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错觉(书号:760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错觉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和甯瑞远都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国家的很多战略资源,都因为种种利益纠葛,被掌握到了私人、洋买办甚至直接就是国外的财团的手里。至于说修路这种小事,那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了。

    不过,甯瑞远倒是没被陈太忠这番话影响了情绪,既然他顶着外资的名头,享受到了种种的优惠,那么有些领域不能进入,倒也是正常的了----他甚至不知道,这只是陈某人直觉地做出了反对。

    “好了,既然来了我这儿,那就一起吃顿饭吧,”甯总很郑重地出了邀请,“你这忙得……咱俩有一个月没见了吧?”

    这顿饭还来了凤凰市的地税局局长赵永刚,赵局长年近五十,长得也相当富态,他对陈太忠不是很感冒,倒是握着荆紫菱的手叨叨个没完,一双肉泡泡眼色迷迷地上下打量着天才美少女。

    不过他一听甯瑞远介绍,这是招商办的陈主任,马上就热情起来了,“呵呵,原来是陈主任,电视上见过好几次了呢,不过见了真人,才觉得比电视上的还年轻。”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客套了两句之后,饭局开动,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本来见这赵局长跟荆紫菱套近乎,很有泄一下的冲动的,不过人家既然一听自己的名字,就夹起了尾巴,那倒也就不能太当真了。荆紫菱却是不避嫌地凑近了他,“太忠哥你怎么了?看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跟刚才那个电话有关?”

    “唉,反正闹心的事儿,”陈太忠叹一口气,摇摇头,他刚才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却是素波市新扎副市长祖宝玉亲自打来的。

    这是祖市长上任之后,跟陈太忠的第一次接触,“陈主任你好。打扰一下,我是素波分管科教文卫的祖宝玉,听说凤凰科委有些先进经验,想组织大家学习一下……”

    陈太忠还真不知道祖宝玉分管的居然是科教文卫,一听就有点高兴,心说这是好事儿啊。天南科委我打不进去,把素波科委拉过来学习一下,也只当是打省科委的脸了。

    不过很遗憾,这只是祖市长初次见面,打招呼的方式而已,客套话一过,就说起了另一件事情,“素波科委地投资出了问题,本来我是想查一下原因的。不过现在有点麻烦了……”

    敢情,祖宝玉搞清楚自己是怎么上来的之后,虽然不合适马上联系陈太忠。但是心里也存了报恩的心思----没错,虽然这只是交换,但是做为受益者本人,他不该有点表示吗?

    再说了。陈太忠跟蒙艺走得太近了。素波地新任市长赵喜才在蒙书记面前说话。未必都能有陈某人说话地力道重。这种贵人。岂能错过结识机会?

    祖市长虽然也很清楚。十有**自己是升不动了。但是机会是创造出来地。而不是等出来地----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副市长。分管地口子不是也有好坏吗?

    所以。虽然祖宝玉上任初始是很忙地。但是他还是抽出时间。把陈太忠地资料好好地收集了一番。想着怎么做才能投其所好。

    一收集不要紧。他马上就现了。这个年轻人果然不能等闲对待。人家跟好多有钱地商人交情匪浅。自己要是上门送钱。不但显得没啥创意造不成什么深刻印象。甚至都可能被人家回绝。

    不过还好。陈太忠也有弱点。非常明显地弱点。他实在太强势了。而强势者会有一个共性----仇家多。就算那些仇家动不了什么攻势只能忍气吞声。但却是潜在地炸药桶。

    祖市长略略查找一下。就现陈某人有个仇家。正在自己地管辖范围之内。素波市科委地主任方休。好了。就是你了。拿你开刀。给小陈送一份见面礼。

    火炬计划的钱被人骗走了,这已经是素波科委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了,而且还因为担保,背上了巨额债务,早有那些好事者,义愤填膺地向市里写匿名信举报了。

    祖市长摩拳擦掌了半天,终于狠狠地击出了一拳:方休,这个一千万地损失,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待啊,火炬计划的钱是用来扶持企业的,不是让你拿来拆借的,还替别人担保----你要交待不清楚这件事,我就建议纪检委介入了啊。

    方休却是振振有词:这些政策,我们琢磨过啊,凤凰那边的五百万,也是拿来大钱生小钱的,我们只是借鉴成功先例而已,谁想到就遇到骗子了呢?

    省科委主任董祥麟也跳出来了,他欺祖宝玉是新扎的副市长,下手不可能太狠,虽然你能由行局转入zf,肯定一定有实力,但是上任伊始就下狠手,就不怕激起公愤吗?

