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持金于市(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持金于市

作者:陈风笑
    “原来是这样啊,”杜毅受了丁小宁情绪的感染,隔了一下才话,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么着吧,小丁,你捐一百万就行了,留点钱护身,然后……我安排他们给你做一段新闻,你把你对抗洪救灾的认识讲述一下,怎么样?”

    杜省长见过了很多东西,虽然他愿意相信丁小宁的话,也很同情丁小宁,他又需要树立个榜样,可是陈太忠跟蒙艺走得太近了,所以,纵有同情之心,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不是?

    给这个小姑娘减上一百万,做一段宣传,也就是他的心意了----女孩子嘛,谁还没有点银屏情结?

    “不用了,”出乎杜毅的意料,丁小宁居然很坚决地就拒绝了,甚至没有用目光去请示陈太忠,她很坚决地摇摇头,“我不想上电视,如果说有什么要求,我就是希望,这些钱能花到实处去……”

    她还想说点什么,不过想到其他的话太不和谐了,张张嘴,终于又悻悻地闭上了。

    杜毅却是好悬没被这话气个半死,我主管的政府,我主政的天南,你居然认为钱会被私吞,还就这么明白说出来了……给我上眼药,你以为你是谁啊?

    可是,他有心火吧,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女孩的话有几分道理,毕竟有那么个把耗子屎的存在,使得整锅粥的味道都变了,不过,为了维持一下尊严,他还是哼了一声,“花到实处……怎么没花到实处?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

    丁小宁的性子。却是愈锉愈刚的那种,听他这么说,反倒是不服气了起来,“我当然见过……呀,对不起啊陈主任,我不说了。”

    杜毅却是被这话说得啼笑皆非,不过转念一想,这女孩出身市井原本就在底层,又吃了不少苦头。见到点丑陋的东西,似乎……也很正常?

    照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一时间,杜省长居然觉得,这样人很难得了,吃过苦也不怎么信任政府。好容易有点钱,却是在大灾面前能毫不犹豫地捐出来,而且,最吸引女孩子的水银灯,似乎对她也没什么诱惑力?

    “那我让你去监督这钱是怎么花地,这总可以了吧?”他笑吟吟地看着丁小宁。

    “算了,我还是开我的酒店好了,”丁小宁叹口气,居然不领杜省长的人情。“太忠哥这么好的人,你们说打也就打了。本来他想再筹点钱,现在也不敢了。”

    你还什么都敢说了,杜毅真被她弄得有点哭笑不得,陈太忠被审查那是自找的,谁让他把好事都做得那么鬼鬼祟祟的呢?我要是蒙艺,早捞他出来了。

    其实,肖劲松刚才已经告诉杜省长了,陈太忠为什么会这么做,大家都认为,这是这件事里味道最怪异的地方。怪异到杜省长认为这可能是蒙艺挖了一个坑。引得朱秉松自己跳的,所以肖秘书长当然会转述这一要点。

    当然。陈太忠的解释,也是完全站得住脚地,一个冷门单位的副处手里有了几千万上亿地资金,简直就是三岁小孩持金行于闹市,不被人惦记都不可能。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蒙书记对政府工作的大力支持不是?有了这笔资金,杜毅也就明白堤坝上那一幕生的时候,蒙艺为什么不避讳着自己了。

    反正,杜毅决定不跟这个小女孩一般见识了,事实上,若不是这女孩跟蒙艺有关系,他不介意多照顾她一点,但眼下也只能作罢了。

    “再……筹点钱?”他转头看看陈太忠,“你还能筹到钱?对了……那个英镑投资,是吧?”

    陈太忠嘴角抽*动两下,算是个苦笑,“没有那个英镑投资,我也不至于受了审查,所以,这个钱……我是打算坚决留在基金了,还请杜省长支持。”

    呀哈,你把通张高路的钱留在你手上了,还要我支持你?杜毅心里这个不自在,那就不用提了,他很坚决地摇摇头,“再投五个亿给通张,我就支持你。”

    “五个亿,”陈太忠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地嘴巴,心说这杜省长怎么和蒙书记一个调调儿,跟一辈子没见过钱似的,不带这么敲诈的啊。

    杜省长冷冷地看着他,也不做声。

    “这个钱,是用来扶持高新技术产业的,”陈太忠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投资商要求的回报率比较高,五个亿真的有难度,要不……我再负责五千万好了。”

    杜毅还是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不过那意思很明显了:小子,你在跟省长说话呢,你以为在跟卖豆腐的讨价还价啊?

