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修炼(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修炼

作者:陈风笑
    听到吕强这话,王浩波登时无语。

    他不是水利专业毕业的,在设计院也只任了一个书记,但是他不是拒绝学习的人,设计院跟陈太忠的科委类似,书呆子多,所以他对这些原理,多少还掌握了一点。

    一个小小的水库,被漫坝了,在内外压差加冲刷的作用下,坝内外水面居然四天都没有平齐,这简直是建筑史上的奇迹了,“你的坝基打了些什么桩子啊?我怎么觉得你这大坝……是不锈钢做的呢?”

    “堤坝外侧引坝部分,我让他们用沙袋堆了一个斜坡,”陈太忠笑嘻嘻地插话了,当时他在坝上没命地释放仙力,见其他人无所事事,心里颇为不爽,于是很蛮横地下了这么一个命令,原本是有备无患的意思,不过他抓得紧,下面还真的铺了点沙袋,“这个会不会是原因?”

    “沙袋算什么?一个水花儿就卷走了,”王浩波看他一眼,猛地想起点什么来,“要不……回去我查查白凤溪的资料,真是奇怪了。”

    你要知道那沙袋和坝体都是我特殊处理过的,就不会这么说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才想接口,猛地想起……不对,“河道水位高了那么多,那下游怎么办啊?完蛋了……”

    “倒没事,还好,”吕强笑着摇头,“下游是水道窄点,蓄水能力不强,挡洪水可没问题,就是……就是河道边上种的庄稼都完了。”

    几句话下来,就十二点了,张国俊已经在韩忠的陪同下来了,大家找个地方坐下,边吃边聊,说得大抵都是些相见恨晚的话。倒是张厅长对丁小宁小小年纪就有了家酒店,有点略略地奇怪,心说这陈太忠怪不得吃人整呢,弄个小蜜都这么舍得投资,嚣张得有点过了。

    等到酒席散去,大家还是谈兴正浓。不过张国俊是不敢再喝酒了,“咱喝茶吧,防汛形势太严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紧急情况了,让杜省长或者蒙书记闻到我的酒味儿,当场就能摘了我的帽子。”

    “蒙老大估计不至于,”韩忠笑着接话了,这里面也就他和吕强,说话随便点。谁想张国俊看他一眼,“你话正好说反了,朱市长的前车之鉴在哪儿摆着呢。虽然太忠能帮着求情,不过蒙书记就算想放过我都不行,真要那么做,就叫自打耳光了。”

    我靠。这老家伙。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我帮你求情?我跟你有那份儿交情吗?他当然知道。这么说话。也是人家张厅长地一种交际手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话里。有点怪怪地味道。

    琢磨了好半天。他才琢磨出来。张国俊有点小看我。同时呢又知道我地能量。想表现得亲近点。所以就说出来这么冒昧地话了----换个跟这厮身份差不多地。丫肯定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总之。只有不相交集地***。又有各擅所长地能力。才可以采用这种说话方式。陈太忠默默地总结着。不过两人地关系实在有点生疏。这个张国俊这么说话。总是有小瞧我地意思。

    “想什么呢。太忠?”吕强见他不做声。笑嘻嘻地问了。

    哎。正好哥们儿现学现用啊。陈太忠听到这话灵机一动。笑嘻嘻地回答他。“我是说你担心那个水库。张厅不就在这儿坐着呢?请张老板派俩人过去看看。不就完了?”

    呀哈……听到这话。张国俊笑嘻嘻地看陈太忠一眼。心说没看出来啊小伙子。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这性子真叫个硬了。

    偏偏地,陈太忠觉得力道还有欠缺,见张国俊看自己,也还个笑容过去,“呵呵,是吧?张老板?”

