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亮在天涯(书号:760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亮在天涯

作者:陈风笑
    对设计院来说,高路可也是一块肥肉,这路该通到哪里,哪里该开口子,配套设施该如何选用,要求是由当地政府来提,但是细节的决定上,却是设计院来做主

    施工方一般都是有大背景的,但是若是遇到与图纸上不符的地情地貌,就算明知会对己方利益造成损失,也只有建议权而无修改权,必须得经过设计院的人来认定签字,才可以改动,这一点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当然,有那大能的施工方,也敢不经过设计院就少许地改动一下,但是结果通常会遭受到一点麻烦,该是谁家的权责就是谁家的,去别人的饭碗里抢肉,那可是犯忌的。

    就算改动的人保证出不了事故,出了事故全算他的,而且他的改动确实有理,但是这样做的人,那是无组织无纪律,没有大局感,不受点磨难才叫稀奇。

    所以高云风一听陈太忠这话,直觉地就做出了反应,这件事情不能做,就算设计院有关系,这个改动怕是都不能实现。

    理很简单,设计院对图纸进行改动,或者是授权别人改动,那也是要冒风险的,“萧规曹随”才是王道,既然有线呼叫站在设计方案中长期被大家认可,那么,否定这一方案将其改为无线呼叫,责任谁来承担?

    当然,若是有人想另出机杼,以此改动来彰显自己思维活跃勇于革新,倒也未始不能一搏,但是高公路这种大项目,却不是好的试验场所----责任太重大了。

    除非上面有行政命令,或者是副总工程师以上级别的人,想给自己的业绩上添加点什么东西,这个改动才可能通过。

    可是,能给交通部公路规划设计院施加行政命令的……恐怕蒙艺都不方便出头,当然,蒙书记并不是没有能力。而是说,这个呼叫站,真的是太小太小了,虽然在凤凰科委看来,这已经是很大的一块了。

    “不能搞?”陈太忠听得有点郁闷,不过他也没在意。毕竟这个项目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而且,天南不能搞不代表在6海不能搞,支光明跟6海交通厅的苏厅长关系不错,没准就在那边亮了呢。

    所以,这并没有妨碍他支持梁志刚继续搞下去,毕竟这东西的前景,实在是太过远大了,现在高公路地修建热潮才刚刚起步。要是能在全国推广开来,那能有多少的收入啊?

    退一万步讲。哪怕这东西就是不合时宜地。但是投资一样东西。从来没有百分之百成功地可能。失败了也就当交学费了。只要所有权在科委。能证明这笔钱不是被挥霍掉地。就足够了。

    邱朝晖这里地“公交一卡通”系统。在十天之后才制出了五个样品。连同制卡终端软件----这软件还是用深圳市单水单副总所在公司地软件改动地。就是抹去了公司徽标而已。

    不过。相关地介绍资料倒是准备好了。张志宏还找到凤凰大学校办印刷厂。制出了精美地宣传彩页。只是很遗憾。彩页上就是一台样机和电脑地图片。还有一些芯片图片。以证明“我们地技术不是吹地”。

    “好像还缺点什么。”陈太忠拿着这宣传彩页看看。苦笑一声。这种彩页。他在深圳地时候见了不少。自然一眼就看出差距了。装帧不够精美倒还在其次。“没有咱们科委地办公大楼啊。”

    “我也想有呢。”邱朝晖苦笑着白他一眼。“问题是咱科委就拿不出来像样地建筑。唯一地一张。拍地是我办公室内部。还是选取了一部分。”

    办公室刚刚装修过。虽然档次不算太高。但照到照片上还算能看。只是窗户地一角。还是露出了外面残破地院墙。若是不剪去一部分。真是有点……那啥。

    “先做一个图样嘛,”陈太忠白他一眼,“弄一栋十来二十层的大楼,上面写上凤凰科委不就完了?只当是将来的效果图了……深圳那儿都这么搞。”

    是这么说,他对这个效果还是很满意的,打个电话给高云风,约好了时间就上路了,不但带着样机、资料什么的,还带着杨帆。

    高云风却是有孝心,径自领了陈太忠去交通厅找自己的老爹,蔡莉离职在即,高厅长已经有点坐不住了,现在正四处地活动呢,哪怕这次不得手,也要制造出舆论来,留给大家一个深刻的印象----下次谁要再跟我抢,我就跟他拼了!