    “一个亿……最多了,”陈太忠苦着脸看着杜毅,心说蒙老大出面,我张罗了一点五个亿,你要是想勒索得比蒙书记还多,那我还怎么见蒙艺?

    其实,杜省长心里也明白着呢,这年轻人要是真能被自己挤出一笔比一亿五还多的投资,那在政治上就太不成熟了,只是,凯子当前,他不宰白不宰不是?

    陈太忠的反应,正在他地意料之中,先拿了五千万,又涨到一个亿,非常中规中矩,给了省长面子,却又没犯错误,这年轻人倒是个可造之材,可惜……跟蒙艺走得太近啊。

    当然,他还是没有做声,直到陈太忠也不说话,淡淡地望着他的时候,杜省长终于面无表情地张口了,“唉,算了,其他地我也不说了……剩下的钱,你一定要把你那个科委搞上去,要不然我不会答应的。”

    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奇怪了,这杜毅怎么看起来比蒙艺还不好说话?我给他钱了,他还像我欠了他人情似的?

    直到走出杜毅的办公室,陈太忠才恍然大悟,得,这次又是被杜毅敲诈了,这俩正部敲诈起人来,还真的不含糊,不过还好,哥们儿坚守住了底线。

    想到底线,他才猛地反应了过来,这次要是被杜毅吓唬住,头脑热多投一点的话,那可真就是没脸见蒙艺了。

    一时间,陈太忠禁不住有点咬牙切齿,杜毅你也太阴了吧,要不是哥们儿现在长进了不少,怕是就直接让你装进套子里了,居然敢这么阴人?

    惹得哥们儿火了,直接把你也拽下水,他悻悻地磨一磨牙,当然,这大抵不过是他的怨念在作怪,事实上,陈太忠非常理解杜毅趁火打劫的心态----因为这种事他也常干。

    可是,理解归理解,他心里还是憋得慌,不过想想蒙艺只动了朱秉松,就不得不放蔡莉一马,那么,为了避免让老蒙难做,他就不能打杜省长的主意---对他来说,拉杜毅下水也不是很难,最起码他认为不是什么难事,在眼下地条件下。

    这口气不出,这死活不舒坦啊,想想这一切地因果,还是因为朱秉松先挑起的,他索性心一横,得了,就是朱秉松了,哥们儿索性加一把火,让他死得透一点。

    朱秉松这几天,可是气得咬牙切齿了,他可是没想到,蔡莉地手下得这么快----她怎么就能猜出匿名信是我干的呢?

    蔡莉获得了蒙艺的谅解,这个倒不算太奇怪,可是反噬盟友也没有反噬得这么猛的吧?这一定是那匿名信出问题了,出问题也就算了,但是,蒙艺是怎么让蔡莉确认,信不是他搞的鬼呢?

    齐国民其实不算他的铁杆嫡系,不过那个常务副市长是他扶上去的,两人关系大抵还是以旧同事为主,让朱秉松寒心的是:蔡莉是连大带小抓了父女俩,太狠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上面的人话了,要他忍着,“不要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让人家蒙艺抓你两次现行,还乱折腾,态度好一点,将来或许还有机会……”

    将来或许,那就是永远没有机会了,要不然措辞不会是这样,是的,朱市长知道,他很有可能被放弃了,不仅仅因为是抓了两次现行,而且还是因为抓了现行之后,他居然敢“乱折腾”,这是大忌。

    可是,朱秉松不甘心啊,真不甘心,别人我可以放过,可我拼死了也要咬蔡莉一口,省得她将来对我下辣手……

    这几天,他所关注的那段堤坝依旧是险情不断,不过,由于关注力度的加大,相关人手和物资都跟上来了,蒙老大火了,谁敢等闲视之?就连防汛抗旱总指挥、副省长沙鹏程都专门来看过两次。

    而且,蒙艺火归火,点名归点名,肯定也不能坐视这里的真的垮了坝,他要对整个素波负责,也不能给朱秉松提供开脱的借口,所以,两个武警中队在当天就被派了过来。

    几天下来,大家忙是挺忙,可这水位也不见什么变化,险情也未见如何扩大,这懈怠的心思多少就出来点。

    周三,素波有一个抗洪抢险积极分子火线入党的大会,一般而言,这种事情是市委的人参与的,不过朱秉松在素波一向比市委书记伍海滨强势,又是这种敏感事情,他当然不会把这个机会让人,也算垂死前的挣扎:蒙艺说我抢险不用心,哼,纯粹胡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