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硬来(书号:760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硬来

作者:陈风笑
    天涯省高公路上的无线紧急呼叫站,果真引起了交通部和改委的注意,当然,一开始给大家造成深刻印象的并不是其高科技的一面,而是说跟传统的应急电话相比,这电话的个头实在太大了一点,卖相也难看。

    等到高管局的贺局长做出解释之后,大家才明白,敢情这电话是无线的,于是就有人问起了养护问题,太阳能蓄电池显然是个不错的设计思路。

    贺局长又强调,这设备新上了不久,凤凰科委的已经答应,等新产品下线的话,会换回这一批应急电话,取而代之的是更精致的更美观的造型,“无线的成本比有线的要高,但是维护的便捷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也是从支持高科技展的角度上考虑,试用了几台,没有多装。”

    他当然不可能说这几台是我们疏于养护,匆忙间想修也修不好,只能用对高科技产品的支持来掩饰自己的初衷。

    这话的水份,肯定有人听得出来,不过大家多是猜测此人得了凤凰科委的好处,才另出机杼,不过显然,贺局长的话却是真有几分道理,倒是也没人跟他计较。

    可是从技术角度上讲,却又引了一番争论,使用有线电话,可以比较便捷地实现三网合一,所谓三网,就是音频、视频和数据,用在高路上,可以理解为应急电话、公路监控和数据储存。

    在九八年“三网合一”这个概念在民间不怎么听闻,但是改委是什么样的部门?自然有相关专家论证此事。

    与“三网合一”打对台的,就是无线万能的3g论,当然,出于国家安全战略方面考虑,有线是丢不得的,但是这市场不是也得分个主次吗?

    其时3g的展。已经纳入了专家层的视野。不过,由于国内在3g标准的制定上已经开始滞后,为了避免重蹈2g的使用中,为国外标准支付巨额使用费,甚至有人提议直接由2g跨入

    这个无线应急电话地出现,显然是对无线展地一种支持,那么当然有人支持有人不喜。还好,从专家的层面上来看,自是知道这玩意儿实在没什么值得一说的科技含量,无非是个技术应用典范而已。

    所以凤凰科委的新产品,并没有像陈太忠想的那样,给大家造成什么深刻的印象,倒是天涯省下一条要建的高路。对采用无线应急站很感兴趣。

    这些消息,都是天涯省科委地主任刘铸带来的,交通厅应付完检查之后,刘楠就实现诺言,先赞助了省科委和落宁科委的人来凤凰考察。

    考察的结果,当然是跟绕云科委大同小异,这也就无须细说了,妙的是,这期间还有绕云科委的人来。想邀请陈太忠去绕云交流。

    绕云科委的报告已经递到了市里,钱和政策基本上也差不多确定能下来了,但是装修检测一项也是受到点阻挠,建委那边看不上这点小钱,确实是好说话。但是市环保局死活是想跟科委争夺一下决定权。

    有鉴于此。绕云科委地主任孙凯华盛情邀请陈太忠去交流,不过陈主任实在是分身乏术。连文海都抽不出时间来,最后还是将邱朝晖派了过去。

    文主任在忙什么?忙着调整新的服务公司。忙着安排保护罩的安装和装修检测,还有对石材的分类甄别。

    张州那边施加的压力还是挺大的,陈太忠扛得住不代表文海扛得住,玉山的几个老板,身后有不小的势力在支持,这两天前来找文海的也是五花八门地,什么人都有。

    这天,陈太忠、梁志刚和李健正在凤凰宾馆的小会议室里,跟天涯省来的人搞座谈呢,文海气急败坏地走了进来,“太忠,来,我找你有点事儿。”

    陈太忠向在座的告个罪,出去了,文海拉着他走到院里,递给他一封匿名信,信上的意思是,姓文地你要再在石材上做文章,小心你大病初愈地女儿再出点什么意外!这是从我家门缝儿里塞进来的,”文主任叹口气,“今天一大早我老婆现地,折腾得我一早晨连饭都没吃。”

    “嘿,还真没王法了,”陈太忠气得摇头笑了起来,“老文你报警啊,正好借着这封信,好好地整顿一下市场。”

    “可是,你不是认识马疯子他们吗?”文海吞吞吐吐地问了,原本他想的也是报警,但是他老婆不同意,“人家本来是恐吓,你要是一报警,那就算把人往死里得罪了,咱姑娘真出了事儿怎么办?”

