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东方不亮(书号:760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东方不亮

作者:陈风笑
    “真的是满头白了?”秦连成愕然地看着面前“面容憔悴”的爱将,“小陈你遇到什么事儿了?要不要我出面啊?”

    “没事,就是琢磨怎么拉投资呢,”陈太忠有气无力地笑一笑,“本来想了一个方案,不过死活是有道关口过不去,唉。”

    “什么关口?”秦连成有些好奇,他哪里知道,那厮纯粹就是在胡说八道?

    “算了,不说了,”陈太忠苦笑着叹口气摇摇头,心说哥们儿还得顶着这满头的白四处转转,好让大家都知道,我这失踪确实是在考虑一些重要事情,“秦主任,没事儿的话,我就走了。”

    “先把你的头染一染去吧,成什么样子?”秦连成也没再追问,而是笑着摇头,“不过,过两天估计还有别人的头会白。”

    对啊,我可以把头染了嘛太忠这才反应过来,其实有秦主任这个建议,自己确实不用跟白毛女似的顶着满头的银满大街地出丑了。

    不过秦连成的后半句话,却是勾起了他的兴趣,“头会白……还有谁的头会白。”

    秦连成冲他微微一笑,“商行那个携款潜逃的副行长,在上海自了,你不知道吧……”

    头会白的,当然是常务副市长郭宇。

    按说,左媛自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她不是在凤凰自的,也不是在天南,而是在上海自的。

    大家都知道,郭市长一开始就是想把这件事压制在凤凰的,不过,他在凤凰的影响力实在太小了一点,虽然除了陈太忠之外,没什么像样的仇家,可同时也没什么像样的铁杆盟友。

    所以。捂了几天之后。实在捂不住了----别人也不答应他继续捂了。郭宇就将事情上报到了省里。

    上报到省里。这就算是把事情捅到头了。天南省肯定自己消化了。也不可能再上报。区区九千万而已。家丑就不用再外扬了。

    但是这事儿传到上海。那可就有点那啥了。九千万是不多。但是这是天南地丑闻啊。虽然上海把左媛移交给天南地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很遗憾。杜毅认为。上海人在偷偷地笑。

    既然这件事要被兄弟省市知道了----上海可没有为天南保守秘密地义务。那咱这儿不大力追究一下。没准什么时候就授人以柄了。

    尤为可恶地是。左行长口口声声地。张嘴一个“龙组”闭口一个“睚眦”地。让上海人在心里偷笑地同时。也让天南人脸上真地很挂不住。

    见过幼稚地。还真没见过这么幼稚地!且别说这龙组根本不存在。就算存在。这么神秘地机构。人家吃撑着了。跟你报字号?

    所以。省警察厅读到的反应就是,虽然同行没说啥,但是人家的眼神里颇有几番不齿:这样的人,也能成为银行行长?还卷走了九千万……天南人都是傻的吗?

    “丢人啊,”杜毅冷哼一声,“回头得问问章尧东,这样的人是怎么被提拔上来地。”

    这话是杜省长在半公开的场合说的,章尧东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这话地转述,等左媛被省厅移交到凤凰市警察局的时候。章书记特意做出了批示,“要引以为鉴杜绝类似现象的生,一查到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渎职行为。”

    相关责任人,那还能有谁?只能就是郭宇了,虽然段卫华章尧东也难辞其咎,但是他们的责任也不过就是脸上红一红罢了,主要责任还是在分管副市长。

    郭宇肯定觉得冤,可是他也没别的脾气了。“金融工作领导小组”的副职是市政府副秘书长扈容克。郭市长索性就把责任推到此人身上了,没有人刻意为难的话。区区的九千万还是影响不了常务副地位。

    令郭宇郁闷地是,这个扈秘书长其实是他自己的人,眼下郭市长立足未稳,好不容易跟前有两条小鱼小虾米了,却是又不得不牺牲一条来舍车保帅----真的太令人郁闷了。金融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里,还有财政局长宁建中,郭市长想将责任向宁局长身上推一点,不过想想姓宁的跟卫华市长和尧东书记关系都很好,终于是没鼓起那个胆子。

    “小扈,我这也是不得已,你先受点委屈吧,”私下里,郭市长跟扈秘书长是这么说的,不过,为了不让自己阵营里的人看着寒心,在公开场合,他不得不多次痛心疾地指出:扈容克同志所犯的错误,是无法容忍的,给凤凰市造成了不可弥补地损失,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知道内情的,心里都在鄙视他,谁不知道那银行的领导层是你郭宇一一点过头的?就连那携款潜逃的左媛,可不是也时常去你的办公室里转转?

