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真真假假(书号:760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真真假假

作者:陈风笑
    我怎么就没现,中国这么多贪官呢?陈太忠打开“素波在线”,现里面好多帖子都是在说凤凰的左媛一案。

    其中一个网名“梅仁歆”的家伙挑起了争端,“九千万也算钱?xx省的oo,贪污了一个多亿,携款潜逃加拿大,现在人家已经获得永久居留权了……”

    Id为“淡看历史”的网友很不屑,“一个亿也算钱?某地中行一个小小的分理处,不见了四个多亿,不过具体在哪儿,我不告诉你们……”

    这个帖子在瞬间就成为了消息比拼贴,陈太忠被其中一条吸引了一下注意力,一个叫“阿屁”的说了,“前一阵,某省会城市财政局长杨某某被双规,据可靠消息,四年来,此人仅仅在澳门赌博,就挥霍掉公款一点二亿元,特此声明:此城市并非素波!”

    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陈太忠看得有点想笑,这杨某某不是原素波财政局长杨兹帏又是谁?不过,看到“澳门赌博”输了一点二亿,他就想起了邵国立的点评----你以为真有那么多贪官,在澳门输了几千万?

    这个关联想像,实在让他笑不出声来:杨局长肯定去澳门赌博过,不过,怎么可能输这么多钱?也不知道这厮是在没命地保谁----看来对朱秉松的清算,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想到这个,他有点意兴索然,正要挪动鼠标关闭网页,猛地又见“懒汉之小马”的跟帖爆料,“做为国安在职的工作人员。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国安没有龙组,这个左媛案我们也在高度关注,初步判定是民间的自行为……”

    “楼上是sB,大家原谅他吧,不过我也有责任。不该在他小时候用门板夹他的脑袋,”网友“武阗良”开始骂人了。

    跟帖足足骂了十几层楼,才又回复到正题,不多时,又有人开始呼吁“睚眦”再次出手,去海外将其他的贪官捉拿归案,

    目前最新的跟帖,是“仆人”,“我是四面省人。若是睚眦能追回八方县携款潜逃的农村信用社主任梁某,本人愿意倾尽家财相谢----最少不低于人民币一万元,联系电话:

    九八年时。国内地网站并不是很多。上网地人用搜索引擎地也不多。大多是通过电信官网地链接。一级一级地找过来地。左媛案生在天南。素波在线这里。就聚集了大量地外来访客。真有这么多贪官啊?陈太忠有点咋舌。看来这倒是条来财地好路子。千万级以下地没工夫管。上了亿地倒是可以考虑收拾一下……

    当然。此事可行不可行。还是要看凤凰市最后是怎么落左媛地。要是不痛不痒地处理一下。钱也追不回来。人又保外就医再出国什么地。那可就寒了他陈某人地心了----哥们儿地正义感本来就不多一点点。你们别再糟践了好不好?

    他并不知道。此时地“睚眦”已经在国安备案了。别地不说。只说有人能将三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美国带回大6。就是一桩天大地事情了----杀人倒是还容易一点。

    所以。国安更愿意认为。这是一个有着政治目地地团伙。背后没准还潜藏着些大人物。要不谁吃撑着了。去美国追贪官?

    陈太忠关了电脑。刚说要站起身出去。门外传来脚步声。文海在笑着说话。“陈主任地林肯车刚才还在呢。赵局长你要来得早一点就好了。”

    “嗯。我也就是路过看一看。”那赵局长鼻子里出一声哼来。听起来声音有些傲慢。“文主任。你们服务公司今年地销售。已经过小规模纳税人地标准吧?”

    是赵永刚,地税局局长,陈太忠想起这个人了。

    “我们服务公司是自收自支事业单位,”文海笑着答他,听得出来,文主任不怎么在乎这个赵永刚---当然,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这标准不标准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是来找茬儿的?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恼火了,我们科委的服务公司开票又不是不交税,你这地税局管的也太多了一点吧?

