某人的院士之路,这个你总知道吧?我这张老脸……丢不起这人。”

    “你要是这样认为……可以证伪的嘛,”邱朝晖吃了别人的骂,心里也有点悻悻。他找这些老专家来,就是想要他们出反对地声音的,只是这个心思只能存乎于心,说却是说不得的----万一传出去,这压力可就太大了。

    “证伪也没必要,”只要是货真价实的老专家,谁还没经历过一两次运动来着?连“大义灭师”的省科委主任董祥麟都吃整了呢,眼下虽然据说是时代不同了。可是这几位也是七老八十的主儿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邪门儿的事儿我们看不惯,可是也没心思跟别人去叫那个真儿,这年头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你们不肯出面,那就是浊者亦清了!邱朝晖心里这苦闷就别提了,眼见关说无望。只能找那些在职的专家了。

    那些人反应就不一样了,有些人听说是这样地现场演示,也是摇头拒绝,不过话肯定是要婉转多了----对不起,这个项目我没有研究过,没有言权,真的抱歉了啊,邱主任。

    但是更多的人则是点点头。表示愿意去观摩的,尤其是那些有了自己的研公司和研课题的专家,话说得更是**,“邱主任让去,咱还能不去?不过邱主任,您先给透个底儿……我应该是支持正方还是反方?”

    真正地斯文扫地啊!邱朝晖这心里地郁闷。那也就不用提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可不也是好事儿?既然对方是有意讨好自己。倒是不怕他们将这事儿泄露出去了。

    “这个项目啊。让我想起了王洪成----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邱主任地暗示。还是比较有技巧地。“那谁……你心里清楚就行了。不要出去乱说啊。”

    似此暗示一出。对方再不心领神会那倒是奇怪了。只有一人。犹豫一下之后又问了一句。却是让邱主任有点想吐血。“老邱。我这人直。就是有啥说啥地性子……陈太忠那边也是这个意思吧?”

    “不要想那么复杂。”邱朝晖笑着摇摇头。“科委从来就是一个团结地班子。这么着吧。你要有顾忌。那就不要去了。”

    “老邱。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那位着急了。“我就是有点好奇嘛。这么多年交情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跟你交情还真不怎么样。邱朝晖心里冷冷一哼。脸上却是依旧笑意盎然。“这东西就是个自愿地嘛。你有忌惮无所谓。下次再邀请你……这么多年交情。你也该知道。我老邱不是小肚鸡肠地人。”

    邱主任心里,肯定是有点不满意的----怎么当着我的面儿都要问陈太忠是什么意思?我是分管副主任,你明白不?

    不过他拒绝此人,却也不是因为单纯地要泄私愤,而是因为:不管这家伙是八卦心起还是真地担心陈太忠怒,都不能将其邀去。

    八卦心重的人,通常嘴不稳,而担心陈太忠怒,那种人容易屈从于压力,等其知道王江成背后站着不止一个副省的话,难免会出现什么变故----邱主任认为,自己真的没什么私心。

    不管怎么说,人是邀好了,时间就定在第二天上午十点,这时候的土壤情况最具备普遍性,大家也有充足的时间去观察。

    科委的主任就是陈太忠和邱朝晖在场,倒是来了五个专家,其中还有人带着学生,大约就是十七八个人的模样,还有两个摄影师,站在一边拍摄,却是凤凰科委找来的而不是电视台的,结论没有做出来,找电视台地来做什么,嫌不够热闹吗?

    远处站着旁观的人倒是挺多,这是在科委的大院儿内,大家虽然心里不怎么相信,可这也是难得的景象,自然是要围观的。

    张志宏张罗着找来两种土,其中一种是土性疏松的生土---从某砖厂取土场里搞来的,另一种就是细河沙,极细地那种,介于沙子和土之间地性质。

    王江成倒是没有介意,不但将两个盛了土的敞口烧杯摆在一边,又将两种土各取一半,倒进另一个烧杯里,用筷子搅匀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地塑料瓶,打开瓶口,滴了几滴进一边的大号量杯中。大家能看到,那液体呈棕黑色,且极为粘稠。

    他拿过筷子来,再将量杯里地水搅一搅,以便让那液体充分溶于水,这东西水溶性极好,大约等了一分钟左右,就量杯中地水又恢复了清澈。不过,微微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淡青色。

    接下来,王江成将量杯端起,大大咧咧地倒进了三个烧杯中,由于倒得过猛,水在迅向下渗的同时,还带出了不少大小不等的气泡。

    等到了这一步,大家无不屏气凝神。小心地观看烧杯里的细微变化,就像邱朝晖这种心里绝对不信的主儿,也生出了些许的期待。

    只有陈太忠,等了一分来钟之后,毫不在乎地转身走向瑞根,笑着打个招呼,“瑞厅长,找个地方坐坐吧?”

    对他的反应也没人奇怪。大家都知道,陈主任本就是高中毕业,不可能对今天地演示表什么看法,他来的目的,不过是见证一下而已,眼下就是等着出结论了,倒是呆着不呆着也无所谓了。

    瑞厅长虽然眼睛在盯着烧杯,其实也在观察别人的反应,这样的演示王江成已经做过不止一次了,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并不是特别在意演示本身。

    听到陈太忠的话,他侧头看一眼,笑着点点头,“那成啊,下午就要回呢,还说没时间跟陈主任聊天了。”

    “我就是瞎忙,一点效率都没有的。”陈太忠笑着摇头。伴着瑞厅长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他跟瑞根其实没啥可谈地。不过人家一个副厅来了科委,自己要是没点示意。岂不是**裸地表明----我对你有成见?

    反正,不管面对的是自己待见的还是不待见的人,都要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态,陈某人目前正在努力学习这一点,毫无疑问,瑞根可以列入他不待见者的行列里,但是要说“仇恨”,那却还谈不上,所以他也不想引起对方的误会。

    将瑞根引进办公室之后,陈太忠殷勤地为其冲上茶水,两人在沙上坐定之后,他才轻笑着问了,“这个项目要是可行的话,也不知道需要多少资金来投

    “越多越好吧,”听到这个话题,瑞厅长自己都禁不住苦笑一声,他叹口气摇摇头,“江成老师地意思是要自己生产,绝对不会交出配方,这样就不可能获得太多的支持……而他这东西太先进了,又只能卖给政府,谁会借钱给他?”

    “这可是个麻烦事儿,”陈太忠心说这流程不就是王洪成那一套吗?脸上却是郑重其事的表情,缓缓地摇头,“他要是给不出投资规模和收益比,再好的项目,我们可能也只能放弃了。”

    “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啊,”瑞根愕然地望向他,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来的时候就抱了必得之心,听到这话,自然有点不太顺耳,不过……他倒也不能就此指摘什么,“陈主任,我想,可能有两千万到五千万,就足够他推广出去名声了。”

    “等他的名声推广出去之后,国家肯定会出台相应的政策来扶持了。”

    你小子还真的是在阴人啊?听到这话,陈太忠心里越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偌大一个林业厅,连三五千万都张罗不到,可能吗?

    殊不知,这也是他想得左了,现在林业厅主持日常事务地,是本该二线去了的常务副,虽然瑞根身后还站着沙鹏程,可眼下这个厅长的位子,实在是太烫手了,想要调用资金的话,瑞厅长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敏感时刻,丫自然更是不敢随便乱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