    只是这些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扈容克的主子都不保他了,别人还能说什么?倒是景静砾私下跟陈太忠嘀咕了一句,“郭宇这点水平,也就是干企业的料,政府机关可不是这么混的。”

    景秘书长说这话地时候,也颇有一点幸灾乐祸和悻悻地味道,他幸灾乐祸的是:扈容克最近跟郭宇走得很近,有时候甚至不怎么听他这大管家地话了,活该有此报;悻悻的却是:郭宇看来不能怎么动,要不然,他这个市政府秘书长没准就能因为郭宇倒掉而外放个县委书记区委书记之类的,甚至没准能问鼎一下副市长。

    “反正,他估计要老实一阵了,”陈太忠笑笑,却是没办法再细说了,他隐隐猜出,景静砾想忽悠着他去踩了郭宇,可是……实在不能踩了。

    就在一周前,素波市财政局局长杨兹帏被双规了,不过,杨局长倒是还算硬气,把大部分责任都扛到了自己头上,而省纪检委似乎也有意到此为止。

    事实上,朱秉松已经辞掉了市长,常务副市长也被从省城配到了辽原任常务副,继续追究是没什么意思了,只是财政局这个口子过于重要,杨兹帏不被双规都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陈太忠觉得,自己要是再折腾郭宇这个市长,就未免太拿豆包不当干粮了,反正那厮已经偃旗息鼓了,不歇缓个一年半载的,不可能重新振作,所以就忙他的一摊事儿去了。

    景秘书长今天来找陈太忠,还有点别的事儿,“太忠,你们科委这个服务公司,能不能改一下制,改成市里直属企业?”

    “根本就是皮包公司嘛,”陈太总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景秘什么消息了吧?”

    “我也就是问一问,”景静砾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叹口气,小陈还真是手紧啊,抓到东西就不肯放手了,“听说你们这公交一卡通搞好了,正在公关呢?”“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我就知道你看上什么东西了,“这个市里要拿去就拿去吧,呵呵,不过科委前期投入的三百万,您得给我处理了。”

    他手里有了高路紧急呼叫站的项目,这个公交一卡通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既然要麻烦高胜利一趟了,还不如搞搞这个,更有前途嘛。

    “你要不管了,那一卡通卖给谁去啊?”景秘书长笑着摇摇头,“算了,当我没问,我就奇怪了,怎么你们科委搞什么都赚钱啊?”

    “谁看上我的服务公司了啊?”陈太忠却是不肯罢休,笑着看他,“要是景秘书长的人,那我就不问了。”

    “唉,也不是,”景静砾叹口气摇头,心里禁不住生出点凉意来,这家伙真是睚眦必报啊,“中关村街估计要下马了,有家搞Ic卡开的公司没资金了,向市里提出搞合资,现在市里不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吗?”

    市里能拿出来的,也只有优惠政策了,至于是资金扶持那是不用想了,科委倒是有相应资金,但是这个项目已经被梁志刚和邱朝晖先后否定了----科委这儿都开始开了,再让你搞,那岂不是重复投资?

    所以就有人找到了景静砾,让他问问凤凰科委的服务公司有兴趣被市里收编没有,要是有兴趣,就将两家合为一家,市属企业想得到一些资金扶持并不是很难。

    其实,陈太忠已经猜得**不离十了,有人需要个岗位来安置了,科委这块又搞得蒸蒸日上,所以有人动心是很正常的,不过景静砾哪里敢告诉陈太忠?

    “说穿了,还是个工作态度问题,”陈太忠见景秘书长含糊其词,倒也不好再问,只能悻悻地摇摇头,“这服务公司要是交给电机厂那帮人经营,半年就能搞得破产了。”

    电机厂的厂长,好像是主管工业的杨波市长的关系,景静砾笑一声,却是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这个公交一卡通项目,什么时候能出成品?”

    “样品已经在搞了,估计要七八天吧,”陈太忠对这个,心里很有数,“等定型下来的时候,还得去素波公关。”

    陈太忠自以为想得很周到了,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一卡通的项目还没搞定,高公路应急站的买卖先找上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