    上次这厮就觊觎荆紫菱的美色来的!想到这里,他重重地咳嗽一声,打开了房门,看一看正要进入文海办公室地两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他正待下楼离开,却不防赵永刚局长笑着迎了上来,“呵呵,陈主任,我正要找你呢,还以为你不在。”

    敢情,自打上次惹了陈太忠,赵局长很是惶恐了一阵,今天路过科委,想着最近科委的服务公司搞得不错,就想进来借此套个交情----陈主任此人太不讲理,有什么恩怨还是尽早化解为妙,免得夜长梦多到时候悔之晚矣。

    他一进来就撞到了科委的大主任文海,文主任告诉他陈太忠不在,又盛情邀请他进屋坐坐,赵局长眼里哪里有这个姓文的?说不得就要拿腔捏调一下,体现一下自己的气势。

    谁想,这陈太忠居然在屋里!这一刻,赵局长又有点坐蜡了,不过他的表情转换得极快,谄媚的笑容马上浮现在脸上,“我是来找您说说服务公司的税种的事情地。”

    “这事儿我不清楚,”陈太忠勉强挤出个笑脸给对方,“税种这些事情,并不归我管……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他对赵局长有成见,不过这成见若有若无的,并不足以让他做出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来---凭丫也配?区区的一个地税局局长而已,不值得重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不满,而他这副“心怀芥蒂”的样子,看到赵局长眼里。那是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了。

    “最近科委地大单挺多的,比如说银行地一系列单子,”赵永刚小心翼翼地看着陈太忠,“这个……我想光是其他服务业地票,有时候会不会影响咱们的业务拓展?”

    “这个倒是,”文海听得连连点头。他刚拿下素波中行和工行地单子,对方对这几百万地单子,居然是“其他服务业”的票颇有点微词,大意是说不好下账之类的云云。

    “不过,增值税票是国税的事儿吧?”文主任侧头看看赵永刚,眼中有浓浓的异色,你不是地税局的局长吗?

    “这个就是我找陈主任的原因了,”赵局长不以为意地笑笑,热切地看着陈太忠。“陈主任,咱进你办公室谈吧?”

    看着两人又走进陈太忠的副主任办公室,文海想跟着进去。谁想赵局长回头看看,顺手把门关上了,那意思很明显:我俩谈的事儿,你不合适听到!

    靠,不过就是个地税局长嘛,得瑟什么?文主任觉得有点受伤,悻悻地转头走进自己地办公室。

    “是这样,要是有人提出冲抵的话,我能搞到便宜的增值税票。”等两人坐定之后,赵永刚提出了建议,“交一两个税点就成了,零售业地票,我这儿也能搞到一些低于税点的。”

    这就是赵局长来找陈太忠的本意,他本就是管税务的,搞这些票当然是简单至极,先不要说增值税之类的,只说其他服务业的票。走正规渠道的话,要交五个点的税,以科委给天涯省高管局开的票为例,六十万就要交三万地税----如果不是套开的话。

    可是,要是从他这里随便搞几张票,随便拿出个三两千打点一下办事的人就行了,至于你开多少,别人才懒得管你!

    省出的钱,你陈太忠想干什么不行?

    当然。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从他这地税局局长嘴里说出来。还是有点不合适,不过,这不是他被陈主任吓到了吗?

    遗憾的是,赵局长的一番好心,又被陈太忠误会了,他上下打量一下赵永刚,心说咱俩又不熟,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难道说……你小子想引得我犯错误?

    交浅言深,带来类似的疑惑,简直是必然的事情,陈太忠原本就看此人不顺眼,心里既然提防上了,少不得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这个……也没多少钱,算了吧,我不搞这个。”

    “我这可是一番好意啊,”赵永刚看他这表情,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下,这误会岂不是越来越大了?

    “我知道,赵局长是一番好意,”陈太忠点点头,嘴角却是泛起一丝冷笑,心说我管你是不是好意呢?反正这么低级地挖坑手段,你是不要指望我跳进去,“可是,你们税务局不是有税收任务的吗?”

    “那任务是对别人的,”赵永刚苦笑一声,心里这份郁闷就不用提了,再怎么大的任务,能影响到咱们这种级别的干部吗?很明显,对方这么说,是对自己的戒心越地重了。

    “这两天,纪检委正找我们梁主任谈话呢,”陈太忠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不过这是必要的手续,我们都相信梁主任的党性和原则。”

    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永刚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科委再也经不起折腾了,”陈太忠也不看他,自顾自地在那里说话,“素波科委的方休被双规了,但是类似地事情绝对不可能生在凤凰科委……我地话你明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