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要出头了?(书号:760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要出头了?

作者:陈风笑
    钱文辉见陈太忠神情不冷不热的,有心再纠缠一番,却是被陈太忠撵了出去,“有什么事儿,跟文主任商量去吧,这件事是他负责的……我现在还有点事,就这么着吧。”

    钱老板有点悻悻地出来了,拉着钟韵秋悄声地问,“小钟,依你看,陈主任这是对我有情绪呢,还是他说话从来就这样?”

    “情绪肯定有一点,”钟韵秋点点头,低声答他,“不过陈主任事情确实也多,反正你已经跟其他张州人划清界限了,只要你守法经营,问题不会很大。”

    “到时候还得你多帮着关照呢,”钱文辉笑着点点头,转头向文海的办公室走去,钟韵秋犹豫一下,还是折回了陈太忠的办公室,“太忠,生气啦?”

    “以后你少给我揽这种事,我的事情你少插手,”陈太忠沉着脸话了,他心里确实不怎么痛快,哪怕是做这种事之前,你先跟我打个招呼呢,也比直接上门强吧?

    哥们儿对外面放的话,都是梆梆硬的,你这倒好,直接领了人过来,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说是我陈某人英雄难过美人关那是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一辈子被见过女人呢----为了一个女人就轻易放弃原则,那叫没有大局感。

    “中午吃饭的时候,才遇见的,”钟韵秋小声地解释,“他说要是生意好了,可以在曲阳搞个石材加工厂……”

    “哎呀你气死我了,”陈太忠一听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这个解释却是最对他胃口的,要是钟韵秋跟那男人不清不白或者说是收受了好处才来关说,他肯定要恼火的。倒是说为了工作,他还能理解,他自己可不就是这么一个人吗?

    “什么叫生意好?看你这脑袋瓜吧,”他气的是别的,“一个大点的加工厂。加工出来地大理石,整个凤凰都消化不了,你知道不?那是高档产品----他怎么可能在曲阳设大厂?要设也是在凤凰郊区,路修好之前,跑不到你曲阳去。”

    “他说你扣了别家的货,可能会面临一些压力。”钟韵秋继续解释,“我就带着他来了,想着你要是不在。我这不也就算尽到心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陈太忠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压力?这屁大一点的事儿,也能带给我压力?正经是这个人……有点奇怪啊。”

    从张州石材商地表现来看。这帮人对外地时候。还是相当抱团地。怎么就能出来这么一个异数呢?他不怕在当地受到别人地排挤?

    倒是钟韵秋很好地为他解释了这个疑点。敢情。这个钱文辉一直是做邻省地沙洲市方向买卖地。张州做凤凰方向地人现在有意进军沙洲。那么钱文辉试图插足凤凰倒也是正常地了。

    “我总觉得。这匿名信。没准是这姓钱地搞出来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随便感慨了一声。这是他基于直觉地判断。

    不过。就算真是钱文辉搞出来地。他也无所谓。过程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地是。钱老板愿意配合科委地工作。科委地权威得到了维护。这一点才是最关键地。保证了这一点。凤凰市对石材标准地鉴定。又能保障消费者自身权益。

    五天后。钱文辉在将第一批石材运抵凤凰后。真像他自己所说地那样。盛情邀请科委和环保局地去鉴定。不过。文海没有去。只是派了“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地两个人过去。

    倒是质量监督局地这次露面了。跟着科委地去打了打秋风。按说。质监局虽是省局直管。但口子也是分到乔小树地管辖范围。不过郭宇、王伟新和杨波之类地也常用得到。乔市长又怯懦。所以基本上不存在横向管理。

    钱文辉这石材一到,张州石材地同盟和价格体系在瞬间土崩瓦解,然后又有人传出了消息,说是匿名信确实是石材商手下某人写的和送的,但是却是受了别人蛊惑----这个别人自然是钱文辉。

    陈太忠却是理都不理这些话,扣下的货物就是不让交出去,“现在忙着抗洪呢,没时间去检测那些东西,回头再说吧。”

    这就是一般人不愿意跟职能机关打交道的原因之一,真的拿住你的短处了,可以无限期地将一些事情拖延下去,借口总是不难找的。

    这次建委扣的货物,足有四五百立方,一方就算两万也差不多近千万了,扣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十天,更关键的是,这个问题不处理,大家就不敢上新货过来,买卖也断了,倒是钱文辉逮了这个机会,没命地向外铺货,极短的时间内就打开了销路。

