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感谢发改委(书号:760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感谢发改委

作者:陈风笑
    “钱不是问题?”陈太忠听到这话,嘴角禁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一个站点他能出多少钱?七个点,再多也没几个钱。”

    梁志刚对这套系统做过估算,若是能批量生产的话,大概每个站点的费用,能控制在五千左右,中央监控系统就比较厉害了,一套怎么也得八十万----那还是起步价,根据不同要求定制的话,还得涨价。

    不过这东西的科技含量真的不算太低,实现一体化的话,每个站点卖个小两万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一万以下的话,谈都没必要谈。

    “成本得多少钱?”高胜利看他一眼,猛地觉得,这话有点不妥当,少不得笑一声,“我是说卖多少钱你就觉得能搞?”

    “七个站点,”陈太忠沉吟一下,苦笑着摇摇头,“要是不要中央监控系统的话,怎么还不得三十多万?可是那是在天涯省……实在没啥搞头。”

    “不要监控,能呼叫就行了,”高胜利嘴角的笑容,无声无息地扩大到了整个脸部,“才三十来万,跟他要六十万好了,呵呵。”

    敢情,天涯省那里有一条在全国都算得上比较早的高路,建于三年前,路虽不长,但是名气不算小。

    最近,交通部和改委的人,要去考察那条高路,天涯省高管局马上就开始对路面开始修整,所幸在几年前修的这条路,还是比较过关的,需要修补的地方虽然多,但是没什么大毛病。

    不过有一个问题挺严重的,就是高路上,有七个紧急呼叫站不能用了,一旦被考察团的现,那可是大问题----配套设施跟不上,证明天涯省高管局对这条大动脉重视不够。养护力度跟不上。

    天涯省高管局和交通厅被这七个小小的呼叫站搞得头大如斗,当然,这条高路不长也有一百多公里,呼叫站就有一百多个,领导就算抽查,遇到这七个的概率也着实不大。

    可是万一遇到那就麻烦了。一点都不夸张,真的是天大的事情,而且,哪个政府机关里不存在一些或明或暗地派系斗争?

    万一被某个小人将事情捅上去。再买通人专门作对地话。很可能连着抽查两个都有问题---不得不说。这种情况生地概率还极大!

    但是这七个呼叫站真地不好修。高路通车三年了。坏过地呼叫站怕不有三四十个之多。其他地都修好了。光缆断了地都通过再次熔接修好了。这七个却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修复。

    当然。如果时间足够地话。重新破路敷设电缆和光缆也行。但是那样不但成本太高。眼下也来不及操作了。所以天涯省高管局那边急得火烧火燎地。高胜利却是在前天无意中听说了这条消息。想到自己儿子跟自己说地。凤凰科委那里正在搞无线地紧急呼叫站。落实清楚消息来源之后。心说这个人情做起来真地太顺手了。

    陈太忠一听是这种因果。马上就明白了。这次不要上个五六十万地。还真亏得慌。天大地大官帽子最大。这个节骨眼上。天涯省高管局那纯粹就是砧板上地肉。随着凤凰科委划拉呢。

    当然。狮子大张嘴是可以。但是漫天要价就没道理了。人在官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了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了。而且。做事太过地话。传出去也太难听。“呵呵。好。六十万就六十万吧。”

    “两星期内安装完毕……没问题吧?”高胜利微笑着看着他。手已经按上了桌上地电话。“合适地话。我就给刘楠打电话了。”

    刘楠是天涯省交通厅的常务副厅长,大家都是一个系统地。时不时地去京城开会遇到,高厅长跟刘副厅长关系还算不错。

    “等我落实一下吧,”陈太忠打个电话给梁志刚,梁主任隔了不长时间,就打来了电话,“没问题,现在我就去订货,保证一周内出,三天内安装完毕。”

    “这是第一枪,是很关键的,不惜代价打出名声,”陈太忠强调了一下样板工程的重要性,放了电话,又抬头看看高胜利,“呵呵,还真是感谢高厅的关照。”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呢?”高厅长笑着摇摇头,陈某人这话挺上路,他心里也高兴,少不得谦虚两句,“亏得是云风跟我说了一下你的事儿,这件事还真巧了。”

