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七章 千钧之势(书号:760

第一千零七章 千钧之势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早就打定主意了,这次住院,蒙艺不来他就不醒了,我好歹是为你张罗融资被人弄进来了,你倒是好,我住院这么久了,居然没来?不但你没来,蒙勤勤尚彩霞也没来?

    他当然不知道,同许纯良一样,蒙勤勤和尚彩霞也被通告了,没我的话,别去看陈太忠,我倒要看看,这蔡莉能挺到什么时候。

    蔡莉挺得越久,对她就越被动,过一定程度的话,连杜毅的因素,蒙艺也无须考虑了:这或许是件意外事件,过分计较会显得他睚眦必报,可是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创造的----蔡书记连给的机会都抓不住,活该倒霉不是?

    其实这事儿也冤枉了蔡莉了,蔡莉都不知道求了简泊云多少道了,可是陈太忠没醒,简大姐怎么能拉下面子去找尚彩霞?

    换个人吧,人家一听说是这种因果,纷纷推脱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理由,跟简泊云的一样----说是可以说的,不过那小伙子没醒啊,最少还要再等等,要不……等他死了?

    今天实在是接到有人兴风作浪的消息了,蒙艺为了省事,觉得该适当暗示一下了,而且,太忠库在水下还那么结实,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这就使得,他有了理由来看陈太忠。

    谁想到,一听到“水库”二字,这位就说话了呢?

    “啧。”以蒙书记的稳重,一听到陈太忠说话,也情不自禁地啧啧嘴巴,眨巴眨巴眼睛,一边早有人低声惊呼,“啊。醒了……”

    啧,陈太忠用天眼看见他这反应,心里这个悔啊,早知道的话,哥们儿的头猛地再歪上一下,岂不是更爽?

    啧啧,还是不行啊,这个,煽情不够彻底。嗯嗯,比较失败,下次一定要注意了----嗯?下次?我这还真是张臭嘴。怪不得别人老说我。

    欣喜过后。三秒钟之内。马上有人跑上前来。手忙脚乱地对陈太忠做检查。沈正斌院长亲自站在旁边监督。天底下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值得表现了。

    蒙艺怔了一怔之后。转头看一眼蔡莉。眼中似乎有什么亮晶晶地东西在闪动。他沉着脸话了。一字一顿。铿锵有力。“你听到他在说什么了吗?小心管涌。这样地好干部……”

    说到这里。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没再说下去了。而是转头吩咐严自励。“每隔两个小时。我要一次他地情况报告!”

    言毕。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给我安排个房间。我先听二十分钟情况再走。”

    蔡莉被这话训得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蒙艺并没有点名道姓地训她。是地。眼下地场景。跟朱秉松在堤坝地现场。一模一样啊。都是被蒙老大抓了现行地----还是性质很恶劣地这种。

    可是。朱秉松被直接宣判了。而她蔡莉。没有被点名。毫无疑问。这是蒙书记有意放她一马。要不然。前天地场景。绝对可以重现地。

    或者……是因为陈太忠突然说话,蒙书记一时心情大好了?

    蔡莉已经顾不得分析到底是什么原因了,她只知道,这种尴尬的场合下,杜毅又不在,蒙书记完全不用考虑任何地影响,眼下居然仅仅是一副痛心疾的样子,事有转机啊,蔡书记心里,禁不住一阵狂喜。

    当然,现场的人太多了,蔡莉不能将情绪表达出来,否则的话落到别人眼里,那又是接受批评的态度不够端正了----传到蒙艺耳朵里的话,那就又要大不妙了。

    好在蔡书记在官场混迹多年,别的水平不敢说,这表情控制的技巧,倒也能炉火纯青,她留下了自己的秘书,自己却是诚惶诚恐、脚步匆匆地跟着蒙艺地步伐出去了。

    这些情形,都落在了沈正斌的眼里,不过,以他的见识,不是很能分出里面地味道,眼见这二位出去了,忙不迭躲到墙角掏出手机,偷偷地给朱秉松报个喜讯,“呵呵,好消息,小陈醒了……”

    朱秉松想在电话那边再问点什么,严自励已经严肃而不失客气地话了,“沈院长,咱们这里是不能打手机的。”

    沈正斌是人民医院的院长,当然知道规定,不过平日里那些规定是约束别人的,眼下吃严大秘一说,也只能悻悻地挂了电话。

    等他再次联系上朱秉松的时候,未免就对相关细节不是记得很清了,当然,他还是能记得“小心管涌”和蔡莉追出去这种细节的,可是对蔡莉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那就没有回想空间了。

    但是朱秉松还是听出了点味道来,放下电话之后,禁不住喃喃自语,“这是……巧合吗?”

