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一十章 认人?(书号:760

第一千零一十章 认人?

作者:陈风笑
    “要换严自励了?那可是大好事儿,”陈太忠一听就笑了,这固然跟私人恩怨有点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觉得,你一个秘书,也敢收蒙勤勤送的皮鞋---你还真以为自己大能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借口而已,看一个人不顺眼,需要理由吗?

    蒙勤勤却是不肯干休,死死地盯着他,“喂喂,你说说你这么说的原因,我爸要换秘书连我都没告,还是我妈告我以后不要找严秘书办事儿了呢,整个天南知道的也没几个。”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警惕地看荆紫菱一眼,天才美少女知其意,笑着摇摇头,“你别看我,我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唉,呆这儿还没一个小时,这桃子我已经洗了四遍了,实在回避得都累了,我说你们哪儿来的这么多秘密啊?”

    “你以为我喜欢?”蒙勤勤悻悻地撇撇嘴,“我只不过很好奇,这么隐秘的事情,小陈怎么会知道。”

    “我不告诉你,你也不会安生,”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说不得把刚才听到的事情重复一遍,“其实我能猜出来,沈正斌一定是给朱秉松打电话,告诉他我醒了。”

    “严秘书这一点,做得确实不够稳妥,”蒙勤勤琢磨一下,缓缓地摇摇头,“他要是跟着我爸出去也算了,制止了沈正斌,却不问电话的去向……这是没有用心。”

    “他可以事后查通话记录的吧?”荆紫菱憋不住了,来了这么一句,“没准人家有城府呢。”

    哪有这么简单的?省委书记的威信,我这个做女儿的都得去没命地维护呢!蒙勤勤白她一眼,心说小紫菱漂亮是够了,可是对政治的了解还不如我呢。

    不过纵是这么想,她还是笑着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对了小陈,这话谁给你翻过来的?”

    “就刚才出门那个啊。要不我会当着他地面儿问你?”陈太忠心说,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白痴好不好?“他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一打听,又知道严自励为难过我,才过来警告我一下。”

    “你跟他说一下,消息不要外泄,”蒙勤勤总算明白了这一切,“要不我爸换秘书的事儿一传开了。就要有人没命地表现了,不便于考察。”

    “这人嘴紧得很,而且他只想到严自励是冲着我来的,怎么猜得到严大秘要倒霉呢?”陈太忠心说那帕里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个问题,“对了,这家伙做你爸的秘书就不错。”

    “我爸现在就好几个秘书呢,还有秘书班子,他不过是大秘书,就算下了。候补有的是,哪里轮得到去省政府选人?”显然,蒙勤勤对这个建议很不以为然,“不过,这家伙倒还算有眼色。”

    下一刻,她就将话题扯开了去,“对了小陈,上次你送我的礼物,很不错啊……我们行长的女儿也想要一块。”

    敢情,蒙勤勤得了那块石板之后。回家先兴冲冲地向母亲卖弄了一遍,第二天又带到了单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年轻女孩,这东西是珍稀难得,但是说价值却又不值几个钱,她当然不介意让更多地人知道。

    不出她的意料,人事科的几个女孩绕着那块石板叽叽喳喳地琢磨了两个多小时,有人问起来这石板的出处,蒙勤勤笑吟吟地告诉她们。这是天生奇石,有朋友偶然得之,觉得相貌与她仿佛,就送给她了。

    “秦科骗人,”梳了马尾巴地牛小芳当场就戳穿她了,“再像也像不到这种程度,摆明是不想告诉我们,嫉妒死我了。”

    那给陈太忠起外号的梅姐倒是有几分见识,“这一定是国外最新的科技,秦科。你说实话。是不是芬迪帅哥送给你的?”

    “国外也没有,真的。”蒙勤勤笑得很开心,“就是凑巧了,真的。”

    结果,不多时半个中行地女孩子都知道,秦科长弄了这么一个好玩的东西来,于是,行长的女儿也知道了。

    行长的女儿紫雨涵比蒙勤勤大两岁,样貌普通腋侧还有隐疾,却是偏爱打扮,她是知道蒙勤勤的身份的,平日里跟秦科长也有往来,一听说有这种东西,就猜到是有人巴结省委书记的女儿了。

    她过来看看,越看越喜欢,逮个没人的时候,悄悄拽住蒙勤勤,“秦科,我知道你还有,帮个忙啦,我从来不求你的……”

    “你要帮了她,估计你们那个保护罩,卖就没有问题了,”这是蒙勤勤的总结,“送人礼物,投其所好最重要了。”

