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八章蔡莉发狠(书号:760

第一千零八章蔡莉发狠

作者:陈风笑
    蒙艺的这两个条件一提,蔡莉心里终于大定了下来,整顿纪检委,那就是要蔡书记适当地自我检讨一下,然后再整顿一下下面,交出责任人和相关人,更是了结事情的必要手段,基本上抹杀了将来翻老帐的可能性。

    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回护下属了,自己能脱身就不错了,再说了……没有那群混蛋,她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不是?谁让他们刑讯逼供蒙书记的人来的?

    至于说郭明辉必须离开天南省,那也是正常的,蔡自己的儿子口碑不怎么样,她心中虽有不舍,也没什么奈何,毕竟蒙艺没有直接将她的儿子拿下,算是给了她面子了。

    等她彻底退了的时候,要是舍不得,郭明辉就可以回来了,那时候她可就无权无势了,儿子想掀什么风浪也掀不起来了。

    “还有……呢?”蔡书记又恭恭敬敬地问了。

    “还有的事情,你去找陈太忠说吧,嗯,还有凤凰市相关领导的情绪,”蒙艺索性合起了手上的报纸,冲着前面不远处的茶几一努嘴,冷笑一声,“拿走这些材料,你也收到了吧?无聊!”

    蔡莉早早地就看到了蒙艺放在茶几上的几份材料了,她搞的是纪检监察工作,在中纪委当然有熟人,蒙艺说的一点都没错,这种材料她也收到了,甚至一看那纸张的折叠样式,她就猜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得到这材料的时候,她还怀疑,这是不是蒙艺做的手脚,尤其这“一元卖厂”并没有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知情者不多。蒙艺也在不同场合若有若无地表示过反对。不过……蒙书记做事不至于这么没品吧?

    等蒙艺刚才说起可以请中纪委的领导来天南省视察和指导纪检监察工作,蔡书记才恍然大悟。蒙老大想整她,法子实在太多了,根本不可能用这么低劣的方式----燕雀安知鸿鹄的手段?

    蔡莉的政治素养很是一般,也没什么底蕴,说能力没能力说魄力没魄力。除了眼神好点腿脚勤快点,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突出地地方。

    不过,****中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地下来,再平庸地人也变得不平庸了,尤其是她干过政法委和纪检委工作,对很多阴人的招数知之甚详。*****

    这件事情一旦排除了蒙艺地因素,始作俑者就不难猜出是谁了,朱秉松想拉着她陪绑呗。没准姓朱的那混蛋还想掀翻蒙艺呢。

    朱秉松,老娘不收拾,誓不为人!

    蔡书记恭恭敬敬地目送蒙艺离开的时候。心里却是在咬牙切齿地诅咒。

    陈太忠“管涌”了之后,原本想着等范晓军之类的再来了,再来个“引资”什么之类的,可是想想这种事做得多了,未免就露了马脚着相了,终于是按下了这个心思,专心地“养病”。

    那么,他地伤势就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恢复的度快得令沈院长都大呼“神奇”,虽然消息还是封锁着。可终于还是慢慢地传开了。

    周五。他醒转的第二天,王浩波来看他了。这趟来得不容易啊,他是从厅里开了介绍信,除了红章,还加盖了钢印,才得已进来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同志们在工作之中产生了一些误会,但是事态比较严重,很容易被那些别有用心的分子怀有恶意地去解读,从而使广大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产生种种负面情绪,极易引对立和冲突,所以口子一定要把好了。

    他进来的时候,屋里只有两人,一个是伤者,一个是天才美少女荆紫菱,感情是蒙艺将家里地禁令解除之后,尚彩霞就联系了荆紫菱来看他----没蒙夫人领路,小紫菱也进不来。

    “哈,我是不是该退避一下?”王书记笑一声,打个趣儿,人却是走了过来,“怎么样,太忠,好点没有?”

    “好是好点了,”陈太忠这昏迷来得轻松去得稀松,只有胸前和下面大腿内侧的水泡,防不住别人来检验,至于说颅内淤血和肋骨骨折,那都是静养的事儿了,时不时拍个片子做个cT什么地即可,那些骨裂嘛,更是如此了。

    由此可见,陈某人那几天的医书没有白翻,医学水平也有了相当的造诣,这样的伤势,进可攻退可守,也是用了几番心思的。

    “就是想起来对我施暴的任长锁等人,有点耿耿于怀,”他恨恨地嘀咕一声,转头又看看荆紫菱,“我是不是有点像祥林嫂了?”