    “这个不能怪我们考察不严密,大热的天,冒着三十八度的酷暑,方主任亲自去深圳看了对方厂房和办公室地,不是我们不用心,而是骗子太狡猾,祖市长您要处分方主任,会让这些脚踏实地做实事儿的干部们寒心呐,以后大家索性不作为就好了,也省得犯错误。”

    当然,这个时候,董祥麟是决计不会提起,方主任在深圳期间到底是把心思花到哪里了,至于家属随行那更是不用提了---人家都给报了,又不是科委出钱,想查都不好查。

    真要查的话也不是不行,那就要动用纪检委了,祖宝玉正琢磨是不是该下重手呢,轰隆一声巨响,凤凰传来了消息:凤凰科委火炬计划项目的钱,被人卷走了。

    这一下,素波科委更有理了:祖市长你看,凤凰科委的钱,也是不见了,咱能说凤凰科委做错什么了吗?这是天灾**啊。

    祖宝玉在陈述事情过程的时候,还是挺讲究语言艺术的,语气也很客气,但是这并不能抹杀他本想表达的东西:陈太忠啊陈太忠,我真是想帮你出气的,可是,关键时刻你怎么给我掉链子啊?

    陈太忠一听这因果,心里这份儿憋屈,那也是没法提了,凤凰科委地钱被卷走,他心里已经是相当地不痛快了,耳中又听到素波的方休可能因为这个缘故而逃脱制裁,实在是……欺人太甚啊,那个局布的也很辛苦的呢。

    所以,他的情绪当然不会很好,甚至,在地税局长赵永刚向他敬酒的时候,他都是端起杯子,很随意地碰一下,浑然没有注意到,杯中的酒洒出了一大半。

    他这是有心事,但是看在赵局长眼里,那就是有情绪了,赵永刚原本是税务局的常务副局长,也是在国税和地税分家的时候,才来地税任了局长,多年地副职经历,让他养成了谨小慎微地习惯。

    赵永刚和薛时风是素识,两个人下乡插队时在同一个生产队,不过两人的关系实在说不上是好,只是在同一个公社地“老三届”中,只有这两人混出了名堂,所以还保持着相当的联系。

    陈太忠枪挑薛时风的事情,赵局长是一清二楚,在兔死狐悲之余,他也不禁为这年轻人的蛮横和霸道咋舌不已:现在的小年轻是真敢下重手啊。

    所以,在赵永刚心中,陈太忠这家伙,是招惹不得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刚才他一听说这年轻人是科委的陈主任,马上就收起了那份急色的模样,心中还惴惴不已:这个年轻漂亮的荆紫菱,一定是陈某人的码头,但愿他不要生我的气。

    不过,他越是担心对方生气,就越觉得,陈太忠今天这心不在焉的样子,是表示给自己看的,心中不禁有点愤愤不平:我说,我也不知道这女孩儿跟你有关系不是?做人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的吧?

    等到陈太忠猛地跟他撞一下杯子,连着酒都洒了不少,赵局长猛然间醒悟过来了:坏了,这家伙一定是知道,我跟薛时风关系不错了,要不然,也不会反应这么激烈。

    可是我跟小薛,那可真的只是泛泛之交啊,一时间,赵永刚觉得自己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其实----插队的时候,薛时风还偷过家里捎给我的鸡蛋呢。

    反正,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赵局长只觉得屁股下面坐了钉板似的,怎么坐怎么不舒服,短袖衬衣脖颈和后背处,也有点毛扎扎的感觉,就像人兜着领子灌了无数个苍耳子一般,

    我这是惹人了,真的,赵永刚心神不定地端着酒杯,脑子里一片空白,本来认识薛时风已经是不该了,后来还握着人家码头的手不放,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甯瑞远感觉,今天有点不对劲,不光太忠是一副蔫不拉叽的模样,这赵永刚也浑然没了平日里顾盼自若、睥睨天下的豪气,这俩人是怎么啦?

    他不想打问这种事,少不得扯了荆紫菱来说话,“那个碧涛的事儿,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实在不行,我帮你施加一点压力,大家反应强烈了,zf多少也会考虑的。”

    “我已经打算好了,在凤凰投资搞互联网,”荆紫菱笑吟吟地回答。

    “赵局,小美女要投资呢,你可得关照啊,”甯瑞远笑嘻嘻跟赵永刚打招呼,赵局长下意识地点点头,“美女嘛,肯定没问题啦。”

    下一刻,赵永刚浑身巨震,坏了,陈太忠一定认为,我占他码头的便宜呢,一时间,他欲哭无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