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日渐强势的科委(书号:760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日渐强势的科委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被省纪检委抓走了”,“陈太忠被隔离审查了”,“陈太忠被押到素波了”……所有的传言,在陈太忠高调的回归中,消失不见了。

    是的,高调的回归,才回来就到金乌县县委打人去了,还有什么调子,比这个更高的?

    正要试营业的“盛世年华大酒店”的办公室,就接到了市科委“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的电话,语气很平和,话却是相当不客气,“没有经过装修检测之前,请勿营业,否则后果自负。”

    盛世年华的屠总有点惊讶了,他在省政府有几个同学,现在凤凰靠着的是常务副郭宇,这钱并不算太多,也就七八万,可是屠总没听说过其他地方还有这个收费。

    他担心的,并不是这点钱,他怕的是人心没尽,要是这科委的也像其他部门,三天两头就来折腾,事情就不妙了,做买卖的,总是希望头上的公公婆婆少一点。

    前两天接到类似电话的时候,他问了郭市长一声,郭市长冷哼一声告诉他,“装修检测是该搞的,不过这是地方政策,不是国家法规,他们硬性搞这个,我是不赞成的,这不是乱收费是什么?”

    正是有了郭市长的暗示,屠总才没把这个电话当回事,心说我且先试营业,要是科委的压力过大,再做定夺也不迟嘛。谁想今天就接了这么一个电话?他琢磨一下,觉得还是再问问郭市长为好,道理在那儿摆着呢,前两天这个鸟毛办公室,说话可是没这么冲。

    谁想郭宇一听是这件事,咂咂嘴巴,旋即又叹口气,“算了,钱给了他们吧,姓陈的回来啦。连个临编也抖上了,真是的,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这叫什么狗屁玩意

    这个办公室,是凤凰科委的创,估计在全国也是独一份儿,根本没有编制。不过,科委闲人多嘛,随便抽调俩人过来就是了。

    这个办公室直接对文海负责,办公室主任由农业展处的腾处长兼任,他跟陈太忠走得稍微近一点,人很古板,基本上不会玩什么心眼,又属于十三不靠的中间人士,例会上文主任刚提出来组建这个办公室。邱朝晖就把腾处长的名字提了出来---所以说,妥协无处不在。

    至于副主任,那就多了。各个县区的一把手全部兼任副主任,也就是说哪个县区都有权力对自己辖区内的大楼指手划脚,这倒也是为了工作需要。

    不过这虽然是临编。却是乔小树批准了地。属于合理地存在。

    郭宇地嘴上挺硬。心里却是在打鼓。陈太忠一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踏了金乌县。证明那个混蛋地报复心强到无以复加。

    而他。可是在陈太忠被审查地时候。做出过不友善地举动地。这可怎么是好?

    当然。他也知道。陈太忠在短期内是奈何不了自己地。双方级别地差异就在那里放着呢。而且丫刚刚枪挑了一个县委地常务副书记。再冲着自己这常务副市长伸手地话。那就要激起公愤了。

    可是。该不该找个机会跟陈太忠修好呢?这可是个大问题……

    盛世年华地屠总却是被郭宇这话惊到了。“姓陈地”是谁呢?怎么一回来。连准市长都要头大呢?说不得他就要打问一下。

    屠总在商场和官场,朋友也不止一个,打问的结果就是,屠大老板停止了试营业计划,第一时间亲自赶向了科委,找到了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

    “我们办装修检测的,”随行的财务经理脸上笑容可掬。“盛世年华地。对了,请问贵单位的陈主任在哪个房间办公?”

    “陈主任不负责这一块。”接待的这位,脸上也是橡皮脸,没啥表情,“听说你们试营业地请柬出去了?没进行检测,你们要坚持先试营业的话,那不能过二十四小时,而且,必须多缴纳百分之十的检测费,做为惩罚……我们这是为了公共安全着想。”

    多出的这一块,是归乔小树的,乔市长负责的口子,资金缺口也不小,小树市长让这钱打到哪里,那就打到哪里,科委以此换得分管市长对惩罚性收费的支持。

    “百分之十好说,不过,二十四小时,时间太短啊,”财务经理见状,偷偷塞个信封过去,笑眯眯地看着对方,“还请领导多关照啦。”

    这位脸色一绷,直接将信封推回去了,“你不要害我,真想交个朋友的话,买两包烟就是了,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就算我答应你可以延长,不过到时候,倒霉的是你们,我说话不算数地。”

    “会怎么倒霉?”

