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回国(书号:760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回国

作者:陈风笑
    左媛的父母年纪已高,晚上睡得极轻,不过这一晚,他俩可是睡了一个好觉,陈大仙人出手,他俩要睡不好,那可就太没天理了。

    遗憾的是,这一个难得的好觉,付出的代价是极重的,老两口一睁眼就觉得事情不对了,屋子里怎么有点乱糟糟的?

    当然,下一刻他们就明白,生了什么事情,女儿、女婿和外孙,被国内来的人弄走了!

    这个判断,绝对合情合理,因为凌乱的房间提醒他们,昨天家里肯定是来外人了,更重要的是----通过种种迹象判断,他们可以确定,女儿一家三口离开家的时候,甚至是穿着睡衣的,若不是国内来人,三人怎么会走得这么仓促和狼狈?

    而且,左媛放在文件柜里的报警牌也不见了----报警牌不在,跟“sos”那面朝上,是一个效果。

    “小杰……媛媛左媛的母亲身子一软,坐在地上就放声大哭了起来。

    “好了,你不要哭了,”左媛的父亲是干过局长的,比老伴沉得住气的多,他略一思索就做出了判断,“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媛媛手里有钱,只要有钱,生命就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她只是携款潜逃,又不是政治上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可是……”左母止住了哭声,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解释,“她这两天……这两天联系了民运的人,正要申请政治避难呢。”

    这件事,左媛不敢跟她的父亲商量,只能跟母亲谈一谈,而做母亲的心里也不是很赞成,左母是经历过一系列运动的,自是明白专政铁拳的威力。

    不得不说,现在的干部,是一代比一代走得远了。左媛的父亲在任时手脚也不干净,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一下台就跑到美国来了,生恐跑得慢了被专政了。

    当然,左父也不是不开通的人,他禁止左媛跟那些民运份子接触。主要还是因为他不想让女儿的事情跟政治挂钩----叶落归根是中国人传统地故乡情结,虽然老左已经是吃洋大米的美国人了,但是闲来无事的时候,他还是喜欢经常回家乡看看。

    女儿携款潜逃。这就让他在回乡时平添了不少阻力。不过那阻力好歹还是来自民间。若是再跟政治挂上钩。政府也不会待见他了。乡情可就真成了可望不可及地东西了。

    “政治避难?”他下意识地反问一句。虽是略有愕然。却也没如何地惊讶。自从女儿不顾他地反对。悍然地逃到国外。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世界已经属于下一拨人了。他这老朽地意见。是可有可无地了。

    不过。老朽自然也是有老朽地作用地。下一刻他就怒视自己地老妻。“那你还等什么啊?赶紧让民运地人出面。给美国人施加压力啊。”

    其实。这压力施加不施加。一点都无所谓大局。洛杉矶国际机场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有些新加入民运地人表示不解。但是迟早他们会明白。对美国人来说。丧家之犬地作用就是在适当地时候令其反噬旧主。外加适度地增加点噪音而已。

    外表地风光真地做不得数。符合美国利益地中国民运才是民运。其实跟中国不怎么搭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不过。饶是如此。陈太忠也没有在当天就离开。原因无他。洛杉矶国际机场实在是太大了。他没有找到回去地航班应该在哪个候机楼等待。

    来地时候他倒是没有这种困惑,因为一下飞机他就直奔着左媛的所在地而去了,可现在要回了。他是有点傻眼了。解说他倒是看得明白,不过……他虽然隐身了。却是怕别人碰到自己,一路小心翼翼地寻过去,等他找到地点,洛杉矶----上海的航班刚刚起飞,没办法,这儿一天起降十几万人呢。

    所以陈太忠带着左媛一家上飞机,就是第二天的事儿了,想着自己一路来得辛苦,虽然起飞的时候,他将这一家三口带进了行李舱,不过等飞机冲上天空,他少不得将这三个人一一扔进机腹,却是有意不加防护,你们也尝尝味道吧。

    他自己倒是美不滋滋地躺在行李舱里,用天眼看着空姐跟机长和头等舱的客人**,这里的条件要好得多啦,不冷,也没啥噪音。

    陈太忠之所以选择上海的航线而不是北京,自然也是有他的想法,北京那儿是都,政治事件很容易在第一时间被和谐掉。

    上海则不同了,偏重经济一点儿,又是对外窗口,左媛若是在这里投案自,想来遇到地关注不会少多少,而被和谐的几率要小很多。

    最起码,上海这边现有不对劲儿的地方,是要知会天南一声,甚至是直接联系警察部,那么,知道消息的人就会更多一点。

    “我爱人和我儿子呢?”警察分局对面的马路上,一个面容女人憔悴的女人恨恨地盯着一个相貌普通的男人,眼中满是怒火,问完话之后还皱皱鼻子,连打两个喷嚏----飞机上真的很冷,虽然陈某人怕她挂了,微微地施加了一点保护,但是,当时她穿的是睡衣。

    “报纸上出来消息,你就会见到他们了,”陈太忠双手插在口袋里,两眼望天,“给你地时间不多,明白吗?”

