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章各有想法(书号:760

第一千章各有想法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被审查的第二天,依旧是面对了空荡荡地房间。

    任长锁来审查,肯定是带了任务地。能挑出陈太忠的毛病最好,挑不出来就这么拖着,眼下他正忙着折腾丁小宁呢。

    一大早,丁小宁正在京华酒店忙着布置装修,就被任主任一行人带走了,这也是陈太忠平时很少因为闲事跟她联系。所以陈太忠出事的消息还没传到她这里来。

    丁小宁不懂事,但是人狠。从任长锁嘴里一听说要查那个钱,她马上一口咬定了,这钱就是她从支光明的光明集团融资来的,“不关陈太忠的事儿……我还跟我侄子借了钱呢,我要搞房地产。你咬我啊?”

    她这么说话,是试图为陈太忠开脱,肯定是好心,但是听在任主任耳中,那就是陈太忠挪用投资地铁证----都打算搞房地产了?了不得嘛。

    这么一来,她还真是好心坏了事儿。不过任长锁也不认为,这就是决定性的进展,现在问题地关键是:人家支光明投这笔钱,最初的意向是不是给科委的?

    当然,支光明肯定不可能证明这个,钱都打到新京华酒店的账上了,还用得着去光明集团调查吗?那是跟陈太忠穿一条裤子的。

    其实,按这么推测,已经是悖论了。省纪检委不敢去向光明集团调查----因为那调查绝对会有利于陈太忠;可是偏偏地,天南省纪检委还要拿光明集团地投资被挪用而说事。

    不过严格地说这不叫悖论,这叫整人,在官场上,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和目的,别说悖论了,睁着眼睛指鹿为马都是常事。

    所以,目前任长锁要做的就是,撬开丁小宁的嘴巴,让她从嘴里说出对陈太忠不利的话来。可是丁小宁又怎么可能说?

    任主任有心采取点措施。可是警察局这帮人还不敢对丁小宁下手----连强光照射和不让睡觉这种措施都不敢采用,顶天了也就是把她关进寂静无音地小黑屋里。

    丁老板的侄子可是甯瑞远。最要命的是,人家是陈太忠的码头。

    倒是有个把警察悄悄地跟任长锁解释了一下,“姓陈那的瘟神一天不倒,大家就没办法下手,任主任,你要是把陈操蛋扳倒,我们送你一面大大的锦旗……他做的事情,那是天怨人怒啊。”

    这话说得是不错,不过,任主任午饭回来,顺便看一眼,却现丁小宁正坐在处置室里,笑吟吟地跟那位聊天呢。

    “咦,我不是让丁总静一静,好好回忆点事儿吗?”任长锁不高兴了,沉着张脸,“怎么你们……能干扰丁总的思路呢?”

    “丁总说她怕黑,”那位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要我们给屋里安灯泡,要不就要告我们非法拘禁,我们这不是……等您指示吗?”

    “这纪检工作还真是难做了,”任长锁沉重地叹口气,琢磨一下,不行,在这里调查阻力太大,要把陈太忠转移了----异地审查。

    “不用了吧?”面对一室反应上来的情况,蔡莉不支持这个建议,她地儿子郭明辉被陈太忠打过,事后大家一调查,蔡书记就清楚了陈太忠跟蒙艺的关系,这瞒不了人的。

    事情展到现在,蒙艺还没出面,蔡莉很想认为,蒙书记对那姓陈的小子的青睐,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可是,她真没有去赌的勇气。

    现在省纪委对陈太忠的调查,虽然略有夸张,可基本上还是属于有法可循的范畴,有些事情过了点,也勉强能解释得通。

    但是“异地审查”这个性质就严重得多了,等陈太忠转到别的地方之后,蒙书记突然难,大家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是地,问题地症结还是在于,蔡:整陈太忠的理由不太拿得出手。

    恶心人一下,那倒是不错地,真要深究,陈某人绝对可以毫无伤----如果蒙艺出手的话。

    当然,要是蒙书记最终都没出手,蔡莉有信心将陈太忠整得遍体鳞伤而不是毫无伤,但是,蒙老大又怎么可能坐视别人打压自己的人?

    普通的副处的话,肯定放不到蒙艺眼里,但是任长锁下去,居然能感觉到在当地束手缚脚。那就说明这个姓陈地家伙,是很有点份量的,这种人,蒙艺没有忽视的道理。

    算了,别人斗由别人斗去好了,蔡莉琢磨半天。还是摇头吩咐一下自己的秘书,“这小任也真是的。就是问问话还要异地?没有地方会接受这么简单的调用吧?”

