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为了大局(书号:760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为了大局

作者:陈风笑
    这次洪水的范围是如此地大,从南到北自东到西,大半个中国都经历了或多或少的汛情,险情也是前所未有的严重,以致于很多非常手段都被用了出来。

    比如说军队里士官升尉官,本来有严格规定必须是要上过军校的(提干或者一等功等特殊情况不论),但是现在这个口子就开了,在抗洪抢险中有极大立功表现的,可以直升尉官再保送军校,非常时期用些非常手段,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九江决口惹出了“豆腐渣工程”,而“太忠库”在水下泡了那么久都没有出现问题,作为正面典型,很有必要宣传一下---高云风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为水库工程做监督的陈太忠,完全也有理由破格提拔的,虽然这家伙年轻得一塌糊涂,要学历没学历,要资历没资历的。

    “够呛吧?”陈太忠真的觉得难度有点大,哥们儿这提副处还没有半年呢,再说了,“这水库屁大一点,顶什么用啊?”

    “小白了吧?”高云风毫不留情地耻笑他,“小是小了一点,可那是榜样啊,现在缺什么?最缺的就是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明白不?”

    “话不是你这么说的,”许纯良白了高云风一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不过,我理由跟太忠的不太一样……这个太忠库,可是吕强建的,明白了吗?”

    “啧,”陈太忠听到这话,重重地一拍大腿,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我说怎么一直感觉,有哪里不对呢?没错,就是这儿了。”

    许纯良好歹是挂了个副处的职呢,加上家学渊源。隐约能看到一点,陈太忠现在更是扎在官场里不出来,又经历了那么多事,虽然原本是没考虑到这些,可是听到这话他再反应不过来,那政治敏感度也太差了。

    倒是高云风,家里管得少,现在又离开了体制在外面瞎混。就没反应过来其中的奥妙。

    太忠库能不能做榜样?肯定是能做的,小是小了一点,但是水库强悍的抗洪能力在那里摆着呢,虽然地质水文水情之类的,完全无法同长江相比,可在堤坝被漫过许多天后,水退了还能挺在那里,这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了。

    但是。非常非常遗憾。这水库是吕强建地----其实。是谁施工倒也无所谓。可最重要地是。这水库不是政府出资建地。是民营企业地善举。

    搁在平时。这行为就可以得到表彰。蒙艺能去水库现场。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但是在眼下。却是绝对不能拿出来做榜样。因为九江地大堤。是政府主持修建地。

    政府修建地工程出问题了。而民企搞地工程却是安如磐石。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根本就不是在表彰吕强。而是在**裸地打脸----豆腐渣工程已经搞得民怨极大了。这个榜样一旦公布了。谁能保证能控制了舆情?控制了人民地怒火?

    业余地民营企业家建地水库没事。政府花费巨资建地长江大堤出了问题。搁给任何一个有点智商有点感情地人。也受不了吧?

    所以。太忠库是不能在眼下提出来地。党和政府地威信需要维护。人民群众地情绪需要安抚。有人能在九江大堤上怒斥“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已经是殊为不易----甚至有人视为此举是为了安抚民心。不得已而为之。

    这时候公开宣传“太忠库”。那怎么可能呢?不过。倒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有蒙艺罩着。只要没人将此事大肆宣扬。陈太忠不会为此而倒霉。

    太忠库修得结实,可陈太忠反倒会因此倒霉----这事儿听起来有点滑稽,但事实上还就是如此,有的人就是这样,自家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总觉得天下混沌做一团的话,也就没人指摘他了。

    更何况这“豆腐渣工程”的名声,已经搞得天下皆知了,接下来地局面,必将要有一番浑水几许争斗了,太忠库的表现,还真保不准就会成为某些人的攻击武器,从而引某些变数。

    所幸的是,太忠库真的很小,天南又是蒙艺地地盘,所以,大家倒也无须担心太多,正经地说,只要眼下不声张,在将来,十有**还会成为陈太忠的政治生涯中浓墨重彩地一笔---做出了优秀的成绩,又没有在危急时刻跳出来卖弄,没给组织添乱,这么能干实事又有大局感的干部,难得啊。

    这件事的风头过去之后,哪怕只说是为了表彰陈某人的大局感,怕是都值得破格提拔一下了,组织上不会让肯顾全大局的干部吃亏的。

    当然,这个照顾,就是要看相关领导在事后有心没心了,照顾是应该地,忽视也是正常,事在人为而已。

    陈太忠和许纯良都想到这一点了,两人禁不住交换一个眼神,心里都是微微地一叹: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最年轻地副处(家学渊源)啊!