    “真是巧了,”陈太忠和他对视一眼,禁不住同时笑了起来,是个人都知道,这样的机会有多难得。

    下一刻,高厅长的电话打通,那边刘厅长一听,马上就承认了,“哎,真是有这么个事儿呢,高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等到刘厅长听说,凤凰市科委搞出这么个东西来,略略犹豫一下,“只要质量没问题,价钱好说,千万给我把检查应付过去。”

    “这还用说?科委的服务公司新开出来地,而且,你们为了补救,都找到凤凰科委了,态度总是有了,”高胜利这话再明白不过了,就算这产品有点小瑕疵,但是你们尽力了不是?工作态度是端正的嘛。

    接下来,两个厅长就闲聊了两句,高厅长这才明白,敢情交通部这次的考察,目的就是挑刺去了,下一步高路的迅展已经是必然了,所以,国内几年前建的高路,就被抽出了几条来检查,充分地考察之后,才能更好地制定高路展的目标和完善相关细节,也正是因为如此,改委的人也随行了。

    天涯省的高路存在车道过窄、损毁严重等问题,这些问题,高管局是不怕被查地,那是受客观因素制约的,但是呼叫站显然不在此列。

    陈太忠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跟着高云风离开了,才出了交通厅,高公子就笑一声,“太忠,努力啊,这个机会抓住的话,通张路改图纸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是真的眼红了,通张高路全长七百多公里,七个站点能从三十万卖到六十万,七百个站点的话,卖到四千万左右问题不大,这可是白花花的人民币啊。

    不过,高云风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抢陈太忠地买卖,那就只好软语相求了,“太忠,回头通张路地买卖要是成了,我可是没功劳也有苦劳呢啊。”

    “瞧你那点出息吧,”陈太忠斜眼瞟他一眼,“我这儿全国独一家,你就算去外省展,也是独一份儿不是……说吧,哪几个省你有关系?”

    “呃,这倒是好主意,”高云风被他这么一忽悠,马上眼光就远大了起来,“有两个省我倒是有把握,不过,得给对方留点利润出来啊,也不知道能赚多少?”

    他这么说,就算旁敲侧击地打听陈太忠的利润点了,心说大家是兄弟,你怎么也得给我一个差不多地结算价格吧?

    “我那是新产品,利润点没算出来呢,谁知道今天能遇到这种买卖?”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太突然了。”

    “是是,太突然了,可是你总得给我个差不多的价码吧?”高云风眼皮一翻,“我要不知道底价,怎么公关,怎么向别人许诺?”

    “你许个毛的诺,我说云风,我怎么从来没现,你这么笨啊?”陈太忠白他一眼,接着又冷笑一声,“你在外面接了多少活,欠了多少情,让他们来天南接点活不就完了?反正有些活你不方便出头接……交换不是?”

    “靠!”高云风终于明白过来了,狠狠地一拍自己的脑门,“那是,我这买卖独一家,也不愁卖,何必告诉他们利润点?”

    这只是他的借口,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想过,相互之间资源可以交换,因为修路这种事,都是以省为单位来搞的,各省的事情,基本在省内就搞定了,敢来虎口夺食的,除了京城的人马,就是在本省有强力支撑的外地强龙,他高某人也从没想过碗里有饭,还要让给外面。

    可是陈太忠这建议,提得却是挺合情合理,就像两个机关的领导,相互在自己的管辖范围提拔对方的人一般,就是为了回避一些东西而交换,而陈某人做过6海和天南的天南的交换买卖了,自是知道,省和省之间的交换其实也平常。

    但是高云风不知道啊,在瞬间,他就觉得眼前开了一扇窗户,让他看到了新的世界,说句实话,虽然他已经算是嚣张的人物了,但是在本省,为了父亲的官声着想,很多事情他能掺乎都不敢掺乎,可要是能跟外省交换的话,他能干涉的范围,真的就多了很多出来。

    在天南,他不合适插手的事情,可以交给外省的关系,他想赚钱,可以跑到外省去赚嘛,这不但是一条巨大的财路,也是一种经营理念的提升。

    再想想陈太忠交给他的项目,不但利润高还不透明,尤其还是全国独一份,展到外省去无须领太多人情,可是对方想交换什么,那就是实打实的人情,都是搞公路的,谁还不知道那些利润点?

    用天南省他插不上手的项目,去换取近乎于垄断的无线紧急呼叫站,一里一外,差距之大,不可以道里计。

    陈太忠倒是没有多激动,他很随意地笑笑,“其实这个系统能打开局面,还是要谢谢改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