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加成(书号:760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加成

作者:陈风笑
    按照国家标准,放射性比活度为B类的石材,可以做建筑物的内外饰面,但是不能在家居装修中使用,相对而言,只有放射性比活度为a类的石材,才被认为是完全无害的。

    日本和韩国对建材标准的要求也很严格,尤其是对从中国进口的石材,从尺寸、规格到色泽和密度等等,严格到近乎苛刻。

    还好,中国制定的《天然石材产品放射性防护分类控制标准》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仅就放射性的角度而言,指标要求比这两个国家的标准还严格。

    按说这是好事,不过,就算张州人一开始只是供应荒料,也听石材商不止一次说起过,日本人签合同时采用的日本标准,等石材到岸,人家就拿出中国标准说事儿了----在你们中国都是不合格的产品,你就卖到我们日本来了?

    通常情况下,这只是对生手的一种砍价手段,欺中国人国际贸易做得生疏而已,不过,对外贸易不但能赚外汇,利润也不低,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捏着鼻子就认了,少降一点钱也死不了人。

    到后来,石材商们也都聪明了,我按日本标准跟你签合同,按中国标准给你供货----在防辐射的角度上,拉开质量的差距,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如此一来,张州人采荒料时,也是相当注意相关指标的,由于石材商也派有技术人员长驻,越地保证了出口产品的质量。

    清渠煤焦油深加工厂的老总邢建中就是张州人,当时邢总想回张州设厂,就是因为有个石场老板说了要给他投资,结果金融风波一来,啥都黄了,但是张州那里石材是怎么回事,他还是知道的,也曾说给过陈太忠听。

    杨波可是不知道石材里面这么多讲究。一听说是给日本韩国供货,杨市长就认为外国的标准是高的,“出口的产品,他们当然要按着人家的标准来,这很正常嘛。”

    我跟你这粗人就没话,陈太忠气得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想解释,而是随口反驳了一句,“那这就充分说明,他们不是不会鉴定等级,而是有意鱼目混珠。”

    “我也没说他们不会鉴定等级啊,”杨波不满意了,看陈太忠一眼,心说怎么跟你说话这么费劲呢?“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能比吗?做国际市场,不但能赚回来外汇。还得注意国家形象,国内市场不需要注意那么多吧?”

    “那杨市长地意思是。外国人怕辐射。中国人不怕?”陈太忠脸一沉。刚想作。不过转念一想。又硬生生地压下了那股怨气。“杨市长。现在张州地石材厂。是有意以次充好啊……他们不是不懂。而是能做到偏不去做。这属于欺诈消费者。”

    可是杨波又没七老八十了。耳朵不背。将陈某人前面冒犯地话。听得明明白白地。只是。杨市长心胸开阔。不愿意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就只当是没听见前面那话了。他含笑点点头。“你这么想肯定是有道理地。但是国际市场比国内市场利润高。他们重视程度不同。也很正常地。”

    “可是……”陈太忠不服气。

    “没啥可是地。”杨波摇摇头。笑着打断了他地话。“这件事情。我了解地情况不足。可能是有点偏听偏信了。小陈你能坚持原则。这一点……很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点点头。“这样吧。我再了解一下情况。现在你们科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管我这不成熟地想法。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多照顾一下兄弟城市地情绪。”

    “其实B类和c类也是合格产品。就是适用范围小一点而已。”陈太忠知道。杨市长这是出逐客令了。但是在离开前。他还是禁不住悻悻地解释一句。

    这家伙还真拗!看着他的背影,杨波下意识地摇摇头,我把话都说成这样了,他还不买账,唉,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么狂啊。

    陈太忠从杨波办公室里出来,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张州这群混蛋做事也太过分了吧?哥们儿是懒得跟你们计较,你们倒好,找到杨波给我上眼药?

    对于张州人内外有别的做法,他本来就相当地不爽,出口和内销本来就不该有什么区别,在陈某人眼里,中华子民是最该照顾的,就是他反问杨波的那句话----合着外国人是爷爷,中国人是孙子?

    可现在倒好,不但内外倒置了,这帮混蛋内销时还要求在标准鉴定上放其一马,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好地事情?