    这种共鸣一旦形成,一时间,两人都看对方越地顺眼了,想到全中国也没几个在这个岁数就能想得如此周全的人,陈太忠禁不住用手上地筷子轻敲一下杯碟,“呵呵,天下英雄,唯纯良与……与忠耳。”

    “太忠你少扯淡了,”听着他俩打哑谜,高云风不干了,轻拍一下桌子,“这一卡通我出多少力了,不见你说个谢字……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啊?”

    他为了图自在,不在体制内混----事实上高胜利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合适在体制里混,既然没啥前途,没准还要提心吊胆,那进体制来做什么?父子俩在这一点上是有高度认同地。

    可偏偏地,高某人还有一个爱好,虽然他不混官场了,却是最喜欢听别人讲官场内的典故和种种规则,学了那些典故之后,将来他可不就有资格向别人卖弄了?别看爷我不在体制内混,不过那点猫腻,怎么能瞒得了我的法眼?

    陈太忠和许纯良都知道他的性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突兀,再加上两人虽然看得远,终是年轻人的心性,少不得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这件事情分说一下。

    一开始,高云风还笑吟吟地一边听一边点头,一副“这种因果我知道”的模样,可是等到陈太忠提出,九江决口而太忠库安然无恙,可能导致自己被动的时候,高公子再也装不出那副坦然的表情了。

    他重重地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也瞪得老大,好半天才心有余悸地在两人脸上扫两眼,“靠,怪不得我老爸不让我进机关呢,敢情……我真同情你俩,居然能在这种环境里甘之若饴,给我的话,那绝对不行。”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摇其头,那动作虽然有些许的夸张,但也多少暴露出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体制外混得自在啊。“太忠说得也有点夸张了,”许纯良笑着摇摇头,“云风你不要听他瞎说,不管怎么说,太忠库修得那么结实,总是好事。”

    “你这不是废话吗?”高云风白他一眼,“绝对是好事”能变成“可能是坏事”已经让人心寒了,要是变成“绝对是坏事”的话,这世界也就太不公平了。

    不过他也懒得说那么多,而是关心地看陈太忠一眼,“那这个太忠库的消息,你得封锁一下了,这年头啥都缺,就是不缺别有用心兴风作浪的家伙。”

    “这倒是,”许纯良说是那么说,可是真的听到这个建议,犹豫一下也是点点头,“太忠你跟王浩波说一下,太忠库那些数据,暂时低调一点的好,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就没意思了。”

    这这这……有点丢人吧?陈太忠一时有些为难,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已经想明白了----甚至可以说都想过头了,但是,几个人随便说说并不打紧,真要让他郑重其事地给王浩波打个电话,他感觉却是有点那啥。

    真的太没面子了啊,仙人的自尊心让他迟迟不肯拿出手机,哥们儿做的是好事啊,怕个毛呢。

    “打个电话吧,小心无大错啊,”难得地,高云风也有了点大局感,他感觉出了陈太忠的不甘心,说不得着急地劝说一下,“涉及到官帽子了,谁会笑话谁?”

    王浩波接到陈某人这个电话,还真是有点愕然,不过略一思索,他也反应过来了,“你是担心九江决口的事儿吧?好了,这件事我处理吧,你放心,在我这儿出不了什么岔子。”

    陈太忠默默地挂掉电话,王书记的反应,越地让他心凉了许多,看看,自己随便一说,人家就能联想到九江决口去,这年头的事儿,敢情还真就是这么个逻辑。

    “月底开标,太忠你记得来啊。”高云风见他意兴索然,少不得又岔开了话题,“最近把你的系统再好好地完善一下,咱不做是不做,做就做个样板出来,将来省里的公交,就全是你的天下了。”

    “价格是主要因素?”许纯良接口问了,见高云风摇头,他笑着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云风你可算做点好事。”

    “咱就要高价中标,”高云风傲然地回答,“自家的两个兄弟不照顾,照顾谁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