    嗯,加上这句,就隐隐大他一头了。

    “小事儿嘛,”张厅长笑着点点头,他久经战阵考验地,自然不会跟这年轻人叫真,心里虽然隐隐有点不爽,可是想想对方身后的人物,也就释然了,吃点口舌上的小亏,顺利地搭上一条线儿,划得来的,这位身后起码两个省委常委啊,其中一个还是最大个儿的---要筑通天路,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在座的,可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除了丁小宁有点蒙昧,其他人都听出来了,陈太忠的气势微微压了张厅长一头。

    “那可正好,回头我让区里邀请函,”吕强直接扯走了话题,“呵呵,我这小老板可比不上韩总财大气粗,能不花的钱,绝对不花。”

    “你拉倒吧你,”韩忠瞪他一眼,配合着将话题扯远了,“我倒是想上天南新闻呢,估计得下辈子了,哪像你还混个特

    陈太忠已经陷入分析中了,当然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二位地用意,却是又有点感触,这商场中人确实是官场中人最好的润滑剂啊----什么东西都不是单独存在的。

    “那是,”王浩波连连点头,他听到自家老板跟陈太忠杠起来了,要不是屋里冷气够足,估计马上汗就下来了,想起刚听说地那事儿,说不得再撤得远一点,“下一步估计小宁也要上电视了吧?”

    嗯?张国俊听得心里纳闷,斜眼瞟一眼丁小宁,心说这丫头就要混进演艺圈了?陈太忠还真是不怕折腾啊。

    “我不上电视,跟省政府说好了,”丁小宁在酒桌上,真的低调得很,听到这话,很干脆地摇摇头,“下午去办手续。”

    “跟省政府说好了?”张厅长心里这个纳闷,就没办法说了,“呵呵,小丁你去省政府办什么手续啊?”

    “给他们投点钱,”丁小宁不肯多说。

    王浩波心说,这话陈太忠虽然不让说,不过眼下也没什么太大的保密的必要,关键是不能惹得张老板不高兴不是?“通张高路资金紧张,小宁送钱来了。”

    我靠!张厅长侧头看看丁小宁,这位是……是给高路送钱的主儿。不是陈太忠的小蜜?呀呀,怠慢了,怠慢了,合着今天这桌上,真的没一个闲人啊。

    不过,他心里的好奇。是不可遏制地勾了起来,“真没想到小丁这么能干,走眼了,呵呵……你这次送多少钱?”

    “一亿多吧,本来更多的……不过,太忠哥受委屈了,就这么多了,”丁小宁回答得很简单。

    “呵呵,”张厅长笑着点点头。端起面前地小茶杯,将工夫茶一饮而尽,却是没防着里面有个茶叶梗子卡嗓子里了。禁不住清清喉咙,“咳咳,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小丁你真厉害,我们可是老了。”

    韩忠可是没听说过这事儿,听到禁不住讶然问了,“不是吧?你这投资怎么收回啊?借钱给省政府,那可是得有点胆量,一换班子,说没就没了……是用高路的收费做抵押吗?这话诽谤之意相当明显。也就是他合适说。

    “本来不想要抵押地,不过现在得要了,”丁小宁是不敢多说,因为她懂得就不多,不过她这神态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一股淡淡的傲气了。

    当然,以她现在说的这些话,也当得起这份傲气不是?年轻貌美又多金,除了吕强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其他人禁不住侧头看看陈太忠,搞得陈主任有点挠头,你们看我干什么啊?

    “下午去省政府,那咱们散了吧,”张国俊沉吟一下,转头看看陈太忠,“陈主任,有空多来水利厅坐坐啊。”

    “一定一定,”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都一点半了。照顾一下嘛……哥们儿憋了十来天了。

    这次总算是没有人打扰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一挂。陈太忠都等不得进卧室,就抱着丁小宁吻了起来。

    “你的肋骨……”丁小宁可是一直惦记着呢。

    “切,那几苗鸟人,动得了我的肋骨?”陈太忠冷哼一声,搂着她向卧室内走去,“你忘了我是做什么地了?”

    “我是担心你嘛,”丁小宁冲着他噘噘小嘴,“还是你躺着,我来……”

    “你来什么来?”陈太忠将她拦腰一抱,就扔到了大床上,掀起她地牛仔套裙,将她的小内裤一把撸到了腿弯,又看到了自家熟悉的风景……

    下一刻,两个人就紧紧地汇合到了一起,甚至没来得及褪去身上的衣物,一个是心怀疼爱,一个却是担心受怕了好多天,再也压抑不住那份孤寂后的重逢的喜悦。

    半个小时之后,战斗告一段落,只是两个人依旧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太忠才哼了一声,“这个还款的事情,还是要琢磨一下,你看,连韩忠都知道,这钱很危险。”

    “你看着办吧,这种事我又不熟悉,”丁小宁的声音,异常地慵懒,“能紧紧地抱着你,我就什么都不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