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填补空白的后果(书号:760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填补空白的后果

作者:陈风笑
    接待了支光明后,陈太忠就陪着荆紫菱来到了清渠的焦油厂,半年不到的时间,厂房已经建了起来,路面也硬化了,甚至连用于接待的招待所也搞得像模像样了。\

    不出意外的话,厂子将在三月内投产,现在几个巨大的储油罐已经开始贮存生产用的煤焦油了,出出进进的油罐车不少,远处有园林工人在种植草皮,一派繁忙景象。

    邢建中正在办公室里等荆紫菱呢,不过他没想着陈太忠也陪了过来,见面之后先是愕然,随后又苦笑一声,“既然陈主任来了,那就一起说说吧。”

    “关我什么事儿啊?”陈太忠心说我忙着呢,你们厂子的事情,我吃撑着了多管?“你们商量吧,我去横山办点事情,待会儿来接紫菱回市里。”

    “等等嘛,太忠哥,”荆紫菱一伸手,将他拉住了,转头看看邢建中,“到底生什么事儿了?这么着急喊我过来?”

    陈太忠这才明白,敢情这次她来不是主动来的,是邢总招呼着来的。

    邢建中的眉毛拧来拧去,良久才长叹一口气,嘴角抽*动几下,“唉,图纸被人偷了,不止是建筑图,还有设备图……”

    原来,厂里一个深受他看重的、负责技术的副总工,前几天失踪了,邢总死活联系不上,心急之下,撬开了那厮的文件柜,愕然现,最不幸的事情生了:成套的资料不翼而飞,连张白纸都没有留下。

    一开始,他还不敢告诉荆紫菱,更不敢跟凤凰市警方报案,因为他邢建中的价值,就是体现在技术上,现在他倚仗的老本都丢掉了----他怎么敢随便声张?

    不过,两天之后。他确信自己是找不到人了,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打电话要荆紫菱来商量“重要事件”。

    “真的痛心啊,”邢建中说到这里,顿足捶胸长吁短叹不已,“那是我一手从张州带过来的老乡。结果他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呢?”

    “你那些东西。里面没有专利吗?”荆紫菱也知道泄密事件地严重性。不过看起来。她倒还算冷静。“别人接了过去。恐怕也绕不过去吧?”

    “切!”陈太忠和邢建中齐齐地白她一眼。“幼稚!”

    邢建中搞这个。都知道自己有点专利侵权。不过。他熟悉地那套。主要是工艺流程和配套设施地选用。实用技术上可以申请专利。不过意思也实在不大。倒是前一阵。他混了一个“填补国内空白”地评价回来。

    “关键是这资料流出去。真想追究。估计就要面对其他省市地地方保护了。”陈太忠非常明白这个。这种项目被人得了去。谁也会当成宝地。既减轻了环境污染。又是变废为宝。遭遇地阻力。小得了才怪。

    凭良心说。就算那剽窃地厂子就扎根在凤凰。没准章尧东和段卫华都不会允许别人去动。又一个厂子起来了。咱凤凰地投资上去了。能消化地煤焦油更多了。产生地效益也更大了。还能形成规模效应。至于说技术泄密----谁让他邢建中不小心来地?

    当然。这只是极端一点地比喻。但是从这比喻里不难看出。真要追究此事地责任地话。操作难度是极大地。

    “还有一点,也要考虑到,”邢建中看着二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邢总你有话就说。我个人是很信任陈主任的,”荆紫菱还真沉得住气。居然笑得出来,“呵呵,事情已经这样了,回避总不是办法,咱们就算垄断一时,也垄断不了一世,咱们的加工能力有限,消化不了所有地煤焦油。”

    “而且,咱们是最先形成生产能力的,也是最有能力滚动化生产,实现急扩张的,以我地想法,那些得到资料的人,真正想投产,必须也要经过磨合和试验,他们没有像邢总你这样熟悉工艺流程的有经验的高级技术人才……”

    “所以我认为,你没必要这么紧张,眼下咱们要做的,就是加基础设施建设,早投产一天,就领先竞争对手一天,早一天让自己变得更壮大,垄断的买卖,会培养人的惰性,我们荆家从来不怕跟人争,竞争才是展的动力,人只要不输给自己,那就一切都好说。”

    说到最后,天才美少女的声音,居然有点激昂了,强烈地自信充盈她的胸臆。

    “说得好,”陈太忠笑着鼓掌,眼中也是真心的钦佩,“小紫菱,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自信,人要是没有这一点信念和执着,生活得条件再好,也不过就是行尸走肉。”

    这可是他的大实话,陈某人若是没有强烈的自信和执着,又怎么可能成为史上升级最快的仙人?

