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想来省里吗?(书号:760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想来省里吗?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蒙勤勤来电话,正是他想的内容,“陈主任晚上有事没有?我们紫行长想约你一起坐坐。”

    “我明天想回呢,晚上把该走地人家走一走。该谢的人谢一谢,也包括你家,”他笑一声,“对了。你们紫老大找我干什么啊?”

    “他要去你家啊,秦科……”电话那边,隐约传来了女人们的娇笑声,显然,有些女孩八卦心比较强,在电话边上听着呢。

    “咳咳,”蒙勤勤轻咳两声,“是这样地。我个人认为,中行在外币业务的处理上,有比其他银行更为丰富的经验,现在,也只有我们中行开设了个人外汇业务项目,这个你知道吧?”

    敢情是盯上哥们儿的六千万了啊?陈太忠听了笑笑。“秦科,我们科委地文主任正好在素波呢,刚签了一个英镑投资协议,这样吧,我让他去找你们紫老大谈,这总可以吧?”

    蒙勤勤自然要答应了。她这原本就是被行长赶着鸭子上架的,有个交待就行了,虽然她也知道,行长想找的是拉投资落地地陈太忠,但是文海是科委地大主任,她做到这一点,紫老板也不能说什么,他总不能说----我只是想找跟你爸挺熟悉的陈主任。

    对中行来说,六千万英镑真地算好大的单子了。撇开存款业务不提,也不提外汇这性质,只说有单位能拉到这样地资金并随意支配,这样单位的负责人,紫行长也是要见一见的。

    那就让文海处理吧,陈太忠也不想这事儿了,挂了蒙勤勤的电话,文主任的电话还在那边老实地等着,说不得他吩咐一句,才挂了电话。

    他要去的三个人家里。肯定是许绍辉家为第一位地。荆家跟他已经很熟了,蒙艺家那边也是人到了就行。至于蒙老大在不在家,那都是无所谓的。

    许绍辉最近也忙,倒是许纯良听他说要上门拜谢,直说不用,不过最后还是开车拉到他家去了,陈太忠听说许省长闲暇时爱喝两口,正好翻出两坛子曲阳黄来,再加一瓶洋酒,土洋结合,也算是那么个意思了。

    许绍辉家在省委大院九号,不过有意思的是,小二楼里居然住了两户人家,楼上一户楼下一户,跟他的省委常委的身份不太相符。

    许家在楼上,楼下是谁,陈太忠没问,许纯良自然也不可能说,两人蹬蹬上楼,许纯良才打开门,里面就蹿出个人来,“谁?”

    “泠泠?你啥时候来了?”许纯良嘀咕一句,转身笑着向陈太忠介绍,“这是我妹妹许苒泠,在北京上学呢。”

    陈太忠上下打量一下,小丫头个子不高,大概就是一米六三六四的模样,长得倒是跟许纯良有几分相像,一看就是兄妹俩,不过,这相貌长在许纯良脸上有点可以说漂亮,可是长在她脸上,却又算得上有点男人味儿地英俊了。

    这兄妹俩长得倒是都挺中性的,陈太忠听着许纯良介绍完自己,笑着冲她点点头,“倒不知道你在,要不也会空手来了。”

    许苒泠却是没想到,自己的哥哥还陪了一个人回来,冲陈太忠笑着微微点一下头,也不说什么,转身走了。

    “你们兄妹俩,还真的挺像的,”陈太忠坐在屋子里,四处打量一下,也许是许绍辉来了时间不长的缘故,家里显得空空荡荡的。

    “她脾气可比我大,”许纯良笑着嘀咕一声,张罗着给他冲茶倒水,然后两人就说起了关于施工队的事儿。

    施工队是挂了许纯良的一个同学地名头,目前也没打算做资质审核,就是想靠着这个工程,练出一帮人马来,到时候再决定是不是搞下去,凤凰交通局牛局长那边已经准备了几辆推机和挖机,随时可以折价出手,不过施工中用的大卡车和自卸车,那就要许纯良自己买了。

    “要买就要买点好的,不过资金还是有缺口,”许纯良看问题眼光很远,“能训练出一帮熟练的技术工人,将来就好办了。”

    陈太忠一听就笑了,“你这话是没错,不过你知道不知道下面是怎么修路的?全是拿人顶着上的,还自卸车……有毛病,人力装卸就不错。”

