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盛名之下(书号:760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盛名之下

作者:陈风笑
    马疯子、丁小宁和十七的钱,那倒都还好说,更神奇的是,劳动局的局长周无名也跑来了,根本没问科委缺多少钱,丢下一张支票转头就走,“三十万的赞助……我已经尽力了。”

    他没法儿不走,丁小宁还在一边站着呢,当初在仙客来,可就是这娇滴滴的女孩儿砸了他的车的,等周局长见到电视上丁小宁跟杜省长坐在一起的镜头,别说报复心了,没尿到裤子里已经算是沉得住气了。

    这也是牛冬生的招呼打到了,周局长一听说陈太忠张罗钱呢,一时也顾不得多想,心说可算有机会跟那厮把前愆化解一下了,二十万保个局长的位子,这可不算亏。

    等到后来,他又担心二十万有点不够,少不得局里开个会,强调一下支持凤凰市高新技术产业的必要性,“我建议,赞助科委三十万元,虽然局里也很紧张,但是……穷啥不能穷了教育,苦啥不能苦了科技。”

    那年头,劳动局也是穷单位,三十万搁给谁都心疼,大家看着局长在上面白活,心里就不痛快,所以,没人接他这话茬:是你惹了科委那姓陈的,为啥要大家帮你买单呢?平常那些吃吃喝喝的帐,岂不是更不好报了?

    “没人反对的话,就这么定了啊。”周无名其实不算特别强势地领导,不过在单位里基本上也能说一不二,他生恐有些人事后歪嘴,少不得加一句,“谁有意见,现在提还来得及。”

    有人想说话,却不防被身边的人悄悄一拽,那位随手在桌上写上“陈太忠”三个字----你傻的啊,是怕这位爷找不到你头上?

    不算政法系统的话,在别的单位。陈太忠的名声还不算太响,但是劳动局的相关人等都知道他的厉害:能硬生生地把周局长逼得躲了十来天,对这种人,谁不好奇?

    再加上上次的那辆普桑被砸的事情。劳动局随便一个人都知道,科委出了一个特嚣张地主任,欺负得周局长一点脾气都没有。

    反正。既然会上讨论过,这钱给科委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公对公的事情,谁也不能说什么,周局长都打算好了,会议通不过他也要给,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上一下会是给你们面子呢。

    周无名拿这钱出来。就没打算问科委的资金缺口,人家损失了五百万呢,打死他周某人也拿不出五百万,那就是有多少算多少。

    再加上丁小宁又在场,他给了钱就拔腿走人了。不请自来的,体会不到陈太忠真正地用心,当然,周局长也无须去体会。

    倒是马疯子他们,还有后来到的交通局、甯家工业园、临铝凤凰办事处等人,就是表示了一个出资额度----我们能出这么多钱,你现在要多少,张嘴就行了。

    梁志刚心里登时大定,把这些人赞助的钱算一算,不够两个五百万。一个五百万是绰绰有余了。那么显然,他地责任就更轻了。

    哪怕是他监守自盗呢。能积极退赃都可以获得从轻落,火炬计划的资金有着落了,他的位子当然就更稳固了。

    不过他也清楚,人家都是冲着陈太忠的面子来的,而且钱不进帐,那就是冲着一个一个项目才6续地投,这也算头上多了几个婆婆。当然,能解得这窘迫场面,他已经要念佛了,还敢有什么抱怨?

    可是,还是有人不高兴了,谁?郭市长呗,科委有钱了,他的计划就出了变数了。

    哎呀,这陈太忠还真是能折腾啊,听说科委的化缘能力是如此地强,郭宇又琢磨开了:姓陈地这么搞,是想自行消化这一块损失呢?还是想暂时拉人投资,等时候到了跟我清算呢?

    想了半天,郭宇隐约猜出,这八成是陈太忠好面子,先把场面撑起来,又想保那个姓梁的副主任平安,估计啊,那厮跟我一样,等着经侦破案追缴资金呢。

    郭市长却是没想到,陈某人这么做,只是不想让科委的工作掉链子----既然好不容易打出去点名声,肯定是得加倍珍惜的不是?

    反正,有了这么个猜测,郭市长就可以把科委的事情暂时搁置了,那儿都拉了那么多赞助了,对损失款项追缴地**,不会很强烈了吧?