    “可是……”邢建中继续吞吞吐吐。

    “可是什么?你直说啊,”陈太忠眼睛一瞪,颇有几分不耐之色,“一个大老爷们儿,还不如一个女孩痛快?”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现在收煤焦油是一百八一吨,张州的煤焦油都会拉过来,”荆俊伟苦着脸回答,这两天他基本上就没睡觉,相关地事情也想得相当明白了,“可是再有其他的厂子起来的话,这煤焦油的收购价,往上翻四五个跟头都可能啊,过九百我就没利润了……成本太高的话,大家赚什么?”

    “呀,真是这样啊,”荆紫菱马上就回到了现实中,“咱的厂子真的再扩建,想吸引远处的煤焦油源过来,那就只能比别人还要高,要不然谁买账?坏了……很可能吃不饱,开工率不足啊。”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邢建中苦着脸点点头,“眼下赚钱是没问题,真地生产规模上去了,别地厂子也就该有生产能力了,想引煤焦油过来,你怎么也得比当地的焦油收购价高吧?要不这路上地汽油费谁出啊?”

    “太忠哥,你说该怎么办?”荆紫菱转头看看陈太忠,她聪明归聪明,究竟是没经过什么大事,听邢建中说得形势紧张,由不得也生出了几分紧张之

    “走一步说一步吧,我也没辙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过还是先报案的好,咱这儿不过立一下案,那边没准就要心神不定半个月,这种压力施加起来,简直一点成本都没有,为什么不考虑?”

    “一旦立案,消息传出去,煤焦油立马就涨价,你信不信?”邢建中不报案,当然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

    “那才能长多一点儿?”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个邢建中,还是眼界太小啊,这么点钱也要看在眼里?“你不想想,你不收的话,目前他们能做的,还是倒掉,别的厂子形成生产力,怎么说也得七八个月吧?”

    “未必能到七八个月,要是这些人早就盯上我的话,土建的基础没准就已经搞得差不多了,”邢建中又叹一口气,“不过,既然你说报警,那就报警吧。”

    他不是不知道报警的必要性,而是说事突然,已经心神大乱了,就是忙着患得患失瞻前顾后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这么多因果来,可是这报警不报警,他却是一点都拿不出主意来。

    眼下陈太忠推一把,他就觉得报警有理了。

    “那就不关我的事儿了,”陈太忠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就待走人了,“别的不说,在凤凰这地界,第二个厂子是不让他们开了,其他地区,我也不能保证了。”

    谁想邢建中又拽住了他,“陈主任,太忠,你给帮忙领领路吧,凤凰警察局认你,我要去的话,怕是份量不够,人家未必愿意重视。”

    “我是真顾不上,”陈太忠叹口气,转头看看荆紫菱,又接着叹一口气,“这么着吧,我给你俩找个人。”

    说实话,他也不想见王宏伟了,真要再见,老王那心脏病,估计要实打实地作了,说不得他拨通了联防队员小董的手机,“小董,有这么点事儿,你给帮着处理一下……”

    小董自是没口子地答应了,撂下电话,陈太忠猛地联想起一件事来,“哎呀,看来我是得配个秘书了,李健都有副主任了呢……”

    可是该找个什么样的秘书呢?他又有点拿不定主意,反正啊,我的秘书得勤劳、有眼色、肯吃苦、会办事、有能力……

    当然,这秘书肯定得搁科委的编制里,而且只能算是他的跟班,还不能算是秘书,不过大事小事就都要分担一点了。

    可是这人选,却是绝对不能从科委里选,科委的人书呆子气太浓----而且还有一点很关键:是要男秘书还是女秘书?

    算了,这事儿回头再考虑吧,陈太忠驾车直奔横山而去,今天他答应了横山科委下午去“视察”,晚上还要陪着乔小树接待支光明,嗯,还有荆紫菱,这日子过得还真叫个充实了。

    就在他即将进入横山科委的时候,电话响了,是梁志刚带着哭腔的声音,“陈主任……陈主任,坏了坏了……左媛卷款潜逃了。”

    我靠,陈太忠狠狠地一砸方向盘,妈了个逼的,要不是哥们儿好歹是个仙人,都不知道被你们折腾死几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