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表率作用(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表率作用

作者:陈风笑
    朱秉松在来之前,还主持了一个会议,走出会场赶往宝兰区市政府小礼堂的时候,隐约觉得什么东西撞了自己一下,抬头左右看看,却是又没有现异常,他身边只有秘书在跟着,没其他什么人。

    奇怪啊,他站住略微思考一下,只觉得自己肚子里翻江倒海、火烧火燎的难受,禁不住伸手揉一揉,“这怎么回事啊?”

    秘自己的老板近几天辛苦了,走上前来搀扶,朱市长却冲他摆摆手,“好了,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结果,这不休息还好,越休息,朱秉松就越觉得胃里难受,头也有些胀痛了继而头晕了,眼见着时间不等人了,终于没命地揉揉太阳穴,站起身来,“走,去参加那个火线入党的会。”

    “要不通知他们一声,您不去了,成不成?”秘书看朱市长脸色不太好,小心地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多大点儿事儿?”朱秉松瞪他一眼,心说那个会不定还有什么牛鬼蛇神地跑过去参加呢,自己说好去了,现在又不去了,不是白白地送给别人把柄?“抗洪抢险任务重大,就算倒在会场上也要去。”

    这话说得有点煽情,不过朱市长也确实觉得,自己是有扛不住的趋势了,先把事情交待清楚,晕倒在会场,也就晕倒了,到时候,正好秘书能把这话说出来,显示出他抗洪的决心,他甚至隐隐有点希望,自己真的累趴下,这肯定也是好事儿。

    想到这个,一时间他都有点后悔了,他原本就是血脂血压双高,早知道。这两天就该多吃点油腻,豁出去折腾自己一把,换个好名声回来,没准就解得了困境呢----要不。今天就试试?

    眼下其实就跟血压升高的感觉差不多,头晕晕的,有点四肢软。

    “对了,这个会,有电视台的在场吧?”朱秉松史无前例地问了一句,当然,他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省台和市台。※※都提前通知了,应该派人过来了。”

    派了人就好,朱市长迷迷糊糊地想着,脸色却是越地苍白了,司机见状也不敢开得太快。就那么慢慢悠悠地晃了过去,这么一来,迟到一会儿是很正常的了。

    “有点不舒服。来晚了。”朱市长终于走上了主席台。笑着冲大家点点头。却是在走向主席台位置地时候。胃部又痉挛了一下。

    “不舒服您就歇一歇吧?”一旁有市委宣教部地赵部长轻声问。却被朱秉松狠狠地一眼瞪了回去。怎么。看我失势了。连你一个小小地部长也敢跟我得瑟了?换你们伍海滨伍书记来。也不敢现在就张扬。

    赵部长心里这个委屈。那就不用说了。心说我是看你撑不住了。好心劝你一下。你倒是给我个狗脸。哼。秋后地蚂蚱。看你还能蹦达几天。

    朱市长走到主席台中间地位置。缓缓地坐下。身子一栽歪。好悬没坐稳。幸亏他地秘书手脚快。在他身后扶了一把。才算是没事。

    接过秘书递过来地稿子。朱秉松清清喉咙开始言。“同志们。今天我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这么多抗洪……抗洪抢险地功臣。很高兴我们地组织。又要增加……新地、优秀地血液……”

    说到这里。他实在是按捺不住了。嘴一张。一口血……不是血。反正就是褐色地黏黏糊糊地东西向前一喷。人软绵绵地趴到了桌子上。随即顺着椅子向地下慢慢地出溜了下去。

    “朱市长晕倒了,”“朱书记……”

    朱秉松的秘书为了突出画面上领导的形象,本来远远地避开了,不过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老板的身体,见状忙不迭地抢上前去,一把拽住了朱秉松的身子,“朱市长吐血了,朱市长吐……”

    他地鼻子抽*动一下,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酒味,这话就实在没办法再说下去了。※※

    “朱市长吐血了,”赵部长却是跟着嚷嚷了起来,人也蹦了起来,“快喊救护车,快点,快点……朱市长吐血了。”主席台上的几位愣了愣,也跟着聒噪了起来,不过大家的鼻子都在频频地抽*动,心说这一大早的,朱老板喝这么多酒做什么?

