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身外事(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身外事

作者:陈风笑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于是,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统一口径了。

    任长锁在上了三天措施之后,忍不住崩溃了,虽然他是老纪检了,可是为了照顾他,天南省纪检委专门向其他省市取经了,交流了几个大家没听过的新措施回来。

    没办法,这次问题的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陈太忠恢复得快那是因为人家年轻身体素质好,并不能以此为借口,降低对这起恶劣事故的重视程度----换个身体孱弱的,没准就挂了呢。

    然而,交流回来的措施还没来得及一一采取,任长锁就顶不住了,他一向以为,自己已经领悟了很多措施的精髓,但是当他深陷其中的时候,才猛然间现,自己以前遇到过多少好汉。

    可是,崩溃归崩溃,他死活说不出那“七八个人”到底是谁,最后胡乱咬一通,把平日里跟自己有点龃龉的同事挨个点名……

    总之,任长锁的神智已经模糊了,大家不得不强行令其镇定,然后初步断定,对陈太忠刑讯逼供,是任主任勾结外人所为,这件事须得慢慢地查了。

    不要过纵然如此,参与审查陈太忠的数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党纪政纪处分,似此也就不用赘述了。

    其间。有微弱地声音置疑某人被“麻袋罩头”一说,大抵的意思是说,咱纪检委给人上措施,还用得着麻袋?当面锣对面鼓地就做了。这个是不是……

    说这话的人,在一个小时后就被派入了抗洪一线的监察队伍中,还是永泰县那种偏远地方,防山洪去了。

    接着。就是蔡莉找日渐好转地陈太忠谈话了,这次谈话时间大约就是五分钟,门是关着的,没人知道蔡书记和陈主任谈了些什么。

    大家只知道,蔡书记出来之后,脸上表情颇为怪异。又有小道消息说,她一声不吭地回了办公室后,关起门来狠狠地大砸了一通,嘴里还愤愤不平地念叨,“麻子不叫麻子,这叫坑人,混蛋任长锁、混蛋朱秉松、混蛋陈太忠……早说那钱的用途,会死啊……”

    既然口径统一了,凤凰市的人终于蜂拥而至,陈太忠有心离开吧。却是被省人民医院地人告知:你的烫伤恢复得是很快,前所未有的快,至于说颅内充血和骨折骨裂的,虽然也快但是不能掉以轻心,最好还是再观察两天。

    那也得换个地方,陈太忠很执着地离开了医院,也不去锦园住了,索性就去了韩忠的港湾大酒店。搞了一套总统套房住了进去。

    科委来的是梁志刚,文海主持工作来不了,邱朝晖心里有鬼,就说是射频卡样品试验到了关键时刻了,也来不了,所以只有梁志刚来了。

    “我们用尽方法打听了,真不知道陈主任你是为什么被审查地,”梁主任倒也实在,不说工作,先解释自己不捞人的苦衷。“您这儿也没传出消息来。”

    以前梁主任还没用“您”来称呼过陈太忠呢。可眼下陈主任安然地从省纪检委出来了,身上还带了点小伤。以其操蛋的性格,还不知道要什么样的飙呢,先解释清楚比较好一点。

    陈太忠倒是没在乎这个,他认为,这次算计自个儿的主儿太彪悍了点儿,而且非常突然,连半点征兆都没有,直接跨级审查,没遭到背叛就不错了。

    “我没消息可传啊,”陈太忠坦然地笑笑,“就算有点小问题,也是市纪检勉强能管的,跟省纪检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怕什么?”

    “哎,陈主任,你可不能这么说,”梁主任见他态度还成,少不得就打蛇随棍上了,“你应该说,市纪检都没什么可以查你的……不过,纪检委就是这样,一旦查起来,真不讲理。”

    说归说,梁志刚心里也纳闷呢,能让省纪检委雷厉风行这么查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级别差一点的吓都要吓死了,这次查到最后都是糊糊帐,根本连审查原因都没说。科委是穷单位,一般没人有资格被双规,就是米自然下得奇怪点,也是市委先透了气儿出来,所以对双规地理解,梁主任多半都是听来的。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表示出适当的愤怒,“老邱倒是被他们找去谈话了,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邱朝晖不跟我们说,只说他什么都不清楚。”

    邱朝晖的立场很坚定嘛,陈太忠一想,我要老邱保密,结果他还真的扛住了,这是个好同志,嗯,值得信赖。

    当然,他若是知道,光明集团的二次投资就是被邱朝晖泄露出去的,估计就要暴走了,不过,这件事……怎么说呢?打击了朱秉松和蔡莉的气焰,应该也算不错地吧?