    太忠库被水淹了没倒,蒙艺才去看的陈太忠,还是说……有意释放友善信号呢?朱市长直觉地认为是后者,但是,但是他很希望是前者不是?“该再给蔡莉加点料了。”

    可是,眼下的蔡莉,已经不怕他加料了。

    蒙艺坐在省人民医院地高干会客室内,沉着脸翻看着当天的《人民日报》,蔡莉哆哆嗦嗦地走过来,“蒙书记,我向您……检讨来了。”

    “哦,”蒙艺鼻子里嗯一声,头都不抬翻他的报纸,好像身边没这个人一样。

    这手段蔡莉很熟悉,她自己就经常用,欺对方不敢离开,有意怠慢羞辱一下,对方还只能陪着笑脸忍着,眼下不过是她自己站到了“对方”的角色上。

    其实这种手段,视场面不同,往往也有多种用途。有时候是考校对方城府的,有时候是试探对方诚意的,蒙书记现在用出来,对的还是她这三把手,肯定就是最广泛的用途:告诉对方我吃定你了,

    “我负责的纪检工作。出了很大地问题,”蔡莉有心说“想引咎辞职请蒙书记批准”来的,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舍不得说,“这件事情上,我负有……负有不可推卸地领导责任,请组织上从重处理,以儆效尤,给广大纪检干部敲响警钟。”

    说到最后。蔡书记都要哭了,蒙艺用的是她熟悉的手法,可是她偏偏地扛不住这种压力。是的,这认错态度算得上相当诚恳了。

    认错和认错是不同的,其间字眼的使用,微妙之处非常值得玩味,甚至可以表现出截然不同地态度----蔡书记倒是想说“用人失察”呢,敢吗?

    说穿了,还是蒙艺地态度,让蔡莉心里登时生出偌大地侥幸心理,博一下就博一下了。既然蒙艺今天来了,那就是摆明车马要碰她了,这东西也避无可避,索性也就赌一把了。

    这就是蒙艺前些天无法来的原因,他一到,蔡莉敢不到那就是态度极为恶劣,麻烦大了去啦----一把手地优势,随处可见。

    “陈太忠是很好的同志,”蒙艺的头终于抬了起来。虽然没有看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茫然地看着前方,但是,蒙老大抬头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是,这是我们工作不细致造成的后果,尤其是有些纪检工作人员素质非常低下,”蔡莉见有门儿,禁不住就将责任向下面悄悄地推一推。“这件事生之后。我已经让大家展开自查行动了,尤其是。尤其是不能受到外界压力地影响,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做出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话说得……逻辑有点混乱,你系统里自查呢,外界吃撑着了给你压力?当然,这不是蔡莉连话都说不囫囵了,实在是她在暗示了,朱秉松是大头啊,我是被蒙蔽的。

    当然,这暗示引申一下,不难理解为,蒙书记你要想查外界的压力,我们纪检委绝对配合,是地,我们改正错误的决心很大。

    蒙艺沉默了半天,才淡淡地回了一句,却还是不看她,“我本来想着,防汛工作告一段落后,请中纪委的领导来天南,对省里的纪检工作进行视察和指导的。”

    听到这话,蔡莉的心禁不住嗵嗵地乱蹦了起来,这是什么?这是一省的省委书记的大杀器啊,中纪委的领导来视察和指导工作,那是很常见地事情,有好有坏也有过场的,但是蒙艺会好端端地没事,把这事儿惦记在心上吗?

    蒙艺能邀来的人,肯定跟蒙艺有关系,然后天南省又是蒙艺的天下,有人翻腾出来陈太忠的事儿来说,再加上地方政府强烈不满,阴一点的话再弄个群众上访之类的……蔡莉都不敢往下想了,反正至不济,也会重重地敲打她几下。

    蒙书记真要有心,堂堂正正地就对付了她蔡莉了。

    失魂落魄好久之后,蔡莉才缓过劲儿来,战战兢兢地回答了,“谢谢蒙书记,谢谢蒙书记”----就算蒙艺把话说出来,照样也能这么操作,但是显然,如果没必要的话,人家蒙艺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蒙老大要放我一马了,想到这里,蔡莉激动得有点抖。

    “两件事,”蒙艺终于转头看看她,缓缓地伸出右手食中二指,“自己整顿一下纪检委,交出责任人和相关人,还有,让你儿子离开天南吧。”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我一天内就做到。”蔡书记点点头,心内登时大定,这话里地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她要是连这都听不懂,那真是该卷铺盖回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