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三十章 撂下话来(书号:760

第一千零三十章 撂下话来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听了老爹的话,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人家张丽琴是不是拿到了货款,跟你们电机厂的关系不大吧?

    他真的有心说一句“她是没给李继波塞钱,要是塞个三五千的,这点活儿早开工了,这种事儿以前大家见得少了?也没见大家对要不回来的货款说什么”。

    不过,他现在好歹也是个副处的领导了,不能一点城府都没有了不是?少不得哼哼一声,“她不给钱你们不交货不就完了?”

    “厂子现在资金紧张得很,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啊,”销售科长还真是没啥眼色,居然又插嘴了,“现在主产车间都只能百分之八十的工资。”

    陈太忠真的有点火了,侧头瞪一眼这科长,不说话你会死啊?“要不这样吧,我跟张丽琴打个电话,不用电机厂生产了,行不行?”

    “我们也是这个意思,”销售科长笑着答他,“就是怕陈主任夹在中间难做,所以,这不是找您来请示一下?”

    “咳咳,”陈太忠猛地咳嗽两声,他说的原本是气话,却没想到人家还真是这么想的,心里一时大恨,你知道不知道,这可是我陪着王小虎钓鱼,才给你们要来了这点活?

    你们倒是好,就是因为张丽琴没送上好处,手上的活儿就巴巴地往外推?有你们这么搞企业的吗?

    他对自己的猜测很有信心,有他在中间,电机厂的人不敢明着表示要回扣,而这单子又极赚钱,要不是因为有点怨念,谁有可能不接这样的单子?

    张丽琴是外贸单子本来就赚钱,她又知道陈主任的双亲在这个厂子,也没好意思克扣得太狠,抛去一切的费用,电机厂的利润应该有百分之二十左右。这个利润就算相当吓人了----哪怕只是一年的外协加工。

    要知道。这年头。长期地外协真地不好找。而且国企接到地外协利润通常不高。尤其是那些嗷嗷待哺地厂子。别说利润了。人家让你亏损得少一点都算有良心了。这些亏损都会算入人工里。反正百分之八十地工资。也比一分钱没有强。不是吗?

    张丽琴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给出这样地价钱。她还能保证百分之六十地利润。也就是说。这十万地单子。她能二十多万出手。所以她并不介意多给厂里一点。人有了钱。就有了道德。

    “那你可以走了。”陈太忠好容易咳嗽完了。冲着那科长手一挥。“我去跟张丽琴说。”

    销售科长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终于是没敢开口。转身走掉了。不过下一刻。陈父就将那厮想说地话转述了出来。“这些人是看准了。张老板地样品是电机厂提供地。要是不找电机厂做。还得再做样品去鉴定。这样一来。张老板地名声容易臭。买卖没准要受到影响。”

    “这年头。好人还真是没法做了。好好地单子能做成这样。也真难为你们电机厂了。”听到这话。陈太忠都没法说什么了。“正经地搞一搞企业。很难吗?为什么非要搞这种歪门邪道地东西?”

    “还不是没吃上好处?”陈父叹口气。一语中地。“可是太忠。你朋友那儿。怎么交待啊?”

    “怎么交待?有我呢。”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笑。心说我大不了找张丽琴再要个样品,照着那样品。我给她复制一堆出来,有什么难的?这钱你们不赚,我赚了还不成吗?

    不过电机厂这样子,还真地让他有点寒心,“要不辞职算了,老爸,我养你们,这厂子要是还能起来,我头冲地走。”

    “其实,今天叫你来,我也就是给他们看看,”对儿子的话,做老爹的避而不答。

    敢情,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双规”地消息,很快地就传进了电机厂,一夜之间就众所周知了,于是流言蜚语纷纷而起。

    “陈家那个小子升得那么快,果然不是什么好路子,看看,出事了吧?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

    “哼,肯定是贪污呗,现在的官儿,哪儿有不贪的?你们没看见老陈穿的那件皮衣?最少五千块,还有,过年招待客人,他家是中华烟呢……”

    这些话,没人当着陈太忠的双亲说,不过肯定能传到老两口耳中,而且那些不太熟惯的同事见到他俩,也都是避瘟疫一般地避开了,偶然有人眼中还流露出鄙夷或者是厌恶的眼光。

    陈父陈母都是老实人,心里这个憋闷,实在是没办法提了,不过总算还好,警察分局的古局长时不时地来看看,拍着胸脯告诉他俩,“太忠不会有事儿的,要不我怎么敢来?”