    陈太忠就算不知道石材里的这点猫腻,他也想像得到,相同品质和卖相的前提下,a类地石材肯定比B类的石材卖得贵----环保了自然要贵,土鸡蛋都比洋鸡蛋贵呢。

    敢给我添堵?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他拿定主意了,不过有一个问题,他还是想不明白,张州既然石材外销好几年了,以前这些B类c类的石材都是去了哪儿了呢?

    不明白那就打电话嘛,陈太忠给邢建中打个电话问了一下,怎奈邢总对这种事情也不太清楚,“我没去过石矿,具体也不太了解,不过……这算是人家的商业秘密吧?”

    挂了电话,陈太忠琢磨一下,这事儿得找地矿局的人问问,虽然他不认识张州地矿局的,但是凤凰地矿局的还欠了他点人情不是?

    地矿局办公室龚主任一听,打电话的是招商办的陈太忠,态度相当热情,“原来是陈主任啊,阴平那儿多亏了招商办地领导们关心了,张局长一直说要谢谢你们呢。”

    这就是阴平那儿铝矾土采矿权许可证收回地矿局带来的因果了,陈太忠笑着谦虚了两句,就把张州这边的事情问了两句。

    龚主任一听就明白了**,“陈主任你等一等,我找张州的朋友核实一下。”

    事情也果真像龚主任猜的那样,不多时,他打回电话给陈太忠,“陈主任,我问了一下,石材这东西的放射性,按着矿的不同有所差异……”

    玉山那里的矿主有七八个,基本上将有矿的地方划分完了,一开始大家都对外做地,当然是要捡好矿来采,有些矿因为标准达不到a类,原本就是搁置了的,现在开始对内做了,不但价钱上不去,付款也不是特别及时,就没人去采a类矿了。

    “……他们现在采的矿里,还夹杂着一些c类标准的呢,”龚主任的声音低了下来,“陈主任,这也就是你问我才说,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

    c类的,“只能用于海堤、桥墩及碑石等人类活动很少涉及到的地方”----《天然石材产品放射性防护分类控制标准》。

    “这帮混蛋,”陈太忠悻悻地骂一声,“对了,龚主任,玉山那边的矿主,主要是些什么人啊?”“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龚主任笑着答他,也说不清楚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问地是张州地矿局地朋友,他是搞测量的,对人际关系不太关心……”

    还有c类?陈太忠琢磨一下,越地觉得不能在这件事上开口子,于是打个电话给文海,“文主任,这个张州地石材做鉴定的时候,数据给它加成百分之二十……咱要严把质量关。”

    “加成百分之二十?”文海被这话吓了一大跳,这种事他不是做不来,而是陈主任自打来了科委之后,虽然行事有些嚣张,但是在工作中却是钉是钉铆是铆的,从来没有这样公器私用过。

    而眼下,不知道张州那些人怎么惹了他了,居然就使出这种手段了?文主任犹豫一下,按着他自己对陈太忠脾性的了解,很谨慎地提出了问题,“这个有点困难……侯卫东那儿没准会有什么想法,比如说认为咱们吃拿卡要?”

    跟他设想的一样,陈太忠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倒是将底交了出来,“张州的好矿都留着,等着金融风波过去之后再出口呢,现在他们明明是以次充好还理直气壮,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还真当只有洋大人才是上帝呢。”

    “呀,这么过分?”文海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愤懑,不过他心里想的却是:这种事儿等你见多了,就不觉得稀奇了。

    “哼,还有c类的石材呢,”陈太忠哼一声,“开头止不住的话,以后麻烦会更多。”

    这是肯定的嘛,文海也相当清楚这一点,自己这边手漏一漏,张州的石材商绝对就顺势挤过来了,“那行吧,实在不行就把他们挤出凤凰石材市场算了……不过这可是会影响到张州的经济。”

    “出了事情我担着,”陈太忠知道,文主任是将自己呢,不过这建议既然是他提的,当然就愿意负全责,“你知道就行了,不要上会了。”

    这算是公器私用呢,还算是正义感过剩?文海撂了电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无奈地摇摇头:还好,陈太忠这理由,倒也不是拿不出手。

    陈太忠才交待完这件事,王浩波的电话来了,“太忠,我到了凤凰了,怎么样,现在有空没有?”

    王书记已经高升副厅,这次来就是路过视察水电的农网改造,顺便把太忠库的事情落实了,回去好推广先进经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