    科委和环保局也没有轻松地放过钱文辉,隔三差五地就突击检查一下,还伪装了客户过去调研过,只是姓钱的做事确实规矩,虽然手里少有a类标准的大理石,但是人家也是规规矩矩地标为B类和c类,不像前面那帮主儿,包装上直接就打上了“部优免检”或者“省优免检”什么的。

    到最后,段卫华都被这帮人请出来了,段市长倒也没怎么使劲儿,就是给陈太忠打了一个电话,“太忠,张州那事儿,差不多就行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再闹到省里也不好听,给他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吧。”

    陈太忠当然知道,这是段市长给自己面子呢,换个别的行局,段老板一个命令过去,那边还不是得照办?

    段卫华不能不给陈太忠面子,可是反过来说,陈主任也不能不买段老板的面子,说不得他只能干笑两声,“那是,卫华市长高瞻远瞩,小陈我鼠目寸光,没想那么多,大局感不强,我马上照办。”

    “你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好不好?”段卫华深知其性格,登时被这话气得哭笑不得,“太忠,你有啥事儿直说,我一向是支持你的。”

    “没啥,就是他们谁都找,偏偏不找我,我可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陈太忠马上就实话实说----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实在没招了,才找到您,这态度可不够诚恳。”

    就你那名声,谁敢去找你啊?段卫华也知道陈太忠的口碑,听到这话禁不住腹诽一句,不过,陈太忠既然愿意自认是他的人----哪怕是口头上的,段市长心里也颇为受用,少不得吩咐一声,“我说的是大方向,具体细节的话,太忠你自己掌握吧。”

    这话就说得相当地明白了,赶紧把事态给我平息了,至于说你打算敲多少讹多少我也不管,我要的是安生!

    陈太忠也听得明白,放下电话之后,呼呼地睡了一个懒觉,没错,他已经打算“妥协”了,但是纵然如此,他也要等着张州的人找上门来,指望着我敲锣打鼓地张罗着去找你们?省省吧,你们敢不来,就是态度不端正,哥们儿照样拿捏你们。

    张州的人态度很“端正”,一上班就找了过来,不过陈太忠也没给他们什么好话,“前面的事情先搁着,我顾不上管,以后你们再上新货,要接受凤凰科委、环保局、建委和质监局的共同监督----能不能做到啊?”

    这就是说,前面的货物,你们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要想要了,现在我允许你们开张,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你们知道不知道?

    人在矮檐下,哪敢不低头?前面的货就先放着吧,科委这边好歹是开了口了,这就是难得的胜利,下一步就是慢慢地修复关系,将被扣的货要出来,至于一开始张州石材商坚持的免检,那再也不用提了。

    事实上,张州商人们敢这么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已经打通了质监局的关系,只说有质监局许可就无须考虑那么多了,最多不过是必要时跟环保局再生点什么就足够了,谁想人家科委会横空杀出来?

    总之,陈太忠这一手,让科委在装修检测一项上,彻底地站稳了脚跟,本来建委有人还琢磨着,是不是什么时候能撇开科委,可是到了现在,却是没人敢再打这个念头了。

    不过,他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个上面了,荆紫菱真是敢想敢做,已经开始在素波招兵买马了,要搞一个“天南易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草创,肯定是需要人指点的,尤其是这公司是在凤凰注册,偏偏要挂个“天南”的名号,那可不仅仅是有五百万注册资金就能解决的问题。

    陈太忠最近正好在活动“公交一卡通”的事儿,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开始公开招标了----不管高胜利再怎么想把这桩买卖给了凤凰科委,该走的手续,还是要走的。

    所以,最近的陈太忠,就是素波凤凰两头跑,也亏得张州那帮人能遇到他,晚上半天的话,他就又要去素波了。

    九八年八月七日十三时左右,长江九江段4号闸与5号闸之间决堤3o米左右,八月九日有了著名的“豆腐渣工程”的说法,其时,陈太忠正在素波。

    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同高云风和许纯良喝酒呢,高公子一听,登时笑着拍拍陈太忠的肩头,“哈,好事儿啊,你的太忠库,这次该出头了……估计又能破格提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