    “天气不好。工人们很辛苦的,不是晒死就是浇个落汤鸡,效率也不高,”许纯良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且我需要能熟练操作设备地人,不是民

    “那有一台自卸车就足够了,大家轮流上手,”陈太忠笑着摇头,这家伙也真是的,能说出“何不食肉糜”这样地话,工人辛苦?没活干地话,那就不是辛苦地事儿了。是要饿肚子了。

    对道路施工,陈太忠还是比较清楚地,专业设备肯定不能忽视,不过卡车实在没必要买那么好的,你的路段早早地修完,队伍还是散不了。必须等别人的路段修过来,双方共同对接。

    对接时,有一方敢不在场,那麻烦可是多多的,而且人家公路验收,也不会等你这一段好了就验收这一段。那是要从直接顺延过去。

    说穿了,就算是你设备好,干得快,但是到了最后还是要等,队伍还不敢散,吃撑着了干得那么快?

    不过,他也懒得指点许纯良了,“下面的事儿,跟书本上写的不一样。你多问问牛冬生吧,他可是门儿清。”

    “我问他不如问你,”许纯良吃了他地教训,却也不在意,不过倒是又打起了退堂鼓,“先让我同学干着,实在不行,干完这单咱不干了不就完了?”

    你倒是真能折腾,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大致也能理解许纯良的心思。小良人在体制内。想成就点事业却是又不能放手去干,完全交给别人又不甘心。所以才有了这矛盾的心理。

    正聊着呢,许苒泠从客厅边儿上探个脑袋出来,冲许纯良一招手,“哥,你来一下。”

    许苒泠倒是真像她哥哥说的那样,还真的有点不拘一格的性子,家里来了客人,居然就喊了她地哥哥过去,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却是学校里的什么事。

    好半天,许纯良才回来,冲着陈太忠歉然地笑笑,“我妹妹就是这脾气,别理她,说咱的……”

    说话间,就到了七点,许绍辉终于回来了,见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小陈今天有空啊,什么时候回去?”

    “想明天就走,”陈太忠站起身笑笑,待见到许绍辉坐下,才坐了下来,“这次被审查,多谢许省长帮我说了公道话。”

    “哈哈,我是对你的堕落痛心疾而已,”许绍辉笑嘻嘻地摆一下手,动作相当洒脱,“既然证明是误会,倒是欢迎你这十佳青年常来坐坐。”

    这话说得有几分玩笑之意,可见6海苏厅长对他的评价还是挺准的----许省长是风趣幽默之人,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他撂下两人去开了电视,“你们哥俩聊,我看新闻了。”

    许省长家之行,还真地挺符合陈太忠对他的一贯认知,人挺随和挺低调,低调到了离谱的地步,而且心胸尚可。

    不管怎么说,这次他来了许绍辉家,就是正式同许省长建立了联系,以前那张模模糊糊的纸终于被捅穿了,当然,以后有什么事儿,他还是先跟许纯良说比较合适,这种普通分寸的掌握,已经难为不住陈太忠了。

    出了许绍辉家,他又来到了十四号院,难得的,蒙艺也在家,也正坐在书房里看新闻联播,见他来了,随手摆一下,目光却是没从抗洪的画面上移开。

    直到这一段播完,蒙书记才侧头看他一眼,下一刻目光又移到了电视上,嘴里淡淡地问,“要回去了吧?”

    “是,这次来,就是想问问蒙书记还有什么指示?”陈太忠勉力做出一副恭顺的样子。

    “我能指示你什么?”蒙艺淡淡地笑一声,却是不看他,“指示你,那是章尧东的事儿,对了,又让杜省长挤出一个亿来?”

    咳咳,陈太忠心说这麻烦了,蒙老大不高兴了,不过,胡搅蛮缠是他地强项,“说是一个亿,就是五千万,再多我也不可能答应了。”

    小子倒是挺会转移话题的,直接卸了我的力道啊,蒙艺心里越地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的性子还真的跳脱,不过,陈太忠在杜毅那里的表现,他还是满欣赏的,分寸确实把握得不错。

    “嗯,你现在能搞钱的名声,越来越大了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省里?要不素波也行,”蒙书记终于扭了头过来,直视着他。

    这个……面对省委书记的关爱,陈太忠一时有点犹豫了,好半天才挠挠头叹口气,“关键是放不下手里的事儿啊,我一走,怕是就前功尽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