    “我宁可卖不了那个保护罩,也不给她做,”陈太忠虽然病歪歪地躺在床上,气势倒是很足,眼睛一瞪,“说是给你地就是给你的,别人我才不希的帮忙。”

    “不好吧?”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蒙勤勤心里有点甜不滋滋的,可是看见荆紫菱,又有点酸不溜丢,“万一她从别的途径……”

    “哼,”陈太忠冷哼一声,才待说什么,门口有人敲门,段天涯陪着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了。

    与陈太忠的悠哉悠哉相比,省纪检委办公室主任卓天地却是坐卧不安,秘书长杨海辉说了,要他查出参与殴打陈太忠的人来。

    时间紧迫,是的,只有一天时间,“这是我向蔡书记立了军令状的,我只给你十二个小时。”

    在事当晚,任长锁从省人民医院离开之后,就被控制了起来,这几天一直在接受调查,但是任主任态度极其恶劣,拒不配合调查工作,不但矢口否认自己殴打或者唆使人殴打了陈太忠,还倒打一耙说,那些伤口没准就是陈某人自己整出来的。

    “没准这伤口早就存在了呢,陈太忠地气焰。在凤凰不可一世,凤凰的警察也都很怕他,我认为他很有自伤的嫌疑,或者指使警察们将他打伤,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话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不过省纪检委的人眼皮子驳杂无比,再离谱的事情也见识过,伪装自杀要挟纪检委放人地都有。还不少呢。

    “可是,录像为什么不见了?”这是个比较致命的疑点,任主任对这个问题也是瞠目结舌,“这关我什么事儿?我又不是机房的。”

    头疼啊。卓天地觉得事情挺难办地,接了任务之后,他就给任长锁“上了措施”,可是任主任满不在乎,“措施给别人上多了,我会怕这个?”

    不过。说这话地时候,任主任的声音,微微地有点颤抖,这是从录音效果中分析出来地,当然,大家分析录音的目地,主要还是针对任长锁对讯问时提到的名单中的每个人名字的不同反应,以借此来推测哪些人嫌疑比较大。

    一时间,监察一室有资格被推测地主儿人人自危。

    不行,还是得找陈太忠了解情况。卓天地拿定主意站起了身子,这或者会造成陈太忠情绪的不稳定,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蔡莉对陈太忠的情况也很上心,再说了,蒙书记都说了,要她注意同陈太忠的沟通,不过,就在昨天中午,她进去慰问刚刚醒转的陈太忠的时候,当着大家地面。那厮挣了两下,又晕了过去,嘴里兀自用微弱的力气喊着,“蔡书记,我是无辜的……”

    哎呀,年轻人实在太容易冲动了,蔡莉这么认为,所以她下了禁令,在陈太忠情绪稳定之前,咱纪检委的人最好不要去打扰他。

    卓天地认为。有必要请示一下蔡书记。“听说陈太忠的病情稳定下来了,我想去找他了解一下关于刑讯逼供的情况。”

    眼下蔡书记正忙着内部纠风。还要出击打击朱秉松,兼且要敲打防汛一线的干部们,好让他们高度重视防汛工作,加上一些日常事务,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

    听到这个请示,她一时有点犹豫,其实,再等几天的话,那年轻人身体会更好一点,火气也会随之减弱一点,那么沟通起来肯定就更容易一点,“小卓你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可问题是杨秘书长只给了我十二个小时,”卓天地苦着脸解释,“要是时间多点,我肯定能把整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哦,我也跟蒙艺保证了,一天之内解决的呢,蔡莉想到这个,叹口气,屁大的一个副处,看把我这儿搅成什么了?“嗯,你注意一下工作方式,不要刺激得他地病情出现反复。”

    “可以带照片去吧?”卓天地知道,自己必须小心从事,这事儿真的太棘手了,多请示领导总是不错的,“相关嫌疑人的照片,我会视他情绪的稳定性,妥善考虑拿不拿出来。”

    “嗯,”蔡书记点点头,心说小卓办事比较稳重,应该没问题----其实,任长锁办事也很稳重的嘛,这年头的事情,唉……

    卓天地办事还真的挺用心,他想着自己单独去未必合适,找个人一起去才好,仔细一想,自己跟天南省电视台新闻中心的唐主任还算相互比较理解,上次陈太忠吐血的事儿虽然是强压下去地,但是对方也表示了体谅,还说手下有人跟陈太忠关系不错。

    于是,他就同段天涯一起出现在了病房里。

    要我认两个人?陈太忠撇撇嘴,心说哪儿有这么便宜的,痛苦地哼一声,他闭上了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我记得有七八个人,不过……我被套了麻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