    这件事目前还控制在凤凰和素波地范围,想到别的市异地审查,别地不说,影响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这种擅入人罪没有真凭实据的。

    蔡书记的秘书一听就明白了。原本,这件事就是朱秉松那边起的,一亿两千万的转帐明细也是朱市长提供地,那么,有没有地方接受这种简单的案子,就是蔡莉很明白的暗示了:素波想接就接。不想接的话陈太忠就是呆在凤凰了。

    是的,朱秉松你想惹人就去惹,这就跟我蔡莉没关系了,蔡书记将因果算得明明白白的,她都是要退地人了,何必争那些闲气去?

    半天之后,朱秉松的意见反馈回来了,要是一两天内,凤凰那边没有结果的话。素波市倒是能考虑配合一下省纪检委的工作。

    这也是朱市长被气坏了,心说我这边努了半天劲儿全部白费了,反倒是好活了姓郭的那小子,居然跟陈太忠达成了什么协议,这笔钱本来是素波的……你们两个混蛋搞错没有啊恼怒之下,他肯定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总算还好,他知道陈太忠跟蒙艺有点关系,不过呢,上次十佳青年的事情。不但许绍辉没吱声。蒙书记那边更不见动静,那么。陈某人跟蒙艺的关系,也就可见一斑了。

    当然,十佳青年和挪用公款被审查的性质,肯定是不一样地,前者是锦上添花后者灭顶之灾,孰重孰轻不言而喻,谁能保证,陈太忠不会狗急了跳墙扯出蒙艺来?

    所以,朱市长决定,再观察两天。

    他观察两天不要紧,陈太忠这边又是坐了两天蜡,加起来就四天了,章尧东不干了,这本来好好地就要引六千万的英镑在凤凰落地了,你们省纪检委干什么呢?

    章尧东也知道,这次是素波的朱市长看着陈太忠不顺眼,有意敲打一下,你是省委常委你大,我认还不成吗?我就不信了,你把陈太忠收拾得这么惨,蒙艺不会出来收拾你。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蒙艺那边迟迟不见动静,章尧东就有点坐不住了,眼见着省纪检委也迟迟不能给陈太忠定性,心里正琢磨,是不是该卖个人情给蒙一号呢,许绍辉的电话打来了,“尧东,这个……你们招商办的陈太忠怎么啦?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啊。”

    章尧东跟许绍辉那是一系的人马,不过章尧东算外围,两人走动得不算亲近,一听许省长这话,章书记明白了,这是许绍辉让我出头呢。

    正好他也憋得受不了啦,说不得找了段卫华商量,“卫华市长,你跟蔡书记惯一点,这陈太忠也不能老关着不是?英国的投资飞了的话,咱们凤凰今年的gdp肯定要受影响啊。”

    段卫华也吃不透这件事里地味道,杨倩倩早就跟他说了,要他捞人,可是段市长跟蔡莉合作过,深明蔡书记地谨小慎微的处事方式,这件事里又透出了朱秉松地味道,一时间他也不好定夺。

    不过,段卫华能够确定一点,蒙艺迟迟不表态,未必是陈太忠不重要,很有可能,蒙书记的刀已经举起来了,大家没现就是了。

    还是那句话,位置决定信息量,信息量决定眼界,眼界决定决策能力,段市长能想得这么深远,已经是相当不简单了,“我已经问过蔡书记了,她说就是普通的调查,今天早晨省纪检的人,已经坐上火车去6海了,找光明集团了解情况。”

    省纪检委的查案,坐火车……这本身就带了很多味道了。

    “要博一下了吗?”章尧东挂了电话之后,禁不住喃喃自语,他跟朱秉松想的不一样,许绍辉……这是盯上蔡莉的位子了?

    那么,他的副省长的位子……就腾出来了吧?可是,京里那位要下放的都等了仨月了,估计没我啥事儿吧?

    蔡莉一下,省里要空出一个实权的副省位子,但是这位子已经被上面的人惦记上了,所以省里有资格的正厅基本没戏,倒是那些副省能借机调整一下座位。

    这消息相关的人都知道了,章书记也得了消息,这消息当然会令他郁闷,还好,高胜利要比他郁闷得多。

    能提前放风空降下来的干部,说起来怕人,其实大多也一般,无非是资历到了,章尧东很清楚这个,那只是一种姿态:某某的副省是定了啊----正经是那些临时空降的,才多半厉害。

    是不是该咬牙,找找黄老的门路了?这件事情上,放陈太忠一个人情……合适不合适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