    半年不见,高胜利反倒是瘦了些许,可见劳心者的日子也不见得就那么好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脑中蓦地冒出一句奇怪地话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见用情深了,人是会憔悴的。

    高厅长对陈太忠倒是挺热情,寒暄两句之后,将一卡通的资料留了一张在手上,转头吩咐自家儿子,“这个资料,你去送一下吧,遇到什么阻力了再跟我说。”

    按说,他原本是不该安排自己儿子出面的,太不合适了,不过高厅长知道儿子同陈太忠的结怨,所以,年轻人间的恩怨,由年轻人化解最为合适,眼下就算已经恩怨两消,可加深一下感情也是有必要的。

    可见世上的行事方式,本就是没什么定数的,仙草和毒药,或者只是一件事物地两个不同角度而已。

    下一刻,高厅长扯着陈太忠说起了gps导航定位系统,“我听云风说,你们想搞这个定位系统,其实,这本来是素波市警察局要上的,说是对出租车进行监控,好降低针对出租司机的案率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明白了,警察局硬要插一杠子,不但是为了体现自身的存在,更是能通过低买高卖,从中赚取点差价----警方强行要求出租车自费上定位系统的话,任何一个出租司机都不可能拒绝。

    警方的解释,肯定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口袋”以及生命安全之类的云云,但是不妨碍不明真相地群众们理解为“我盯住了你们地口袋”。

    “既然他们要搞,那由他们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警察厅的窦明辉是蒙书记地人,那我不找你高胜利了,我去找蒙勤勤。

    高胜利自然猜得出他心里的想法,摇头笑笑,“这个要求是卢刚当时提出来的,现在倒是没听孙正平说要搞。”

    卢刚是因为常三事件倒台的,是陈太忠最早扳倒的副厅级干部,当时不但是素波市警察局局长,还兼着省厅的副厅长,比现在从常务顶上来的孙正平要强势很多。

    陈太忠当然听得明白,要是孙正平一段时间内,想不到搞这个系统,那么高胜利就可以出手来搞了。

    事实上,高厅长还有一层意思,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套系统若是让警察系统来搞的话,凤凰科委很可能面临款项拖欠的问题,警察系统的财政拨款永远是紧张的----做为个体,警察们会有这样那样的灰色的收入,但并不影响这个事实存在。

    公对公的话,警察局不会介意拖欠凤凰科委的款项,哪怕你陈太忠很牛逼,除非你帮着要到专款专用的拨款下来,钱才能比较安稳地到了你的账上。

    高胜利打的算盘是,反正这个东西强制推广,也必须得到警察系统的配合,孙正平愿意搞就去搞呗,不过到时候,你陈太忠就会知道,跟警察系统打交道舒服,还是跟我的交通系统打交道舒服了。

    “那就等他要搞的时候再说好了,”陈太忠也很随意地笑一笑,无意强行推动此事,这里可是素波,不是凤凰,再说了,那个gps全球定位系统,凤凰科委不过是个代理商的角色,既然不是原创,他也没兴趣大搞。

    “不过呢,我这儿还有个好消息,”高胜利笑眯眯地看着他,“听说你们科委正在搞一个高公路无线应急呼叫系统?”

    “嗯,样品才出来,”陈太忠点点头,“还没有完善,这是我们拥有完全的、自主的知识产权系统,国内肯定是第一家。”

    “它比有线的,好在哪里呢?”高胜利听得很专注,“虽然不用破光缆了,可是电源还是个问题吧?不是一样得破路?要是用电池,还得经常充电,维护也不方便啊。”

    “那是太阳能板的,还有蓄电池,哪里用得着破路?”陈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有点悻悻,“明明是先进的东西,唉,通张高路的图纸……真是让人头疼。”

    “不用破路的话,我倒是有这么个活介绍给你,只是点不多,就是七个点,”高胜利笑眯眯地看着他,“两周之内,能不能安装完毕?”

    “七个点啊,没啥搞头,”陈太忠摇摇头,不过他倒是挺好奇的,“谁家的高路啊?怎么才这么几个点?是一级路?”

    一级路也不对……哪儿有一级路边上装应急电话的?只有全封闭的高路,才有可能有这种设施和服务。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时间,”高胜利见他笑着摇头,“有没有信心搞一下?不过那可是天涯省的高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