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九章细节决定成败(书号:760

第一千零九章细节决定成败

作者:陈风笑
    “摔打这么多年,你以为我啥都不懂啊?”王浩波笑着看陈太忠一眼,“信息靠分析靠琢磨,不肯学习的人,势必要被时代淘汰啊……我在素波,知道这些消息肯定要多一些。“唉,挺没劲儿地,”陈太忠听得心里感触颇多,心说这蒙老大也挺憋屈地,搁给哥们儿怎么还不得搞个众头齐飞血流成河的?堂堂地一个省委书记出手,才倒了这么几个人,丢人不丢人啊?

    当然,这也就是他随便说说,陈某人也知道,这才是他进****要学的正经玩意儿。像他玩的这个“吐血”啦“管涌”啦之类的小手段。那不过是小聪明,学会放眼全局懂得取舍。那才叫大智慧。

    “对了,王厅,任命下了没有?”陈太忠抛开这点小杂念,笑嘻嘻地问起了他。

    “迟早的事儿了,”王浩波搓搓手。咳嗽一声,“这个太忠,我想让张厅长来探望你一下,不知道你方便不?”

    跟红顶白,无非是如此了,水利厅张国俊跟韩忠相熟,一直在关注最近地斗争,前天水利厅召开防洪电话会议之后。韩忠主动找上了王浩波,“张厅长地讲话里,有意树两个先进典型。还想跟外单位交流一下,这可是机会啊。”

    王浩波也不知道这是韩老大的建议还是张厅长地意思,不过勤跑着点总是不错的,他先问陈太忠,不仅仅是两人关系近,也是因为陈太忠强势,他比较有信心拉着张厅长来,没错,他有信心拉着厅长大人来见这副处长。

    但是先说通张厅长,陈太忠不买账。那就大事不妙了。王浩波可是知道,陈某人年轻气盛眼界高。

    当然。张国俊要是不知道好歹,不肯来,那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借这个机会,王浩波能讨好一下张厅长,顺便向张厅长展示一下自己的交际能力,这可是让朱秉松吃瘪的主儿。

    “过了这阵儿吧,我这模样有点丢人,熟人看见还不要紧,生人看见可是没面子,”陈太忠苦笑一声,这回答显然让王浩波有点庆幸自己的决定,不过陈某人地重点不在这里。^^^^

    “再说了,抗洪是当前最紧要的任务啊,张国俊可是水利厅厅长,兼着防汛抗旱副总指挥呢,他不怕出事儿啊?”

    “他就是水利部部长也得吃饭、睡觉不是?”王浩波笑着看看荆紫菱,“小紫菱,帮王大哥说个话嘛。”

    其实,王浩波的岁数,比她母亲的年纪还大呢,不过没办法,他总不能让陈太忠和荆紫菱差了辈分不是?

    “成成,我答应你还不成吗?”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也不好说什么,心说能搞来个厅长,也算是给自己撑门面了,张国俊看的不就是哥们儿这样儿吗?等好了人家还没理由来了呢,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

    正说着话呢,门外又进来一人,却是综合处副处长那帕里,手里又是拎着一大堆装帧精美的礼物,“陈主任,听说你贵体违和……”

    “行了行了,都是自己人,”陈太忠心知,那处长是看见王浩波眼生,才这么客气,少不得笑嘻嘻地打断他,“那处不要苛碜人了,肯来看我这丢人样的,都是朋友。”

    几人聊了两句,那帕里似乎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王浩波看出来来,站起身来告辞,“你们聊,我还得回去忙呢,防汛任务很重地。”

    荆紫菱的脑瓜也够数,见他走了,长身而起,端了几个桃子向洗手间走去,“你们坐,我洗点水果。”

    那帕里心说,陈太忠交往的这帮人还都是机灵人,连这么漂亮地小姑娘都特有眼色,少不得四下看看,“听说,严自励对你有点意见?”

    陈太忠一时大奇,“你怎么会知道呢?”

