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经略的艺术(书号:760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经略的艺术

作者:陈风笑
    孙凯华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接挑明了李健地用心,不过,李主任不怕这个,就算你明白了我的意图,可是你还得这么做不是?

    “孙主任,您这是第一家来学习的,我们也想把经验推广出去啊,”他笑着摇摇头,“咱们科委以前是什么样子,你也明白,论私心呢,我们是有点儿,可是凭良心说……”

    “凭良心说。要是没有我们凤凰科委陈主任这个典型,咱连个可以用来宣传的榜样都没有,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这家伙厉害,一定是陈主任的左膀右臂,”孙凯华笑着拍拍李健的肩膀,“怪不得凤凰科委一下子就冒出头了。我看啊……你功不可没。”

    “呵呵,我可不算什么,科委缺了谁都行,缺了陈主任才是真的不行,”李健笑着摇摇头,“您也看到我们小会议室黄老的字儿了吧?那是陈主任搞回来的。”

    “行了,你们陈主任又不在,你说给谁听啊?”孙凯华打趣着他,脑子却是在不住地分析李健建议地可行性。

    他琢磨了半天。现这么操作,还真地极有可能实现目标,同凤凰一样。绕云的建委也很厉害,搞定建委,那么环保局也不在话下了。

    只要暗示做足了,宣传攻势跟上了,建委也未必就愿意出头来扛宣教部长,好歹人家也是市委常委呢,建委主任虽然管地钱和权都比较多,但是根本没资格在常委会露面的,这么小小的一块肉。说放弃不也就放弃了?

    而且,这年头虽然说的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有前例可循,谁还愿意别出心裁?建委牵头可以啊,你牵头了,搞不好怎么办?责任算谁地?

    建委真想牵头的话,别的不说,只说有宣教部长在那儿卡着,你的宣传跟不上。谁还肯买你的帐?别看宣教部冷清,职责范围内,难为你也就难为了,你还找人评理去不成?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一条路子,想到最后,简直认为这就是自己囊中之物了,禁不住又感慨起了其他的事情,“可惜这个火炬计划的扶持资金不好要。绕云的财政也紧张。”

    人心从来都是没有尽的。这面才有一点安定,孙凯华又得陇望蜀了。

    “财政拨款这东西。就像拧湿毛巾一样,只要肯使劲儿,没多有少,总要落下几滴来,”非常神奇地,陈太忠从门口冒了出来,他笑嘻嘻地点点头。

    “光追着财政局屁股后面要钱不行,要借势造势,比如说,你回去以后,借着才学习和交流过地时机,跟分管市长说一说赶凤凰什么之类的,绕云好歹也是省会呢。”

    赶你,合着你凤凰就是榜样和标杆了?孙主任当然知道,陈主任这话也有目的,不过,这两天他听到地陈某人的话题实在太多了,真真切切地感到了这个年轻的副主任的口碑和强势。

    对强者,一般人多少是要存在一点盲从心理----人家混那么好必然是有缘故的,所以,孙凯华一琢磨,觉得陈主任这话,还真的是有几分道理。

    赶凤凰,这口号或者有点拿不出手,不过,要是能以这个为由头要到钱的话,何必管它拿得出手拿不出手?“呵呵,那你们火炬计划资金的使用方式,我们也得学学了……”

    最后,绕云科委一行人是相当满意地离开凤凰的,一周时间学到了东西不说,喜欢玩地也玩了,临走每人还得了价值千元的礼物,所费的无非是点油钱,真正是满载而归。

    就在绕云科委的人离开的当天,素波市传来消息,省委副书记朱秉松积劳成疾,自觉无法同时兼任素波市长,向素波市人大提请辞去市长一职。

    接任者为通德市市长赵喜才,此人为蒙系人马,在通张高配套资金上做出了极大的努力,是省里态度最为端正的地级市领导,蒙艺既然出手搞了朱秉松,对这个位子肯定就是志在必得的。

    不过杜毅也有所得,靠向他的素波市副市长臧华出任通德市副市长、代市长,倒是原素波市常务副市长同辽原地常务副市长互换位置,蒙杜联手,摆出了一副清算素波市政府前一套班子的架势。

    不知不觉间,天南省党政两套班子的一把手,就逐渐地理顺了工作,天南这里也算是革命老区,各种势力错综复杂,蒙艺和杜毅收拾得很辛苦。

    辽原的常务副市长跟杜毅有点关系,不过蒙艺也不算吃亏,因为臧华离任,空出一个副市长的位子,得有人接替不是?

