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零二章拒不配合(书号:760

第一千零二章拒不配合

作者:陈风笑
    蔡莉听到许绍辉浮出水面,登时就有点傻眼了,她一点都不知道许绍辉和陈太忠的纠葛,沉吟一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先顶下去了。

    要是被一个小小的电视台的介绍信就吓回去,省纪检委的威信就要荡然无存了,是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不多时,卓天地回去了,见到唐主任已经是一脸的轻松,公事公办的模样了,“陈太忠同志的问题,还没有定性,而且,我必须重申一遍,纪检监察是有保密工作制度的,你可以回去了。”

    “嗯,这也就是任务,”唐主任点头笑笑,笑容里不乏谄媚,他来之前就是给自己打了好多气,才敢走进这大门的,“那我回去汇报一下。”

    奇怪的是,卓天地也没给他什么脸色,而是露出一丝微笑来,点点头,“大家都是为了干好工作,相互理解一下就行了。”

    朱秉松听说许绍辉终于冒头出来了,琢磨一下,这就算可以收口了吧?

    反正事情已经做下了,人也搞到素波了,后悔什么的话就不要说了,成不成就这么一下,快刀斩乱麻,死活是不能再拖了。

    那就突审陈太忠,不成就放掉,那只是一个误会,成了的话,顺便连许绍辉也敲打一下,电视台的去给省纪检委施加压力----活腻歪了是不是?

    所以。陈太忠终于被任主任提出来问了,“这么多天了,陈太忠同志,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多少天不见,任长锁脸上,还是那副人畜无害地弥勒佛表情。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我挺感谢组织给我这次机会的,”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最初的烦躁过后,他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好不容易将仙力补足了,还隐隐有突破的架势了。

    “那说说吧。”

    “前一段累惨了,能无忧无虑地休息几天。挺好的,”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地灿烂,“就是有点操心,眼下地防汛形势怎么样了?”

    “啧,看来我得提醒你一下了,丁小宁你不会不认识吧?”任长锁脸上的笑容渐淡。漫不经心地问了,“她跟你什么关系?”

    “朋友。”

    “什么样地朋友?”

    “很不错的朋友,”陈太忠哪里吃这一套?不过他终于能确定,问题大概出自哪个环节了,一时就有点奇怪:这钱别人怎么能知道呢?支光明那边……说了什么?

    不过,这个可能性他已经想到了,他并不怕别人调查,哥们儿给通张高路筹的钱,蒙老大可以做证明不是?

    他都想好了。****要真是这个问题,那他还未必要老实说了,揪出来的是他最不怕的问题,不出一口气,怎么得了?

    对陈太忠地回答,任长锁真的是有点腻歪,不过现在,男女作风问题已经不是重点了----根本排不上号的因素,反正人家陈太忠也没结婚不是?“不错到你为了她,可以挪用投资商的投资?”

    这不是任主任没有其他手段了。实在是才到素波。还没准备好呢,许绍辉就露面了。显然许省长是谋定而动,绝对有后手的,纪检委的压力登时就大了,要快刀斩乱麻,很多手段就来不及使用了。

    “你倒是挺会编地啊,”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我挪用了哪个投资商的投资?麻烦你指出来好不好?”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任长锁真的没办法再笑眯眯了,脸一沉厉声问,“光明集团对科委的二期投资是多少钱?”

    “有二期吗?”陈太忠心里,越地踏实了,少不得就要胡搅蛮缠一下,“我怎么不知道光明集团对科委有二期投资呢?你们纪检委做事,能不能讲点证据啊?”

    听他矢口否认,任长锁心里既是郁闷,又是感到一阵轻松。

    他郁闷的是,陈太忠矢口否认光明集团的二期投资,那么新京华酒店账上的一亿两千万,实在是不好定性了,人家光明集团投资完科委投资给丁小宁一点,也完全说得过去,最多最多不过就是给陈太忠一个“没有大局感”的定义,凤凰市、天南省急需资金支持经济建设,你的屁股坐到哪里去了?还是不是政府工作人员?