    “那是,一阵儿的工夫,你已经说了六遍了,”荆紫菱笑着点点头,一点都没有什么伤心的样子,“高云风、范省长、沈彤、尚阿姨和你们秦老大,现在加上王书记。”

    她才来的时候,听说这家伙昏迷了两天,心里还担心呢,谁想尚阿姨一走,这厮就毛手毛脚地不老实了起来,“小紫菱,来,抱抱。”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这厮根本不能按常人来看待,不过纵然如此,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不是肋骨断了?”

    “断就是不断,不断就是断,”陈太忠嘴里笑嘻嘻地胡说八道,“快点,说你呢,没准一会儿又有人来了,我赶时间。”

    这话说得霸道无比,半点情趣都欠奉,荆紫菱当然不肯理他,“你要是让我按按肋骨,不疼我才信你。”

    陈太忠当然不怕她按,两个人叽叽嘎嘎地商量半天,最后说定,肋骨不疼的话,她就让他抱一下,“只是一下哦,”荆紫菱轻轻按一下他地肋骨,整个人却是在下一刻嗖地蹿走了,站在两米多远处笑个不停。

    “过分,”陈太忠知道她欺自己离不开床。悻悻地叹口气。才要继续纠缠她,却是现王浩波要进来了。终于躺下装伤病,荆紫菱见状,马上凑过来,果不其然,王浩波在下一刻推开了门。

    似此情况。荆紫菱怎么可能伤心起来?

    “这两天可热闹,”王浩波坐了下来,脸上笑得特别诡异,“齐国民让省纪检委审查了,起因是,他领导地防汛抗旱小组,有人在晚上值班的时候,偷偷地打声讯电话。影响了正常通讯……”

    呃……陈太忠听得登时倒抽一口凉气,靠,哥们儿比他幸福多了。你看蔡莉整人地这理由吧,“就因为这个?”

    “他的黑材料,蔡莉手里肯定不少,”王浩波见他不开窍,少不得要指点一下,“这么做,才是把影响降到了最低。”

    敢情,蔡莉已经打算下手对付朱秉松了,肯定就要先去其党羽了,齐国民刚就任上谷市常务副市长时间不长。当地根基不深。一个正处,正好来敲山震虎。逼着大家站队,舍不得陪朱秉松一块离开的,那就等着好了。

    一个派系里,总是有几个骨干的,现在就是给他们一个离心地机会,当然,这个审查地理由,或者是荒唐了一点,但是也套得上眼下的大形势,正好配合蒙艺收拾朱秉松用地大帽子。

    蔡莉想收集齐国民的黑材料,那肯定简单至极,但是现在拿出来那些陈年资料,未免让人觉得有点后知后觉,传开之后,市井间未免会觉得,这是齐市长被人报复了,流言蜚语一起,不利于团结。

    正经是以眼下这个理由做幌子,打开个口子,再牵出前面的事儿,就顺理成章了,无非就是以前齐国民“蒙骗了组织”而已。

    这才是省级干部出手的技巧,总之就是那句话,知道的,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知道地那些人----尽量让他们继续不知道好了,纵然有人心生怀疑,却是未必找得准脉搏。

    这斗争的艺术,就远远高于县区级了,县区级的斗争,基本上来个居委会大妈都能讲清楚某某的情人得罪了谁谁的小舅子,所以被如此如此了。

    这手挺狠的,蔡书记本来就是省纪检一把手,蒙老大又钉死了朱秉松,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硬生生地将朱系人马全部打散。

    当然,朱秉松的嫡系,像素波市地财政局长杨兹帏之类的,虽然还没动,基本上就不用考虑幸免了,眼下就是看他有没有胆子往国外跑了,要是杨局长敢那么做还跑得了的话,朱秉松死得更透----没准还有人要被连累。

    如果说蒙艺是指点江山地主帅,现在蔡莉就扮演了先锋官,横冲直撞地杀了过去,气势极为张扬,昔日的盟友眨眼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似此结果,当为小看天下人者戒。

    “如果不出所料,估计会很快双规的,”王浩波笑嘻嘻地解释,“齐国民这次逃不脱了,他女儿入股的一个慢摇吧,昨天也让封了,查出了一些摇*头*丸,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啊,从来没见过蔡书记下手这么狠的。”

    殃及子女了,这绝对是下手狠了,不过,素波市政法委书记田立平跟蔡莉一向走得近,眼下已经过了站队时分,正是杀一儆百的时候,他哪里敢不尽心?

    那个慢摇吧,哥们儿好像还去过呢,叫郁金香什么的,陈太忠想想那次在场的沈彤,估计这十大优秀青年企业家没准也要被连累了,“奇怪啊老王,你这本事见涨啊,分析得这么透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