    这话听起来,虽然略显势利,却是大实话,实话总是让人放心地----古局长是老警察了,揣摩人心的手段,那真不是盖的。

    如此一来,老两口----尤其是陈母,倒也不担心自家的儿子了,可是别人指指点点的,他俩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好不容易,陈太忠回来了,可是就是当天晚上回家转了一圈,然后又跑得不见人影儿了,这个疙瘩,陈父心里始终无法解开,今天正好借着这个由头,把儿子喊过来,给大家看一看:我家太忠可不是好端端的没事?

    啧……听完老爹的解释,陈太忠登时无语,既然当了官,这还真是有进无退了,要不然,连老爹老妈都受不了别人戳脊梁骨啊。

    他不说话,他老爹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在那里,屋子的气氛很沉闷。

    不过,这气氛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没过多久,工会的楚主席遛遛达达地走进来了,“呵呵,太忠来了?”

    楚主席这是关说来了,原来。为难张丽琴地行为,厂长李继波不是很赞成,这倒不是因为他收了贿赂,问题的关键在于:那可是陈太忠的朋友,陈主任知道了会怎么看啊?这算是给人家上眼药吗?

    可是陈太忠一受审查,风头立马变了。李厂长也懒得掺乎这种事儿,就认着下面人胡搞了,反正张丽琴要是识做的话,还是要登他这总经理的门儿的。

    不过,陈太忠现在出来了,还这么搞,似乎就不合适了,所以现在,备用方案出台。那就是以车间的名义接外协,而不是以厂子地名义,反正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单子十有**是吃定张丽琴了。

    以车间的名义接活儿,那适当地给厂里交点管理费就行了,不但费用和成本能降下来,涉及到地相关人也少了很多,更大地利润,就能被更少的人瓜分。

    “别跟我说这个,”陈太忠摇摇头,一口拒绝,他倒是没觉得。电机厂这么做是在给自己上眼药,因为在年轻地副主任看来,他就是帮忙撮合一下,能不能谈拢、合适不合适地跟他无关,强扭的瓜不甜,难道说电机厂亏本生产就是给他面子了?

    不过,电机厂的行事,还是让他心里颇为不耻,“企业也能吃拿卡要了?真少见。离了电机厂,张总照样做生意,都说让我推了,还说什么车间接?”

    “张老板要换厂家,还得重开模具重做鉴定不是?”楚主席肚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倒也是实话实说,“那样不是耽误人家买卖了?”

    “反正我知道你们电机厂是怎么做事儿了,”陈太忠脸一沉,不屑地哼一声。“耽误买卖?你们还真看得起自己了。我现在就给张丽琴打电话……”

    一边说着,他一边摸出手机。楚主席一看他这有恃无恐的样子,赶紧扑了过来,“太忠,你听我说……”

    小心伤着自个儿啊,陈太忠眉头一皱,刚要火,不过想想一边坐着的是老爹,终于悻悻地翻个白眼,“楚主席你觉得,你们这么做事儿……合适吗?”

    “厂里现在主事儿的,都是一帮坏怂啊,”楚主席听到这话,也是感触良多,他叹一口,“可是,工人要吃饭呐,大多数人总是好的吧?”

    “回头有机会,得让相关领导好好地整顿一下这个厂子了,”陈太忠哼一声,终于狂话出口,“能把厂子越做越回去,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言毕,他站起了身子,招呼也不打就扬长而去,只留下他老爹和楚主席面面相觑。

    走出厂子之后,陈太忠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当的,琢磨来琢磨去,猛然间就醒悟了,李继波这么搞,不怕王小虎收拾他?

    不过,王小虎似乎挺注意跟张丽琴保持距离地,而电机厂又在横山和湖西交界处,跟红山区一点不搭界----好像不买账也就不买账了吧?

    他正寻思呢,副市长王伟新的电话到了,“太忠,跟你说个事儿啊,我有个同学的弟弟,在绕云科委呢,他们想来咱们凤凰科委学习点先进经验,不过我听小林说……你们这儿要收钱才肯传授?”

    “那是,我们接待不起啊,”陈太忠笑着回答,“反正已经是接待不起了,还不如索性收费呢,正好缓解一下压力。”

    “你就给我装穷吧,”王副市长笑着骂他,“科委穷……那六千万英镑地投资是假的?你都有钱投资高路了,比牛冬生的交通局都强了。”

    嗯?这话里似乎有所指?陈太忠有点愣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