    “不乱动是好的,要相信组织,”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只是,他下一句话就不太靠谱了,“你们一慌,没准捅出什么事儿来,被别人利用了更麻烦。”

    你还是**不干净嘛,梁志刚心里嘀咕一句,不过,这年头有那只猫不偷腥呢?陈主任已经算是难得的好干部了----除了脾气差一点。

    总之,在这样的雷霆打击中,陈主任都能安然无恙,这科委是有奔头了啊,“是这样,这次来,有些工作要跟陈主任沟通一下。”

    其实,陈太忠被审查,整个科委登时就乱套了,文海真想把权抓回来,不过已经是不可能了。各人地分工被陈太忠定得死死的,先别说那俩副主任肯不肯买他的帐,只说陈太忠那儿还没结果出来,他就绝对不敢妄动。

    常来科委的乔小树乔市长也不见了踪迹。倒是景静砾来过视察过一次,话里话外暗示,陈主任迟早是要回来地,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组织上相信他。

    景秘书长的话,那就是段卫华地意思,有段市长地暗示,人心终于初步定了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没耽误了任何工作。

    “李健表现得最好。”难得地,梁志刚居然夸起了李主任,“接到你被人带走地消息地时候,他正要跟工行的副行长说保护罩的款项的事儿呢,结果他硬着头皮还就把事谈下来了,这个小李子,呵呵……”

    “李主任这也好歹算有了点胆子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知不觉间,他说话已经习惯带上职务了。“小李子”这词儿,听起来有点村俗啊,“你的意思,是咱们地样板机通过验收了?”

    “通过了,”梁志刚脸上笑嘻嘻的,那笑容里居然还透出一丝诡异,“咱还卖了四十台出去,哈哈。工行总共只有二十八、九台街头柜员机……”

    “买点备品备件,那确实很有必要,”陈太忠也拍着沙笑了起来,这里面的水份他想得到,“呵呵,回扣给了一些吧?”

    “给了点,不过不多,大概百分之十左右吧,”梁志刚小心地看看他,“咱们百分之五、六百的利润呢。给这么多……我觉得不算多。”

    “还是多了。”陈太忠摇摇头,面有不豫。“咱这是独家买卖啊,又不是竞争激烈的那些商品,何况工行还有求于咱们。”

    梁主任听他这么说,脸色就有点白了,犹豫一下,还是解释了起来,“问题这是人情方面的事儿,太少也难看啊,人家随便找个人去看一看,就明白大概值多少钱了,就是这百分之十还是上了会的呢。”

    “上会了?上会了那就不说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其实他并不会在意这点小钱,而是不想让大家认为他彻底放手了,他相信,只要自己表示出适当的关注,有些歪风邪气就不会肆无忌惮地蔓延。

    梁志刚又说起了一些其他的工作,无非就是科委的各个方向展都不错,装修检测又有单子了,邱主任那边又签了一个意向却是生产“名牌”五类双绞线地,盖伦集团的投资落地阴平了,他自己现在主攻电信机房和一些效益好的单位的刷卡门禁系统。

    一听梁主任这话,陈太忠的脑袋又大了,“我说你不能开点大众化的东西啊?或者扶植一下别的高新技术?”

    “那样就是纯粹的花钱了啊,”梁志刚其实知道他手里地资金是干什么用的,就是用来花的,不过,他舍不得不是?“咱以资金养资金不行吗?”

    “行倒是行,不过你小心犯错误,”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是上面让咱们花掉的钱,你倒好,开始孵小鸡生蛋了……这次审查,让我想通了很多东西啊。”

    他这感慨自然是不会错的,只有逆境才能更好地催熟人,想要在规则内混得好,就要学会尊重规则,他很沉痛地现,自己以前,真的是嚣张了一点。

    不过眼下这话,却只是他想偷懒的托辞,电信机房和高端企事业单位……梁志刚你这是又打上我的主意了?

    梁志刚一听这话,脸色就有点白,犯错误,听起来很可怕啊,尤其面前这位又是刚被审查过的,榜样的力量那是……杠杠地。

    不过,贪心总是最大地原罪,他琢磨一下,“要不这样,咱先这么着,实在不行,到年底再突击花钱,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