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远赴天涯(书号:760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远赴天涯

作者:陈风笑
    梁志刚对陈太忠打来的电话异常重视,花了半个上午去落实相关东西的价格和货源,其中一部分可以通过尤望教授的介绍,在素波采购,像sIm卡工业模块,那就要去深圳才有得买了。

    梁主任当机立断,从文海那儿借了十万现金,派出了人直接去深圳现款采购,再便捷的购买方式也不过这个了,同时又高价安排电路板的手工刻制,他自己则是跑到七六八所,高价制定一体化机壳。

    钱花到哪儿,哪儿就方便,以前保护罩还需要十天才能制出样品,眼下却是两天内机壳就要下线,七六八所还真就应承下来了。

    不过严格说,这个一体化机壳比保护罩的机壳制造要容易得多,保护罩的机壳要考虑很多东西,比如说传送链条的安置,滑道的咬合,同aTm机的匹配,以及感光器的位置、机壳深度之类的。

    而眼下这一体化机壳,根本不用考虑用户感受,那就是一个机柜而已,自然要容易得多,机壳里上一块背板,密密麻麻地打上眼,随便你挂装什么东西,都是方方便便的。

    结果,在一周之内,还真的就把东西做出来了,不止做出来了,还做了十套,多出的那三套,算是备用的,到时候万一有什么故障,随时可以替换。

    准备是准备好了,但是钱也是花了一笔好钱,原本能控制在四万内的费用,直接飙升到十一万去了,而且卖相还有点傻大黑粗的----没办法,早产儿通常都是这德性。

    陈太忠倒是没介意卖相,反正这个东西定型之后,回头还得过去重新安装一下,天涯省可是样板,搞不好都不行。

    可是,我怎么觉得。总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呢?他直觉地认为有什么地方不妥,不过死活是想不出来。

    接下来,梁志刚去市政府办公厅,花钱协调了一辆依维柯出来,带着科委的两人和设备,就要去素波接尤教授了----初次开通。尤望肯定要指导的,就当是做现场试验了。

    偏偏地,梁主任还会作怪,请来了两个人来摄像,这是科委的产品第一次出省远征,意义重大啊,拍个片子做留念,将来凤凰科委达了,不是也需要点图像资料吗?

    这种事。其实找凤凰电视台地来拍都没有问题。今日之科委已非昨日之科委了。而且拍摄技术也会专业一些。不过。这次出征地效果不得而知。人家凤凰电视台该不该追踪报道呢?所以。还是低调一点地好。

    如此一来。本来是由陈太忠一人送行地。结果文主任和邱主任也赶来了。以方便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下这历史地一刻。

    梁主任不着痕迹地挺挺胸脯。淡淡地一笑。“请领导和同事们放心。我有信心和决心。顺利地安装国内第一台高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站。”

    听到“国内第一”四个字。陈太忠地身体猛地一颤。终于知道自己地不安出在哪里了。还是出在这个国内第一上啊。

    被人山寨或者盗版了怎么办?据杨帆说和邱朝晖。反向破解可是很容易地。邢建中地焦油深加工厂。那可就是一个活生生地例子。

    啧。还是得亲自去一趟了。陈太忠可不想再让别人把技术偷去了。说不得咳嗽一声。“老梁。我跟你一起走一趟吧。对了。你吩咐一下。留下地人一定要把资料保管好。不要流传出去。这可是咱科委现在最值得保密地技术之一。”

    这个技术……怎么说呢?其实壁垒并不是很高。别的科研单位要是能统一了思想。集中攻关的话,就算是没有什么技术积累。三个月内完全可以拿得下来----当然,成本肯定会高一点。

    然而,凤凰科委能做到的是,已经将实验室的产品推向市场了,这完全是因为博采了众家之长,将现有的市场考验过的各个环节拿来用了,从实验室到形成生产力,其间的磨合绝对非一日之功,这是不争地事实,实际上,这个阶段才最是考验人的。是的,这才是别地科研单位或者厂家必须参考凤凰科委产品的重点原因----重点在元器件的型号和匹配上,要是大家都能规规矩矩地买授权买专利,哪里还会出现那么多的低价的、无序的竞争?

