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经侦支队(书号:760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经侦支队

作者:陈风笑
    梁志刚近来也是一门心思扑在科委的火炬计划的项目的甄选上,所以跟商行的左媛就接触得就少了。

    一开始左行长还常来走动一下,用意也无非是巩固客户关系,不过到了后来,她现科委的钱很老实地在账上趴着,梁主任在意的只是每个月的返点能不能按时拿来。

    正是因为梁志刚将这些钱看得太重了,除了一开始那保护罩提了五万出来,再没有动过一分钱,四百九十五万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次梁主任能现不对劲,还是因为那点财迷心思在作怪。

    上个月结算返利的时候,左行长嫌梁志刚太过小气,说是这返利半年结一次就可以了,“每次才两万多,你不嫌折腾得麻烦啊?”

    梁主任当然不嫌麻烦,“呵呵,我们穷日子过惯了,一分钱都看得比斗还要大,左行长你别拿你们银行来跟我们比。”

    “科委现在可是不穷,账上的钱都能压死人了,”左行长悻悻地嘀咕一句,她一直对那两千万趴在工行耿耿于怀,不过,那是邱朝晖分管的钱,梁志刚只顾护着自己这一摊,给邱朝晖引见了一下左媛,邱主任也不怎么买账,她只能徒呼奈何,“那马上要到的英镑投资,也不知道能不能进了商行的帐户。“这个你就不要想了,”梁志刚叹口气摇摇头,“这钱太多了,不是你们商行能掺乎起的。”

    正是由于这次谈话,梁主任才操上了心,这次,还差几天才到返款的时候,他就打电话联系左媛,用意不外是说,我不嫌麻烦啊。你不许半年才结一次。

    结果商行的人告诉他,左行长去北京开会去了,梁志刚更不答应了,心说你要躲我吗?说不得隔那么一阵就给左媛打个电话,却是不知道左行长在开什么会,整整一天手机都关机。晚上也不曾开机。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刚才,他实在忍不住了,跑到商行去质问,结果才得到消息,左行长已经失踪五天了,只不过目前银行还封锁着消息。

    接下来地结果。那也不用说了。科委账上地四百九十五万被席卷一空。而且根据底联比对。可以确定。左媛是私刻了科委地章地。

    这枚私刻地章。其实跟科委地章并不是一模一样----这是废话。而且差异肉眼可辨识。不过左行长既然是内鬼。自然有办法瞒天过海。

    这件事。凤凰警察局地经侦支队已经介入。为了防消息泄露。梁志刚好悬没被人控制起来。好在那些警察一听这位是科委地副主任。就网开一面了。更有人苦笑。“完了。陈太忠地钱都被人动了。这下想不热闹都不行了。”

    这次失踪地人一共三个。一个是左媛。另两个是商行会计科地副科长和会计。涉及挪用地款项有九千多万。科委不过是其中一小块。

    现在。事情已经捅到了章尧东那里。郭宇急得差点给章书记跪下。“再给我三天。就三天。三天找不到人再上报行不行?”

    商行出事。地方zf身上地责任。可是比其他银行出事地责任大多了。这原本就是归当地zf管理地。不像其他国有银行。地级市地二级分行上面还有省里地一级分行。再上面还有总行。

    章尧东冷冷地哼一声。也不回答,反正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责怪也没用了,过三天就过三天上报好了,不过那是通过正规渠道上报的时间,这种事情不提早私下打招呼,谁也担不起那种责任。

    反正这是郭宇分管的口子,而且郭市长对商行的介入还挺深的,这次商行蒸地九千多万中,就有高新区的三千多万,那是用来启动“中关村街”的部分资金,其他六千多万里,跟郭市长有关联地资金也有两千多万。

    陈太忠赶到商行营业部的时候,正好遇到常务副局长刘东凯下车,刘局长一见他就有点傻眼,“陈主任,你这是?”

