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土地使用权(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土地使用权

作者:陈风笑
    接下来的事情,那就不用说了,这会开到一半的时候,消息就传到了蒙艺和杜毅的耳朵里---有大局感是必要的,不过如实和及时地向组织汇报,也是很重要的。

    蒙艺正在跟天南军区司令马天军谈论关于部队调动的方向、编制以及当地政府该如何配合的事情,听到严自励的汇报,也没兴趣谈下去了----事实上,这二位谈话,基本上就是个形式,具体事情该怎么操作,自然有人操心和交涉。

    虽然已经不打算用严自励了,蒙书记本人也不是把喜怒挂在脸上的,但是他在上车离开的时候,还是禁不住狠狠地嘀咕了一句,“丢人现眼!”

    杜毅则是正跟天南省企业家协会、企业联合会的人在搞座谈会,防汛抗旱总指挥、副省长沙鹏程去了受灾最严重的通德地区,打电话过来说,这里需要救援物资,受灾群众已经达到了两万余人,当地财政相当吃紧,再说,谁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有备总是无患的。

    问题是,省财政也紧张啊,杜省长少不得又请了丁小宁来,以她为榜样,向在座的诸位介绍,“一个小女孩,赤手空拳起家的孤儿,都能有这样的社会责任心,你们扪心自问……”

    就在这个时候,听说朱秉松在会场吐酒了,杜毅就算不想管这事儿,心里也禁不住大怒,低声反问传话者,“你确定没搞错,他吐的是酒?”

    当天下午,陈太忠等着丁小宁参加完一系列的活动之后。开始忙着搞省政府关于抵押土地使用权的事宜,“陪着老杜吃饭,小宁你出息了啊。”

    好死不死的是,省里提出抵押的土地,正是素波市纺织厂那块地,丁小宁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容,“太忠哥,你知道这块地不?他们说值五个亿呢……考察一下吧?”

    这块地悬点儿就一块钱卖出去了呢,陈太忠琢磨一下。总觉得这趟混水不该趟,别是什么人有意给哥们儿上眼药吧?

    给他上眼药。他当然是不怕地,不过,陈某人现在不是正在培养良好的大局感吗?再说了,近来麻烦还是太多了。消停消停吧,“这地不用考察,它说多少就是多少……咱不要。”

    两人正嘀咕呢,高云风来了,“太忠,听说没?朱秉松上午在市政府小礼堂吐了酒了呢,哈哈,笑死我了,听说老杜话了。要他辞职呢。”

    高云风来看望了陈太忠两次,第二次正正地撞到了蒙勤勤。蒙勤勤本不待理他,可是高公子说起来这“一卡通”的事儿了,拍着胸脯说,一定要照顾了凤凰科委。

    蒙勤勤听了这话,也没说别的什么,只是冷冷一哼,“等你把单子给了陈主任再说吧,”状似很有点不屑。

    不过高云风虽然粗疏,人却是不傻,又知道蒙大小姐一向低调。明白人家意思是说。你要真的做到了,那咱们的梁子就算结清了。

    今天他过来。倒也是一片孝心,蔡莉看来是能到点下台,这个副省有人定了,可是朱秉松要倒了嘛,谁知道……能不能再空个副书记出来呢?

    “要他辞职啊,那不错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总比伍海滨的市委向人大起提请要强得多,要不到时候就太难看了。”

    “我倒是希望他不辞职,硬撑着,”高云风这家伙的嘴,还真是没把门儿的,尤其是,在别人面前,他还能装一装,可是在陈太忠面前,他是有什么说什么了,这也是所谓地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人交际的手段不同。

    硬撑着地话,那个副书记的位子也不保险了,陈太忠当然知道他的话的意思,也懒得接口,“唉,省政府想把素波纺织厂那块地抵押给小宁,你说这什么意思啊?”

    “素纺?要那块儿地做什么?”高云风听得就是一愣,“里面折腾地人太多了,还要经过素波市----朱秉松现在不是还是市长吗?没准这是给你添堵呢。”

    “嗯,我也觉得味道不对,”陈太忠点点头,“也没说那些员工的安置,新厂的建设这些该怎么处理,三年内还不能动,没办法儿去接。”

    “其实这事儿也在人操作,”高云风沉吟一下,缓缓地言了,脸上的神情煞是凝重,“你要是能插手这个素波市市长的人选,那就一切都好办了。”

    朱秉松还没下,不过,那就是早早晚晚的了,他都敢就将来的市长选举说事儿了呢,是的,人一旦失势,基本上就成了透明的存在,大家都可以无视地。

    “你少扯吧,你以为我是邓健东啊?”陈太忠笑着白他一眼,“再说,素波好歹是省会呢,别说是邓健东,蒙老大也得权衡各方面意见呢。”

    “傻了吧?”高云风笑着指指他,一点都不带客气的,“跟你说实话啊,现在大家都在活动呢,你不需要帮谁,你选个最可能上去地,难为他一下就行了。”

    “我草,”陈太忠难得地爆了句粗口,他上下打量一下高公子,心说这公子哥儿的算计,果然是一套一套的啊,“我说你小子怎么满肚子坏水儿啊?”