    陈太忠的北京之行,受到了邵国立的热情接待,正好当天晚上,有私人会所新鲜开张,里面有棋牌馆,邵总给陈太忠接了风,就拉着他去玩了。

    严格地说,这里算得上地下赌场了,不过这种场合来的都是熟客,而且这种地方京城并不缺,只是玩到规模这么大的不多,反正主人只收点场位费,却也不算做庄的那种。

    邵国立在里面熟人不多,可是只要跟他打招呼的,都是身边围了几个人的主儿,看起来,这个***有点够不上邵总的身份。

    可是恰恰是这种档次差一点的***,对人看得是最紧地,场子里有千术高手四处走呢,两人随便走走,又上场子练两手,不多时就收手了。

    陈太忠玩了玩梭哈和十点半,赢得也不多,才三四万,他知道这是邵国立要考校他地赌术,不过,他又有什么赌术了?反正就是规规矩矩地用天眼作弊完了呗。

    最后让他收手的,是他遇到了一个手上有活地主儿,那家伙卡牌卡得极好,算计能力也惊人。所以他很痛快地站起身,也不说什么就不玩了。

    “邵总,这才是高人啊,”场子里的老板站出来,轻声对邵国立嘀咕,敢情那老千是他安排地,“手上没活,可是眼力一等一,老六的活儿,一般人哪儿看得出来?”

    “值多少钱?”邵国立低声问了。“按你们的行情。”

    “这个……不好说,”老板挺谨慎的,犹豫一下摇摇头,“现在玩的都是高科技。要是光说眼力和算计,这家伙可算是顶级了,不过他对高科技不太了解的话。就不好说了,这个是看不出来的。”

    “这才是我想要的,”邵国立笑着点点头,他玩的地方哪里敢有人出千?“他要真懂高科技,还没意思了呢。”

    陈太忠走出去之后,心里却是有几分不舒服,他对这个考校有点不爽。信不过我还找我来做什么?哥们儿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怀疑过呢。

    当然,他也知道,邵国立来这一手也是正常的,可是他就是不舒服了。等邵国立出来地时候,他就很直接地说了,“邵总,这次去澳门,时间很长吗?”

    邵总是京城长大的,眼力和听力那都是一等一的,当然知道这位有点不满意了,不过他也没在意,“去那儿啊,就是随便玩一玩。还是等人开船了。出去再玩儿。”

    “赌船?”陈太忠的脑海里,登时就出现了《赌神》《赌圣》《赌侠》之类地片子。“是得去公海玩儿吗?”

    “香港电影看多了吧你,”邵国立笑得直打跌,“呵呵,哪儿是那么回事?就是个游艇,出海转转,上去玩的也都是商界的人物,不过,有些不报名号地,咱也不用去打听,就是那么回事。”

    嗯,敢情是档次比较高的私人会所啊,陈太忠有点明白了,接下来就该说正题了,“要赢多少钱就够了?”

    “这次也不知道谁会去玩儿,”邵国立笑着摇摇头,“大赢一把就行了,邪门儿的是我上去就没赢过,有点说不过去啊,一个破关长的小舅子一场都能赢两三吨……我就不值得别人投资?”

    “行,赢够了你说一声就成了,”陈太忠感觉,这家伙的脾气,跟高云风有点类似,少不得就直接提出了要求,“邵总你怎么不值得投资呢?临铝的范董找了我好几次呢……我那儿真是忙。”

    他这话就撇开了邵红星,直接点出了范如霜----跟邵红星化点缘都那么难,何必说那厮呢?

    “那个氧化铝项目吧?”邵国立还真是明白人,不过就是把电解铝记成氧化铝了,他笑一声,“那个东西,一时半会儿立不了项,国际上铝价始终疲软,要是立项,天南的希望很大。”

    当然,他这话陈太忠也听得明白,天南地希望只是“很大”,至于说会不会变得“更大”或者说“变小”,那就是要看邵某人打算怎么使劲儿了。

    “这还不算投资啊?”他笑一声,既然对方是他想像的那种性格,他也不介意说得更**一点,“范董的诚意可是十足的了,难道你要让她也输给你两三吨?”

    “那钱我还真不敢要呢,”邵国立看他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来了,这性质差不多,风险可是小多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眉头登时皱了起来,这会不会是一个……涉及了很大的***地交换呢?他有点想不明白,只是,在官场混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习惯性地把有些事情阴谋论了。

    “其实在澳门也能赢那么多的,”他摇摇头,苦笑一声,“那里不是输赢几吨都很正常的吗?”

    “没什么人会说出去的,你不用担心,”邵国立猜出了他的忌惮,笑着摇摇头,“澳门赢钱?那里场面太小了,是个人就知道澳门,知道葡京,脑子没病的谁敢去那儿玩大的?”

    “你真以为有那么多贪官,在澳门输了几千万?”邵总的笑容里,味道很多,“有些钱根本没办法交待去向,交待了就是生不如死,才说是输了,你明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