    “昨天你醒来的时候,听说沈院长打了一个电话,”那帕里小声地跟他嘀咕,“严秘书制止了他,但是没有追究。”

    政府里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了,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被其他人盯上了,问题是盯上的这位或者这几位身份虽然低微,却是很敏锐地现了一个问题,严大秘只是制止了沈正斌打电话,而没追查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又是说了什么。

    其实,陈太忠的遭遇遭到了封锁,这谁也知道,但是这种级别的封锁要差得很多,别的不说,只说陈太忠的交往地女朋友或者准女朋友里,基本上就全都知道了,只不过,有理由来地没资格,有资格来的没理由,蒙晓艳是资格理由都具备,却是事务缠身而且名头不是很拿得出手。所以眼下也只有荆紫菱在他身边。

    正经是陈太忠彻底醒转之后。消息封锁反倒是严起来了,以前大家在意地是陈某人是活得过来还是会植物。现在丫醒转了,那么自然就有人控制消息的外传,等前因后果地口径统一之后,人也好得差不多地时候,才能解除封锁。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说。严自励这个疏忽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地职业是秘书而不是特工,但是偏偏就有人觉得,严秘书的警惕性不够。

    其实,就算大家真的知道了,沈正斌在给朱秉松报信,也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朱秉松作为肇事者之一。关心陈太忠的死活,那是很正常地---当然,沈院长或者会因为这个丢掉乌纱帽。****从来不同情失败者和失败者的朋友。

    这些自认比严秘书更有警惕性的人中,有人卖弄自己的见识,这消息却是好死不死地传到了那帕里耳中。

    其时,那帕里正写几天生在抗洪抢险中的报道呢,有个家伙成功地现了一起管涌隐情,这倒不是因为那人有多辛苦或者是有多幸运,而是人家每当雨停的时候,就在自己负责的段上,洒上一条线的干土。

    这样一来虽然当时辛苦了点,可由于此人所处地势地缘故。在不下雨的时候就很有效也很省事。他往高处站站,就能一目了然地看清楚自己负责的段上。有没有问题,人民群众地智慧果然是无穷的。

    “细节决定成败”----这是那处长给这件事定出的基调,不过,他真的挺羡慕这家伙的,这经验一推广,怎么也会落点好处不是?

    正写文章呢,他听到了这个小八卦,本来说的人都仅仅是一说,可他却是阴差阳错地想到,这个细节会不会决定我的成败呢?

    有了这个想法,他少不得就要问问高云风、段天涯和其他什么人,然后不多时,他就了解到了,严自励确实同陈太忠不怎么对付。

    这其实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但是那处长知道,严大秘的权力来自于蒙艺,而陈太忠的强势也出自蒙大书记,两者既然有冲突,他立马就将此事上纲上线了,是地,那处长认为,有必要提醒陈太忠一声,这个严秘书,不得不防啊。

    陈太忠听到这个分析,委实有点哭笑不得,他心里其实已经不怎么恨严自励了,毕竟那天醒转时,是借了严秘书地话,虽然他早就设计好了台词,但是有了严自励的话,才愈地衬托出了他地忧国忧民之心不是?

    不过,这倒是越地让他对那帕里警惕了起来,那处这人,心细如又善于隐忍,一旦出手又极其狠毒,人家心里向着我,又卖我这么一个人情,我得领情。

    “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他笑着点点头,脸上倒是没什么生气的意思,反倒是有意表现一下自己的情商进展,“我会向蒙书记反应的。”兄弟,你的努力没白费----虽然我认为有点多余。

    “呀,这个……好不好啊?”那处长这次,是真的为陈太忠考虑的,想着自己可能得罪天南第一秘,他的脸色也有点青----这个反应,让陈太忠现了那帕里的致命弱点,此人胆小!

    哦,胆小就好说嘛,我不怕你狠,就怕你没弱点,陈某人心里对那处长的警戒级别,登时最少下调了两级。

    好死不死的,这话说完没两分钟呢,蒙勤勤走进来了,正正撞上刚从卫生间端了桃子出来的荆紫菱,“哈,小紫菱你还没走呢?”

    “这位是?”那处长下意识地站起了身子,他善于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了蒙勤勤对上荆紫菱都不含糊,那么,客气一点总是没错的。

    陈太忠相互介绍一下,那帕里一听说这就是蒙书记的女儿,登时热情了起来,倒是蒙勤勤对那帕里不是很感冒,不过好在蒙家家教尚可,她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

    说了没几句,陈太忠就想起了那帕里刚才说的关于严自励的话,心说这人情岂不是顺水就送出去了?“对了,严自励最近,是不是对我挺不满意的?”

    蒙勤勤一听,下意识地扫了那帕里一眼,那处长见状,赶紧起身告辞,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心情不自禁地噗通噗通跳了起来----蒙勤勤这么谨慎,看来我猜测还真的对了啊。

    “你怎么知道啊?”见他离开,蒙勤勤才纳闷地看着陈太忠,“刚才那人省政府的,你乱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爸要换秘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