    “你可以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这位没什么表情地看着财务经理。

    “小方不要胡说,去车上拿两包软中华来,”屠总将他一把拨开,满脸堆笑地看着对方,“请问陈主任办公室怎么走啊?”

    这位上下打量屠总两眼,心说这就是副总之类的了吧?“你是?”

    “小姓屠,就是盛世年华的总经理,”屠总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听说陈主任好久了,一直没来看。”

    “原来是屠总,失敬失敬,”这位也知道盛世年华的法人代表是谁,忙不迭站起身子握握手,心说这两盒中华,也是能比较安稳地落入口袋了,“陈主任视察水库去了,你要真想多延期几个小时,找文主任说说就行了。”

    “不用陈主任说话?”屠总有点惊讶,我怎么听说,陈太忠在科委,根本不给文海面子呢?

    “这是文主任负责的口子嘛,”这位笑吟吟地作答,“陈主任根本不管这种小事,不过……”

    他又望望窗外,才低声话了,“不过你的手续最好还是尽快办了,要不然被其他家咬出来就不好了。真的让太忠主任知道的话,那可就不是百分之十了。”

    “办个加急怎么样?”屠老板终于知道了,陈太忠的强势,不是吹出来,是真地有那么强势,“多出点钱无所谓了。关键是试营业一开始,我们也就不想停了。”

    “你早这么问多好?就是加收百分之十五,”这位的意思是说,你直问就完了,塞什么的信封嘛,“不过要是检测不过关,尤其是辐射检测不过,还是不能试营业。”

    “这笔钱本来能免的,不过你们盛世年华。我们都催三次了,要是没催到地,那只加收百分之五……这都是有记录的。”

    “你们这制度。还真的完善啊,”屠总听得倒吸一口凉气,相比十年后的服务流程,这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个年代出来,真的不得不令人惊叹---这里可不是民营企业,是政府地职能委员会,“是陈主任地主意吗?”这可不是陈太忠能搞出来的,这个详细流程地出台。大抵还是几个因素:科委里有文化的人比较多,看问题比较全面;科委穷得太久了,没有“骄矫”之气,就愿意多为服务对象想一想;而凤凰科委又是三足鼎立,谁也不愿意留下什么漏洞给别人钻,也不愿意自己被人攻击……

    当然,还有一点最为关键,科委里最大的是陈太忠,压得住三方联手。而且陈主任比较不讲理,所以,这三方都不想让陈主任找到头上,那么,流程制定得细一点,倒也是正常的了。

    “陈主任真的挺忙的,像你这种找他的人太多了,”那位用同情地眼神看着屠总,“不过他忙的都是大事。只要屠总你按我们的程序走了。他绝对不会找你地事儿,倒是你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别的主任不给你解决,你可以找他投诉……”

    殊不知,陈太忠现在正在咬牙切齿,“这点小事,也要找我?”

    他正跟水利水电设计院来的人白活呢,太忠库坚持了六天之后,水位有所下降,露出了大坝和部分引坝,设计院的两名工程师在啧啧称奇,不过由于下游出水口较窄,水位一时降不下来,目前还看不到坝底的情况,而且据分析,下面也该是淤积了一些泥沙,未必能看得周详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爸打来了电话,说是厂里有点什么纠纷,还涉及到王小虎的同学张丽琴委托加工的工件,要他过去一趟。

    结果,陈太忠过去一趟才知道,代工产品样品加工完了,也通过了鉴定,现在该谈供货了,张丽琴要厂里垫资先生产十万的货,厂里觉得光是原材料就得下三四万地单子,压力有点大,想要点定金什么的,但是张丽琴不同意,一定要见货才支付百分之九十,要不宁肯换一家来生产。

    双方快谈崩了,电机厂的人才想起来,其实可以找老陈的儿子来关说一下,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电话。

    “据我们了解,类似工件的订单,在美国都是先期支付货款的,”销售科长正跟陈父坐在一起聊天呢,见其陈述得差不多了,才在一边补充。

    陈太忠看他一眼,理都没理他,心说我跟我老爹说话呢,你是哪根葱啊?也敢插嘴?“老爸,这种小事……啧,我很忙的,你们就先生产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厂里怕血本无归嘛,现在骗子可多,”陈父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再说了,那个姓张地女老板,没准已经得了厂家的货款了----这是别人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