    这肯定就是陈太忠搞的鬼了,那天他跟张国俊喝酒,本来就没喝多少,张厅长却是说下午有事儿不敢再喝了,否则怕帽子不稳。

    要是给别人听了,只能听出抗洪抢险地紧迫性和组织上的高度重视,可是陈太忠听到耳朵里,却是想着----在不合适的场合喝了酒,似乎也是个整人的法子啊。

    他对朱秉松的怨恨,那是耿耿于怀了,既然打算下手整人,心里又嫌去把大坝弄个口子“太麻烦”,说不得就将这个预案拿了出来。

    遗憾的是,最近没什么领导来天南考察,陈某人又等不得了,打听了一下,知道有这么个火线入党的大会,届时会有媒体来参加,心说这个影响,应该是足够了。

    足够了就动手吧,陈太忠一路隐身跟着朱秉松,时不时用穿墙术往他肚子里灌点酒,等朱市长坐上主席台的时候,又多弄了一点进去。

    现在这厮正隐着身子,笑嘻嘻地站在现场看热闹呢,却不小心看到台下有个熟人,天南省电视台的摄影师段天涯。

    耳听得台上乱纷纷地,一个一个都是说朱市长近日劳累得紧,一定是疲劳过度了,又有人走上主席台,清理台上的污渍,现场乱做一团。

    段天涯的摄影机,架得离主席台奇近,鼻子里早就闻到了浓烈的酒气,见到有人来打扫,轻轻嘀咕一句,“能不能上台拍一拍这血渍啊?”

    他这原本是风凉话,却不防一边有工作人员瞪他一眼,低声训他,“你听命令就完了,哪儿那么多的怪话?”

    众人齐动手,很快地将台上清理干净了,朱秉松也被人抬了下去,又有工作人员找来了空气清新剂,在空中一阵乱喷,效率真的奇高,五分钟内,主席台上又恢复如初,只是不见了朱市长而已。

    陈太忠就纳闷了,你说这小礼堂里,怎么会备得有空气清新剂,又能这么快地找出来呢?难道说,经常有领导这个……“吐血”?

    朱市长一离开,这里就数市委秘书长甄长喜和市委宣教部赵部长的等级高了,除此再没什么像样的人物了,其他的什么市政府副秘书长之类的排不上号。

    是地,朱秉松一向强势,他出场地场合,市委几个副书记来了也都是幌子,以前还偶尔有人来凑个趣儿,今天却是没人来,素波组织部也就来了一个副部长,不过秘书长甄长喜也算是个头比较大的了。

    赵部长见台下有点隐隐地骚动,轻咳一声,拿过了麦克风,“同志们,大家都看到了,朱市长由于一直奋战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心力交瘁,累得吐血了,在你们光荣地融入党组织的这一天,朱市长以身作则,向大家做出了很好的表率……”

    甄长喜手指动动,向赵部长做个示意,赵部长正觉得说得尴尬呢,说不得马上来了一句,“下面的会议,由甄秘书长主持。”

    我是让你快进入正题呢,你给我干什么?甄秘书长心里恼怒不已,不过,主持就主持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得他打开了自己面前的听筒,“朱市长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不过呢,身体也是革命的本钱,我希望在抗洪抢险斗争中表现出色的同志们,在跟老天爷斗争的过程中,也能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像朱市长一样把自己累病了,累垮了……”

    说着说着,他觉得有点不对了,这话好像是两边不讨好的,少不得咳嗽一声,“现在……还是由赵部长主持会议仪式,大家鼓掌欢迎。”

    说实话,自打知道朱秉松要来,来的这几位就是准备好了鼓掌了,对会议进程不是很了解,所以,现在谁主持都是大事儿了,两人都是市委常委,谁主持也行不是?

    赵部长犹豫一下,看到秘书长的态度很坚决,说不得还是打开了自己的麦克风……

    陈太忠却是看得有点大跌眼镜了,他心里真的有点纳闷,按说,大家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维护领导的形象那是很重要的,可是,你们不知道……朱秉松快完蛋了吗?有必要这么给他遮掩吗?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要说朱市长在会场吐酒了,那传出去可不得了,现在朱秉松的形象算不了什么了,但是组织的形象受损,那可是大事,别看刚才赵部长吃朱市长瞪了一眼,可是还得硬着头皮说朱市长的好话。

    什么叫良好的大局感?这才叫良好的大局感,集体的荣誉绝不容玷污,这一刻,大家都没有什么私心。

    就连那刚刚加入组织的十五名入党积极分子也是如此,觉悟都挺高,他们走上主席台面对党旗,举起拳头庄严宣誓的时候,没有人对空气中还残留的、若有若无的酒味表示出任何的关注,坚定而激昂地复述着誓词。

    “我志愿……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