    “那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文主任问计于妻。\

    “人家为什么不去恐吓陈太忠?还不是惹不起他?”文妻一直对陈某人打了自己地老公耿耿于怀,虽然文海现在手上能花的钱比以前还多,她女儿也是陈太忠介绍了“老中医”才看好的,但是女人就是这样,心里那点若有若无的芥蒂,总是无法完全释怀。

    所以,她给老公的建议就是,“你去找陈太忠,让他以牙还牙,反正他在黑道上势力大,让写信的这混蛋跟小陈去斗好了。”

    文海一琢磨,确实也是这么个理儿,就没报警,直接揣着信来找陈太忠了,“太忠,让马疯子去砸了这几家的店算了,真的欺人太甚。”

    “做事不要那么暴力嘛,”陈太忠摇头笑笑,心说文海你也真是的,我现在做事都尽量按规矩来,你倒是走起草莽的路子了,人到中年的时候变心性,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咱们做事,要讲个证据,”他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不过总算还好,最终,他是将文海的恩怨接过去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你忙别的去算了。”

    陈太忠也确实有点恼了,心说我都把杨波顶了,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识趣呢?既然是这样,索性让你们在凤凰全军覆没好了。

    可是这件事该怎么操作一下呢?他琢磨一下,觉得最好也是最稳妥的法子,就是去张州弄点真正的c类石材来,混到石材市场的货里。到时候找上执法队员,干净利落地罚没货物。

    这种栽赃地手段,他是常做地了,熟练度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说是否有将人一棒子打死的嫌疑,他才懒得多考虑。

    不过,问题是他没时间去张州。凤凰到张州的距离也不远,就是二百四五十公里,其中还要穿越青旺地区,但路况不是很好,很费时间的。

    抽个周末过去吧,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刚要转身再进小会议室,却见张智慧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太忠。这个小会议室,该添个投影机了,下次你做讲解就能用到,那种连着手提电脑的。”“去去去,我兜里还穷得透亮呢。”陈太忠笑着摆摆手。他知道这家伙化缘化习惯了,大家可以不理会。但是人家张总每次都要嘀咕一下,时间长了。大家心里少不得就要有点歉疚什么之类的情绪。*****

    事实上,这是张总的交际手段,真要说穷地话,市委宾馆每次过年过节,还要给干部们放熟肉制品、半成品和糕点呢---毕竟自家宾馆里做出来的东西,不但干净,质量也有保障。

    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张智慧这人,可算得上交际遍天下了,说不得咳嗽一声,“对了张总,张州你有可靠的关系没有?”

    “我老张哪儿都有可靠的关系,”张智慧大言不惭地夸口,顺便还拍拍胸脯,“说吧,你在张州想办点儿啥事儿?”

    陈太忠就将这一段公案说了出来,还刻意强调了一下自己是顶了杨市长的,结果文主任还是被人恐吓了,“能不能让人帮着弄点标准的石材来?你要能弄到两三吨来……这个投影机我买了,不就是几万块钱的事儿吗?”

    对现在地他来说,花上几万块,买得一两晚上的清闲,是很划算的,陈某人虽然是仙人,但眼下也是有血有肉的,总也有休养消闲的**,混迹在红尘俗世间,可不就是活个生活质量吗?

    张智慧眼珠都不用转,就猜出来陈太忠想做什么了,禁不住哑然失笑,“太忠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这种事何必做得那么讲究?直接封了那几个商店不就完了,还用得着跟他们讲证据吗?”

    “这不是想混个好名儿吗?”陈太忠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树大招风啊,现在盯着我的人多了去啦,做事小心点总是不错的。”

    “小心点是没错,不过你也得看人呐,”张智慧不屑地摇摇头,“几个卖石头的,值得你认真去对付吗?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苛碜。”

    “可是还有杨波呢不是?”陈太忠隐约觉得,张总这话说得也在理,不过他习惯嘴硬了,说不得就要狡辩一下,“能说动杨波的人,总也是有点名堂地吧。”

    “杨波现在……敢跟你呲牙?”张智慧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好了,那边都用上恐吓信这种手段了,那就是不跟你在官面上玩儿了,他们既然觉得玩不起红道了,那你不狠狠地踩,都对不起那封恐吓信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