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赌船(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赌船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出来之后,廖宏志这也是第二次来了,带着人坐下来之后,就开始介绍,敢情,他旁边那位,就是九华房地产公司地老总邵红星。

    “原来是邵总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蒙勤勤把话传到了?这厮想向韩忠服个软?不过似乎不像啊。

    不过,不管是不是,他先拿话将住此人再说,说不得就笑着点点头。“久仰大名了,呵呵,差点被你的保安,那个晋哥什么的打了。”

    “啧,我就知道,这误会不解释不行,”邵红星嘴一咂,一拍大腿,很豪爽地笑一声。“小晋那家伙,做事太不靠谱。瞎琢磨我的心思,说实话,我可是不敢打秦科长的主意。”

    廖宏志笑嘻嘻地接话了,“是啊是啊。他敢动秦科地心思,不用你说,我就拾掇了这坏小子了,这家伙在我手里,把柄可多着呢。”

    我怎么觉得,是你被他抓住了把柄呢?陈太忠也不答话,笑嘻嘻地不吭声----他没必要太买邵红星面子,韩忠、韩天见了他都是规规矩矩的,你邵红星算什么啊?

    “听说素纺那块地。被陈主任的朋友拿下来了?”邵红星随意地问了一句,状似极不经心的样子。“呵呵,那可是恭喜了啊。”

    “没打算拿,”陈太忠见他这副样子,颇为不爽,装大瓣蒜,你不要跑到我跟前装好不好?你觉得有跟我显摆的资格吗?总算是看在廖宏志的面子上,他也不想说得太过,“那片地归属有点模糊,没兴趣。”

    “这个也是,”邵红星笑着点点头。话里巴结的意思十分明显。“去年我本来还想着开一下呢,了解了一下情况。拔腿就走了,生怕走得慢了。”

    “嗯,”陈太忠也不表态,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说有一大帮子人在,你当然不敢打主意,现在最大个的朱秉松和蔡莉撒手了,你胆子上来,倒也是情有可原的。

    邵红星见他不冷不热地样子,还当是此人尚记着小晋那帮人的恩怨呢,说不得摸出了手机,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我现在就把那小子拎过来,让他好好地跟陈主任道个歉。”

    “算了,小事一桩,”陈太忠摇摇头,这厮做得实在太上路了,他实在不好计较什么,再说了,那晋哥在当时也没占了他便宜,反倒是被他奚落了一顿呢。

    廖宏志却是看出点什么不对劲儿来,他和陈太忠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觉得今天小陈好像不怎么给他面子,对他地朋友不够热情。

    “太忠,你好像对小邵有点看法?”廖局长也不遮着掩着,他跟陈太忠的关系不一样,再说了,邵红星是体制外的人,直说也无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我住的是港湾,”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斜眼瞟一眼邵红星,却是不再说什么了。

    “哈哈,原来是老韩那点小心眼啊,”邵红星登时笑了,他在***里诋毁韩忠,说“那人只配开个野店卖个夹肉饼”,不过是逞逞口舌之利就是了,谁想到韩忠就认真了?

    “好了,知道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道歉,成不?”他可是真拿得起放得下,“正好晚上大家一起坐坐。”

    “算我一个,”高云风本来正跟丁小宁嘀咕地皮,闻言就抬起头来了,“太忠,加上我哦。”

    邵红星听到这话,看他一眼也没多话,开始拨打电话,倒是陈太忠手一抬,“慢着。”

    他一边制止,一边看看廖宏志,“廖局,咱俩地关系那没的说,邵总今天跟你来,我怎么也要给面子,他和韩忠的事儿是他俩的事儿,咱不说,你看成不成?”

    “呵呵,各交各的嘛,”廖局长笑着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理,邵总,听明白了吧?”

    邵红星听得太明白了,闻言笑着点点头,随即站起身来,“哈,这倒是我不对了,应该亲自去请韩总来的嘛,呵呵,你们先坐,我去找韩老大。”

    这还差不多,陈太忠看着他离开,心说这人的脑袋瓜倒是没有笨到家,居然也知道我不高兴丫的态度。

    他转头看看廖宏志,现对方脸上笑容如旧,不过转念一想刚才廖局长的暗示,他隐隐猜到了什么,“我说廖局,这家伙是不是找我有事啊?”

    “呵呵,你这脑瓜还真够用,”廖局长笑着点点头。邵红星要是没事地话,怎么可能巴巴地热脸贴了冷屁股上来?“他找你办事,缺个人引见,我这不就来了?”

