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无人救(书号:760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无人救

作者:陈风笑
    小会议室里的争执,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薛时风除了再三强调,自己不知道龚亮的作为之外,再也不说别的了。

    他真没什么可说的了,在县委大门口吃了人的耳光,让所有的人眼睁睁地看了笑话,这常务副书记的面子,那是掉得一塌糊涂了,估计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县里抬不起头了。

    薛,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了,斗争经验他是不缺的,不过像陈太忠这么强势的主儿,实在是太少见了,不但气焰嚣张地动手打人,还敢直接大帽子扣过来,咬定他是教唆犯,颇有点警察或者说纪检人员的工作作风。

    可是偏偏地他这边还就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手段,矢口否认那是一定的,但是接下来呢?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按照常理,他应该追究对方污蔑的责任了,但是谁见到过受了纪律检查的同志,状告纪检监察人员污蔑的?是的,陈太忠不是纪检委,可是两者颇有几分相像之处,都是相当强势,背后支持的势力,也都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随便扣帽子的地步。

    所以,薛书记只能干坐在那里双眼朝天地生闷气,他其实很清楚,陈某人这是受了省纪检委审查之后,回来反攻倒算的,经受了纪检委审查甚至双规之后,能安然无恙地出来的人,短期内心理都会有一个失衡期----大多数人会变得小心谨慎、低调无比,走路都是只看地面,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恐不已;但是有些人却恰恰相反,出来之后,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疯狂地秋后算账,用意不外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只不过我命不好,有个表弟撞正大板了而已,而且说实话。见过疯狂,也没见过这么疯狂的,而这家伙,仅仅是个副处啊。

    薛时风也不敢再拿手机出来,刚才他试图出去打电话,被陈太忠一把拽了回来。“想跑,还是想串供?你给我老实地呆着!”

    不过,他不出去,不代表没有电话打不进来,不多时,他的手机响了,蓝伯平瞪他一眼,“正讨论你的问题呢,你怎么还开着手机?”

    “是我家人的电话。”奇怪的是,薛书记居然硬气了不少,随手晃晃手机。纪检书记正坐在他的旁边,探头一看,却现来电号码是“张汇”。

    “薛书记连襟地电话。”纪检书记面无表情地解释一句。在座地除了陈太忠。都知道薛书记地连襟是谁。这种亲属关系根本瞒不了人。

    “那你出去接吧。”蓝伯平一听。点点头。又冲陈太忠笑一声。“这是省里地领导。陈主任包涵一下吧。”

    省里地领导吗?陈太忠侧头看着蓝伯平。心里总觉得这话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地地方。

    蓝书记这是火上浇油啊。县委里也不缺明白人。县级地政治斗争略微粗疏一点。但是不代表没有精明人。大家一听就明白了。蓝伯平被薛时风掣肘太久了。眼下正打算连上带下一块儿收拾呢。陈太忠可是最好地借力了。

    薛时风也明白。姓蓝地没安好心。心说我是被冤枉地。用得着出去接电话吗?“不用了。我就在这儿说两句吧。”

    “薛时风。你地表弟。指使人**了陈太忠地朋友?”张汇仿佛站在云端里话一般。听起来模糊飘渺。“是不是这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现在还都是陈太忠的一面之词呢,”薛时风一听这语气。心里就拔凉拔凉的,按说,张汇虽然级别比他高两级,但平日里说话总还是姐夫长姐夫短的,只有偶尔不小心,才会连名带姓地叫他。

    “你也是常务副书记了,讲点党性和原则吧,”张秘书长的声音,越来越遥远了,“奉劝你一句,端正态度,看清形势。”

    挂了电话之后,薛时风像是在瞬间老了十岁,眼睛也不看天花板了,而是木呆呆地平视着前方,完了,张汇都跟我撇清了,龚亮啊龚亮……小时候你落水,我为什么要救你呢?“薛书记,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蓝伯平笑嘻嘻地问了,其实,薛时风地样子,已经说明了电话的内容,不过他偏生再要撩拨一下,“趁着大家都在,可以公平、公正地讨论一下。”

    张汇都抛弃我了,你们会“公平公正”?薛时风心里苦笑,下一刻却是一蹦而起,也不看陈太忠,而是直视着蓝伯平,眼中射出坚定的目光,“蓝书记,我要求亲自带队,务必将这帮丧尽天良地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这个……你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吧?”蓝书记的话像是公心,却又不乏挑拨的嫌疑,当然,说他“爱护”常务副书记也是可以的,“组织上又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同志。”