    呼声最高的,当然是最怕横生枝节的,而陈太忠近来的表现颇为扎眼,怕是已经让素波官场的某些人关注了,不会看的,能看到是一个年轻的干部冤枉地受了审查,但是会看的和消息灵通地,却能看出这年轻人身后可能存在地庞然大物。

    反正,现在就开始为素波市市长一职奔波的人当中,没有人会忽视陈太忠地存在----这个机会来的很突然,就算是再不够数的人,也要关注一下前因后果不是?

    就算有人自认身后势力极其强大,对这个被误审查地倒霉蛋儿可以无须关注。可是只要陈某人出异声,那些人无论如何也要来琢磨一下,这家伙为什么敢胆上生毛胡说八道,难道不是吗?

    说穿了,陈太忠现在,就像一个职能科室一样,该职能科室当然可以不作为,但是一旦作为了,那就铁铁地是要出手吃拿卡要了。

    那高云风的话。就再明显不过了,太忠啊。你推荐人或者没有什么力度,但是你坏事的话,口碑很强大不是?大家都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了,你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吃拿卡要一番呢?

    谁想上位,可以,但是你得把素纺的问题,给我应承下来,要不然,信不信我能在阁下的上进途中,增加无数的变数?

    “我肚子里的坏水儿,哪儿你们多?”高云风才不肯认这个帽子,闻言就是冷冷地一哼。“不过就是见你坐蜡,顺口提醒你一下而已。”

    陈太忠犹豫一下。摇摇头,“我还是觉得,这件事的味道,不怎么地道,别是有人憋着劲儿害人吧?”

    “哼,我要是你就不怕,”高云风做惯了这种夹缝生意,自是清楚其中的轻重,“不瞒你说,素纺那儿。只要能接下来。怎么都赚钱,其实……你还能让省政府划出来安置新厂地地方不是?”

    “有了新厂的安置地方。你都不用等三年,新市长一上马,你马上就可以把职工安置到新厂里,推平旧厂房……切,到时候谁还管你?大不了你高路地钱不要了。”

    “为什么不要?”丁小宁不太清楚其间的分寸,“这块地真有那么值钱?”

    “今年值五亿,明年没准就六亿了呢,”高云风知道,这是陈太忠的枕边人,不过他也没客气的意思,冷笑一声,“那地方只有涨没有跌地份儿,给我有这机会的话,绝对拿下了。”

    “可是,不要通张的钱也就算了,开还是要投钱,”丁小宁眼里可是只有陈太忠,对高云风也不会怎么客气,而且,她有属于自己本身的那种狡黠,“到时候贷不到款的话,那不是白忙一场?”

    “贷不到款,这话我说或者还合适点,”高云风冲着她乐,“你的太忠哥怎么可能贷不到?银行贷不到款,他自己也张罗得到……”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头看看陈太忠,“你别说啊,太忠,你现在这财神爷的名头,越来越大了,前两天还有人说,要搞个锂电池加工厂,问我有没有办法打通凤凰科委的路子呢,那家伙平常说话吹吹拍拍的,我不希地理他,直接顶了他了。”

    “陈太忠,那可是能人,人总行的关系,搞百八十个亿跟玩一样,”高云风学人说话,乐得前仰后合地,“太忠,你这名声可是响了。”

    “还是不要插手了,”陈太忠知道,高云风对素纺处理的路子,就是先做了再说,很多人现在都在这么做,他倒不是没这胆子,不过总觉得现在自己身边牵扯的人越来越多了,做人嘛,还是负点责的好。

    “那我给你提供两块地皮的信息,也是三四个亿的,”高云风不愧是混迹素波的,这些东西张嘴就来,“存量土地,没争议的那种,就是上面有点临时建筑,到时候直接撵人,一分都不用给的。”

    无事献殷勤,你小子非奸即盗啊,陈太忠上下打量他一眼,“我给你咨询费,别的事儿,少跟我说。”

    高云风眉头一竖,才待说什么,总统套房地门铃响起,国安局地廖副局长驾到了,身边跟了一人,高高大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