    “什么事?”

    “这我可真不知道了,我就负责个引见,”廖宏志笑嘻嘻一摊手,“要知道是什么,没准我还得惦记呢,索性不闻不问。太忠你也不用给我面子。”

    “还是跟廖局说话痛快,”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只是下一刻,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嘴里嘀咕一句,“这家伙能放下跟韩忠地恩怨。唉,事儿不会小。”

    事不小不要紧,他可以不答应,不过牵扯上韩忠的面子地话,还真的不好说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等韩忠陪着廖宏志来的时候,可正好是饭点儿了,几个人也不出去了,韩老板随便吩咐一下大堂,就在陈太忠住的总统套里摆上了。

    邵红星不知道跟韩忠说了什么。两个人现在是喜笑宴宴的,不过看得出来。邵总的姿态放得很低,韩老板很享受这种感觉。

    倒是高云风会作怪,打电话叫人送小姐过来,“老虎,送四个小姐来港湾,12o2房间,总统套啊……什么样的?等我问一下……你们喜欢什么样的?”

    “我不要,”陈太忠举手,谁想高云风白他一眼,“知道你地毛病。你有小丁呢。我是给廖局要一个。”

    “拉倒吧,来这儿还用你找人?”韩忠笑嘻嘻地一摆手。“小高,来我地地方了,你等着,我让他们找人来,都不用问,到时候你自个儿挑……只陪酒啊,其他的你想办法。”

    廖宏志婉言拒绝了,“算了,我觉得这小姐未必干净,咱自个儿人喝酒就成了,她们地筷子夹来夹去的,闹心。”

    “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的玩婊子,廖局眼光高,”韩忠笑嘻嘻地翘起个大拇指来,“一看就是有层次地。”

    “再贫嘴小心我收拾你,”廖宏志笑着骂他,这话盛行大半个中国,所谓嫂子,就是已婚的良家妇女,他自然知道这个说法。

    说到最后,廖局长终于抵不住其他三人的劝说,想着自己不要小姐,那菜也被别的小姐动了,得了,入乡随俗吧

    陈太忠看看邵红星,“廖局说了,你找我有事,什么事儿啊?”

    他本不想就这么问出来的,不过眼见那厮也坐得稳稳的,估计是存了喝完酒之后再说的念头,可一会儿雷蕾要溜过来呢,索性就自己问了,你小子要是说的事情太难办,就不信桌边坐着的人不帮着我说话。

    邵红星倒是挺奇怪地,这家伙这么沉不住气?只是品品这话的味道,又有点上位者地语气,于是笑着点点头,“我前两天去北京,看几个叔伯兄弟……”

    敢情邵红星的叔伯兄弟还能跟那邵国立扯上那么点关系,邵总去北京正好在亲戚家里撞到了邵国立,邵国立听说他是天南的,张嘴就是,“你认识陈太忠不认识啊?”

    邵国立最近去澳门玩了两趟,又跑到赌船上玩,输了两千多万,心里有点不爽,正琢磨着扳本呢。

    一笔写不出俩邵字儿啊,邵红星当然还记得秦科长的“男朋友”,事实上,他从中行行长那儿领了任务之后,用心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敢情那是蒙书记的女儿。

    所以,蒙家准女婿的名字,他记得相当清楚,一来二去说了两句之后,为了攀上邵家这棵高枝儿,顺便结识陈太忠,邵总就自告奋勇回来做工作。

    “邵国立,”陈太忠皱皱眉头,心说这年头的事儿还真巧了,不过他已经欠了范如霜的人情了,两事并一事好了,索性是答应一次。

    “这个……最近没时间啊,”他皱着眉头摇摇头,却不防韩忠话了,“太忠,给我面子,你忙完以后,抽空见见邵国立吧。”忙完?我的事情,还真是一件接着一件呢,陈太忠苦笑一声,“明天我们科委的文主任,带着香港博睿公司来素波签约,唉……哪儿忙得完事情?”

    “那你这就算答应了啊,”韩忠笑着点点头,开始耍赖了,“对了,太忠,你地赌术很高吗?一回儿咱们摸两圈?”

    “好啊,”高云风一听来劲儿了,也顾不得旁边地小姐了,“我不打,钓太忠的鱼。”

    “今天有事儿,一会儿要接受个专访,”陈太忠叹口气,正说着呢,手机倒响了,来电话地却是陈小马的爱人金梅。

    “陈主任,钱我凑齐了……”金老师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哭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