    左媛已经绝望了,她失去知觉的时候是在洛杉矶,等她清醒过来,人已经在上海的郊区了,打车前往警察分局的时候,她有意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三天,自己就又回到了这个费尽心机才逃离的国家。

    “要是在警察局你不肯配合的话,”陈太忠想说点什么威胁的话,不过再想想,实在没有必要,“你好自为之吧……我说你到底进不进去?”

    左媛迈着颤抖的双腿,哆哆嗦嗦地走到了警察局门口,再就要进门的一瞬,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却现她刚才站立地地方空无一人。

    一切就像从未生过一样,但是她知道,那并不是幻觉,绝对不是!

    “携款潜逃?来自地?”接待的警察看着面前地女人,心说你都携款潜逃了,也不知道买套差不多点的衣服,大热天穿套牛仔服,还是男氏的这种,“等我联系一下经侦支队……”

    这位一边抬手去拿电话,一边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偷了多少钱啊?”

    “九千多万,”左媛也不看他,双眼茫然地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地回答。

    “呃……”那警察手里的电话登时掉落在桌面,讶然地抬头看她,下一刻,他抽出桌上摆的签字笔,很警惕地看着她,“姓名、年纪、职业?”

    左媛一一作答,那警察方才又拿起了电话。

    “……我说你能不能快一点啊?”左行长愁眉紧锁,“我赶时间呢,晚了的话,我的亲人有生命危险。”

    “携款潜逃还有理了?”警察低声嘀咕一句,他也没当那“生命危险”是怎么回事,卷了九千多万的贪官来自,这种情况在分局还真少见,估计……是回国看望病危的家属的?

    倒是经侦支队的人在审问中,对她这话很重视,“生命危险?那是怎么回事?”

    “他们被你们绑架着呢,”左行长自然会认为,暴力机关是沆瀣一气的,有气无力地回答,“国家安全局龙组的人,叫睚眦……”

    “行了,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这位一听,登时重重咳嗽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心说这龙组……不是虚拟出来的吗?

    想是这么想,不过这事儿实在有点蹊跷,他琢磨一下,终是觉得兹事体大,于是放下了手中的笔,站起身来出门去了,“算了,我去请示一下领导啊……”

    这时候的陈太忠,已经再次折返机场了,他觉得这么旅行挺便捷的,连安检都不需要过---且让哥们儿查查,上海到素波的航班是几点的?

    他这边等航班呢,凤凰那里可是乱得一塌糊涂了,一个副处级干部失踪,居然惊动了市长段卫华,倒也是咄咄怪事了。

    这是因为左媛的前车之鉴就生在不久前,而且说起来,陈太忠搞钱的本事,那基本上算是有口皆碑的了,所以就有人很不厚道地猜测,那个陈主任,会不会也是……那啥了?

    当然,这种话眼下是没人敢说的,陈太忠的报复心实在是太重了,万一、万一人家回来了,一查谣言的源头,那些图了嘴皮痛快的,岂不是要皮肉痛快了?

    可是,这陈太忠一下不见了七八天,实在是让人坐不住了,谢向南汇报给了秦连成,秦连成虽是不情愿,硬扛两天之后,还是报告给了段卫华。

    总算还好,就在段卫华也有点忍无可忍的时候,谢向南终于联系上了陈太忠,“我说你有没有搞错……怎么一下就是八天不见人?”

    “我在考虑问题嘛,想得太入神了,八天没睡,”陈太忠打个哈欠,满嘴胡说八道,“现在才现那块电池没电了。”

    “扯吧,”难得地,谢向南也多说了几句,“八天没睡,那你现在什么样子了?”

    “满头白啊,真的,回去让你看看,”陈太忠叹口气,挂掉了电话,心说哥们儿这好事儿怎么从来都是做得泪流满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