    这个事实未免有点可笑,凤凰科委在鼓励别人仿冒生产五类双绞线、侵权生产精细氧化铝粉的同时,自己却是要极力维护自家产品的技术不流传出去,不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保密的问题,我也想过,”梁志刚笑着点点头,“我把epRom地脚折了几根,让他们读不出数据来。”

    要不说文化人是蔫坏呢,梁主任的点子是极为阴损的,epRom是可擦除可编程Rom,相关数据写进去之后,将用不着的针脚折那么几根,别人想要用写片机读出数据进行反向逆推,就是相当困难了。

    陈太忠听得哑然失笑,别说啊,看科委这帮人想出来的点子吧,真是太能耐了,看来我这手下,也是很有些人才的嘛。

    不过,陈某人的着眼点,可不仅仅是在这个上面,既然是想到这个要害了,不光是程序他不想泄露出去,就是线路图他也不想被别人看到,“反正最近没啥事,我跟你一起走一趟吧。”

    你那还叫没事?梁志刚可是心知肚明,听到陈太忠要跟他一起前往天涯,心里是既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有陈主任跟着,这一趟估计要顺利很多了,就算出了责任也有人背着;可他郁闷的是:你就这么不放心我独当一面吗?

    当然,这一点郁闷只是出于自尊心地需要罢了,很快地,梁主任就现,跟着陈主任出去办事,还真的是件痛快的事情。

    一天半之后,林肯车和依维柯赶到了天涯省的省会落宁市,省高管局的院内,交通厅常务副厅长刘楠亲自带了人来迎接。

    陈太忠才从林肯车上下来,刚说转转脖子,活动一下腰肢,一高一矮两个中年人就走了过来,身后有七八个人跟随。

    一个年轻人后先至地抢了上来,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师傅,麻烦问一下,听说你们科委的陈主任来了?”

    “我就是陈太忠,”陈太忠笑着点头,这话一说完,矮个子紧走几步,人还没到手已经伸出来了,“呵呵,欢迎欢迎,陈主任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力度很大啊。”

    年轻人在一边一介绍,陈太忠才知道,这矮个子就是刘厅长,那高个子是高管局的贺局长,这个迎接阵容,真的很强大。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刘厅长地注意力,是完全放在陈太忠身上了,他和贺局长两个人一左一右,伴着陈太忠就走进了高管局大楼,至于两辆车下来地其他人,这二位是连招呼都没打。

    当然,梁主任和尤教授也不能为此生气,毕竟还是有别人招呼他们的,一个副厅一个副厅待遇,人家凭什么理你们这帮小人物?

    陈太忠倒是没怎么在意,正厅和副省他也见得多了,副厅已经给他带不来什么压力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这么做算是相当给他面子了,他当然会表现出该有地礼貌。

    贺局长倒是不太清楚,刘楠为什么会这么关注一个年轻的副处,不过刘厅这么做肯定有其道理的,而且人家也是为了自己的事,少不得安排了自己办公室的主任范炅专门接待梁志刚一行。

    大家在小会议室坐定,随便聊了两句之后,刘楠就吩咐了,“小范,天南的客人就由你来安排接待了,我和陈主任好好地聊聊,等事情办好了,我给你们开庆功宴。”

    范主任心里也迷糊着呢,不过,刘厅长话了,他肯定要竭尽所能地去安排了,倒是梁志刚紧记着陈太忠的吩咐,推脱了晚上的接风宴,“时间紧迫,现在就上高吧?”

    这正是所谓的同职不同命,同为副主任,梁主任要加班干活,陈主任却是被刘厅长拽着聊天去了。

    范炅却也没在乎梁志刚这种玩命精神,为了迎接上级部门的检查,这一阵他也没休息好,心说你要玩命那可是正好,于是笑着点点头,“行,那我就叫上野外作业车同行,保证大家吃好睡好。”

    天涯高管局的野外作业车里,有一辆大轿车,车上有炊具灶具,还有卧铺可休息,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

    原本这几十万的买卖,是轮不到范主任亲自招呼的,可是想到贺局长说,这也是天南新开出来的产品,尚未定型,范炅又见那姓陈的年轻主任跟刘厅极为熟稔,当然就不得不舍命陪君子了。

    有高管局办公室主任相伴,这施工队伍的级别也就相当地高了,争气的是,这次的无线呼叫站开通得也很顺利,看着一夜之间顺利地开了两个点,范主任大手一挥,“好了,就到这里了,大家先吃饭休息一会儿,等天亮了接着干。”

    梁志刚也有点熬不住了,大家坐在车里,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喝点小酒之后,范主任笑眯眯地问了,“梁主任,你们陈主任……跟刘厅很熟?”

    要是没有共同熬了半夜的经历的话,这话范炅问出来就有点那啥了,可是,既然一起战斗到深夜了,这话倒也不是不能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