    “好同志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刀锋直指薛时风,“先不说龚亮是怎么展起来的,可是这次事情生的时间,是不是太巧了一点?组织上对干部的审查,是随便一个乡镇企业家就应该知道的吗?纪检监察工作,那是有保密制度的,这是有人有意泄密吧?当然……我坚持认为,薛时风有纵容和指使地嫌疑。”

    “我以一个二十多年的老党员的党性作保,这件事情,跟我无关,”薛书记没想到陈太忠又扯出了一个“泄密”的帽子,当然,这个帽子戴到他的头上,那是比较扎实的了。

    这错误并不算严重,这年头,关于各级领导的流言蜚语满天飞,也没见哪个领导就真的认真了。不过很遗憾的是,这年头,错误严重不严重并不重要,重要地是,给你扣帽子的人强势不强势,毫无疑问,陈太忠相当地强势。

    “你的党性还剩下多少。我非常地怀疑,”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转头看一眼蓝伯平,“蓝书记,我希望这个案子,你们金乌县能够回避。让市警察局另派别的警察队伍来。”

    这家伙还真当自己是凤凰市政法委书记了?在座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能看到对方眼中愤愤、不屑乃至于鄙夷的神色,却偏偏地没人肯开口说话。

    “我同意,”警察局长沈志伟率先打破了沉默,这件事里,他是完全无辜地,他是县长吕清平的人,不是蓝书记也不是薛书记的人。自然是能撇清就撇清了。

    要不然,蓝伯平再动动手脚,引得陈太忠大雷霆。直接将战火烧到他这警察局长地头上,那问题就更严重了……姓蓝地会再动手脚吗?那简直是必然的,到时候怕是王宏伟出头,也无济于事了。

    “好吧,我也同意,”难得地,蓝书记也绷着脸点点头,眼中流露出地神情,那是相当地沉痛。“沈局长你有认真配合的义务,跑了人的话,我唯你是问。”

    蒙艺怕省里地震,蓝伯平也怕金乌地震,对任何一级官员来说,班子不合或者不稳都是让人诟病的,传出去也会失分----那证明你没有大局感,没有全局意识不会通盘考虑。

    所以,不管领导之间斗得多么厉害。面上的和气是必须的,虽然蓝书记恨不得将薛书记和吕县长甚至沈志伟统统赶下马,但是他必须考虑大势。

    他眼下要做的,就是让这位常务副书记死得透一点,这件事,甚至无须让那些犯罪分子硬咬着薛时风是主使,只要敲定是薛某人将陈太忠的状况泄露出去的,那就足够了。

    那些人被抓捕,押到凤凰受审之后。以陈太忠地势力。要是连咬出薛时风都做不到的话,姓陈的你也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所以。眼下地局面,正是蓝伯平最希望见到的,搞定了薛时风,又将沈志伟捏住了,吕县长难免也要心惊肉跳一下。

    “那我向领导们请示一下吧,”陈太忠站起身子,捏着手机向外面走去,脸上是歉然的微笑,“不好意思,知道了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实在没按捺住情绪,冲动了一点,影响了大家的工作,我郑重道歉。”

    装吧,你就装吧,在座的心里齐齐一哼,你达到目的了,现在就知道“请示”领导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陈某人终是做出了一个姿态,又有了收手的迹象的,大家不但象征性地得了点面子,更是不用再提心吊胆下去了,那女宣教部长薛君先笑着点头了,“陈主任党性强,嫉恶如仇,又有什么可道歉地呢?”

    她跟薛时风走得不算近,又是女性干部,对**案是什么样的态度,那也是可想而知的。

    可惜的是,陈太忠还没走出会议室呢,王宏伟的电话打了过来,不过这次,说话的是小陶秘书,“关于银窝乡**案的事情,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宏伟书记希望,您能以大局为重,不要私自采取行动,反正那些人最后……是要带回凤凰审的。”

    这也是没办法地事情了,王宏伟是实在头疼了陈太忠的杀伤力,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他真的没信心给陈太忠打电话,这次,陈某人可是占了天大的理了,他一个电话过去,逼得急了,没准反倒是适得其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