    接替的人让大家大跌眼镜。居然是省林业厅的仆街副厅长祖宝玉,说实话,这个结果,连祖厅长本人都没有想到。

    当然,就算再没想到,他也会比大家更早地知道消息。不过这个时候,他生恐别人说什么,已经不敢四处乱跑,只能规规矩矩地呆在家里了,要不然,祖厅长第二个要谢的,绝对是凤凰市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第一个要谢地肯定是蒙老大嘛。

    倒是支光明又飞到凤凰来了,太忠厉害啊,前一段时间还被省纪检审查呢。现在随随便便地出手,就把祖宝玉送到副市长地宝座上去了。

    这时候,陈太忠刚接到荆紫菱。还说要陪着她去视察焦油厂呢,听说支光明来了,犹豫一下,得,老支藏起来躲避天南省纪检委,也算是帮自己了,见一见吧。

    支光明见了陈太忠,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拇指竖起来了,“太忠。你能啊,这种事儿都让你办成了,林业厅副厅长直接转成副市长了。”

    “呵呵,”陈太忠苦笑一声,“这么说吧,老支,这件事看你要怎么看了,说它是好事,肯定是好事。但是祖宝玉也就是这个位子了,再也升不动了,这辈子都不要指望正厅了。”

    “呵呵,我明白,”支光明来之前,也是恶补了功课的,当然明白这个调动意味着什么,“不过好歹是个市长了,蒙老大给安置了啊。”

    “为什么升不动了?”荆紫菱听得有点奇怪。以她地人情世故。当然品不出其中的道道儿----哪怕她是天才得不能再天才了。

    陈太忠这也是连蒙带猜,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的。现在听说支光明居然品得出其中的味道,一时间大奇,“你是听苏厅长说地?”

    “我是听梁省长说的,”支光明口中的梁省长,就是6海省的常务副省长。

    敢情,支光明听说,陈太忠把祖宝玉搞到副市长的位子了,正好他去拜见梁省长,就请示了一下,这个是个什么味道,当然,他这么请示也不无卖弄之意,梁省长你看,小支我在天南也有点影响力了。

    同理,隔壁家的事儿,梁省长也能点评一下,他略略地问了几句,就做出了判断,行了,那个副厅长就止步于此了。

    祖宝玉在天南没有根基,但是偏偏身后还有一点势力,作为交换,蒙艺可以安置他,但是绝对不会让他升到正厅去。

    一到正厅,就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有扶植的基础了,万一哪天整出个幺蛾子来,有人一力,祖厅长升到副省了,那就又是一股势力插手进天南了,蒙书记怎么可能答应?

    安置是必须的,但是压制也是必须地,祖宝玉从副市长的位子上力的话,不出意料地话,他得走常务副再到正职这路子,中间两个坎,等这两个坎爬完,再想副省吧。

    一个坎就够祖市长爬到退休的年纪了,何况是俩坎之后还有大坎?只要蒙艺在,就绝对压得住。

    要是蒙艺不在天南了,那就随便了,谁愿意压谁愿意扶,又跟他蒙某人有什么关系呢?

    蒙书记这心思,基本上够级别的,就能猜出个眉目来,但是你猜出来又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安置了祖宝玉了,这就是人情,要不然你祖某人就空挂一个副厅长,混到退休好了,省会城市的副市长,再不济也是有点小权力的,你从被边缘化的位置,融入主流了,要还是人心没尽的话,那也太过分了。

    陈太忠和支光明你一言我一语,相互补充了半天,才算将整个事件的脉络顺清楚,得出结论之后,支总不由得叹一口气,“啧,看人家蒙老大做事,就是有水平啊。”

    “经略一省,也确实不容易,”陈太忠对此也深有体会,他搞个科委都焦头烂额的呢,想着要是再有别人想插手进科委,他也不可能答应不是?

    “不知道蒙艺和杜毅斗起来地话,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支光明居然突奇想。

    “那我绝对壁上观,”陈太忠也没觉得自己这话不合适,他肯定要旁观学习的嘛,不过这话出口,却是吓了支光明一大跳,“敢情你觉得自己还有掺乎的能力?”

    “不是吹牛,想保他蒙艺太平,我也就是伸伸手的事儿,”陈太忠傲然回答,不过,话音未落,他就紧张地四下扫视一眼:被人听去可就麻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