    当然,顺利地话,没准勉强扣得上“以权谋私”的帽子,不过这么做,操作难度实在有点大,抛去人为因素的影响,最关键的是,时间来不及了----由此可见,许绍辉难的时间,还真算得挺准。

    他轻松的却是,陈太忠虽然情绪不对,但是肯回答问题,照这个程度问下去,很快就有结果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很快就要有了,时间就是金钱啊。

    当然,他想不到面前这个人之所以被人称之为“操蛋”,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话说到此,任长锁狠狠地拍出两张纸来,震得桌子轰然大响,“看看这是什么?”

    是电汇收款行的进账单底联复印件,上面的金额、收款方、付款方写得明明白白----这叫证据确凿,审查你绝对不冤枉!

    “这个钱,我知道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一点都没被任长锁地气势压住,反倒是挑衅地看着对方,“我挺奇怪地,你凭什么认为,这就是光明集团给科委的二期投资呢?”

    “那这个是什么钱?为什么会落到私人公司地帐户上?”任长锁咄咄逼人地盯着他。眼中冒着怒火,“你地党性和原则哪里去了?”

    “我觉得我没必要告诉你这是什么钱,”陈太忠哼一声,到了阴人的时候了,他怎么会说出去?“我的党性和原则比你要强,起码不会擅入人罪。”

    “怕了吧?”任长锁冷冷地盯着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不敢说了。是吧?没事,你不说有人说,丁小宁已经说了,现在就是看你认识错误的态度了……”

    这是硬话,他还想再说两句诸如“认识到错误就是好同志”之类的。好趁热打铁,却不防陈太忠拍案而起,厉喝一声,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话,“混

    陈太忠真地生气了,自打考虑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他就想到丁小宁会受到骚扰,说起小宁地脾气,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生恐她因为强硬而吃了大亏,眼下听到“丁小宁已经说了”,禁不住一时大怒:她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啊?

    任长锁却是被他这一声厉喝镇住了:这是不过是点正常的恐吓人的手段而已,无非要被审查者胡思乱想、进退失据从而导致心理防线崩溃而已,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不过,就在下一刻。年轻地副主任脸上又泛起了笑容---很灿烂的那种,人也缓缓地坐了下去,任长锁誓,他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变脸变得这么快的人。

    “你会后悔的,任主任,真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什么都不会说了。****定性……随便你定吧。我绝对不会配合的。”

    任长锁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一下心神。这么嚣张地主儿,真的少见,太少见了,“我可以举报你,威胁纪检干部,妨碍纪检监察工作----你确定不说了?”

    陈太忠索性闭上眼睛了,任长锁看他这副模样,叹口气站起身来,语气冰冷地吩咐一句,“陈主任前一阵睡觉睡得够多了……”

    这是第一次,任长锁管陈太忠叫“陈主任”,显然,他是交待旁边的人----给他上措施吧。

    走出关着陈太忠的房间,任长锁的心情,有如眼下的天空一般阴霾,事情依旧在模棱两可之间,这个主意,只能让领导们来定夺了。

    盘点一下刚才的谈话,他倒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陈太忠承认,对那一笔钱是知情的,如果蔡书记真的肯下重手地话,扣个“以权谋私”的帽子问题不大。

    但是……蔡书记肯下重手吗?下得了重手吗?任长锁完全不敢确定,反倒是陈太忠的威胁一遍一遍地在他耳边响起,还有那灿烂却让他不寒而栗的笑容---“任主任,你会后悔的。”

    “纪检监察工作,真不是人干的啊,”任主任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别人只见到纪检委一出马,各大官员胆颤觳觫,却不知道其中的艰辛和无奈。

    蔡莉对任长锁的初审结果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惊讶,“马上联系6海省光明集团,搞清楚这笔钱的用途……不要等坐火车地了。”

    关键时刻,蔡书记也能做出果决地判定,眼下要的是结果,考虑再多都没用,可见就算再谨小慎微,能坐到副省这个位子地,没有简单的。

    不过,非常不幸,对支光明来说,天南省纪检委对他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困惑,一听说对方是天南省纪检委的,要调查陈太忠那笔款项,支总干脆俐落地直接回绝了,“很抱歉,隔着电话,我不能断定你是不是天南省纪检委的,有什么话,当面来说吧……记得带上证件和介绍信。”

    “先给你传真,可以吧?”这边着急了,只是,电话那边传来冷冷的一哼,随即听筒中忙音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