    “是什么是啊?被骗了呗,”陈太忠叹口气,想说点什么又现实在无从谈起,说不得恨恨地一跺脚就进去了。

    梁志刚哭得跟泪人似的,坐在那里一言不,也真难为他了,平日里笑口常开的主儿,还是四十多岁的老爷们儿,刘浩丽红着眼睛站在他旁边,也是两眼直。

    “走了,回了,这事儿不怪你,”陈太忠皱皱眉头,走过去一拍梁志刚的肩膀,“又不是你一个人被骗了,回去先写经过吧。”

    要说他心里不怪梁志刚,那绝对是假的,没有这厮的极力鼓吹,科委的钱也进不了这个开户行,不过不管怎么说梁主任是为了给科委赚点小钱,而且,正是因为谨慎,这钱一直趴在帐户上没动,才会引出这么一出来。

    要是那钱隔三差五地就多一点或者少一点,倒也不会出现这么大地纰漏了,最起码,左行长想卷走这一笔钱,就不可能采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法,换种更隐蔽的手法的话,涉案的人数也不会仅仅就三个人了。

    “嗯,”梁主任哽咽着点点头,站起身子向外走,一边一个女人却是抓住了陈太忠的手,“领导,我是电信局的,我只是会计,上面决定在这里开辅助户的,钱损失了,也不怪我啊。”

    敢情,这位是被限制离开的,见陈太忠来,随口就做出了让一个人“没责任”地决定,只当他是什么大领导的秘书或者是某个强势机关的人呢。

    “莫名其妙,”陈太忠也懒得解释,手一甩就走人了,我管得着你们电信局吗?真是……真是太那啥了。

    陈太忠带着两人才离开商行,还没来得及上车,段卫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小陈,你们科委的钱也被骗了?”

    段卫华也挺关心此事,虽然这事情归郭宇负责,但是上面真要追究的话。他这大市长也难免要受点连累,所以论起捂盖子的态度,他比章尧东还要积极几分。

    当他听说科委也损失了五百万,马上就把电话打过来了,生恐打得晚了,万一小陈毛躁脾气上来。把事态搞大,那真就没什么意思了。

    换个别人,他或者还不会太在乎,但是陈太忠的脾气和破坏能力,段市长实在太明白了,他必须先安抚好这小子,“薛时风的事情,我会帮你施加压力地,不过商行这件事。你先克制一下好不好?不要在社会上造成混乱。”

    这不是段卫华急了,他可是老政工了,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提出交换,才能引起陈太忠地关注,都火烧眉毛了,平日里那些腔调啊暗示啊什么,在这种场合不合适用了,进不了那些心急上火的人耳中了。

    “哼,亏得郭宇还有脸想监管我们科委呢,”陈太忠也顾不得涵养了,当着段市长就开始牢骚。“他地金融工作领导小组,就监管出来这么一个商业银行?”

    “太忠,镇定,拿出一个处级干部该有的成熟出来!”段卫华一听,陈太忠的思路尚属正常,怨念也集中在郭宇身上,少不得就要厉喝一声,“抓捕工作正在进行中,你要顾全大局。先不要到处嚷嚷。”

    抓个毛的抓,人家已经出国了好不好啊?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左媛来科委高息揽储地时候,梁志刚跟其走得相当近,当时他很不厚道地怀疑,这两男女没准有什么猫腻,所以在两人身上下了长期的、信号极强的神识。

    现在他的神识所及,已经能扫遍华夏大6了,他甚至知道。骗子黄现在就在吴淞口一带。但是根本扫不到左媛的位置,显然。那女人已经潜逃出境了---而且还不是缅甸、泰国这些离得比较近的国家。

    “那可是国家的财富,”陈太忠叹口气,“我们省吃俭用的,子儿不舍得花,这下可好了……唉。”

    “我不反对你追究郭宇的责任,”段卫华苦笑一声,“但是这个东西呢,需要个时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经侦支队有不少成功地抓捕先例,你要相信组织。”

    “我相信组织,”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这一刻,他真的又想吐血了。

    其实,他并不需要经侦支队的抓捕,只要有人能提供左媛所在地大致方位----半径不要过三千公里,他就有信心将此人抓回来,不过,想到这里面的钱大部分是郭宇的,他又有点提不起精神来。

    这件突事件,打断了陈太忠所有的计划,不过还好,他已经习惯了面对各种突事件了,下一刻,科委四个主任齐齐地坐到了一起,讨论这件事该给梁志刚怎么定性。

    类似事情,换个单位或者机关的话,梁主任就算是比较严重的渎职了----当然那些身后有人的不算在内,而眼下在科委,相对而言就是比较平等地来评判了。

    梁志刚很明智地放弃了自辩,事情摆在那里,他给科委造成了五百万的损失,基本上算是无法挽回的损失,还辩个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